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九十五章 风波中

  当曹警司开始休假的第二天,报纸上的攻势就开始了,“东方时尚服装材料含有毒物质”,“特供零食防腐剂超标”,“思源果汁使用腐烂水果榨汁”,“思源水果农药检测超标”,“石盾保安公司持械压迫普通市民”,“强身药酒造成病人感染死亡”。
  大清早,林云特地去把市面上的报纸都运了回来,里面有一半都是黑林云手下的公司的,而另一半则是林云的反击,所有英属企业和亲英企业有把柄的都遭到了林云的无差别火力对轰。
  然后香港市民今天一起床就发现了,自己被生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
  早上起来,曹警司也闲着蛋疼的开始翻报纸,看着报纸上的无差别群黑,“我去,原来饭桶手上的传播媒体也不少啊,嗯,不错,看来休假的日子不会太无聊了”。
  第一天,就这样在骂声中度过了,第二天林云的企业门口,就多了食环署,警察,药品与卫生局,消防署的执法人员。
  而林云则直接派律师把法院给堵了,起诉昨天的无脑黑,如果事实确凿,林云也顺带打击一下自己的公司腐败。
  香港就这样度过了热闹非凡的一天,第三天,林云直接给被英国人坑害的中国人提供法律援助,法院始终以各种理由推脱,就是不肯开庭,而林云直接就把摄像机对着法院开始了直播。
  同时林云旗下的公司也收到很多张罚款,停业整顿的通知。
  结果就是林云的公司关闭的越来越多,而法院堆积的起诉书也越来越多。
  林云给各公司总经理都打了电话,“如果是找茬被关闭的,直接带薪休假,组织员工去大陆旅游一下,公司的未来主要驻地就是大陆了,你们先去探探路,顺带选一下驻址”。
  “是的,董事长”,总经理只好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对于另一波,真的有问题的,就直接是走法律程序,该怎么判就怎么判,绝不姑息。
  第四天,可能是感觉差不多了,各大豪门开始下场抢夺林云所留下来的市场空白,顺便开启了低价促销,全力挤压林云公司的市场份额。
  一个礼拜后,港督在港督府亲自开party,招待香港的各大名流绅仕,就连林云都收到了邀请函。
  林云看着手里的邀请函,不屑的说道:“想羞辱我,下辈子吧”,然后壁炉里就多了一些灰烬。
  小妹站在门口说道:“该去练武了,走吧,管他们啦”。
  “OK,OK,小妹我发现你学会念力后,好像学习速度快了很多啊”,林云追上去后问道。
  小妹疑惑道:“有吗。不还是打不过你吗,就算用上念力也不是你的对手”。
  林云得意的笑道:“想赢过我你还早呐,哈哈哈哈”。
  另一边,石盾的办公室里林云最早招募的几个下属坐在一起负责指挥调度和研究。
  马文山和徐峰两人悠闲的喝着茶,下着象棋。
  而陈文汐、宋山和付云则坐在一起焦急的商讨着对策。
  “将军,小徐你果然还是太嫩了”,马文山捏着胡子得意的笑道。
  徐峰仔细的看了看棋局,最后无奈的投降到:“还是你老厉害,再来一局”。
  “咳咳咳”,宋山站在旁边咳嗽了几声,说道:“马老,你这样子是不是太悠闲了点啊”。
  付云生气得说到:“徐峰,你是来这里是下棋的吗,我们是被董事长通知来处理公司的紧急事物的,不是来玩的”。
  马文山摆着棋说道:“年轻人火气不要这么大,这些都是小事情”。
  陈文汐问道:“马老这么多工厂都被停业整顿都不算大事情,那什么才算是大事情啦?”。
  徐峰回答道:“大事就是为什么后面新建的厂长总经理都可以带薪休假加旅游,而只有我们五个却被留了下来,这才是真正的大事”。
  马文山生气的说道:“没错,你们这群年轻人留下来也就算了,老头子我既要给那个小王八蛋管工厂还要给他建房子,凭什么旅游没我的份,我也想去大陆看看”。
  宋山无语到:“这算什么大事,想去的话以后有时间就去不就行了,顶多招个或者提拔个下属不就行了吗”。
  马文山瞬间茅塞顿开:“没错啊,我怎么没想到啊,我马上就升一个上来”。
  付云说道:“马老,现在关于恢复工厂生产才是最主要的事情,其他的事情都往后摆摆”。
  马文山没好气的教训道:“皇帝不急太监急,你看那个小王八蛋有着急吗,而且又不是我的厂停业整顿,我急什么”。
  陈文汐笑着说道:“说不定将来会将所有公司合并成立一个集团公司,到时候大家就都是同事,现在正是考验我们决策力的时候了”。
  徐峰直接开口道:“不可能的,这件事老板他刚开始的创办其他公司的时候我就问过”。
  “我问他要不要为合并准备一下,他说不用,各自发展各自的,也不用什么相互支援,谁倒闭谁扑街,没什么好说的,所以我们是不可能成立什么集团公司的”。
  陈文汐问道:“有吗,他没跟我说过啊,他有跟你们说过吗?”。
  宋山和付云一起摇了摇头,“没有啊”。
  马文山开口道:“年轻就是年轻,这种事你们不知道,我们未来的的分成就是我们自己手下公司的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三十股份,我们五个确定是百分之三十,我已经问过林云了,他就是这个意思,而且小妹也是一样,文件已经两个人都签过了”。
  宋山迷茫到:“有吗,我怎么不知道”。
  徐峰直接说道:“忘了呗,他每天不是练武就是修道,闲着没事干的时候再办个几家公司,这种事早就被他给忘了”。
  付云奇怪的问道:“那我们在这干嘛,开party啊”。
  马文山解释道:“我们就是来监察一下,顺便借着政府的手清除一下内部的害群之马”。
  宋山说道:“你不早说啊,害的我们三个在那边干着急”。
  马文山奇怪的说道:“要不然你以为我们为什么在你这边蹲着,你真以为你们保安公司的茶好喝啊”。
  陈文汐生气问道:“他跟你们俩说了,为什么没跟我们三个说啊”。
  马文山调笑道:“因为你们都太自以为是了,多问问,你就知道他想干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