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三十九章 实验

  当林云笑嘻嘻的从陈sir那里接过了精神损失费。
  开心的说到:“我可真是幸运啊,可以两边通吃,警局和保险公司的双份赔偿金,如果不是小妹把保险金拿去给工厂配车,我也不至于沦落到要自己付修理费的地步了”。
  打开信封一看,数了数,怀疑的看着陈sir说到:“阿sir,你没有私吞吧,怎么就这么点钱,警局不是很有钱吗,这么点钱颠覆了我对香港警察土豪般的印象啊”。
  陈sir气急败坏的吼道:“五万块你还嫌少啊,如果不是这次假美钞案破案跟我有关系,我都快要被我们上司扫地出门了,你知不知道啊”。
  林云又再数了一边,发现数目是对的后,起身和陈sir握了下手,“下次有机会喊Jackie出来一起饮个茶,这是我赚过最快的钱了,就是有点危险罢了”。
  陈sir的手瞬间爆出了青筋狠狠捏着林云的手,“不用了,他马上会很忙的,应该没什么时间和你喝茶了”
  结果使了半天劲发现林云好像没什么感觉一样,被气的一把甩开了林云的手。
  “快滚,看到你我就生气,没有哪次不是挨骂的,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否则我一定把你关到牢里”。
  林云不屑的笑到:“你应该是没有这个机会的,走了”。
  林云走的时候,陈sir喊到:“官司可别输了,要不然到时候我们的脸面可都不好看了”。
  林云摆了下手:“别担心了,陈超还没这个本事把我拉下水,你还是好好管教管教7086吧,小心你们警局破产哦”。
  然后就荡漾的离开了。
  陈sir想了一下,“还用你提醒,我早就做好打算了”。
  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曹警司,你上次不是说国际刑警缺人吗,我们这边有一个威龙猛探你们要不要”。
  曹警司高兴回到:“要,当然要喽,什么时候能过来啊,快点,我们这里什么时候是人手充足过”。
  陈sir赶紧说到:“过两个星期就过去,这边有个案子要他帮一下忙”。
  曹警司:“那先把档案给调过来,其他的一切都好说”。
  陈sir马上回到:“OK,档案一会就转过去,先挂了”。
  然后陈sir立刻把7086的档案修改的那叫一个光辉伟岸啊,然后让人赶紧给送了过去。
  躺在椅子上,心情愉快的自言自语到:“总算可以摆脱这只吞金兽了,不容易啊,不过有可能会被诗诗找麻烦的,要不还是再考虑一下吧”。
  这时,一个警员冲进了办公室,忙着说到:“sir,7086追肇事逃逸犯人的时候又撞坏了七八辆车,交通组把人给我们送回来了,顺便还把赔款通知单给一起给送过来了”。
  “什么,我的天啦,杀了我吧”,陈sir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揉了揉头疼的脑子:“赶紧让他去反黑行动组,就说是帮助兰sir处理假美钞案,这两个星期都不要让他再过来了,结束后立刻调职去曹警司那里”。
  “好的,我马上去办”,警员急匆匆的跑去办事了。
  陈sir叹了口气:“希望我还能给我留点退休金啊,7086你可别怨我,实在是你的办案成本太高了,我们这个小组根本承担不起啊,国际刑警有的是钱,你去祸害他们吧”。
  林云拿着钱和配方开车返回了,路上还顺便买了两斤半橙子和各种调味剂添加剂。
  然后再从商场里买了台榨汁机。
  回到家后,拉着小妹开始做橙汁,先是把橙子用林云学医特地买的高精度电子秤给称了一下,“一百零五克”,然后把橙子扒了,扔进来了榨汁机里面。
  过滤掉果粒后,用量杯量了一下大概剩下二十毫升左右。
  然后兑了两升的凉水。
  小妹阻止到:“你水兑的是不是太多了,这样就没什么味道了”。
  “没关系,还要加其他东西哪,要不然哪够他们喝的”。
  然后舀了五勺白砂糖,尝了尝甜淡,发现不够,又加了点。
  之后各种添加剂就看着来了,什么柠檬酸,食用香精,柠檬酸钠,维生素C,β-胡萝卜素等,这个来一勺,那个来半勺,然后再充分搅匀。
  “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我们一起做运动”。
  看着搞怪的林云,“好了,别作怪了,好了没有,这玩意能喝吗”。
  林云表示:“能喝吧,只不过味道可能不咋地,我被坑了,配方上不是少许就是若干,摆明了不想教我”。
  “反正外面喝的,和这个含的东西都差不多”。
  林云喝了一口,“噗”,“真难喝”。
  小妹看着那一大杯“果汁”,“要不要倒了”。
  林云拒绝到:“等他们都尝过再倒,我糟的的罪要找几个人来分担一下”。
  “呵呵,你还真是坏啊”。
  晚饭的时候,五人看着空荡荡的桌面,上面孤孤单单的耸立着五个装着果汁的杯子。
  卷毛奇怪的问道:“饭桶晚饭在哪,怎么只有果汁啊”。
  林云站在桌子旁边,说到:“一口闷,马上开饭”。
  几人拿起杯子看了看,茶壶说到:“没什么特殊的啊,普通的果汁吗”。
  兰克司仔细的看了看,“好吧,我也没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啊”。
  凡士林无所谓到:“赶紧喝完然后开饭吧,我快饿死了”。
  看着仔细研究的三人,排气管催促到:“快点,管那么多干嘛,饭桶还敢毒死我们啊”。
  几人一口给闷了。
  “噗”“噗”“噗”“噗”“噗”。
  林云拍了拍手,然后不知道从哪摸出了抹布:“搞定了,菜在厨房自己去端”。
  几人擦了擦嘴角名为“果汁”的不可言状物,路过擦桌子的林云的时候。
  卷毛竖起了大拇指:“你够狠”。
  兰克司拍了怕配枪:“你有种”。
  茶壶握了握沙包大的拳头:“你找抽”。
  至于凡士林和排气管刚准备放狠话的时候,就被林云一个眼神瞪了回去,瞬间秒怂了。
  “你强,你说的都对”。
  林云不屑的喊到:“以后每人每天两杯果汁,不喝的都没饭吃”。
  在里面的卷毛生气的对小妹说到:“你还不管管他,他这是要毒杀我们啊”。
  “对啊”,“没错”,“你快收了他吧”。
  小妹笑着说道:“没事的,别担心了,阿云会负责医好你们的”。
  然后小妹就端着菜走了出去。
  排气管惊恐的说到:“魔鬼,而且还是两个”。
  凡士林痛心疾首的说到:“没错,现在不但要试毒,就连我们的身体的都不放过了”。
  茶壶也伤心的说到:“没想到啊,小妹也变的心狠手辣”。
  兰克司信誓旦旦的说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跟饭桶在一起的时间太长了,被传染了,我不吃了”。
  卷毛亮了亮手里的烧鸡:“你确定”。
  兰克司擦了下口水补充道:“明天”。
  茶壶补充道:“我刚刚拿啤酒的时候注意到,冰箱里面多了很多海鲜,估计是明天的午饭”。
  “后天”,兰克司咽了口口水坚持到。
  凡士林想了想:“后天好像是什么山珍宴”
  兰克司坚持着支离破碎信念,嘤嘤到:“大后天”。
  卷毛击破他最后的坚持:“想想以前的伙食吧”。
  想了想以前的三牲五鼎。
  兰克司垂头丧气到:“当我刚才话没说”。
  “嘁”,几人倒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美味的菜肴冲淡了他们噩梦般记忆,餐桌上充满了欢声笑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