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五十六章 自食恶果

  林云拿到钱就荡漾的跑去厨房愉快的玩耍了。
  第二天,林云去把场地和药酒厂的选址问题处理了一下。
  结束后,林云带着小弟们在药酒厂里收拾杂物,好加快速度,早日投产。
  明天林负责规划的设计人员就要来了,要先整理一下,好规划设备位置。
  林云发现他需要装修的东西太多了,所以就自己办了个装修队,有专门的设计,施工,审查的人员,各司其职,以保证工程质量。
  搬着杂物的时候,林云发现了不少小弟们的脸还是苍白的。
  大吃一惊的问道:“你们怎么还有这么多人没好啊,大B你去看看有多少人脸还是白的”。
  在旁边搬东西的大B立刻回答道:“是,大哥”。
  林云大喊到:“身体不舒服的都不要干活了,站在原地,让大B统计一下,其他没事的人去干活”。
  “是”,一大半的小弟们都分散开了。
  看着十来个白皙的小弟,林云捂着头后悔了,“早知道就不下那么重的手了,还要搭比医药费进去,哎”。
  林云叹着气,转身朝车子走了过去,对旁边的小弟吩咐到:“找两个会开车的,开着面包车把他们都带着,跟我去医院”。
  “是,老大”,俩人立刻去开今天新买的面包车去了。
  林云垂头丧气的趴在方向盘上等着他们上车,抱怨道:“早知道就先体检一下了,拖到现在不知道会不会出事啊”。
  看着病人们都上了车,林云赶紧点火启动,然后朝臭老头的破医馆进发了。
  过了一个小时,孙氏医馆门前,停了三辆车,面包车一下子下来了十来个古惑仔,把周围的居民都吓了一掉。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孙医生是不是得罪了什么帮派啊,怎么这么多古惑仔来堵门啊”。
  “肯定是,要不然也不会来这么多人”,“是啊”,“是啊”。
  这时人群中的一个老头却不同意这个说法,“不一定,前面的大个子我认识,老孙的徒弟,而且这些古惑仔的脸白的有点过分了”。
  周围人仔细一看,“好像还真是,我来老孙这看病的时候,就经常看到,他被老孙臭骂”
  这时一个大妈一锤定音了:“那小伙子我认识,小妹他老公,天天练武打拳的,我看这些人八成就是他打的,不过他除了练武,好像也不怎么惹事生非啊,这些人一定是惹到他了”。
  买水果的大叔也赞同到:“嗯,这小伙子不错,经常来我这买水果榨汁给小妹喝,没看到吗,小妹现在都变成小胖墩吗”。
  “没错没错,这小伙子经常做好东西,小妹不胖才怪”。
  听着周围围观人群的话题越聊越偏,林云这才松了一口气,心中想到:“正好省的我解释”。
  这时候,刚出来的孙老头,跳起来一把揪住林云的耳朵,大吼到:“你这个臭小子带这么多人堵我的门,是不是想欺师灭祖啊,快给我滚进来”。
  林云就这样被孙老头给揪了进去,周围的小弟们惊愕的看着,心里怀疑到:“这还是我们老大吗”。
  林云心中狠狠的想到:“你给我等着,老子早晚把铁布衫给练到耳朵上去,到时候看你还能怎么办”。
  屋子里,林云等孙老头放手后,赶紧揉了揉耳朵,解释到:“外面的都是我的员工,你帮他们看看,内伤我罩不住”。
  “哼”,“员工,我看是古惑还仔差不多,好好的富家翁不做,跑去混社会,小妹知道吗”。
  林云生气的说到:“我是会去混帮派的人吗,外面的哪些人的老大都是被我给送进去的,这些只是些漏网之鱼而已”。
  “而且你聪明帅气的徒弟现在的生意越做越大了,成立一个保安公司,保护一下私有财产有什么问题吗,废物利用有什么不好的”。
  孙老头听明白了,不过还是翻了个白眼,“自恋的小鬼,胆小就胆小,废那么多话干嘛”。
  然后对在一旁偷笑的小赵说到:“让外面的人分批进来,人多太吵了,一批三个人”。
  小赵被林云一路瞪到了门口,孙老头骂到:“你连这点小事都搞不定,还要我亲自出马,真是白学到现在”。
  林云头疼的说到:“我对脉搏的把握不准啊,外面的人我刚才仔细看了看可能是伤到内脏了,太麻烦了,我搞不定啊”。
  孙老头更生气了:“知道伤到内脏,你还不早点把人领过来,现在更麻烦了”。
  林云反驳道:“我原来以为他们只是肾虚而已,没想到他们今天的脸白的跟鬼一样,才仔细的看了看,毕竟现代人都是很容易变白的啦,尤其是在香港这个夜生活丰富的地方”。
  孙老头的胡子气的一跳一跳,“外面的那群穷鬼哪来的夜生活,有吃的穿的就不错了,医药费你可一分都不能少,我不觉得外面的有能付的起医药费”。
  林云想了想,捂着头无奈的说到:“没办法,谁让是我打的”。
  于是小弟们一个个都享受了免费的诊治,几个内脏出血的被老头给重点关注了。
  孙老头对林云说到:“内脏受伤不太容易好,这几天让他们好好休息”
  林云点了点头,然后对所有人说到:“你们等养好伤了再去训练,要经过这个老头的同意才行,知道了吗”。
  “是”,小弟们奇怪的回答道。
  然后小声的议论了起来,“什么训练,你知道吗”。
  “不知道”。
  众人都晕晕乎乎的不知道怎么回事。
  林云试着把脉诊治,也没打算回答什么,“老大我做事,还需要向你们解释什么”。
  当把所有人都送赶走后,林云不知道从那里掏出了一瓶果汁,用吸管吸了起来。
  还碎碎念的到:“打个电话给女汉子吧,这样的话,以后我就不用天天做果汁了,做这玩意可真够麻烦的”。
  说着说着就打起了电话,电话一接通就听到了对面传来的嘈杂声。
  陈文汐的疲惫声音从里面传了过来:“你好,请问是哪位”。
  “我是林云,找你有点事,以后让厂里给我每天准备点鲜榨果汁,就是最后一张配方的”。
  陈文汐咬牙切齿的说到:“你管这个叫工厂,除了个看门的老头,一个员工都没有,你还敢跟我提要求,赶紧给我滚”。
  “啪”,“嘟~”,听到电话里的盲音。
  林云捂着耳朵,挂了电话,猜测到:“生理期吗,我的运气可真够背,只能等下次了”。
  旁边的孙老头淡淡的来了一句:“估计下次你也不会成功的”。
  林云看着他问道:“为什么,我可是她老板”。
  孙老头好像怀念似抬头的说到:“永远不要得罪女人,她们可不会管你是什么人”。
  孙老头一回头就发现林云鄙夷的看着他:“怕女人怕成这样,真够没用的”。
  孙老头拽着胡子说到:“你这个舔狗的,嚣张个锤子啊”。
  林云生气的说到:“你说什么”。
  孙老头鄙视的说到:“你这个妻管严,肯定一辈子都翻不了身的”。
  林云死死的盯着:“你说的你好像比我能好到那里去一样”。
  俩人双眼蹦出了火花,然后各自叹了口气,“唉,做男人真难啊”。
  孙老头最后还来了一句:“如果你真的成功了的话,记得给我也送点,有好东西,一点也不知道孝敬师傅”。
  林云不在意的回到:“给钱,要多少,有多少”。
  迎接林云的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