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十二章 丰盛大餐

  当众人打开大门进入卷毛家的时候,“哇”的一声从其他四人口中传来。
  兰克司走在前面说到:“卷毛,看不出来你,挺有身价的”,在香港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有一栋2层小楼,那可不就是财富的象征。
  卷毛回到:“现在不是我的,是我伯父的家,他去加拿大洗碟子了,我只是帮他看一下房子,不过我伯伯七十九了,又没有小孩子,反正最后还是留给我的”。
  正在开门的卷毛突然回头盯着林云:“饭桶,你该不会想要跟我抢房子”。
  林云连忙摇头:“怎么可能,卷毛哥的,就是卷毛哥的,我哪敢跟老大你抢啊”,完全忘记了早上预谋气死卷毛的事。
  卷毛开了门进去后:“随便坐,兰冰箱里有啤酒,要喝自己拿”。
  “饭桶,小妹在哪?”。
  林云回到:“应该在厨房,我去帮忙”。
  卷毛上楼放换洗衣物了,而林云则去了厨房。
  他们走后,凡士林从冰箱里拿了四瓶啤酒,一人一瓶,啤酒还是卷毛以前买的,林云和小妹都不喝酒。
  这时排气管说到:“你们猜卷毛的小妹长得怎么样”。
  兰克司:“还用问,看他的长相就知道了”。
  凡士林:“那到未必,不一定吧”。
  这时卷毛放好衣服下了楼,被凡士林喊住“卷毛,过来”。
  卷毛问道:“什么事啊”。
  凡士林:“问你一个问题,你老老实实简简单单的回答我们”。
  卷毛:“说啊”。
  凡士林问道:“你的妹妹是不是你的亲妹妹”。
  卷毛理所当然的回到:“是啊”。
  四人齐“唉”了一声,卷毛奇怪到“什么吗”,然后进来厨房。
  排气管说到:“这么说不是没希望了”。
  这时茶壶起身把外套脱了下来,露出了里面的黑色超大号紧身衣。
  兰克司紧张问道:“你干什么”,大白天的,连兄弟家都不放过,贼不走空啊。
  茶壶奇怪的回到:“去厕所”。
  这时卷毛在厨房看到正在烧菜和端菜的俩人,林云正要出声就被卷毛阻止了。
  卷毛轻捻着脚走到小妹身后,正准备吓她的时候,小妹突然回头,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卷毛眼前,卷毛“啊”的一声被吓出了厨房。
  小妹:“是不是我哥啊?,阿云”。
  林云笑着回到:“嗯,没错,被你吓出去了”
  “啊哦”
  小妹最近养成了在做饭的时候戴面膜的习惯,说是对皮肤好,林云晚上验证了一下,脸的确是水嫩了一点,就顺其自然了。
  门外卷毛拍了拍胸口,排气管兰克司凡士林围了上来问道:“出什么事了”
  卷毛无所谓的摆了摆手:“没什么事,我让妹妹下了一跳”,然后转身回到了厨房。
  排气管拉了拉凡士林和兰克司说到:“看了十几年都吓了一跳,我们心里是不是要有个准备”。
  兰克司:“不要管那么多,总之见人要礼貌一点”。
  卷毛回到厨房,准备碗筷,小妹站在旁边,边擦脸边问道:“客人都到齐了没”。
  卷毛回到:“到齐了”
  林云把最后一个菜装盘后,对着卷毛说:“好了,可以上桌了”。
  卷毛拿着碗筷招呼在客厅的三人“吃饭了,吃饭了”。
  几人坐在下来后,卷毛分发碗筷。
  凡士林说到:“漂亮的女孩子就不一定会煮饭,会煮饭等我女孩子就不一定”话还没说完就看到了端着小饭锅的小妹。
  小妹打了声招呼:“嗨”
  兰克司凡士林排气管三人眼都看直了。
  林云这时端菜过来对凡士林说到,“那会煮饭的男孩子是什么”。
  凡士林眼都不转的回答到:“除了饭桶,没有男孩子会做饭”。
  卷毛指了指兰克司三人对小妹说到:“叫叔叔”。
  小妹听话的叫了声:“叔叔”。
  这时凡士林赶紧起身整了整自己的战袍,对排气管和兰克司说到:“叫你们”。
  然后到小妹的面前:“我姓林,叫我凡士林就好了”。
  小妹微微一笑做回应,回厨房端菜了。
  卷毛说到:“你们不要抱太大的幻想”。
  兰克司问道:“规规矩矩的问你,令尊做哪行的”。
  卷毛回答到:“跑船的了哦”。
  “哦哦哦,那就难怪了”,几人心想你们长相差这么多,母亲一样,父亲那可就不一定了。
  这时小妹路过厕所,门突然打开,穿着紧身衣的茶壶从里面走了出来,小妹吓了一跳大叫到:“有贼啊”,并且用力给了茶壶一脚。
  林云一听到小妹的尖叫声就赶紧跑了过来,看着倒在地上的茶壶,安慰小妹到:“不是贼,这是卷毛哥的朋友”。
  这时卷毛和其他人出现在林云的身后,卷毛说到:“这是我兄弟茶壶,没事了,回去吧”。
  林云继续回去端菜,茶壶自我介绍到:“我是茶壶”,小妹抱着歉意的说到:“对不起了,有没有踢伤你”。
  这是凡士林殷勤到:“不用对不起,把他当贼看其实完全是正常反应”。
  排气管:“是啊,有没有踢痛你的脚”。
  兰克司则盯着小妹看,没想到会这么暴力啊,天使的脸蛋,魔鬼的力量,茶壶至少有两百多斤啊。
  小妹追问茶壶到:“你真的没事吗”
  茶壶:“没事,只不过白挨了一脚”。
  卷毛这时打断了茶壶接下来的话,:“没事了,这都是误会,我们吃饭了”。
  这时林云已经把菜上好了,看到众人回来说到:“好了,吃饭吧”。
  众人看着满满一桌的菜,“哇~”
  卷毛:“饭桶,你们准备这么多菜要花多少钱啊,而且我们也吃不掉啊”。
  林云回到:“没事,你们吃不掉的我都吃掉”,林云已经快一个礼拜没有工作了,身体已经要横向发展了,而且胃口也变大了。
  男人婚后变胖是很正常的,有个爱你的人天天给你做你爱吃的,能不长胖吗。
  众人目磴口呆的看着林云,再次觉得“只有起错的名字,没有叫错的外号”。
  小妹喊到:“盛饭了”
  五个人瞬间排成一对,卷毛看了看后面说到:“在我家里吃饭,不用排队”。
  几人换来换去还是排成了一对,林云看着表示监狱待久了,短时间可能改不过来了。
  看着众人一个个盛饭,林云直接开始大快朵颐起来,林云表示吃饭这个恶习一定要改掉,龙虾一样是可以吃饱。
  当凡士林优雅的为小妹拉开椅子坐下后,林云已经扫完了一只龙虾了,正要将魔爪伸向剩下的另一只龙虾是,却被卷毛拦了下来。
  “饭桶,你把两只龙虾都吃了,我们吃什么”。
  “不是还有其他菜吗,我就好这口”,林云表示大龙虾比小龙虾肉多多了,只要能烧好,吃就是一种享受,但是大部分人都料理不好,不过你当林云和小妹半个多月的烧烤白卖的,龙虾一直都是利润的大头。
  被桌上其他5个男人死死的盯着,没办法只好转移了目标,土豆烧牛腩,继续埋头苦干了起来。
  排气管站起来想为小妹夹菜,结果被卷毛半路截击下来,“她会自己夹,不用你帮忙”。
  小妹起身夹菜放到了茶壶的碗里用来表达那一脚的歉意,“谢谢”茶壶回到。
  然后又夹了菜放在林云的碗里,不过林云聚精会神的吃着,没在意多出来的菜,反正一样是被消灭的对象。
  排气管失望了两次,放弃了,这时,兰克司“唉”了一声,然后夹起菜,排气管高兴的伸出碗,结果筷子越过了他,菜到了凡士林的碗里,凡士林开心的道谢。
  然后排气管好像和碗里的饭有仇一样,脸埋进去拼命的吃着。
  众人表示出了对排气管深深地同情,当他们把注意力移回餐桌时,发现龙虾不见了,而且好几个盘子都空了,最主要的是那些都是主菜啊。
  “嗝~”,“我吃饱了”拍着肚子的林云看着几人不善的目光,眼神一飘“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然后就拔腿就跑了。
  小妹对着林云责怪到:“阿云,你真是的,你多少也吃点其他的蔬菜啊,挑食对身体不好”。
  卷毛疑惑的说:“这么说剩下的都是他不爱吃的”。
  小妹:“对啊怎么了”
  五福星对视了一眼,“嗯”“嗯”“嗯”“嗯”“嗯”。
  然后吃光了剩下的菜,和饭桶一起吃饭肯定能长胖,随后收拾了一下准备出去,要买两张双层床,要不然晚上可不够睡,临走时卷毛对正在洗碗小妹说:“晚上的菜我们会顺便买的,不用再买了”。
  为什么要一起出去呢,林云把车开坏了,修理工还正在回收站翻轮胎,所以卷毛需要有人当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