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四十九章 胜诉

  “以后的晚饭,你就自己一个人做吧,亏我还好心特意过来来帮你”,临走的时候还对林云来了一个鬼脸。
  林云头都没回的骂到:“你个怀孕犯,给我滚远一点,如果以后再让我看见你进厨房,我把你猪蹄给炖了”。
  小妹偷偷的把头伸了进来,小声的说到:“那我的午饭怎么办啊,我哥他又不会煮饭”。
  “我会回来给你做饭的,你不用担心”。
  “而且”,林云拿着菜刀指着小妹说到。
  “给我把猪头缩回去”。
  小妹嘟着嘴把头缩了回去,在门外大喊到:“死阿云,臭阿云,大饭桶,受虐狂”。
  “哼”,骂完之后,开心地走到客厅和五人就房子的问题探讨了起来。
  当林云端菜上桌的时候,几人还在激烈的讨论,而且看那架势就快,要打起来了。
  看着口沫横飞的六人,林云大声的喊到:“吃饭了”。
  几人瞬间就把刚才的争论的事,给抛诸脑后,坐在椅子上,拿起果汁大口的喝了起来。
  兰克司喝了一大口,然后对林云说到:“还是饭桶你做的果汁好喝,茶壶和你比差远了”。
  茶壶生气的说到:“我只是还没找到手感,将来一定会好起来的”。
  林云也赞同的说到:“没错,多试试总会做好的,鲜榨混合果汁的难度并不高,说不定茶壶你最后做的会比我还好”。
  茶壶笑着说到:“饭桶,你这话我爱听,来我们走一杯”。
  “叮”,林云这时说到:“感情深,一口闷”。
  茶壶当然的说到:“没问题,来”。
  “爽”,然后俩人又各自给自己加满了。
  排气管鄙视的看着俩人,“知道的,你们两个是在喝果汁,不知道的恐怕还以为你们在喝威士忌呢”。
  凡士林高度认同的说到:“没错,饭桶你自己不喝酒也就算了,还不让我们喝酒,现在还在这里勾引我们,简直罪大恶极啊”。
  “No,No,No”,林云摇了摇食指。
  “喝酒的最高境界,是可以把果汁喝成威士忌才对,你们的境界还是太低了”。
  兰克司拿起杯子看了看里面的果汁,慢慢的说到:“这个应该蛮简单的才对啊,在果汁里加点威士忌不就行了”。
  卷毛开心的说到:“对,说不定会更好喝哦,凡士林你去买一瓶威士忌来”。
  凡士林立刻起身回答到:“没问题”,然后就朝门口跑了过去。
  小妹看着几人的表演,然后生气的用胳膊顶了一下林云,“你自己惹得祸,你自己去收拾”。
  林云看着小妹生气的脸,苦笑的说到:“无妄之灾啊,算了,刚好试试最近新学的发力技巧”。
  林云拿起了一只金属筷子,精神慢慢的集中在自己的右手上,慢慢的劲力在手上集中。
  其他五人看着他的动作,好奇的问道:“喂,饭桶你干什么啊,筷子有什么好看的”。
  几人拿起筷子看了看,奇怪的说到:“好像没什么特别的啊”。
  当林云感觉劲力到达了一个爆发点的时候,猛的挥出了手。
  “嗖”的一声,筷子出现在了离凡士林两米开外的木门上。
  “铛~”,插进去了两公分的,筷子尾部还在不停地摇晃。
  凡士林回头朝林云竖起了大拇指,“厉害,真是没想到的,饭桶你还有这么一手啊,不过就是准头差了一点”,说完就立刻打开房门窜了出去。
  看到人跑了,小妹狠狠的拍了一下林云,“都怪你,连人都拦不住,都说了不要再让他们喝酒了”。
  林云摸了摸后脑勺,不好意思的说到:“失手了,本来还打算耍个帅的”。
  兰克司几人笑到:“你的表演很精彩,继续啊”。
  看着几人戏谑的目光,小妹狠狠的捏着林云的肉,生气的说到:“快想办法,决定不能让他们得逞”。
  林云忍着痛想了想,当看到桌面上的菜是眼前一亮。
  然后开心的朝卷毛他们说到:“现在给你们表演下一项,三口一头猪”。
  然后一口就把东坡肉给吞了,紧接着朝298一只帝王蟹伸出了魔爪。
  兰克司几人急道:“滚,那不是猪”。
  然后场面就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当凡士林拿着威士忌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桌子上满满的空盘子。
  生气的说到:“你们好歹也给我留点啊,我都还没吃哪”。
  排气管郁闷的说到:“你以为我们不想啊,可是饭桶这家伙看到吃的就抢,害得我们自己都没吃饱”。
  凡士林转眼一看,就发现其他几人正狠狠的瞪着林云。
  小妹在一旁笑着说到:“以后你们敢喝酒,我就让我家的饕餮把你们的饭都吃光,嘻嘻”。
  林云拍了拍肚子,说到:“碗就交给你们洗了,我和小妹要上楼学习了”。
  然后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搂着小妹上楼去了。
  楼下几人咬牙切齿到:“绝对要搬出去,马上,立刻”。
  第二天,几人吃过早饭立刻就出去找房子了,而林云则去健身馆继续学习了。
  赵凌志专门给林云单独开了一个房间,专门教授林云铁线拳。
  除了中午回去给小妹做个午饭外,林云一天都泡在健身馆里。
  没办法,精力太充足啊,只能狠狠的锻炼哪,不过小妹倒是什么事都没有,可能是宝宝需要营养。
  没有怀孕的林云只能摧残自己,用来发泄火气了。
  一直到持续折腾到法院开庭,林云还是第一次坐上被告席,激动的四处张望。
  旁边的律师提醒到:“注意法庭纪律,别东张西望了”。
  而坐在原告席的陈超看着林云土豹子的表现,问了问旁边戴假发的律师,“能搞得定吗”。
  律师回到:“应该没什么问题,对面的律师没什么名气,水平应该不高”。
  这时候坐在后面的陈管家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法官就宣布了开庭。
  在唇枪舌战两个小时后,庭审结束,林云拍了拍律师的肩膀说到:“干的不错,继续努力,还有下一场,再帮我多搞点精神损失费回来”。
  律师笑了笑说到:“主要还是大家的功劳,我一个人的话还真不一定打的过对面的大状,而且老板你本来就没什么过错,怎么可能会被轻易拖下水呐”。
  另一边陈超生气的朝大律师发起了火,“你怎么搞得,就连这么一个小官司都打不赢,还怎么帮我脱罪啊”。
  这时,陈管家对陈超说到:“老爷,对面的人来头不小,你恐怕失算了”。
  陈超生气的问到:“一个小清洁工,能有什么来头”。
  陈管家肯定的说到:“来头真不小,他的身家比老爷还多,也不知道怎么和五宝清洁公司混在一起了,老爷你拿他开刀算是失算了”。
  陈超惊讶的说到:“什么,你怎么不早说啊”。
  陈管家可惜的说到:“我也是刚才才发现的,老爷你竟然是要告他啊”。
  另一边,何文正在和律师交流,律师劝到:“老板,我们撤诉吧,赢不了的”。
  何文生气的问到:“为什么啊”。
  律师苦笑道:“陈超的官司刚刚打输了,而且陈超还要赔付医药费和精神损失费”。
  何文吃了一惊,惊讶的问到:“怎么回事”。
  律师苦笑的回答到:“被告组建了一个律师团,专门研究这两个案子,我们根本就打不赢的”。
  “怎么可能,他不就是个搞清洁的,哪来的的钱搞什么律师团啊”。
  律师猜测的说到:“可能做清洁只是他的兴趣爱好而已,而且我查过了,他真的是千万富翁,我们还打不打”。
  何文仔细的想了想,最后慢慢的把手放了下来,低沉的说到:“撤诉吧,我还要留点资本东山再起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