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五章 平淡中的温馨

  林云到工地后,继续着重复而繁重的工作。
  在林云干活的时候,周围的其他工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他。
  “我看他也干不长久的,要不了几天就走了”。
  “差不多,我看他也不像能吃苦的人”。
  “对,也不知道当初怎么招进来的,走了又要给我们添麻烦”。
  林云依稀听到他们的议论,什么也没说,继续埋头苦干。
  做完一天的工作后,林云回到了小妹家后,直接拿起换洗衣物,躺在了浴缸里。
  半个小时后,林云重新出现在小妹和卷毛的眼前,很快就把饭吃完了。
  回到卧室的林云拿起桌子上的红花油,揉了十分钟,就坚持不住倦意睡了过去。
  过了一会,小妹走进来看着睡着的林云。
  “我就知道,唉,还是我来吧”。
  揉了45分钟后,小妹帮林云盖了下毯子,就走了。
  第二天林云上班后,小妹就去了上次帮林云看病的孙医生那里,准备请教一下怎么按摩,因为林云早上走的时候满脸的疲倦。
  孙医生是一位生活在附近的中医,当年师从香港国医大师,不过由于不是天资聪颖之辈,只学到了一些基本的望闻问切和医药知识后,就被踢了出去,不过经过了三十多年的学习和治病救人,医术已经很很精深了,附近的人有什么病都愿意去他的医馆看病拿药。
  “赵哥,孙医生,在吗?”,
  “在,正在给人看病,等会”,医馆的工作人员回答道。
  过了一会,病人出来后,小妹走了进去。
  “小妹,是你啊,生病了,来来我给你把把脉,看你脸色挺正常的”
  “孙大师,不是我,是其他人,我就想知道人太劳累后,怎么做能让他恢复快点”。
  “是不是上次气血亏空的那小子,他怎么了”。
  “阿云他去工地上工,晚上回来后感觉很疲劳的样子,我给他用红花油按摩后现在也不是很有用了”。
  “过度劳累了,多休息一下,再补充下营养就好了”。
  “可是我怕他不会愿意,能不能教我怎么一些按摩的手法缓解一下,我再给他多补充一下营养”。
  “啊呦,小妹是不是看上人家了,怎么一颗心全挂人家心上了,我们的小妹要嫁人了,可怜周围的这些可怜的小伙子们了”。孙医生摸着胡子笑着说到。
  “你这个老不羞,乱说什么,再乱说以后不来我就不来你这看病了”。小妹红着脸说到。
  “好啦好啦,不笑你了,我教你怎么按摩,顺便给你开点补药,你炖汤给你的小心上人吃,保准把他吃成一头牛”。
  于是孙医生在给病人治疗的空闲时间里教了小妹一天的按摩手法,如何揉才能调和气血和舒缓经络,按哪些穴道才能缓解疲劳。
  “好了差不多了,现在就差一人给你练手了,这些手法练好了,小妹你都可以出师了,快回家给你的小情郎做饭去吧”。
  “坏老头,哼”,小妹拿着几包中药材和孙氏药酒急匆匆的回家了。
  回到家后,赶紧煲汤,洗菜做饭。
  没过一会卷毛回来了,“小妹你去哪里了,害的我中午饭都是出去吃的”。
  “哥,我去孙医生哪里去了”。
  “你生病了,什么病,感觉怎么样”,卷毛积焦急的跑到厨房问到。
  “没事,我只是去请教一下按摩的方法,没有生病,别那么紧张”。
  “吓我一跳,真是的”。
  卷毛正准备转身走的时候突然想到“等等,你不会是为了林云去学的按摩吧,你不会看上他了吧”。
  “瞎说什么,我只是看他可怜吧了,快点去洗澡,一会吃饭了”。
  “妹大不中留啊”。
  “哥,真是的就知道瞎说”。
  过了一会,林云拖着身体回来了,累的他直接就躺下了,过了会卷毛从浴室洗澡出来。
  “饭桶,快去洗澡吃饭,别躺着跟个死狗一样的”。
  林云于是拿着衣服走进了浴室,过了会出来后就发现了今晚的晚餐很丰盛。
  饱死恐惧症痊愈的林云恢复了本来的吃货本质,于是他又吃撑了,吃的时候林云还发现鸡汤中还掺杂着少量的药材。
  “果然饭桶就是饭桶,没什么改变”,卷毛气呼呼的说到。
  “哥,别说了,真是的”。
  吃完饭林云回屋躺下,过了一会小妹拿着药酒走了进来,不一会,屋里响起了林云的惨叫声,一声比一声凄惨。
  “哈哈哈,活该”,卷毛积在楼下看着电视配着林云的惨叫声,表示足球比赛可能和惨叫声可能更配哦。
  一个小时,林云像软脚虾一样爬在床上,不停等的抽泣。
  “真是的,有那么疼吗,哭的像个女人一样,最多以后不这样按了”,小妹生气的说到。
  说着气呼呼的走出了房间。
  “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了”,林云趴在说到。
  “以后把你这个月的工资给我当伙食费和人工费就行了”,小妹红着脸说到。
  “可以哦”。
  第二天林云,的身体好了一点,不像昨晚那么痛彻心扉了,吃了小妹熬的药粥就出门工作了。
  就这样过了一个礼拜,林云有点适应了工地的工作。
  主要还是小妹的功劳,不但帮每天林云帮林云按摩,而且每天都做药膳给林云吃,让林云能够有饱满的精神和充足的体力去工作。
  今天回家后,小妹对林云说,“阿云,你书包里的水果好像坏了,我今天打扫房间的时候闻到了味道”。
  林云的身体突然一震,快步走回到房间里,眼睛紧紧的盯着书包,慢慢的打开了拉链,发现林云妈给他带的三个苹果两个桃子都腐烂了。
  自从搬进这个宿舍后,林云就再也没有打开过书包,就连放书包的柜子都没有打开过,他怕勾起他心中最脆弱的地方,他不敢去想,他害怕回去之后,面对着的会是父母的坟墓,也还怕父母到时看到垂垂老矣的自己。
  “阿云,吃饭了”。
  “饭桶,吃饭了快点,我饿了”。
  “小妹,卷毛哥你们吃吧,今晚我在外面吃过了,你们不用管我了”。
  林云一直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的腐烂的水果,眼角泪水缓缓的流了下来,林云一直坐在桌子前过了一夜。
  “叮铃”“叮铃”“叮铃”“叮铃”
  闹钟惊醒了林云,看了看时间,洗掉眼角的泪痕,就去上班了。
  小妹买菜回来做好早餐后,
  “阿云,吃饭了”。
  “小妹,不用喊了了,他早就走了,我刚刚上去看了,平时都比我早,我还以为今天他第一次睡懒觉”。
  卷毛边吃三明治边看报纸说到。
  “对了,明天让他休息一天,不要去工地了”。
  “哦,知道了哥,阿云怎么了”。
  “笨蛋,没注意到他书包里的水果烂了”。
  “几个水果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白痴小妹,重点不是水果,而是送水果的人,你这个死脑筋”。
  “难不成是他女朋友送的,哼”
  “看来我要为你未来找不找得到男朋友担心了,哪有女人送自己男朋友水果和零食当礼物的,能想到把水果当做礼物,嚎嚎”。
  “哥,你再骂我,我就不理你了,哼”。
  “水果和零食如果不是自己买之外,除了你老母还有谁给你买”。
  “怎么不能就是阿云自己买的,非要是他妈买的”。
  “你有见过谁为自己买的的水果哭了一夜的,笨蛋”。
  “我又没有见过老妈,我怎么会知道,真是的”。
  小妹心想“阿云来的时间太短,而且还整天在忙,没有听过他谈起过自己的家人”。
  夜晚,脸色苍白嘴唇干裂的林云一步一步,拖着沉重的步伐,回到了小妹家,回到卧室关上了房门,坐在椅子上看着,双眼无神的看着桌子上的东西。
  林云今天一整天都在疯狂的干活,连水都没喝,就想要用工作来麻木自己,让自己忘记这件事,但是回来一看到就失神了。
  这时小妹进来,“阿云,你怎么这么脏,没在工地冲一下再回来,快去洗澡”。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小妹一直看着林云。
  半晌后,林云回过神来“哦,知道了,我这就去”。
  林云洗完澡,在餐厅吃了一点东西,就回房间了,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看着天花板。
  过了会,小妹进来帮林云按摩,昨天门锁了,至于钥匙早就被林云偷了然后藏了起来。
  小妹威逼利诱也没有得偿所愿拿回来。
  小妹边帮林云按摩,边说道:“我哥说明天不用去上工了,在家休息一天”。
  “没事的,不用了”。
  “你家里人怎么了能跟我说说吗,阿云”。
  林云沉默了一会,感觉到小妹吃力的按在身的小手。
  温柔的说道:“我就是有点想家里人,有点想回家了”。
  “没事,我们俩一起赚点钱,然后我们一起回去,好不好”,小妹说完突然脸一红。
  “我去给你拿鸡汤,你晚上吃的太少了,再吃点”,说完就立刻出去了。
  “真是个好女人啊”,林云喃喃道。
  过了一会,小妹拿了一盆鸡汤,坐在旁边看着林云喝完,俩人都没有提起刚才的事情。
  林云喝完后,小妹简单收拾了一下,桌子上的水果小妹没有动。
  “早点睡知道吗”。
  “知道了,管家婆”。
  小妹笑嘻嘻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