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二十九章 林云被扣

  当车停下来后,兰克司和林云俩人手拿着枪下了车,站在离车不远的树旁。
  林云一脸正色的说了句:“我就站站台,枪战可不要找我”。
  兰克司丧气的说到:“枪战,就咋们俩这几发子弹,可能都没对方人多,拿什么打啊”。
  “那还打什么,我们不如直接投降算了吧”。
  这时,后面的车到了离林云不远处,停了下来。
  从车上下来了十几个穿黄灰色西服的小弟,站成了一排,挡住了兰克司和林云的视线。
  最后一辆车上,下来了一个穿着名贵西装带着眼镜的老男人。
  边走边鼓掌,笑着说道:“好样的,果然后生可畏啊,连陈超的东西都敢动”。
  “我这个人一向很讲义气的,只要把你们把箱子交出来,我就给二十万当做酬谢”。
  兰克司看到了对方老大后,一眼就认了出来:“何文”,“那么说的话,箱子里装的就是假美钞了”。
  林云点了点头小声的说到:“嗯,我看过了,一箱满满的美钞,还有几块电版,本来我打算明天报警的,没想到啊”,林云虽然没有打开箱子,但是他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俩人商量了一下。
  兰克司对着站在小弟身后的何文说到:“和你交易比和陈超交易爽快多了,这样吧,我们明天上午九点在山顶公园交易”。
  何文好笑的说到:“你们当我是三岁小孩啊,把车上的小妞留下来做人质,其他人立刻回去拿箱子”。
  “要不然”,话音刚落,站在前排的小弟们,瞬间掀开了西服,抽出了藏在西服内侧的狗腿刀。
  “嚓”,伴随着一声声拔刀出鞘的声音,一排在路灯下露着寒光的刀锋出现在众人眼前。
  “砰”的一声响起,一排人中一个突然摔倒在地,痛苦的哀嚎声,打断了何文装的逼。
  何文的脸色铁青,眼神示意了一下,站在何文身旁的三人立刻拔出了手枪,对准了林云。
  林云摸了一下头,“打偏了,运气真差”。
  兰克司边持枪对着对面三个持枪的人,边问到:“你原来准备打谁啊”。
  林云眯着一只眼,瞄准着:“本来我瞄准的是找死那货前面的二傻子,没想到打偏了”。
  兰克司安慰的说到:“第一次开枪能打中人就不错了,不要奢求太多了”。
  这时身后车子里的凡士林,伸出了头,哀求到:“两位,能不能不要在那边聊天啊,我们的命还现在还在对方手上”。
  卷毛焦急的说到:“饭桶,别随便开枪啊,对面的枪比你们多,你找死啊”。
  排气管应和到:“对啊对啊,要不我们就先走吧,省的在这碍他们的事”。
  茶壶生气的说到:“排气管你也太不讲义气了,怎么能丢下兄弟哪”。
  小妹担心的说到:“阿云,要不我们开车走吧,能跑多远跑多远”。
  兰克司无奈的说到:“我们的车不用一分钟就会被他们给追上,跑不掉啊”。
  林云小声坚定的说到:“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然后猛的朝何文大声的喊到:“我老婆不行,其他人你可以随便挑一个做人质”。
  其他几人瞬间朝林云怒目而视,凡士林骂到:“饭桶,你这个没义气的东西”。
  排气管生气的说到:“你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
  茶壶生气的说到:“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啊”。
  兰克司则用异样的眼光瞥了林云一眼。
  何文回复了正常的脸色:“哦,原来你们是夫妻啊,那也就难怪了”。
  何文心中想了想,虽然小妞留下来可以以防万一,但是从对面的情形来看,似乎有点不大可能了。
  “可以”,何文回答到,“那就你留下来当人质”,老婆抓不到,抓住老公也差不多。
  林云直接回应道:“可以,我们要商量一下”。
  然后俩人回到了车子里,几人赶紧商量了一下,林云把枪给了凡士林,茶壶不会打枪,他更喜欢用拳脚功夫。
  结束后,林云正要开门下车,手却被小妹紧紧的拽住,两眼水汪汪的看着林云。
  林云轻轻的亲了一下小妹的额头,“照顾好自己,我会平安回来的”。
  抱了小妹一下后,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径直朝何文走去。
  排气管启动车朝卷毛家开去,小妹在车上一直盯着林云的背影看。
  兰克司安慰道:“饭桶早就打算好了,要不然我们是走不了的,赶紧回去拿箱子去把饭桶换回来”。
  当林云的背影消失时候,小妹一下子趴在卷毛的怀里,“呜呜呜,哥阿云一定会没事的,对吧,一定会没事的”。
  卷毛摸着小妹的头安慰道:“没事的,饭桶今晚就会回来的,别担心了”。
  凡士林奇怪到:“饭桶怎么知道,何文一定要留他做人质啊”。
  排气管鄙视到:“何文知道饭桶和小妹是夫妻,不留他,难道留我们啊,万一其他人不救呐”。
  凡士林反驳到:“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见死不救的夫妻不救多的是了”。
  结果剩下的路程,凡士林都是在其他四人的批斗和小妹怒目中度过的。
  到家后,凡士林第一个跳出了车,大喊到:“我错了,我再也不乱说话了”。
  六人一起往客厅走去,兰克司对着茶壶说到:“茶壶,去把箱子拿过来”。
  茶壶点了点头:“哦,我知道了”。
  几人刚坐下,茶壶就拿着一个棕色的手提箱从杂物间走了出来。
  排气管仔细看了看放在茶几上的箱子:“就是这个箱子,让我们丢了一个大活人,看起来也没什么稀奇的啊”。
  凡士林没好气的报复到:“箱子当然没什么稀奇的了,重要的事箱自里面的东西”,然后立刻茶壶催到。
  “茶壶,你搞不搞的定”。
  茶壶把箱子竖着一边转密码锁一边回到:“马上就好了”,聚精会神的听着齿轮转动的声音。
  “咔”,的一声,茶壶把箱子平放了下来,正准备打开箱子,突然“哇”的一声,吓了大家一跳。
  齐声问道:“你哇什么啊”。
  看到被吓到的众人,茶壶笑着说:“叫你们做好心里准备”。
  当箱子打开后,满满一箱的美钞瞬间亮瞎了众人。
  “哇”,“哇”,惊叹声一声接着一声,就连事先知道里面是什么的兰克司也被闪瞎了眼。
  不过小妹到没有什么异样,钱多钱少够用就行了,现在最主要的是要救阿云。
  不过其他五人可就没有这么好的定力。
  一人拿了一把,仔细的数了数。
  卷毛数着钱说到:“你们说说这里到底有多少钱”。
  排气管笑到:“全都是一百块啊”。
  凡士林闻了闻:“这玩意可比香水还香”。
  茶壶拍了拍:“发了发了”。
  兰克司翻了翻美钞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接着在钞票下面翻了翻,看到了几个信封,抽了一个出来。
  当几人自然而然的把美钞揣进口袋的时候。
  “砰”的一声,小妹狠狠的拍了下桌子,“都给我放回去,这是用来就阿云的”。
  卷毛可怜兮兮的说到:“小妹”。
  凡士林说到:“我们直接把箱子给他们就是,说不定就能把饭桶换回来了”。
  茶壶和排气管也同样附和到:“没错,没问题的,说不定何文只是要这个箱子呢”。
  小妹看着眼前这群利欲熏心的人,生气走到了沙发的后面,从沙发底下拿了一样东西出来。
  这时,兰克司看着金钱眯眼的四人,残酷的说到:“这钱是假的”。
  卷毛不敢相信的说到:“不会吧”
  排气管质疑的说道:“别开玩笑了”。
  这时兰克司拿出了在信封里发现的东西:“这是用来印假钞票的电版”。
  排气管眼前一亮,把电版拿了过来,笑着说到:“那正好,我们可以自己印”。
  兰克司没好气到:“你会印啊”
  排气管瞬间丧气到:“不会啊”。
  这时兰克司突然冒着冷汗的说到:“这东西对我们根本没用”,说完就直接把一沓假美钞扔了回去。
  茶壶也不知道发现了什么,赶紧把钱扔了:“没错没错,你们真是不讲义气啊”。
  卷毛说教到:“你们一有钱,就把我小弟给忘了”。
  凡士林教训到:“这些钱是用来救饭桶的,你们这些人啊”。
  排气管也把钱放了回去。
  把手提箱关上后,卷毛排气管凡士林三人奇怪的看着眼神飘忽,冷汗直流的兰克司和茶壶。
  问道:“你们怎么了”。
  兰克司眼神示意了一下“看后面”。
  茶壶假装用手摸了摸鼻子,指了指他们的后面。
  卷毛奇怪到:“我们后面有什么”。
  刚一转身,排气管的一缕刘海就落了下来,寒光刺痛了排气管的额头,凡士林排气管和卷毛被吓得从沙发上摔了下来。
  “已经结束了吗,那就赶紧换身衣服吧,然后一起去救我老公吧”。
  说完横刀入鞘,小妹回房换了一身轻便的衣服。
  茶壶小声的说到:“那把刀,饭桶可是把家里都快翻过来了,都没找到”。
  兰克司捡起了排气管的头发,看了看,肯定的回到:“没错,就是那把饭桶重金打造的刀,果然吹毛断饭的宝刀啊”。
  刚从鬼门关走了一遭的五人,赶紧“嗖”的一下都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