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二十八章 宴会斗 二

  凡士林看着周围的黑衣人说道:“要不我们投降吧,把箱子给他不就好了”。
  兰克司不屑的说到:“别做白日梦了,你认为黑社会大哥会和你讲道理吗”。
  林云活动了一下身体,扭了扭脖子,舒展了一下筋骨,然后集中注意力盯着前方的大小光头。
  从刚才中拳的力度来看,这两个都是其中力量数一数二的,虽然长得很和善,但是他们俩下手可没有留过一点情。
  林云头也不回的说到:“东西如果现在交出来,我们可就要任人宰割了,趁现在他们还有点顾忌,我们赶紧冲出去”。
  其他几人对视了一眼,“嗯”。
  凡士林推了茶壶一把:“茶壶你打头阵”。
  茶壶苦逼的指着自己,“又是我啊”。
  虽然嘴里说着不愿意,但是动作还是很老实,把西服外套直接脱了下来,扔在了地上。
  大喊着:“我打啊”,就朝人群冲了过去,其他四人也冲了出去,与陈超的手下们战在了一起。
  原地只留下了兰克司和小妹,而二楼的陈超躲在了两个保镖的后面,大声喊到:“把东西交出来,要不然你们今天谁也不要想出这个门”。
  兰克司回应道:“只要你立刻放我们走,东西明天上午九点就还你,我保证”。
  陈超点了一只雪茄阴沉的说到:“不说出东西在哪,今天你们都要留下来”。
  看着陈超带着杀意的眼神,兰克司看了看周围,没有说什么,盯着上面两个拿枪的人。
  凡士林一前一后对付着两个人,抬了抬穿着皮鞋的脚,眼中说到:“别乱动啊,我会踢断你的腿的”。
  凡士林的对手心中说到:“我当然知道,要不然我会到现在都不动”。
  当身后的人准备偷袭的时候,凡士林一个转身摆出了虎扑的架势。
  对方一看,立刻回防,然后摆出了龙探爪的招式,招式上击败了凡士林,凡士林一看罩不住,立刻换了一个招式,大鹏展翅。
  就这样三人在停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这时排气管被人追到了凡士林这里。
  看着静止不动三人,排气管看着凡士林奇怪的说到:“点穴”。
  这时,追排气管的人从后面接近了凡士林,对峙的三人一看情况有了变化。
  凡士林前面的人先动手了,直接一脚干翻了排气管,而凡士林趁他出脚的空隙,一个横踢踢翻了他。
  然后又回身给了追排气管的一记回旋踢,不过在踢翻对手的同时。
  身后的人,一个扫荡腿将凡士林唯一的支撑点给扫掉了,凡士林摔倒在地。
  那人正要乘胜追击的时候,凡士林一个直脚双踢,踹翻了对方。
  五人全部倒地了。
  另一边,卷毛正对着一人,使出了王八拳对对手冲去。
  结果连续两次被打了回来后,卷毛坚定的说道:“师父,教过我,有前无后,一个不留”。
  终于一通乱打之后,不要命的卷毛把老师傅给掀翻在地了。
  他们三人的对手还好就一两个,而茶壶和林云可就惨了。
  茶壶正对着七八个,拳脚翻腾,一点都不落下风,让人感觉到有一种我能再打十个的宗师风范袭来。
  不过如果他的脸上没有淤青的话更像。
  而另一边的林云可就更惨了,嘴角已经流起了血渍。
  而他原来的四个对手,也就只剩两个了,一高一矮两个光头,不过俩人也没好那里去,脸上有点淤青。
  大光头盯着林云说到:“小子,你很厉害,铁布衫都没有练成,挨了我们兄弟这么多拳,竟然还能站着”。
  林云没有说什么,紧咬着牙齿,向前冲去,一记崩拳直击,被大光头给挡了下来。
  不过从他沉重的后退步伐中可以看的出,他也并不是轻松的就接了下来,这时小光头从后面偷袭了林云。
  林云顺着攻击一记铁山靠上去,小光头被靠翻在地,林云被打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几人打着慢慢向兰克司和小妹靠近。
  这时卷毛顺手拿起一瓶酒砸晕了一个小弟后,眼神突然一亮。
  拿起了酒桌上的威士忌,“茶壶点火”。
  茶壶一听立刻拜托了对手,掏出了打火机扔给了卷毛,卷毛喝了一大口威士忌,打着了打火机,对着林云前方的大小光头就喷了过去。
  一阵蓝色火焰过后,出现了两个黝黑的光头,然后卷毛又帮其他人逼退了对手。
  “茶壶,后面交给你了”,说完把酒瓶和打火机一起交个了茶壶。
  “什么,又是我殿后”,还没抱怨完,人就又要围过来,没办法了茶壶,立刻给他们送上了火焰大餐了。
  卷毛正在把酒往桌子上倒,其他人立刻就明白了,一起上前帮忙。
  而兰克司在一旁和二楼的持枪抢匪对峙。
  林云一手劈开酒瓶,酒直接就淌了出来比卷毛他们可快多了。
  排气管看到他的动作,肉疼到:“饭桶你不疼吗”。
  林云含着泪说到:“废话,你说疼不疼”。
  小妹在一旁心疼的说到:“那就不要用手劈了,砸碎倒吧”。
  几人瞬间感觉自己像白痴一样,然后陈超的手下就遭遇了,地对地导弹的袭击,瞬间被砸的人仰马翻。
  然后林云点燃了桌子,兰克司立刻拉着茶壶跟着几人破窗而出。
  陈超眼睁睁的看着众人逃跑,被气的直跺脚。
  大光头看到众人逃跑,对着小弟们喊到:“快点追”。
  陈超气的直接把手里的雪茄直接扔了,大吼道:“追你妈,还不赶紧灭火”。
  大光头回答道:“是”,赶紧组织人开始灭火。
  当火灭了后,一楼已经被烧的焦黑,二楼也被熏黑了。
  林云扔酒的时候重点照顾了木质建筑和易燃物品,“哼哼,当我的伤是白挨的啊,先收点利息”。
  看着被烧的半毁的别墅,陈超心中怒火中烧,“全都给我去找五宝清洁公司的人,我要把他们碎尸万段”。
  “是”,周围的小弟们四散出去找人了。
  而另一边,当卷毛等七人逃出别墅后,打算开面包车逃离的时候,面包车前排突然冒了两个人出来。
  一人拿枪,一人拿刀,准备劫持排气管和林云,结果拿枪的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林云打断了手,枪也到了林云手上,还顺手给了拿刀的人一枪。
  当林云解决前排后,后排躲着的两人一个被茶壶给打趴了,另一个则被兰克司拿枪指着。
  兰克司打着哈欠的说到:“别乱动哦,要不然我不保证我的枪会不会走火哦”。
  排气管立刻启动了面包车,赶紧加速离开,在一个没人的路口,四个劫匪被扔下了车。
  林云感慨道:“你永远都不知道面包车可以塞下多少人”,
  “我原来以为这车很小的,结果现在发现他其实肚量很大啊”。
  排气黑着脸说到:“你还有心情感慨,看看后面吧”。
  林云连忙往后视镜看去,发现后面竟然跟了四辆车。
  不过看清衣服吼,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陈超,如果是他的话,我们麻烦可就大了”。
  凡士林看着后面来者不善的样子:“就算不是陈超,我们的麻烦也小不了”。
  当车靠近了一点后,茶壶放弃了希望:“麻烦了,是刚才埋伏我们的人”。
  卷毛这时说到:“排气管,在前面找个地方停下来吧,这车跑不过他们的”。
  “唉,好吧”,排气管在路边停下了车,尾随的人也跟着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