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十七章 习武学医

  林云在欢声笑语中吃完了早餐,然后就准备找茶壶学武。
  茶壶毫无生息的回到:“下次吧,今天没心情”,说完就接着喝粥了。
  没办法林云只好直接到孙氏医馆了,到了医馆发现门果然还没开,就绕着医馆跑两圈活动活动身体。
  跑完了过一会,小赵来了,并把医馆的门打开,“先进来吧,孙医生要过一会才会来”。
  说完之后,把扫把给了林云,自己则拿起了抹布,两人把医馆里的卫生打扫干净。
  之后小赵把一些常用药材炮制了一下,林云在旁边看着,“嗯嗯,完全看不懂”。
  “别着急,你以前学过中医没”。
  林云沉默了一会:“没有,最近才刚开始想学的”。
  小赵:“那你想学好可不容易啊,一点基础都没有,要花很长时间,还不如去学西医吧,专精容易很多”。
  林云想了想:“不行啊,中医万金油,无论什么病都能起到点作用,而西医是分专业的,不是自己学的完全没用啊”。
  “一个博而广,一个小而精,我其实根本就没有选择”。
  这时孙老头推门进来,“小滑头来了,来诊疗室咋们好好聊聊,小赵,如果有病人就直接让他进来”。
  林云跟着孙老头走进了诊疗室,坐在椅子上,孙老头对林云说,“臭小子,其实本来我是不想收你的,不过看在卷毛的面子上,还有你的一份孝心我才收了你”。
  “我靠,卷毛哥面子这么大啊”。
  “要不然,你以为我会收你啊,我这辈子都不打算收徒了,太麻烦了”。
  “所以呢,你自己看着学,能学多少是多少,我会的我都可以教你,但是下班之后就不要烦我了,我不想带个徒弟就像带个儿子一样,而且我也治不好癌症”。
  林云感到到很意外啊:“老头,你这么嚣张,你师傅知道吗”。
  孙老头气急败坏的说:“臭小子,你到底还要不要学,信不信我把你逐出师门啊”。
  “学,学,学”,林云赶紧回答到,心想“免费的不学白不学”。
  孙老头摸了摸胡子暗道“免费的劳力不要白不要,而且还不要工钱”。
  就这样林云在医馆呆了一天,一直看着孙老头帮人把脉,开药,针灸,推拿,顺便帮忙拿拿工具,消消毒。
  然后晚上走的时候,孙老头好心好意的问道:“今天感觉怎么样啊,有没有学到什么东西啊”。
  林云一脸得意的说到:“完全没有,不过我明天还来”,然后趾高气昂的大步离开了。
  孙老头摸摸了摸胡须:“还行吗,不是眼高手低的人”,“什么都不会,我敢让你碰病人吗”。
  林云走在回家的路上,没有什么气大仇深的,自已一个“文盲”,也憋不出来什么“诗词歌赋”来,乖乖的做好基础就行了。
  林云也没有期望自己成为什么扁鹊华佗什么的,能够把孙老头的一身知识学到手就不错了。
  晚上回家后,看着热闹的小妹家,感觉心里温馨了很多。
  晚上吃饭的时候,卷毛问到:“饭桶啊,今天学的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给我们看看病啊”。
  林云想了想:“二十年后,应该可以帮你们治治感冒咳嗽什么的”。
  兰克司一口饭喷在地上:“饭桶不亏是饭桶啊,卷毛的外号起的真的是太好了”。
  凡士林嘲讽的说到:“小妹怎么看上你这种家伙,简直就是个废物,真是哎”。
  排气管笑着说道:“治个感冒咳嗽要二十年,我只要两天就可以治好,去药店随便买点感冒药不就行了”。
  卷毛生气的说到:“是不是孙老头故意不教你,我去好好的教训教训他,枉费我当年替他主持公道”。
  林云摆了摆手:“不用了,我说的二十年只是个大概,我什么都不会,怎么帮帮人治病啊”。
  兰克司:“教你还真费劲啊,我还以为你原来是学医的啦”。
  “没有啊,以前我就是个电工而已”。
  排气管一脸同情的说到:“那你可就麻烦了,跨行是最难的,尤其是你还是个电工,跟医生完全不搭边啊”。
  小妹:“没事的,阿云你慢慢来,一定会学好的,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林云开心的说到:“谢谢你了,小妹”,有个背后支持自己的老婆真好啊。
  茶壶羡慕的看着,饭桶运气真好啊,眼睛一转然后说到“饭桶,明早我教你练武”。
  心中大笑到,看你学个医都要二十年,如果再学个武,加一起四十年,到时候看你拿什么娶小妹,卷毛不可能会同意小妹嫁给穷光蛋,我还是有机会的,哈哈哈。
  林云回到:“好啊”,反正早上也没什么事干,锻炼锻炼身体多好,而且又不要钱。
  晚上当卷毛看到小妹和林云走进一个房间的时候,直接从房间里拿出新买的大砍刀。
  使劲的敲着房门:“饭桶,你找死,给我滚出来”。
  “小妹,你要保护好自己,你们还没结婚,别那么容易让这个臭小子占了便宜”。
  这时房门打开了,里面扔了一张纸出来,然后门立即关上了。
  林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我们是合法夫妻,不存在什么占不占便宜的,你们也早点睡吧”。
  卷毛捡起地上的纸,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失神的走回了房间,嘴里念叨:“小妹嫁人了,小妹嫁人,我的妹妹嫁人了”。
  剩下四人捡起卷毛掉下来的纸一看,心碎了一地。
  凡士林惊讶的说:“我去,饭桶也太直接了,连结婚证书都办好了”。
  兰克司沮丧的说到:“直接点好,剩的我们再惦记”。
  茶壶一脸懵逼:“小妹同意的也快了吧”。
  排气管红着眼睛的看着房门:“茶壶,你明天是不是要交饭桶练武”。
  茶壶有气无力的回到:“没心情”。
  排气管:“那好,我明天替你教他,好好好的教他”,然后直接回了房间。
  兰克司和凡士林一听,然后对视一眼,看了看对方眼中地怒火:“好,我们明天也一起教他,保准他身坚体硬”。
  茶壶听出了其中的意思:“啊哦,我还有一套珍藏版铁布衫,明天好好的教教他”。
  四人回屋后,仔细的研究了一下,如何保证不死不残的情况下最大程度的让饭桶好好享受一下。
  第二天一早,看着坐在餐桌前失魂落魄的卷毛,小妹宽慰到:“哥,我迟早都是要嫁人的,别伤心了,再说了我们又不搬走”。
  卷毛看着小妹:“想不到啊,好不容易养大的妹妹就要嫁人了,不用担心我了,虽然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不过没想到来的这么早”。
  看着两兄妹淡着心,林云没有插嘴,只是在一旁安静的吃着早餐。
  排气管示意了茶壶一眼,茶壶立刻说到:“饭桶啊,我们不要在这里打扰卷毛他们兄妹谈心了,昨天我不是说要教你练武吗,走,我们现在出去吧”。
  林云喝完了粥说到:“我是没关系,不过我看你好像没怎么吃啊”。
  茶壶不在意的说到:“不要紧,教徒弟重要吗”。
  茶壶起身先出去了,林云紧跟其后,排气管凡士林兰克司跟着一起出去了。
  卷毛问道:“你们干什么,早饭还没吃完”。
  凡士林回到:“我们要先运动一下,等会再吃”。
  卷毛没有在意,继续和小妹聊着天。
  门外院子里,茶壶和林云面对着面,茶壶义正言辞的说到:“我们习武之人,要强身健体,锄强扶弱”。
  “那个师傅,你好像就是个小偷而已,锄什么强,扶哪个弱了”。
  茶壶生气的说到:“你听着就行了,还有我是飞贼,劫富济贫知道吗,再多嘴就把你逐出师门”。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你接着说”。
  茶壶懵了一下:“我刚才说到哪去了”。
  “说到锄强扶弱”。
  茶壶想了一下:“哦,对,说到锄强扶弱吗,就要使用武力,不过想要打人吗,就必须要先学会挨打”。
  林云奇怪的问道:“直接打趴敌人不就行了,有必要挨打吗”。
  茶壶气急败坏的说到:“你打别人一拳,别人一点事都没有,别人打你一拳,你就趴了,还打个毛啊”。
  林云想了想:“有道理哦”。
  茶壶赶紧说到:“别那么多废话,我现在教你铁布衫的运劲手法,然后你就站着别动就行了”。
  林云花了半个小时才能断断续续的运起一小部分劲,而一分心,就失败了。
  茶壶安慰道:“没事情,这很正常,而且你身体比较高更不容易控制,多练练就好了”。
  “不过,想要要练好铁布衫,就一定要做好承受痛苦的准备,你做好准备了吗?”。
  林云坚定的说到:“没问题”。
  茶壶拍了拍手说到:“因为木棍现在不好找,我跟你找了几个陪练,出来吧”。
  然后在偷听的三人走了出来,
  “好了,一个一个来,饭桶你运好劲,排气管你先来”。
  排气管围着林云摆出了蛇拳的架势,嘴里“嘶”“嘶”“嘶”不停,让后猛的出手,林云被击中后一个踉跄,“好疼啊”,然后全身运劲用以抵挡。
  过了几十圈,排气管有气无力的说到:“换人,我转晕了”。
  凡士林没好气到:“废物,打人把自己转晕了,谁让你没事转那没多圈的”。
  随后林云被凡士林用虎拳教做人。
  三分钟后,兰克司:“到我了,换人”。
  随后林云被重拳直击,过了五分钟,林云鼻青脸肿,满眼金星的出来家门。
  茶壶生气的说到:“大哥们,好歹给我留点地方,让我也出出气啊”。
  凡士林:“没事,明天你先来”。
  排气管:“对啊,反正你是他师傅”。
  兰克司:“真没想到,原来早上打人是这么的舒服啊”,“走回去吃饭去”。
  “好啊”。
  “走,就是头有点晕”。
  “快点,我早就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