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五十八章 找死的罗汉果

  从林云进来,就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小胖子开口说到:“我一直觉得,我姐只是想找个能照顾我的人而已,犀牛皮你别想的太多了,你已经是我姐姐找的第八个男朋友了,不要太骄傲了”。
  “啪”,“啪”,边打犀牛皮还边骂到:“要你管,你个小屁孩”。
  被劈头盖脸扇了一顿的罗汉果,哭着朝小妹跑了过来,伤心的喊到,“姐姐,抱抱”。
  “咚”,罗汉果“嗖”的一下,飞了回去,被鹧鸪菜和花旗参给接住了。
  鹧鸪菜感叹的说到:“你竟然敢在饭桶的面前,占小妹的便宜,你是不是嫌命长啊”。
  花旗参笑着说到:“你如果挂了,犀牛皮好不容易才找的女朋友可就要飞了,你还是离小妹远点的好”。
  罗汉果挣扎着起了身,抗议地说到:“没那么夸张吧,只是抱一下而已”。
  大生地惊恐的说到:“还抱一下而已,我抱都没抱,就被打的半死”。
  “被打也就算了,饭桶这个王八蛋,他还打着治伤的名义,对我进行了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我现在一想起来,腿都一直在抖”。
  罗汉果看着大生地的老寒腿,不信的说到:“真的假的,你别吓我”。
  犀牛皮推了罗汉果一把,鼓励到:“你去试试,说不定饭桶改姓子了”。
  罗汉果回头看了看众人,倔强的说到:“试就试,我才不相信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
  然后转身朝小妹慢慢的走了过去,身后还传来了四个人的鼓励声。
  犀牛皮祈祷的说到:“愿上帝会保佑你的”。
  大生地加油鼓劲到:“玉帝和佛祖会庇护你的,不用担心”。
  花旗参抹着眼泪说到:“我们会一直记住你的,明年的今天我们会祭奠你的,放心吧”。
  鹧鸪菜抱拳到:“珍重”。
  四人的话语,像重物一样,沉沉的压在了罗汉果的心头,导致他的步伐越来越慢。
  不过可惜的是,距离太短了,他已经离林云四米不到了。
  看着林云的身影越变越高的,罗汉果脸上吓出了冷汗,嘀咕到:“我是不是再找死啊,刚才怎么没有发现,他长得这么高啊”。
  犀牛皮看着罗汉果哆哆嗦嗦的背影,小声的说到:“我赌罗汉果最多能坚持三秒,就会被饭桶给一脚踢回来”。
  大生地不信的说到:“不可能,饭桶应该还不至于这么暴力,只要罗汉果的目标不是小妹,我赌他至少可以坚持三十秒”。
  鹧鸪菜看了看,正在和小妹开心聊着天的林云,说到:“我同意大生地的看法,饭桶现在的心情不错”。
  花旗参摇着手指说到:“No,No,No,我赌罗汉果立刻就会被踹回来”。
  犀牛皮总结到:“好,赌注成立,就赌饭桶一会烧的红烧排骨和椒麻鸡,除了赢得人其他三个不准吃”。
  “没问题”,“我同意”,“No,problem”。
  罗汉果蚁步前行的时候,听到了后面的话,心中生气的说到:“你们真是一点义气都不讲,竟然拿我的命来打赌”。
  罗汉果正想停下脚步返回的时候,就看到正在和小妹说话的林云,转过了头看着自己。
  罗汉果只好仰着头,苦笑的说到:“大大大大大哥,大大大大大嫂,上午好”。
  林云低头看了看才到胸口的罗汉果,冷冷的说到:“小胖子,你的头够铁啊,竟然还敢过来”。
  “咔咔咔”,林云的右脚和木地板接触部分传出了摩擦声,林云的右腿已经开始蓄力了,准备狠狠地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永远不要去撩结了婚的女人,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他丈夫的武力值有多高”。
  “跐溜”,罗汉果一溜烟的跑了回去,躲在了犀牛皮的身后,害怕的说到:“姐夫,你可是答应过我姐姐要照顾好我的”。
  犀牛皮假装想了想,然后笑着说到:“有吗,我怎么没记得我说过”。
  罗汉果慌张的大喊到:“有,绝对有,要不然我姐绝对不会找你这个老男人做男朋友的”。
  “你说什么”,犀牛皮怒火冲冲的把罗汉果给直接扔到了前面,对林云说到:“你随便打,打死了算我的”。
  林云笑着说到:“哦,真的吗,那我可以好好舒展舒展手脚了”。
  说着林云和犀牛皮四人把罗汉果给包围了起来,鹧鸪菜摩拳擦掌到:“这个机会很难得,大家不要留手哦”。
  罗汉果吓得嚎啕大哭了起来:“不要啊,我再也不占女孩子的便宜了,各位大哥放过我吧”。
  犀牛皮依旧怒气冲冲的说到:“是吗,不过为了好好的管教你一下,我觉得还是打一顿比较有效果”。
  大生地也点了点头:“我觉得犀牛皮说到很有道理,罗汉果这臭小子仗着自己有个姐姐,这几天太嚣张了,是该教训教训”。
  罗汉果被五个大汉给围着,吓得都快要尿裤子了。
  小妹实在看不下去:“好了,好了,别吓人了,阿云你还不快点去做饭,给大家赔礼道歉,要不然时间肯定不够了”。
  “哦,我知道了,车里还有点菜,你们去拿一下,还有厨房在哪”,说着林云就要去拎放在地上的大袋子。
  大生地回到:“厨房在另一边,我带你去”,接过了一个袋子,然后引着林云朝厨房走去了。
  犀牛皮对鹧鸪菜和花旗参说到:“走,我们去搬菜”。
  鹧鸪菜奇怪的问道:“不就一点菜吗,至于要这么多人去吗”。
  正要转身出发的花旗参说到:“你相信饭桶说的一点吗”。
  鹧鸪菜想了想,然后说到:“好吧,饭桶的量词单位好像就只有一种哦”。
  犀牛皮不耐烦的催到:“费那么多话干嘛,去就行了”。
  然后三人就离开去搬东西了。
  小妹朝罗汉果走了过来,笑着说到:“对不起哦,阿云自从我怀孕后就有点敏感了,你不要太在意,有没有没受伤吧啊。
  罗汉果揉了揉肚子,害羞的说到:“没什么事,真是对不起了,我不知道你已经怀孕了”。
  小妹笑了笑,然后小心的坐在沙发上,温柔地说到:“不要紧,车里有给你们特地带来的药酒,你去拿点搽搽,很有效的”。
  罗汉果开心的回到:“好的,我这就去”,然后跐溜消失了。
  小妹笑了笑,然后看了看周围的装饰。
  当犀牛皮等四人把菜都搬进厨房的时候,鹧鸪菜没好气的说到:“饭桶,你管这叫一点,我们四个人都拿不下”。
  花旗参非常的赞同的点了点头,“而且你送那么对药酒过来干嘛,我们又用不了那么多”。
  正在洗菜的林云,回头说到:“我最近新开了一家药酒厂,为了以后能实验厂里的药酒,所以这些都不用了,就送你们了,反正你们几个也经常受伤,早晚都用的上的”。
  大生地生气的说到:“你这说的叫什么话,我们像是经常惹事的人吗”。
  林云没好气的看着他问道:“难道不是吗?”。
  大生地生气的刚要反驳林云。
  “嘘”,犀牛皮嘘了一声,然后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