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四十二章 师徒相斗

  当林云把小妹送回家,随便配了五杯黑暗果汁,然后就朝医馆出发了。
  不过迎接他的是孙老头那张苍白的老脸。
  林云关心的问道:“师傅,你是不是着凉了,赶紧把我教会,早点回家休息吧”。
  孙老头生气的说到:“臭小子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不要在我这装糊涂,今天有你好看的”。
  林云茫然的望着孙老头:“师傅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
  “哼,跟我来,老夫今天要好好教你”。
  林云不屑的嘀咕到:“我会怕你”。
  傍晚的时候,林云揉着自己的手腕说到:
  “孙老头,我们打和吧,要不然最后的结果肯定是两败俱伤啊”。
  孙老头放下了水杯,声音沙哑的说到:“咳咳,小鬼你还太嫩了,明天如果有跟今天昨天一样的病例,你就要自己上手,所以你今天熬夜背书了”。
  林云高兴到:“你肯让我上手了,太好了,不过你不说要出师才能治人”。
  孙老头鄙视的说到:“当然是等我诊断好了之后,你再诊断,如果病因和药方和我开的不一样,哼哼”。
  转身从柜子抽出了一根早上特地新买教鞭,“俗话说的好,严师出高徒吗,以前不觉的怎么样,现在我感觉说的非常的有道理”。
  林云拿着增加了十几页的笔记,立刻转身离开了。
  “死老头,我们走着瞧”。
  看到林云离开,孙老头立刻喊到,“小赵今天你关门,我有事先走了”。
  然后急匆匆的回家了。
  当孙老头跑到家时,发现了一个头发已经快要顺起来的女人正在接着电话。
  电话那台传来了林云贱兮兮的声音,“师傅现在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师母你昨晚的教育好像一点用都没有啊”。
  “咔”,孙夫人使劲的挂上了电话,转头看向了孙老头。
  “哦哟,今天回来的挺早啊,是不是担心有人给我告密啊”。
  孙老头强挤出笑容:“老婆,你别听那个臭小子乱说,他说的都是假的”。
  “哦,是吗,那我怎么记得你前几天跟我说要再招一个新前台啊,小赵干的不是挺好的吗”。
  然后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朝孙老头走去,孙老头不断地后退,退到了墙角,无路可退。
  孙夫人双手叉腰的看着他,“想娶二房是吧,想找小年轻是吧,你试试”,说完把孙老头拖进房间。
  另一边,林云乐呵呵的关上了电话:“死老头子,还敢和我斗,自己找虐”。
  然后兴高采烈的去折磨五福星了。
  不过看着高兴喝着果汁,认真提意见的四人。
  心中很疑惑:“怎么回事,今天是吃激素还是捡钱了,这么开心,算了,管他们呐,只要对我有利就行了”。
  晚上,小妹坐在在书桌前,转身看着坐在旁边抓耳挠腮的林云。
  奇怪道:“你今天怎么在这背书啊”。
  林云认真的回到:“老头子明天让我自己去诊治病人,我正在背病例啊”。
  小妹鼓励到:“加油,我看好你哦”。
  林云挠了挠头:“不知道是不是练拳练傻了,我怎么感觉记性变得更差了”。
  小妹笑了笑:“还有这种事,我怎么不知道啊”。
  林云丧气到:“算了,我站会桩,静静心”。
  小妹把头转了回去,继续拿着公司的财务报表写写画画,随口说到:“小声点,别打扰我”。
  当林云心平气静后,返回椅子开始小声背书了,没过二十分钟就被小妹给赶了出来。
  “你太吵了,给我去其他地方背”。
  林云站在门口拿着笔记本,半天没回过神,生气的说到:“我都还没嫌弃你在旁边絮絮叨叨,你居然敢嫌弃我,这是我房间行吗”。
  只见里面幽幽的传来了一句:“我怀孕了”。
  然后林云直接走进了自己的藏宝室,开始背书,心中暗暗想到:“等孩子出来后,有你好看的,臭小妹”。
  没过一会,林云就感觉记了不少下来,看了看旁边的弓箭,钢枪,“看来我果然更适合金戈铁马啊”。
  然后没再想什么,继续背书了。
  到了晚上十点半的时候,林云起身回到了房间,“小妹睡觉了”。
  小妹茫然的抬头:“到点了吗?”。
  看了看钟,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
  林云奇怪到:“以前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这么爱学习啊”。
  小妹奇怪到:“没有啊,我也就是个学渣罢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考不上大学了”。
  “那你现在怎么这么入迷啊”。
  小妹亮着$眼:“因为那是我的钱啊”。
  林云轻轻敲了一下小妹的头:“睡觉了,小财迷”。
  小妹掰开了林云的竖手,“要你管”。
  说完脱了外套就上了床,张开了双手,“还不快点”。
  林云也上了床,抱住了小妹,然后俩人熄灯睡觉了。
  第二天,林云带着满脑的疑惑离开了家门。
  “难道他们良心发现了,所以特意给我喂招”,然后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
  “管他呢,刚好可以把我自己的近身防御招给开发出来,我可是要成为一代宗师的男人”。
  “哇哈哈哈”,一边笑着一边仰着头朝医馆进发。
  然后就被鬼一样的孙老头给吓倒了。
  林云直截了当的说到:“你的死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不要找我阿”。
  “你个臭小子昨晚是不是跑回去的”,孙老头阴沉的说到。
  林云拍拍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仰着头说到:“那当然,我还就不信你这种老胳膊残腿,能跑的比我快,认输了吧”。
  孙老头竖起了大拇指:“你有种,咋们走着瞧”。
  带着林云走到了诊室,林云看了看问道:“怎么多了张桌子”。
  孙老头坐到自己原来的椅子上,抽出了教鞭,说到:“那是你的,一会病人来了我们一起看,如果最后的诊断和药方不一样,你知道后果的”。
  说着就抽了林云一鞭,林云责问到:“你干嘛现在就打我,我都还没开药方啊”。
  孙老头喝了口水说到:“先让你体会一下感觉”。
  这时有个病人走了进来,看到里面的情形问道:“老孙你搞什么啊,不会是这个毛头小子给我看病吧”。
  林云的脸瞬间就黑了,心想“现在的糟老头子们嘴都毒的狠”。
  孙老头回到:“安心吧,只是让他上上手,了解了解,不会让他给你治疗了”。
  糟老头子松了一口气:“那还好,我还以为老孙你现在草菅人命哪”。
  孙老头招了招手:“过来,我看看你的病情有没有好转啊”。
  然后把了把脉,过了一会,移开了手,对林云示了个意。
  林云屁颠屁颠的跑去把脉了,过了一会松开了手,然后又拿听诊器去听,结果直接被孙老头给抢走了,“一点都不知道尊师重道,师傅要先来知道吗”。
  林云吐了吐舌头,表示抗议,孙老头很快就听完了,林云还没听一会就被孙老头给踢开了。
  “快去开药方,把他冻着病情加重怎么办啊”。
  林云屁颠屁颠跑去翻书开药了。
  孙老头气的胡子都掐断了,赶紧开好药方,让老头子去抓药了。
  糟老头子临走的时候,孙老头叮嘱到:“别再随便停药了,再这样下去,你活不了多长了,知道吗”。
  糟老头子说到:“到时候再说吧,我死了也省的给我儿子添麻烦了,你的药虽然算我很便宜了,但我还是付不起啊,哎”。
  “哎,你好自为之吧”,孙老头叹了一口气。
  然后转身,抽出教鞭对林云喊到:“臭小子,快把药方拿过来”。
  林云屁颠屁颠的递上了药方,孙老头看了看药方,然后看了看林云,问道:“你看出来他的什么病吗”。
  林云站着骄傲的说到:“没有”。
  “啪”,一鞭子抽在了身上。
  孙老头气愤的说到:“你都不知道是什么病,还乱开什么药方,人家得的哮喘,你给开食补的方子有什么用”。
  林云不服气到:“多吃点,身体免疫力就上升了,病自然而然就好了,我的药方是通用的,没有什么不能治的病”。
  回应他的是“啪”,又一鞭子。
  “没错,但也什么病都治不好”。
  林云表示:“我们要相信自己的免疫系统,他们是很强大的”。
  孙老头把自己开的药方扔给了他,林云拿着药方看了半天。
  “太丑了,你就不能写的好看一点”。
  回应他的是一鞭子,“不要在废话了,对着医书给我好好背,里面的剂量有点不同,我等会给你说一下”。
  林云抱着医书背了起来,就这样子,林云在看病,被打,背书三者循环中过了一天。
  傍晚的时候,孙老头根据今天的病人为他讲解,药材的使用,哪些原因要加大剂量,哪些是要减少剂量的。
  快要下班的时候,孙老头奇怪的问道:“都打了你一天,我的手都打疼了,你怎么一点事都没有”。
  林云奇怪的看着他:“我没告诉你吗,我铁布衫大成了”。
  “噗”,孙老头擦了擦,“那凶残的功夫你给练成了”。
  林云秀了秀胳膊的肌肉,“当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