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二十二章 恶作剧

  隔天周一,大家都在家休息,周一一般都是员工正常上班的日子,所以一般都不会在周一找人做清洁。
  而林云发现周日家里没人后,就把休息日改到了周一,“誓死也要用狗粮撑死你们”,看着怒目而视的众人,林云表示,“我只是为了陪小妹,不是为了气你们,你们不用管我们,继续继续”。
  没有理会林云的恶趣味,小妹开始打扫卫生,看着周围没人理睬自己,“没人带我玩,我自己玩”,说着林云走出来屋。
  站在院子里,慢慢打起来三体式,三体式是所有拳法的基本功,也是最普遍的桩功,但是林云最重视的就是三体式,因为他可以帮助林云静心,平复心情。
  静下心之后,林云开始了俯卧撑,仰卧起坐,深蹲,扎马步等各种折腾,以保证身体各部分得到充分的锻炼。
  听到外面的声音,兰克司说:“饭桶又开始了,他也不嫌累”。
  卷毛无奈的说:“谁知道他怎么那么喜欢武功啊,喊他出去做清洁也不去,就喜欢在家里穷折腾”。
  凡士林嘲讽的说:“你怎么把小妹嫁给这种人,未来小妹一定会过苦日子的,还不如嫁给我”。
  卷毛蔑视的看他一眼,然后抬起了头:“哼,嫁给你,我宁愿她嫁给狗”。
  凡士林生气的起身:“卷毛,你”。
  茶壶赶紧拉住了凡士林:“别说了,再说饭桶其实也不错,而且练武也没什么不好的”。
  凡士林气愤的说到:“练武有什么好,这年头有钱才是最重要的”。
  兰克司冷冷的说了一句:“那也比你被他揍一顿好吧,才教他第二次就被饭桶狠狠地扁了一顿,而且还鼻青脸肿可怜巴巴的让凶手给你治伤”。
  凡士林生气的指着兰克司:“你,这件事我们说好不提的,而且又不是我一个人,排气管不也是被揍了,而且你也只是险胜而已,下次挨揍的就是你了”。
  兰克司不屑的笑了笑了笑:“我在教完之后,就已经让他出师了,呵呵哈哈哈”。想着让饭桶出师时,饭桶的愕然
  “而且你就是白痴,饭桶可是找了个正宗学形意拳的,你这个就会一两招的跑过去跟他比形意拳,找死”。
  凡士林直接冲向了兰克司,俩人打在一起,然后凡士林被干翻在地。
  茶壶安慰道:“别太伤心了,凡士林,又不是就你一个”。
  凡士林爬起来后坐在沙发上:“排气管怎么到现在没看人,我要让他过来分担我的痛苦”。
  这是门打开,排气管走了出来,径直的挡在电视机前面,笑着脸看着众人。
  几人看了一眼,“这神经病又在干嘛,找死啊”。
  这时兰克司喊到:“一二,三”,然后就要扔出手里的罐装啤酒。
  排气管吓得连忙躲到了旁边。
  兰克司生气的说到:“下次喊到二我就扔了”。
  排气管懊恼的回到了房间:“不应该啊,难道我口诀读错了”,接着打开了书隐形术入门。
  这凡士林兰克司茶壶卷毛四人悄悄靠近了房间,兰克司打开了房门,看到了正在看书的排气管。
  连忙拉着众人走开,然后笑着说道:“排气管在学隐形术,我们整整他,让他光着屁股到处游荡,想想那场面”。
  “哈哈哈”众人笑出了声来。
  这时打扫好卫生,准备洗澡的小妹听得了他们的笑声,走了过来:“怎么了,有什么好笑的”。
  茶壶小声的对小妹说:“排气管在学隐形术,我们要好好的整蛊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拆穿”。
  小妹笑着点了点头:“好啊,这事蛮好玩的,我也加入”,说完就上了楼梯。
  凡士林和兰克司看着清爽的小妹,眼睛就一直没离开过,“饭桶这王八羔子下手怎么就这么快呢”。
  卷毛看着色眯眯的俩人生气的说到:“看什么啊,都嫁过人了还看,坐那边去,看球”。
  看着小妹消失的身影,俩人只好回到了电视前。
  小妹刚走进浴室,“万一排气管跑进来了,就不好了,我要做做准备”。
  楼下卷毛示意了一下兰克司。
  兰克司大声说到:“隐什么形啊,就算隐了形,穿上衣服也让我们看到了”。
  排气管一听心想没错:“我刚才一定是因为衣服没脱才导致被他们看到的”,然后迅速脱得一尘不染,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当看到光着屁股的排气管几人强忍住笑意,假装没看见挡在电视机前的排气管。
  兰克司凡士林:“射啊,射啊”。
  茶壶生气到:“真笨啊”。
  兰克司:“龙门被封死了”
  凡士林:“笨啊,用脚削球啊”。
  卷毛反驳到:“你以为每个人都是比利啊”。
  凡士林感叹到:“那倒也是”。
  排气管奇怪的看了看后面的电视,“难道我真的隐形了”。
  当插播广告时候,茶壶问了一句“这事什么广告”。
  兰克司飞快的回到:“浪琴手表啊,你没见过”,这种表我都不知道骗了多少个了。
  兰克司:“这小子很像辛康纳利,脑袋也是光的”。
  排气管终于确定了自己隐了形,就走到了茶壶面前,茶壶装作没看见:“这七号好像跑不动是的,八号可就不同了,这脚步快的”。
  然后换了个目标,排气管跑到了卷毛面前,卷毛也装作没看见在哪瞎扯,其他人都帮忙策应。
  排气管看了看坐在一起凡士林和卷毛,对着卷毛狠狠吹了一口气。
  卷毛假装生气的对着凡士林说:“你搞什么鬼啊”。
  凡士林无辜的说到:“我才没那么无聊啊”。
  排气管捂着嘴不让自己笑出声来,接着又准备狠狠地给了卷毛一巴掌。
  卷毛看到了心想“不要太用力啊”。
  其他三人都表示狠狠地打。
  “啪”的一声,卷毛生气的回头对着凡士林,“你干嘛这么大力打我”。
  凡士林憋着笑声:“神经病,你问问人家是不是我打的”。
  兰克司回到:“喂喂喂,要打都出去和饭桶打,不要在这打扰我们看足球”。
  卷毛生气的说:“再打我就和你翻脸”。
  看着排气管又要挥动的手。
  “好吧,我怕你了,我坐到那边去”说着赶紧起了身。
  排气管立刻跑到了卷毛要坐椅子后面,卷毛拿着啤酒背对着排气管。
  心中苦涩的说到:“这下子自讨苦吃了,没办法为了能继续看戏,摔就摔吧”,然后一屁股摔到在地。
  凡士林心灾乐祸到:“这下不怪我了吧,我们离等我那么远”。
  卷毛生气的紧紧抓住椅子说到:“你们这些混蛋都玩弄我”,说完了赶紧坐上去,“我可不想再摔一次”。
  排气管发现自己能隐形后,开心的跳起了舞,跳着跳着,想到“一会可以好好的收拾收拾饭桶,竟然敢打我”,突然想到了还有一个美女在,就赶紧跑上了楼。
  发现小妹正准备洗澡,就赶紧坐在了马桶上,看着眼前穿着浴袍的小妹,刚伸出去的手就缩了回来“还是让她自己脱就好了”。
  小妹看着眼前的老男人:“哼哼,等着吧”,然后一个转身直接把脱了的浴袍盖住了排气管。
  然后直接躺进了浴缸,看着焦急的排气管,“哼哼,老娘可是做了不少的准备啊”。
  排气管刚准备伸出魔爪:“我这样做肯定会被饭桶给打死的,对了”,然后排气管就使劲的吹着漂浮在浴缸上的大量泡沫。
  然后小妹心中带着笑意的伸直了腿。
  排气管心情瞬间低落了下来,“咦,对了”。
  然后立刻打开放水的开关,小妹装模作样的看了看,然后带着笑意起身关上了开关。
  排气管瞬间变的低头丧气,“你怎么洗个澡还穿个泳衣啊”,心情低沉的出了浴室。
  楼下,兰克司嘲笑到:“假如他跑出去就笑话了”。
  凡士林:“不稀奇啊”。
  茶壶“嘘”了一声:“小心点,别被他听见了”。
  卷毛不在意的说:“嘘什么,他在楼上去”,“啊小妹”。
  几人赶紧准备上楼,刚好排气管下来了,于是众人赶紧回位子坐好。
  排气管高高兴兴的继续跳着自己的**,这是“叮咚”“叮咚”的的声音传来。
  兰克司起身去开了门,邮差看着没有动作的众人说:“喂,收信啊”。
  看着没有什么反应的众人,一个回头,发现旁边站着一个裸男,
  直盯盯的上下扫视,没好气的对排气管说:“喂,老兄,你收吧”
  排气管奇怪的说到:“咦,你看得见我”。
  邮差没好气的说:“我真不想看你,但是我的眼睛太不争气”。
  排气管惊讶的说到:“不会吧,老兄,我是隐形的”。
  邮差好笑的说到:“隐形,我还想啦,快点吧老弟,我还想早点回去洗洗眼睛,生针眼可不好受”,说完赶紧把信塞给了排气管,然后赶紧逃离了。
  客厅四人传来了哄堂大笑,飞回来了z'0房里。
  听着众人的笑声,小妹刚好从楼上下来,
  而林云则刚好从外面进来,刚刚打形意拳打的太专心了,邮差喊他,他都没回。
  小妹问道:“哎,你们笑什么”。
  兰克司笑着说道:“排气管以为自己隐了形,我们大家看不见他”。
  “有什么嘛好笑的,我刚才洗澡的时候他突然跑进来了,我也就当没看见了”,心里得意的说道“哼哼,看你们这下还笑不笑的出来”。
  众人瞬间脸色都沉了下来,林云的脸已经发黑了。
  这时穿好衣服的排气管拿着信走了出来。
  小妹好笑的问道:“我的身材怎么样啊”。
  排气管时间脸色变得通红,众人手里的啤酒罐瞬间都飞了出去,而林云则抄起板凳就要砸翻排气管。
  小妹赶紧抓住了他,小声说到“开玩笑的,我里面穿着泳衣呐”。
  林云生气的拉着小妹上了楼:“哪也不行,你怎么能这么不守妇道,你难道不知道男不能露脐,女不能露皮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你离婚啊”。
  小妹跳了起来一个巴掌拍在林云的头顶上,林云生气的说到:“你不知道男人的头是摸不得的吗”。
  小妹打了个哈欠说到:“有什么企图,说吧”。
  “那个那个,我们还没试过鸳鸯戏水要不今晚试试”。
  小妹用手指点了点林云的胸口:“花招不少啊,不过你还要不要好好练武了”。
  林云拍着胸口保证到:“没问题,我抗的住”。
  “我没意见”,然后趾高气扬的走了。
  “哼哼,太长时间没用了,我都忘了我是花一样的美男子了”。
  晚上林云多做了三四样菜,然后一人扫了个精光,他作弊了,稍微使用了一点吞噬能力,加强了自己的消化功能,身体各部分还是能适应的,而且吃完之后林云还站了一个小时的桩,。
  不过可怜的排气管成了林云一个星期的陪练和医术实验对象,就是打伤然后再治,医药费自理。
  搞得排气管现在看到小妹,身体都直打哆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