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镇尸

  夜晚,陈村乱葬岗,孔平和小明找了一大圈,终于看到了一个前方不远处,有一个竖起来了棺材。
  孔平看了一眼天空的满月,转头严肃的对小明说道:“你就别去啦,我去就行了,今天这具尸问题有点大”。
  小明给了孔明一把桃木剑,奇怪的问道:“老爸,这个西双版纳铜甲尸有什么问题啊?”。
  孔平停了下来解释道:“这个铜甲尸本是元朝的一位大将军的尸首,不知怎么落到了苗疆术士手里,被炼化为蛊尸,蛊尸练成功后,直接就把那个苗疆术士给杀了,在南疆大肆屠戮,血流成河,僵尸吸血越多当然就越厉害了,直接进化成了铜甲尸,把苗疆的守护者毒皇洞的老祖给直接逼出来了,直接就给镇压住了”。
  小明奇怪的说道:“被镇压了,怎么会跑到这里来啊”。
  孔平没好气的说道:“当然是有人搞鬼了,王道人好好的会找我捉尸,你以为他闲着没事干,而且陈村明明就离我的地盘比较近,他怎么可能比会我知道的要早啊,你个笨蛋”。
  小明摸着头说道:“这么多的阴谋啊,老爸不如我们直接派人去通知毒皇洞吧,让他们派人来抓不就行了”。
  “啪”的一声,孔平扇了小明一巴掌,“你个蠢货,地方那么远,人来了黄花菜都凉了,而且你老爹我的面子不要了,我可是有着北平的称号,北边可都是我罩着的,南边那是第一茅的势力范围,等我抓住这只尸之后,我直接找人去找毒皇洞去要宝贝,知道吗”。
  “哦”,小明揉揉头。
  解释完后,孔平拿着桃木剑就往竖直的棺材走了过去,小明一看,二话不说就拿起一把小桃木剑追了过去。
  孔平看着棺材周围的狼狈模样,心里嘀咕道:“妈的,看来已经醒了,第一茅算你狠”。
  二话不说,扒开棺材盖,就一剑刺了进去,“啪嚓”,桃木剑直接击中了棺材底,断成了两节。
  而此时,僵尸直接从棺材后冲了过来,孔平二话不说就来了个猪拱地,躲了过去,然后从小明手里直接抢过来桃木剑,一剑刺进了僵尸的心脏里。
  “嗷呜”,僵尸惨叫了一声直接朝孔平杀了过来,两人二话不说拔腿就往法器盒那边跑。
  结果快要跑到的时候,小明立刻掉了个方向把僵尸个引开了。
  孔平拿起弓箭就要射僵尸,结果小明跑了跑去的完全无法瞄准,没办法,孔平大喊道:“小明,往我这边跑,快点啊”。
  “好的,老爸”,小明直接上演了生死时速,两个腿不断的加速,生怕被后面的僵尸给追上啊。
  孔平冒着冷汗拉着弓箭,喊道:“蹲下”。
  小明一天马上一蹲,然后坑儿子的事情发生了,孔平直接把弓给拉坏了,孔平生气的骂道:“你个臭小子都不知道保养一下”。
  “啊~,老爹别管那个了,快救命啊”,原来小明蹲下了没有一会就被僵尸个抓住了,然后被左摔右掼了,惨叫连连了起来。
  孔平急慌慌的跑了上去,和僵尸抢起了儿子,还好小明是亲生的,老爸还算靠点谱,被抢了回来,孔平一边缠着僵尸,匆忙的说道:“去把长竹竿拿过来,快点”。
  说着就往僵尸的周身大穴上贴着镇邪符,在左摇右摆中,僵尸身上布满了符咒,不过对僵尸的影响并不是很大,僵尸只不过是动作迟缓了一点。
  “啊~”,小明找到了长竹竿,冲了过来,僵尸二话不说就把目标转向大呼小叫的小明,孔平抓住了机会一脚踹到了僵尸。
  然后急忙的接过了竹竿,教训小明到:“下次不要大喊大叫的,你怎么知道他听不停的见,找死啊你”。
  看到僵尸跳了起来,孔平二话不说,拿起竹竿就往僵尸的脖子上捅,一直把僵尸给顶到了书上,看着在压在树上手舞足蹈的僵尸,孔平借助灌注在竹子上的法力,在地上花了个圈,然后借助自身的阳气,将圈点燃了起来。
  “啊~”,僵尸不断的挣扎,孔平支持不住只好慢慢的把僵尸往下从树干顶到了树根。
  然后借助竹子将自身的阳气打进了僵尸的喉咙里,“啊~”,僵尸惨叫一声,一口尸气被打了出来。
  “刺啦”一声,孔平将竹子分了两半,将僵尸给固定在了树上,然后铜钱剑穿喉,最后把自己的一身阳气灌进了头顶的太极中,再将太极给打在了僵尸的脑门上,瞬间惨叫的僵尸变得安静了下来。
  “搞定”,孔平喘着气擦了擦头上的汗水。
  这时,躲在一边的小明跑了过来问道:“老爸,是不是烧了?”。
  孔平没好气的骂道:“烧,这可是唯一的一只蛊尸,烧个屁啊,带回去研究,还不去搬走”。
  “哦”,小明只好去搬僵尸,不过还没等走近,僵尸突然尸性大发了,直接掰断了固定自身的竹竿,然后把插在自己喉咙上的铜钱剑个掰断了,头顶的阳太极和身上的镇邪符都被扣掉了,然后朝惊呆了的两人杀了过去。
  两人终于回过神来了,立刻把腿就朝法器盒子跑了出去,孔平立马拿起了当做盒盖的两个八卦镜,对准僵尸照了过去,结果还没撑两秒就被僵尸给砸碎了,孔平和小明立马就跑了。
  “嗷~”,僵尸拼命地破坏着法器箱,小明边跑边问道:“老爸怎么办啊”。
  “我哪知道,谁知道这么多招式对他都没用啊”,孔平奇迹败坏的说道。
  “我天啊,他是怎么从南疆跑到这里来的啊”,小明抱怨道。
  没想道,孔平却眼前一亮说道:“往棺材那边跑,棺材上肯定有什么压制他的,快”。
  结果还没到棺材哪里,僵尸就追了上来,还送了两人一程,直接把两人给拍到了棺材上面,砸碎了棺材,两人揉了揉屁股,还没等回过神来,僵尸就从天而降。
  不过僵尸一没注意,就被棺材钉给扎了个脚心凉心飞扬。
  僵尸惨叫连连,却始终没办法移动左脚了,被吓了一跳的孔平二人回过了神来,捡起了棺材钉就往僵尸的周身大穴和关节上扎。
  当孔平将棺材钉打进僵尸的天灵盖后,僵尸终于安静了下来。
  小明好奇的问道:“老爸,为什么棺材钉可以制僵尸啊”。
  孔平拿了根棺材钉仔细看了看,闻了闻,解释道:“这是毒皇洞毒皇的血染成棺材钉,怪不得能克制住这个僵尸”。
  “毒皇是什么东西啊”。
  孔平解释道:“毒皇就是大公鸡,吃五毒长大的大公鸡,一身的毒血最后经过秘法全部化为阳血,是最厉害的驱邪圣物,这只鸡最少也有五十年的寿命了”。
  “我靠,老爸你这也知道,怎么办到的”。
  “闻出来的呗”。
  小明也问了一下,结果一股骚气冲鼻,瞬间就把棺材钉给扔了,“好臭啊”。
  孔平回头一看,骂道:“臭小子,这都是宝贝,一会都给我带回去”。
  小明哭着脸说道:“是”。
  半夜两人把僵尸先送了回去,孔平直接摆了个八卦镇魔大阵把僵尸个镇在了中间,上下两个巨大太极八卦,僵尸被鸡血绳给牢牢缠住,周围被八个轩辕镜给映照尸身,五豆布满了整个八卦,僵尸的前后都被杉木给死死顶住。
  小明看着这么大的阵势,好奇的问道:“老爸僵尸不是被镇住了,你这顶心顶肺杉木有用吗”。
  孔平没好气的说道:“棺材钉鸡血绳只能制住他一时,没有这个八卦大阵,他随时有可能尸性大发的”。
  诸葛孔平还没说完,一坨鸟屎从天而降,小明一看就叫到:“老爸,不祥之照,要不要烧了”。
  孔平不在意的说道:“没错,拉的这么稀,这只鸟命不久矣了”,说完就不在意的走了。
  小明看着阴森森的僵尸也赶紧走了。
  午夜,僵尸嘴角流出了一丝尸气,结果直接被轩辕剑给烧了,僵尸立刻就收拢了全身的尸气陷入了沉睡之中,没有再挣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