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三十一章 乱斗

  当陈超的两个保镖,卷毛男和持枪男身手敏捷的跳上了茶壶所在的平台时。
  茶壶刚好追着对手,顺着就跳了下去,留下了刚刚才跳上去的俩人。
  俩人对视了一眼,尴尬的朝陈超笑了笑。
  看俩人的表现,“唉”,陈超失望的摇了摇头,心中想到:“真是两个废物啊”。
  看到陈超的神情,俩人对视一眼“为了不被炒鱿鱼,拼了”。
  “呃啊”,大喊一声俩人直接跳了下去朝茶壶冲了过去。
  此时,茶壶正在和大光头交手,那个把林云打的吐血的大光头明显不是茶壶的对手。
  不但招式被茶壶看透,而且还被茶壶一拳打的撞到了后面的成排塑料桶上。
  而这时持枪男和卷毛男俩人刚好到,打断了茶壶的乘胜追击。
  持枪男一个狠踢被茶壶用脚给挡了下来,而卷毛男的一记推掌被茶壶给打了下去,然后茶壶一个闪避,躲过了俩人打过来的拳头。
  不过回旋余地也没有多少了,几个来回下来,茶壶一个招架不住,被持枪男狠狠地一脚踢中了肚子。
  当茶壶痛的身体弯曲时,卷毛男狠狠的抱拳砸向了茶壶的后背,茶壶立刻疼的直起了身子,被持枪男一脚给踢翻在地。
  茶壶在地上疼的滚了几圈,这时大光头也来痛打落水狗,一把抓住了茶壶的领口准备来个过肩摔。
  不过茶壶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意图,一瞬间就用从兰克司那里学到的关节技锁住了大光头。
  可惜的是大光头他不是一个人,伴随着一阵风声,一记高踢直中茶壶的脸,茶壶瞬间就泄了力气,大光头抓住了这个机会,一个狠狠地背摔把茶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几人又接着了抓住了茶壶,一记猛踢把茶壶踢的往后退了两米,跪在地上都站不起来了。
  “呼呼”,茶壶大口喘着粗气,捂着剧痛的肚子,心中想到:“排气和凡士林怎么还不出来,我都快要被打死了”。
  而持枪男和卷毛男回头看了看陈超。
  “嗯,good”,陈超满意的点了点头。
  俩人立刻兴高采烈的回了头,舒张了一下筋骨,心想“升职加薪就在今天了”。
  三人刚准备再次动手的时候。
  小光头满头是水的出现在大光头的旁边。
  大光头生气的问到:“你刚才到哪去了,怎么满头大汗啊”。
  小光头拿下帽子,用手擦了擦头上的水,随便回到:“我到处找你们啊”,心中却想到:“难道告诉你,我感觉垃圾太臭了,跑去洗了个澡,老大知道了一定会立刻宰了我”。
  随后四人一起迈步向茶壶慢慢的走了过去。
  茶壶坚定的:“求人不如求己,拼了”。
  猛的一个回旋踢,踢倒了持枪男,一个野猪冲撞,撞退了卷毛男,再借助为了悬在半空的麻袋砸退了大小光头。
  然后和离得最近的卷毛男交了几招,最后一拳击退了他,然后和持枪男搏斗,结果明显不是对手,被一拳打中了胸口,立刻退了好几步。
  看着围过来的四人,茶壶立刻用杂物挡住他们的道路,然后开始逃窜,心想:“我就是不给你们四个人联手的机会”。
  这时凡士林和排气管伸出头看了看情形。
  而被茶壶打倒后,装模作样躺了一会的陈超小弟,摸了摸头,然后就发现蹲在夹缝里的排气管。
  大喊到:“快来人,这里还有一个”。
  排气管一看到人,立刻跑了出去,找到了正在观战的凡士林,凡士林察觉到后面有人差点给了一箱子。
  排气管指了指背后:“后面”。
  还没说完就被凡士林制止了“嘘”,然后指了指前面说到:“好紧张啊”。
  排气管小声的回到:“我也是”。
  凡士林不在乎的回到:“没事了”。
  排气管奇怪到:“没事的话,我来找你干嘛”。
  凡士林慢慢的转身,看了看后面满满的黑衣人。
  小弟们表示:“我们谁敢和四大金刚抢功劳啊,不过还有剩下的汤汤水水我们可以分分”。
  凡士林对着排气管呵斥到:“你这个人正是胆小如鼠”。
  话音刚落,就拿着钱箱往前面的黑衣小弟砸了过去,排气管则乘机往前撞了过去。
  趁着混乱,排气管想跑去二楼,结果没走几步就被两个人抓着了脚,从楼梯给拖了下来。
  凡士林这时冲了过来,一脚踹倒一人,排气管则趁机蹬到了另一个人。
  排气管赶紧跑上了二楼,而凡士林却被人给拽住了,然后被围上来的人给狠狠地暴捶。
  凡士林义气的说到:“不要管我快走”。
  排气管站在楼梯口,想了想:“还是我害的凡士林暴露了,不能就这么丢下他”。
  然后纵身一跃,把抓住凡士林的一群人给全压倒了,凡士林赶紧起身打倒了抓住他的人。
  俩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梯,顺便去把原来打算上楼抓排气管的俩人给打倒了。
  可惜的是,凡士林和排气管俩人的攻击力都太低了,而且跑的也太慢了,很多回过神的陈超小弟已经追了上来。
  排气管被三个人给抓住了,不过排气管“啪啪”给了左右两人各一个巴掌,又是一招金蝉脱壳,加上一个头顶碎桃成功逃了出来。
  而另一边的凡士林在先是用箱子打倒一个,被人扑倒后,一个回蹬又踢到了一个,刚准备往前跑的时候就又被一个人给挡住了。
  凡士林一个虎扑准备让对方知难而退,没想到对方直接摆出了龙探爪。
  凡士林:“行家啊”。
  一记蛇拳使出,对方一顿“哼哼哈嘿”,摆出了螳螂拳的架势。
  凡士林喃喃道:“没法子了,只能大鹏展翅了”。
  不过凡士林忘了一件事,这次他们少了很多人,没人保护他背后了,后面这时来了一个小弟偷偷摸摸的靠近凡士林。
  一个扫荡腿,把凡士林给扫到在地,瞬间就有好几个人都扑了上去。
  一顿拳打脚踢之后,几个小弟掏出了肉钩,架在凡士林的脖子和两只胳膊上。
  另一边排气管也是同样的待遇。
  而楼下茶壶再次被持枪男给狠狠地踢趴了,当茶壶双手无力四处乱抓的时候,突然好像摸到了什么。
  随后棍出如龙,直戳持枪男的肚子,当持枪男再次冲上来事,一个竖劈直接给打翻了。
  而大光头和卷毛男冲上来时没几下就被扫翻在地。
  当小光头直冲过来时,茶壶先是点在他的肚子上,然后撩起了他的帽子,最后狠狠地劈在了他的光头上。
  茶壶把自己的棍法使得那叫一个炉火纯青啊,“劈,点,戳,挑,扫”,简单却招招致命。
  就连持枪男拿出手枪,也被茶壶给直接挑掉,顺便还赏了一棍。
  看着被打趴的四人,茶壶高傲到:“嗯哼”。
  结果一看楼梯,就立刻把木棍给扔了。
  只见凡士林和排气管俩人被肉钩架着一动都不敢动。
  卷毛男从地上爬起来时还狠狠给了茶壶一拳。
  然后三人被押到了陈超面前。
  陈超开心的说到:“去把箱子拿过来”,然后笑着对着持枪男说到:“你现在可以去杀了他们了”。
  当持枪男举枪准备干掉排气管时,陈超突然喊到:“慢着”。
  枪口一偏,陈超的小弟倒了一个,不过还没有死,只是受伤了而已。
  排气管庆幸到:“还好”。
  陈超拿着一块电版生气的问到:“还有两块呐?”。
  凡士林编到:“我们拿去卖人寿保险了”。
  陈超怒到:“你说什么”。
  凡士林赶紧换了一个:“我们交给我们大哥了”。
  陈超问道:“大哥,谁是你们大哥”。
  排气管明白了凡士林的打算,配合到:“凡士林,别告诉他”。
  陈超怒到:“说,不说我就我杀了你们”。
  茶壶也明白了过来,“能杀你还能不下手,我们大哥马上就过来了”。
  排气管假装生气到:“茶壶你”。
  茶壶不在意等我说到:“排气管,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大哥有义气的话,就应该和我们一起共患难,没义气的话,就让他自投罗网,一样和我们共患难”。
  凡士林也加入了:“如果他知道我们有难,说不定早就临阵脱逃了”。
  排气管蓦然的说到:“是啊,这年头做大哥是都这样”。
  “好啊,我就在这等他”,陈超回到,“我到想看看到底是谁在和我捣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