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二十七章 宴会斗 一

  当陈管家走后,小妹走进了大厅,看着到处都是绅士贵妇的场面时,惊讶的叫出了声来:“哇”。
  林云也没有看过这场面,对于宅男来说,参加party简直是天方夜谈,看着这么多各色的糕点,也张大了嘴巴。
  周围的其他人看到他们俩的行为纷纷都离开了。
  “两个土豹子,走我们离远点”,有人小声的议论道。
  小妹羞红了脸:“阿云,我们是不是很丢人啊,要不我们走吧”。
  “没错,我们两个就是土豹子,不过我们两个土豹子的钱比这里的大部分人都多就是了,所以管他们干嘛”。
  “走,我们去吃东西”,说完拉着小妹奔向了桌子上的点心。
  听到动静的五福星顿时看了过来,“小妹和饭桶他们是怎么进来的”,几人奇怪的对视了一眼。
  当几人走进时,发现了正在胡吃海塞的林云。
  自从使用时空花增强了胃的消化能力之后,林云就变成了大胃王,虽然可以不用吃太多,就可以提供自己练武所需的能量。
  但是林云心想“免费的不吃白不吃”,“嗯,味道不错比我和小妹做的好吃”。
  “虽然我和小妹都没做过”,边吃着,还拿了几块给站在旁边不好意思的小妹:“味道不错,你尝尝”。
  小妹红着脸尝了尝:“嗯~,味道真好吃”,不一会就吃完了餐盘里的几块点心。
  林云又夹了一盘给小妹:“多吃点,你现在可是两个人了,别饿了肚子里的那个”。
  小妹眯着眼接过来餐盘。
  “饭桶,你刚才说什么,把刚才的话说清楚”,脸色阴沉的卷毛,盯着林云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到。
  兰克司装作小声的说到:“我说的没错吧,卷毛如果在晚点出来,就可以直接当舅舅了”。
  其他三人朝他竖起了大拇指:“厉害啊”。
  卷毛转过头死盯着兰克司,眼中说到:“就是因为你乱说的,要不然我妹妹怎么会这么早就怀孕了”。
  兰克司摸了摸下巴:“我好像还有事要做,我先走了”。
  凡士林收拾好心情:“我要去找美丽的小姐了,不和你们聊了,我也走了”。
  茶壶和排气管对了一眼:“我们俩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
  四人瞬间做鸟兽散,只留下了林云卷毛小妹三人。
  小妹眼睛一转:“我还没来过party呐,我四处去转转,你们聊”,刚一转身
  “等等,你和饭桶跟我一起来”,说完就转身朝屋外走去,完全不给小妹找借口的时间。
  小妹的逃跑计划失败了,赶紧抱着林云,“阿云,你一定要保护好我和孩子”。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没问题,卷毛不是我的对手”,亮了亮肌肉,然后又抓起了一块蛋糕吃了起来。
  卷毛回头看着俩人。
  小妹赶紧抓着林云的手追了上去。
  当三人离开后,排气管没精神的看着地面。
  凡士林看着垂头丧气的排气管:“好了好了,我现在再教你一招”。
  “进了花店为什么还拿着喇叭花不放呢”,说完立刻整了整西装,往女人多的地方走了过去。
  排气管疑惑到:“我还是不明白”。
  兰克司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排气管,无奈到:“唉你还真蠢啊,进了酒家还用带便当吗”。
  排气管立刻明白过来,对着前方喊到:“凡士林,等等我”,正准备追凡士林的时候,被兰克司一把抓住。
  “笨蛋,你要是和凡士林在一起,还有你什么事,要找个能衬托你,突出你的伙伴”。
  排气管在把答案放在眼前的时候终于明白了。
  立刻转身抱住了茶壶的胳膊,老脸笑着说道:“茶壶”。
  茶壶无奈的说到:“追女孩可不要找我啊,你也知道我不擅长追女孩子”。
  排气管表示你不要想的太多:“没人会要你去追女孩子,你的任务就是负责出丑就好了,这种事没理由你不擅长啊,做好你自己就行了,走”。
  茶壶一脸无奈的被排气管给推走了。
  兰克司一脸笑意的看着两人离开。
  然后转头看着正在和别人聊的兴起的陈超,这时陈管家来了在陈超耳边说了几句。
  没一会啊,陈超就转身上二楼去了,这时二楼的另一侧楼梯也上来了一帮人。
  兰克司看着领头的人:“何文,看来买家就是他了”。
  然后绕了几圈就准备上二楼的时候,还没上楼就被陈超的手下给拦住了。
  “先生,你想到那里去”。
  兰克司编到:“洗手间在哪”。
  两个手下说到:“请跟我来”。
  兰克司打算装作走错路到二楼听听,看看能不能听到什么。
  不过刚一往上走,就被俩人发现了。
  “这边”然后伸手引导到。
  其中一人说到:“洗手间下面左转”。
  兰克司假模假样的说到:“谢谢啊”,没办法,兰克司只能去了洗手间一趟。
  这时,小妹和林云领着垂头丧气的卷毛回来了。
  然后,卷毛打了自己两巴掌,振作振作精神,就元气满满的四处散名片去了。
  这时林云和小妹看到,茶壶把排气管给拌倒了,然后被绊倒的排气管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往前面的一个女人飞去。
  不过可惜的是,女人转了一个身,排气管就狗吃屎的爬在地上了,排气管不好意思的说到“地下好滑啊”“小姐”排气管真打算进一步发展的时候。
  穿着礼服女人轻蔑的笑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然后茶壶对着排气管,挤眉弄眼,排气管羞得立刻低头快步离开了。
  另一边也发现凡士林被一个女人给拒绝了,同样没精打采的。
  卷毛散了一圈名片回来了,没有发现他后面有个人一直盯着他。
  然后几人朝小妹和林云聚了过去。
  凡士林抱怨道:“早知道我就不来了,美丽的小姐都是结过婚的了,唉”,然后看着林云旁边的小妹又“唉”了一声。
  林云不屑到:“你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觉的会有没结婚的单身女性来这,你忘了这是谁的家了”。
  排气管不服气到:“不对啊,我刚才就看到了一个很漂亮小姐”。
  茶壶点头道:“没错没错”。
  兰克司嘲笑着看着两人:“你们忘记了啊,那个女人明明就是陈超的女儿,我们出狱的时候看到过她,跟那个跟司机结婚的了”。
  这时陈超的小弟走了过来,客气的说到:“苏积先生,陈超先生有比生意找你谈”。
  当看到卷毛往陈超走去时,林云放下了手中的餐盘,贴着小妹的耳朵说到:“保护好自己”。
  然后就跟着卷毛走了过去,这时陈超和小弟们走了出来,卷毛高兴的朝陈超伸出了手。
  “陈兄,我们已经认识很久了,你好吗”。
  陈超笑着把雪茄烟的烟灰点在了卷毛的手上,“是吗,听说你很有两下子”。
  卷毛摆掉了手上的烟灰,跟陈超吹嘘到:“这不算什么,我以前的两个小弟更厉害,一个叫刀疤荣,一个猫屎强,经常拿西瓜刀砍人的了说”。
  陈超好奇到:“哦,那你们五宝清洁公司到底是什么样的集团”。
  “不吹牛啊,我们五宝清洁公司兵强马壮啊,光职员就有一百多个,董事有五个,陈兄你们这里也是我们一手包办的,有什么能效劳的,尽管开口就好,你知道吗,五宝清洁公司形势一片大好”。
  “哦,那么那箱东西哪去了”。
  卷毛疑惑的问到:“啊,什么啊”。
  陈超看着装模作样的卷毛快要压制不住怒火了,“快交出来,要不然你就有麻烦了”。
  卷毛奇怪到:“什么麻烦不麻烦,你到底说什么啊”。
  这时一个小弟拔出手枪正准备威胁卷毛。
  林云一个猛冲,撞飞了几个挡住楼梯的黑衣小弟,冲到了陈超的面前,一把抓住枪,然后一肘击断了握枪人的胳臂,抢过了枪。
  这时陈超周围的保镖反应了过来,两个高手护住了陈超,其他人立刻向林云和卷毛发起了攻击。
  林云挨了几拳,急忙拉着卷毛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砸坏了下方的钢琴,林云赶紧起身,拉着卷毛朝兰克司他们走去。
  这时陈超在二楼说到:“今天对不起大家了,宴会就此结束吧,请各位先行离场,事后我会向大家赔礼道歉的”。
  人员开始慢慢的的离场了,“没办法主人都开始赶人了,不走又能怎样”,而陈超的女儿在下面跟离场的人不停的道歉。
  看到有人把手门口的,林云转身对着五人,把枪拿了出来:“你们谁枪打的准”。
  看着开始疏散的人群,几人意识到不对劲,凡士林面色凝重的摆了摆手:“假的我到会玩,真的我就玩不转”。
  卷毛排气管茶壶几人都摇了摇头,兰克司把手枪拿了过来,打开了弹筒看着里面装着的五颗子弹,“怎么搞的,饭桶怎么有真枪啊”。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上面抢得,他们拿枪指着卷毛,我就给抢过来了”。
  凡士林问道:“卷毛怎么回事啊”。
  “陈超说我们拿了他一箱东西,要我们交出来,我们又没拿我怎么交出来,他的手下还掏枪指我,结果被饭桶打断了手,抢了过来”。
  林云看着渐渐稀少的人群,凝重的说到:“我看到了陈超说的那个箱子,在我们打扫的水桶里”。
  茶壶灵光一闪:“对,我们的水桶里是多了一个箱子”。
  排气管看了看周围渐渐围过来的黑衣人:“我想,我们现在应该想想怎么逃出去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