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一百零四章 道士九叔

  当俩人把附近的灵气吸空后,慢慢醒了过来,对视一眼,一起自恋的说到:“我好厉害啊”。
  林云鄙视的说到:“还不是我给你打下的深厚根基,要不然你能这么厉害,你不会真的觉得月华灵液和念力是那么容易弄到的吧”。
  小妹无所谓的说到:“你又不是没有,有什么好说的,比我慢就是比我慢,辩解只会显的你更加的没用”。
  然后第二天,林云拿着太阳葫芦开始了自创练气决的改良。
  小妹看着实验的林云,自己拿着月光葫芦也在一旁改起了自己的法决。
  然后第三天,俩人就因为吐血过多,法力逆流重伤躺在了床上。
  小妹奄奄一息的说到:“你乱改什么法决,害得老娘都躺在了床上”。
  林云冤枉的说到:“大姐,我又没让你跟我学,是你自己非要改的,管我屁事”。
  小妹眉头一皱,怒声道:“大姐,你是在嫌我老吗?”。
  “嘭,砰,啪”,林云被怒火攻心的小妹狠狠的揍了一顿,然后踹下了床。
  奄奄一息林云,艰难的举起了手说到:“我有办法,能加快我俩的康复速度”。
  小妹探出头来,骂到:“有办法还不早说,老娘现在疼的一逼,别废话快点说”。
  林云坐了起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妹,考证的说到:“我发现你现在比以前粗鲁多了,是不是被什么恶鬼上身了”。
  小妹无语的说到:“还不是被你烧钱烧的,钱都无所谓了,本性自然就暴露出来了”。
  林云点了点头,小声的问道:“我现在能退货吗?我给钱”。
  “嘭”,小妹踩着林云的脸问道:“臭家伙,你说什么,找死吗”。
  林云求饶到:“我什么都没说过,疗伤的方法很简单,法力养体”。
  小妹挪开了脚,问道:“什么意思”。
  “法力,我现在发现它是由精神、气血、灵气组成,如果能用它来疗伤,效果一定很好,你想想当初我不是就用灵气给你疗的伤吗”。
  小妹怀疑的说到:“真的假的”。
  “这我哪知道,试试不就行了”。
  小妹无语到:“你个草率怪,这种事也能试试吗”。
  然后草率的俩人闭上了眼睛,开始了散功养体。
  当体内的法力散光后,两人无语的睁开了眼,小妹问道:“你法力浪费了多少”。
  林云骄傲的回答到:“九成,不过等过几天你再看看,我保证连一丝法力都不会再浪费了,对了,你吸收了几成的法力”。
  小妹无语的说到:“两成,伤没全好真是的”,说完小妹就生气的睡觉了。
  林云安慰道:“别生气,早晚你都能像我一样厉害的”。
  小妹翻了个身,嘲讽的:“还没我控制的好,你嚣张个毛线”。
  林云安慰道:“你要是能跟未来的我一样厉害,那才是真正的厉害”。
  夜色中只穿来了一句气急败坏的骂声:“你个臭不要脸的,给我滚”。
  于是接下来,两人在吸灵,自残,散功中不断徘徊,一个月后,小妹率先完成了自己的望月功第一层的第一章的第一节。
  然后踩着林云的头说到:“老娘已经完成了,你个废物慢慢玩吧,我要去种花养草了”。
  看着小妹得意洋洋的背影,林云气急败坏的骂到:“你这臭家伙,赶快把月华灵液给我,要不然你能这么快创完功才怪”。
  小妹头都不会的笑到:“不要想的这么美了,月光葫芦可是我的法宝,我再也不会给你用了”。
  “我靠,你”。
  生气的林云继续拼命创功,在怒火中烧了一个礼拜后,一个中午,林云终于把自己的晨曦功第一节给创了出来。
  然后就兴致勃勃的出门去找灵物了,而守候在林云大宅门口一个多月的九叔,终于等到了机会,立马就拦住了林云。
  九叔客气的说到:“林老板,能否找个地方淡淡”。
  林云看着面前熟悉的人影,点了点头:“好吧,去前面的茶楼喝杯茶吧”。
  在茶楼里,两人相对而坐,九叔自我介绍到:“在下林九,师承茅山道宗,今日找阁下有事相商”。
  “林云,散修一个,有什么事就说吧,我还有事要忙”。
  九叔急忙说到:“主要是关于林道友的吞噬灵气一事,阁下与令夫人这段时间将任家镇周边的灵气都吞噬一空,而且每次还没等灵气完全恢复就又给吞噬完,长此以往任家镇必定灵气断绝,成为绝灵之地,望林道友三思”。
  林云道歉到:“对不起了道友,我和我妻子这段时间正在创功,打扰到道友真是对不起了,不过请放心吧,我们保证这种事以后不再发生了,道友现居于何处,事后我们夫妇二人必登门道歉”。
  九叔回答到:“我现在住在镇外的义庄里,道歉就不必了,既然道友在创功,消耗大量灵气是必然的,看道友急匆匆的样子,我就不打扰了,过段时间我在义庄恭候大驾,到时候我们在一起讨论讨论道法”。
  林云急忙的说到:“抱歉,我有急事,就先不陪道友了,这顿饭就当做欠礼了,我就先走了”。
  林云走到了掌柜的面前,点了一桌菜,然后付了账,回到桌子前对九叔说到:“九叔你慢吃,我就先走了”。
  九叔微笑的说到:“道友破费了,你先去忙吧”。
  林云点了点头,就赶忙离开了。
  而一直躲在屋外,九叔的两个徒弟秋生和文才走了进来,坐了下来。
  秋生问道:“师傅,他怎么说,这段时间我们可是连一丝灵气都没吸收到”。
  九叔喝着茶说到:“他说他们夫妻俩这段时间在创功,没有注意到,过段时间会登门道歉的”。
  文才不信的说到:“真的假的,就他这么年轻,也能创立功法”。
  秋生问道:“师傅,创立功法的一般不都是有道高士吗,他这么年轻也可以吗”。
  九叔无语到:“这我哪知道,我又不是他,这事你要问他”。
  秋生问道:“师傅你这么不问他?”。
  九叔看了看后厨,回答到:“他现在有点忙,所以没时间”。
  文才看了看桌子上唯一的茶壶:“那我们在这干坐着干嘛,还不赶紧回去吃饭啊”。
  九叔解释到:“他刚刚去点菜了,说是给我的道歉礼,我在等上菜啦”。
  秋生和文才连忙一人拿了一双筷子,恭敬的说到:“师傅,还是你厉害,午饭都搞定了”。
  九叔骄傲的说到:“那还用说,不过你们在这坐着干嘛”。
  秋生理所当然的说到:“等菜啊,又不是就你一个人被他影响,本大爷最近可是一丝灵气都没炼化,导致我到现在都还没练气入门啊”。
  文才赞同到:“没错没错”。
  九叔无语的看着蹭饭的俩人,“人家夫妇俩看起来都没你们俩大,可是人家最起码都是练气中阶了,你们这个蠢货到现在都还在锻体,还好意思在这吃饭,给我滚回去练功”。
  秋生无赖的说到:“吃饱了才有力气练功,饿着肚子哪有力气练”。
  文才接到:“没错没错,师傅你别想吃独食”。
  九叔正准备教训他们,结果小二上菜了。
  看着一个菜接着一个菜,九叔苦涩的问到:“小二哥,这些菜都是付过账的吧?”。
  小二回到:“林老板都付过了,林老板还吩咐了,不够,九叔你就接着点,账目都算他头上”。
  文才和秋生一听,眼睛一亮,立马胡吃海喝了起来。
  吃到了下午两点,脸红的九叔一手一个将两个怀孕醉晕的徒弟给拖回了义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