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四章 充实而快乐的生活

  早上7点半起床,林云出了房间准备去洗漱。
  结果发现小妹已经在做早饭了。
  “小妹今天少作点,我今天吃不了多少”。
  “阿云,别太在意我哥的话,别把自己饿到了”。
  “不是卷毛哥的原因,是因为我的身体已经好了,不用再吃那么多来补充能量了”。
  “行了,我知道了,我会少作点的,嘿嘿”,林云没有听到到小妹的坏笑声。
  这时,卷毛积的卧室门打开了,“哎吆,小妹和饭桶都起来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卷毛积正在看报纸,而林云则在翻字典,毕竟简体和繁体还是差很多的。
  到了这里,林云再次光荣的成为了文盲,没办法林云只能抓紧时间学习了。
  上了二十多年学,林云还是第一次这么用心的学习,不过貌似没啥用,脑子还是没有原来的。
  但是兴趣果然是最好的老师,有了方向,就有了动力。
  “吃饭了,大哥,阿云”。小妹手里拿着一大盘煎双蛋。
  而桌上是则是一大盘菠萝包和两锅海鲜粥。
  “阿云,你要全部都吃掉,不可以浪费粮食喔”,小妹带着快意微笑的说到。
  这几天的饭,作的她都快怀疑人生了,几乎整天待在厨房,已经快变成黄脸婆了。
  1小时后,看着躺在沙发上的林云,卷毛打了个寒颤。“小妹今天真可怕”。
  本来当林云已经吃不下,准备不吃的时候。
  小妹笑着脸威胁到:“阿云,如果浪费粮食的话,会被雷公劈的,而且你是不是准备今天睡街上”。
  伴随着小妹脸上的怒气,渐浓,林云瞬间就跪了,哽咽着,吞下了剩下的早餐。
  吃完早餐后,林云深刻认识到这个女人虽然名为小妹,但实为恶魔,虽然这个女恶魔长的很漂亮,但是她的心是黑的,手段是凶残无比的。
  于是赶紧拉着卷毛积跑出了家门,一步不停,好似后面有什么洪水猛兽在追赶。
  过了一会,林云和卷毛积俩人坐小巴来到了一家服装工厂。
  在工厂大门口,卷毛积向林云说明了一下自己的工作。
  “积哥我是一名社会活动家,主要工作就是帮助弱势群体讨回公道”。
  卷毛积正准备发表长篇大论,就被林云打断了
  “随意啦,卷毛哥,要我做什么,反正我卖了三个月给你,随你怎么安排”。
  “切,你会写字的话,就帮我把旁边的牌子都写满标语,还有,香港是从右往左读的,别写错了,知道吗,工具和标语的的模板都在包里”
  “还有这次是帮被无理解雇和欠薪的员工讨回公道,标语不要写错了”。
  “OK,OK”
  随后林云撅着屁股,拿着毛笔,对着书,开始抄标语。
  “嗯哪嗯哪,这句不错,这句也可以,这句是经典,原来农民工讨薪的标语都是抄这本书”
  过了一会,林云站起来伸了伸懒腰。
  “写了两个小时终于写完了,我真够厉害,都是艺术啊”。
  “砰”,随着卷毛积的卷毛飞腿命中目标,林云的屁股。
  于是林云脱离了地心引力的束缚,飞向了他的作品。
  不过两秒后,林云再次证明了他对地球的吸引力是多么的大。
  “字丑成这个样子,还好意思在那里自恋,还不如我自己写,饭桶”
  好吧!林云承认自己原来写的确实不咋滴,因为根本没写过毛笔字,再加上写法上的不习惯,涂涂改改的确实不怎么好看。
  但是作为一名自恋的宅男,这种事是不可能的承认的,于是打算反抗一下。
  “你写给我看看”。
  一分钟后,林云灰暗的爬在地上,一动不动。
  中午,卷毛积正准备去吃午饭时候。
  “饭桶,走了去吃饭”。
  随后看了看林云怀胎五月的肚子,就头也不回的走了,“刚刚那句话,当我没说”。
  时空花的吞噬能力,自从林云恢复后,就没有使用过,因为消化能力的过分强大,会给身体的其他部位带来沉重的负担。
  林云中午就一直在那里写标语练字,卷毛的字虽然不好看,但是最起码方方正正,线条流畅,比林云的字可好多了。
  林云的字就像小孩子的涂鸦一样,大的大,小的小。
  “又有事要做了,至少要有一手自己看的过去的字,好好练吧,加油林云”
  下午,随着失业和欠薪的工人的员工聚集,到处都是人举着林云写的标语围在工厂的门口大声的抗议。
  本来是要重写的,但是像卷毛积表示。
  “这样就可以了,又不是参加什么书法比赛,而且重写不浪费纸啊,饭桶”。
  虽然工人们表示过反对,但是识字的人本来不多,而且写的一手好字的人就更少,所以就凑活着用了。
  卷毛积站在自己准备的小高台上,大声急呼到。
  “反对剥削,反对压迫”
  “对”,工人和林云大声的回应到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对”
  周围围着大量的围观群众和警察。
  警察维持着秩序,并没有随意抓人,欠薪和失业很可能成为压垮一个家庭最后的一根稻草,而且一旦起了暴力冲突,最后倒霉的还是警察。
  紧接着,人群开始围着工厂游行,还不停的喊着口号。
  “保卫工人阶级权力”
  “今天的我们就是明天的你们”
  “资本家的心都是黑的”
  游行结束后,卷毛积和林云一起坐小巴回了家,组织游行的茶礼会在第二天转给他。
  回家后
  “哥,今天的工作顺利吗”
  “小妹,你老哥我出马那还不是手到钱来”
  “卷毛哥,这就是你的工作,那些工人真的能拿到钱,和重新开始工作吗”
  林云也在工厂里上过班,虽然他没有被拖欠工资,但是工资倒是降了好几次,所以还是蛮同情工人的。
  “这件事就不是我来决定了,不过,你没有看到有好几个报社的记者在那里拍照片,一曝光就有政府机关找他们麻烦了”。
  “政府需要的是稳定,那么多工人一旦真的出事,那可就大条了,不过要注意,不能出现意外要不然,我就倒霉拉”。
  “积哥,你真厉害,可以组织这么大的游行”。
  “小意思拉,你积哥我是什么人物,想当年,我可是这一片的扛把子”
  卷毛积正准备向林云宣传自己的光辉事迹。
  “别说了,吃饭了,哥,阿云”
  当林云一听到“吃饭”两个字的时候,就嗖的一声跑回了卧室,“砰”“咔”门瞬间关上并锁好了。
  小妹看了看,回房拿了把钥匙,默默地站在林云的卧室前,“咔咔”锁开了,门后露出了林云绝望的脸。
  “我忘了,这是你家”
  “女神你就放过我吧,我给你端茶递水,擦地洗碗”。
  “一言为定,说好了,今天是正常的饭量,快去吃吧,嘻嘻”,小妹开心的走了下去。
  “我靠,我怎么怎么傻”,林云边说边撞着墙。
  “卷毛你知道居然不跟我说一声,害得我割地赔款,太不够兄弟了”。
  “谁让你跑的那么快,活该”
  “对了,明天我要去找下一个弱势群体了,你自己决定明天怎么安排吧”。
  “这么好,我还以为明天就是下一场”。
  “说你是饭桶,还真是没错,如果有那么多,香港早就完了,也就每个月有个四五次吧”。
  “哦,那好吧,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去工地搬砖,不过最近经济不好,不知道建筑工地还要不要人”。
  卷毛积来了一句“你是应该好好锻炼一下身体了,身体太虚弱了,竟然可以贫血到,睡了整整两天,哈哈哈哈,笑死我了”。
  “阿云,工地很累的,要不要换一份工作”。
  “不用了,我觉得去工地蛮好的,不但可以好好锻炼一下身体,还能顺便赚点钱”。
  第二天一早,林云朝离卷毛积家最近的工地走去,打听了一下,还好还收人,工资一个月5000块钱左右,有手艺的还可以更高一点。
  毕竟抄底屯地的只是一小部分有钱人,如果不把房子建好卖出去,那不就血本无归了。
  不过现在楼市行情也不大好,房价降了,不过这是相对以前而言。
  因为港元危机导致大量的公司破产,所以降工资和裁员成为常态,要不然卷毛的工作也就不会那么红火了。
  林云决定了,就在这个工地上班了,因为这里离家近,所以面试完后就直接去上工了。
  干完上午的活后,林云坐在未建好的楼里带着安全帽吃着盒饭。
  “难吃也要多吃点,要不然下午就没劲了”。
  干完一天的活后,晚上林云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回了家。
  “小妹,我回来,积哥怎么不在”
  “他去和工会的人吃饭去了,今晚不在家吃”。
  “哦”,林云拿个衣服洗了个澡,躺在浴缸的温暖水里,渐渐的睡着了。
  一个小时后,小妹做好了饭发现林云还没有出来。
  “碰碰”“阿云吃饭了,快点出来,别冻感冒了”。
  “哦,知道了”林云随便洗了一下,就出来了。
  “阿云,是不是很累啊”。
  “嗯,刚开始会有点累,过段时间就好了”,林云有气无力的说到,小妹没有再说什么。
  吃完饭后林云就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睡觉了,过了一会,小妹拿着红花油,帮林云的胳膊大腿和后腰按摩。
  半梦半醒的林云很配合小妹的按摩,45分钟后,小妹准备离开了。
  “谢谢你了”
  “不用谢,你要好好加油了,阿云”。
  第二天林云起来之后,发现身体还是有点酸痛,不过还好不是太严重。
  吃早饭的时候,小妹边吃三明治边说到“阿云,剧烈运动后,不要直接睡觉,要不然第二天会混身疼”。
  “我知道,可是我累的不想动了,今天晚上我会自己揉揉的”。
  临近上班的时候,卷毛积说“最近一个4,5天都没事,你安心在工地上班,有事我会通知你的”。
  “好的积哥,你的事情才是主要工作,工地的活都是附带的,有事喊我,我就当休息休息”。
  然后林云往公司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