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啊~,怎么回事啊”,王慧和小花惨叫了起来,刚钻出来小林蕾瞬间笑了起来,“你们笨笨,嘻嘻嘻”。
  孔平这时偷偷摸摸的准备溜走了。
  没想到这时屋外突然下起了大雨,在门口形成了一道水帘,水帘上出现了一个女子焦急的声音:“师兄,师兄,你没事吧,刚才千里传真失效了,出了什么事啊”。
  “诸葛孔平,这是怎么回事啊”,王慧咬牙切齿的问道。
  孔平瞬间加速溜走了,顺便还说到:“我去给你们拿毛巾”。
  “给我滚回来,要不然你就死定了”,王慧大喊道。
  孔平只好拿着毛巾从门后走了出来,认错到:“老婆,别生气,来擦擦”。
  王慧一把抢过来了毛巾,直接怒火中烧的问道:“你要那个贱女人,还是要我”。
  这是水帘上的白柔柔也娇声道:“师兄,是师妹对不起你了,不过王慧。我师兄对你千依百顺的,你就不要再欺负我师兄了”。
  孔平说道:“谢了,师妹”。
  王慧冷声道:“什么,死胖子你还叫她师妹,老娘今天跟你俩没完”。
  瞬间王慧以一敌二骂了起来,不过孔平的战斗力为零,最多也只是口头支持一下
  ~~~~~~~~~~~~~~~
  ~~~~~~~~~~~~~~~
  小林蕾看着吵得头发都快竖起来的两个女人,奇怪的问道:“爸爸,她们问什么要吵架啊”。
  林云和小妹坐在石头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喝着茶,听到女儿的问话,林云望了望小妹,问道:“这么早让女儿接触到这种事,是不是不大好啊?”。
  小妹想了想,坚决到:“算了,告诉她吧,省的以后被男人骗”。
  “可是如果我们把女儿教育成金刚不坏,百毒不侵,她以后怎么嫁人啊”。
  小妹想了想,同意到:“对啊,那我们怎么办啊,家庭教育真的好麻烦啊”。
  林云挠着头,苦思冥想,而小妹则在不停的咬着手指,嘀咕道:“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终于,小妹灵光一闪,说道:“我们教她怎么识别渣男就好了,这样子她以后就不会被骗的太多了”。
  林云认真的点了点头,同样到:“有道理,那好,我先来教导一下,宝贝来听好了”。
  “嗯,宝宝很认真”,小林蕾认真的点了点头。
  “首先,姓朱的不能要,以后如果有姓朱的找你玩,你就用你的宝宝拳狠狠的揍他”。
  说完还补充道:“现在姓诸葛的也不行了”。
  瞬间餐厅里的所以有人都把目光转到了小林蕾身上。
  小妹奇怪的问道:“为什么姓朱的不行啊”。
  林云解释道:“我以前有个同事,天天跟我炫儿子,他就姓朱”。
  小明问道:“炫儿子也得罪你了,你看不起生女儿的”
  小妹瞬间脸色就变黑了,“你是不是也想再找一个女人啊”,一股渣男的气息从林云身上飘荡了出来。
  看着眼里冒出泪水的小林蕾,林云生气的骂道:“小屁孩给我滚远点,离我女儿远点”。骂完小屁孩后。
  林云解释道:“我那个同事他坚持的是教育要从娃娃抓起,所以他儿子刚上学他就教他儿子泡妞,最主要的是他老婆还是个班主任,天天跟我说他儿子有受欢迎,把我给气的,我发誓了反正姓朱的就不要想娶我女儿”。
  小妹生气的点了点头:“你说的对,姓朱的不要了,宝宝记住了没”。
  小林蕾满脸严肃的点了点头:“知道了,妈妈”。
  林云想了想,接着说道:“姓尹的,姓李的,姓陶的,姓陈的都要谨慎接触”。
  这时,旁边的小妹怀疑的笑到:“小宝如果是男的话,这个是不是还要加个姓林的啊”。
  林云奇怪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如果生儿子,我从小就教他泡妞,绝对不能让他输在起跑线上”。
  “轰隆”,林云直接被小妹给锤飞了,小妹生气的说道:“宝宝,别信你爸的,他马上就会把百家姓都给列入黑名单的,他不靠谱,听妈我的”。
  小妹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孔平,说道:“胖子不能要,笑起来是憨憨的,但是一肚子坏水,另外,太帅的也不能要,天天被别人惦记着要不得,太有钱的就更不能要了,男人有钱就嚣张,一嚣张就很容易出事的,而且他的钱也不可能咋们家多,你最好找一个老老实实的跟你爸差不多的人,最好是青梅竹马的那种,这样小三就插不上手了”。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你老爸教你的宝宝拳一定要好好练,如果你未来老公敢欺负你,就杀了他再换一个,你别看王慧现在嘴皮子厉害,但是没有用,结了婚的女人本来就处于劣势,只要那个死胖子想,迟早可以娶新的女人的,所以咋们的拳头一定要是最硬的,保证可以把老公的杂念给死死的按住,知道吗?”。
  “嗯嗯嗯嗯”,小林蕾听的迷迷糊糊的,然后猛地惊醒了过来,哭着脸说道:“妈妈,你说的宝宝不懂,怎么办啊”。
  小妹不在意的说道:“没事,你把拳练好就行了”。
  看着周围一片惊呆了目光,小妹不在意的说道:“宝宝你要早点睡,我去捶你老爸了,省的他产生什么不该有的思想”。
  “哦,妈妈打轻点,别把爸爸打疼了”,小林蕾说完话就乖乖的上床睡觉了。
  而站着的王慧看着水帘上的白柔柔,思索了很长时间说道:“贱人,你尽快过来一趟,我们商量一下”。
  白柔柔奇怪的看着王慧,同意道:“好的”,然后就消失了。
  孔平兴高采烈的说道:“老婆你真是宽宏大量啊,我能娶到你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啊、、、、、、、、、”,漂亮话不断的往外冒,直接把周围的人吓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结果,王慧却一句不言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锁上了房门,直接把追过来的孔平给挡在在了门外。
  小明奇怪的问道:“一般老妈不都是家法伺候吗,今天怎么这么的平静只是把老爸给锁在外面”。
  鬼仆猜测到:“可能是夫人知道以她的力气打老爷效果不好,所以就放弃了,毕竟老爷实在是太耐打了”。
  小花则不同意:“很有道理,每次老爸被打第二天就好了,老妈武力值并不高,亏我还为了老爸特意把家法给收了起来,没用了”。
  鬼仆有点猜测说道:“也有可能少奶奶今天真的被气到了,要不然也不会不打老爷了,毕竟打人也是出气的一种方式”。
  小花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匆匆的走了,边走还边说道:“我要去把月姐说的记下来,我来实践一下”。
  小明无语到说道:“那两个草率怪说的话你也信,你个白痴”,骂完,小明也拿起纸和笔写了起来。
  鬼仆奇怪道:“少爷,你记这个干吗,你又不嫁人”。
  小明教训的说道:“你笨啊,我反着来,不就可以老婆一大把了,你个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