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妖

  当两个大内侍卫艰难的将金棺抬过来后,千鹤和一休赶紧把僵尸抬了进去,僵尸脑门上的符已经烧光了,而且僵尸的手脚也开始不停地抖动。
  另一个侍卫赶忙把棺材盖给盖上,一休从自己的法器袋里拿出了朱砂网,扔给了侍卫,急忙说道:“把整个棺材都包起来,下面也不放过”,说完赶紧就盘坐了下来,对着佛珠念起了经。
  三个侍卫二话没说,把棺材抬了起来,飞速的把朱砂网缠好了。
  千鹤赶忙拿起了四目丢下来的法器袋,把桃木剑直接放在了棺材盖上,八卦镜放在了侧边,然后直接把里面的金钱剑的给解开,一个铜钱一个铜钱用法力直接打在了朱砂网上,朱砂网整体散发着红光死死的笼罩着整个金棺。
  不一会儿,回过神的僵尸,两只尸爪缓缓的推动着棺材盖,红光不断的闪烁,整个封印变得摇摇欲坠起来,三个侍卫一看,直接爆发出了全部的气血,死死的压着棺材盖,力不从心的喊道。
  “千鹤道长快想办法,我们三个撑不了多久,他的力量太强了”。
  气血不断的与尸气交锋,不过最终棺材盖还是被按了回去。
  千鹤急忙从徒弟们的尸体上解下捆尸索,惊慌的喊道:“快把棺材抬起来,要不然绑不起来”。
  领头侍卫的看了一下,说道:“你们两个给我压紧了,绝对别让他跑出来了”。
  说着直接就拼了命的抬起了棺材,千鹤立刻把四道捆尸索给系了起来。
  “好了,放下来吧”。
  “轰隆”一声,侍卫脱力,直接瘫倒在地,口吐鲜血。
  千鹤看了一眼还在抬起的棺材盖,大喊道:“师兄,你还没好吗?”。
  四目无奈的回答到:“这个死太监老是在这捣乱,我净不了身,祖师爷请不上来”。
  千鹤看了看三个面色雪白的侍卫,直接说道:“快去帐篷里护卫好我师兄,要不然咋们今天都要死在这里”。
  “是~”。
  千鹤一把跳上了棺材盖,直接咬破手指,用精血在上面画起了镇尸符,当符咒画好后。
  棺材盖瞬间就紧紧地合上了,千鹤失力的跪在上面,终于松了一口气。“终于压制住了”。
  没想到,刚下来,血符就开始消退了,这可把千鹤吓了一跳,连忙把自己剩下的所有法力灌进了捆尸索里面,捆尸索散发出了了强烈的光芒。
  “铃铃铃铃”,四个镇尸铃不断的响起。
  可是棺材却还是在不断的颤抖,朱砂网上的铜钱也在不断的崩裂,千鹤的心越来越凉了,看着旁边还在念经的一休,慌张的开口道:“一休大师,你快点,我撑不住了”。
  当铜钱快要崩完的时候,一休猛的睁开了眼,身上的气息猛地暴涨了起来。
  “唵”,“嘛”,“呢”,“叭”,“弥”,“吽”。
  一休连忙把灌注了自己全部修为的佛珠,全打进了棺材盖里面,棺材瞬间再也没有丝毫的颤抖了,平静的躺在了那里。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松了一口气,一休开口道:“千鹤道长,现在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只等茅山高人降临,斩妖除魔了”。
  千鹤道谢到:“多谢了,一休大师”。
  一休站了一下,结果没站起来,自嘲道:“老骨头,不行了,腿都坐麻了”。
  千鹤一边处理伤口,一边看着棺材,“大师佛法高深,果然不是小道能比的,这尸妖现在安静多了”。
  一休谦虚道:“哪有,六字真言已经把贫僧一身的修为消耗一空了,帮不上忙了现在”。
  一休话该说完,“嘣”的一声,挂在棺材侧面的八卦镜碎裂开来。
  千鹤和一休对视了一眼,惊骇道:“有灵智”。
  “拼命了,千鹤道长”,“没问题,一休大师”。
  瞬间捆尸索和佛珠散发出了强烈的光芒,死死的压在了棺材盖上。
  “嘶嘶”,棺材的接缝中冒出了浓浓的尸气,与各种法器激烈的碰撞。
  棺材盖被慢慢的推了起来,困尸锁不断的崩裂,佛珠的光芒也变的暗淡了起来。
  这时,从帐篷了飞出了一道红色火焰,直接飞进了棺材里,整个瞬间棺材剧烈燃烧了起来,千鹤和一休吐了一口鲜血,心神重伤的看着前面。
  不一会,四目脚软的走了出来,笑道:“祖师爷的三昧真火我看,烧不烧的死你”,
  千鹤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问道:“师兄,祖师爷走了”。
  四目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的法力,只够祖师爷放个三昧真火的,不过只要能烧死他就没事了”。
  一休看着被烧化金棺,迟疑的问道:“道兄你能不能在召唤一下,好像没烧完”。
  “什么~”,四目赶紧仔细的看了看。
  只见三昧真火中出现了一枚支离破碎的尸丹,而僵尸的尸气也缓缓地浇灭了三昧真火了。
  “尸~丹~”,四目哆哆嗦嗦的说道,“他又突破了,这是什么怪胎”。
  “嗷~”,只见僵尸仰天长啸了起来,接着口吐人言到:“谢谢几位了,要不然我也不可能阴极阳生,直接化妖了”。
  千鹤惊恐的说道:“怎么会这样,僵尸不是要到犼才会化妖吗,这怎么可能”。
  一休猜测到:“八成是那道春雷给了他一丝生机”。
  尸妖笑着说道:“没错,本来是要吸收人血来修行的,没想到几位功力怎么深厚,连佛家的六字真言和道家的三昧真火都会,老夫没有办法只能拼命一博了,没想到啊,竟然成功了,我要怎么报答几位啊”。
  四目干笑的说道:“报答就不必了,放我们走就行了”。
  僵尸笑道:“没问题,让我咬一口,立刻放你们离开”。
  一休无奈到:“看来我等几人几人要命丧于此了”。
  千鹤垂头丧气的说道:“都是贫道的错,犯下如此罪孽”。
  四目看了一眼天空,松了一口气劝到:“师弟别担心了,谁还没犯过错,过了就好了”。
  千鹤说道:“这一劫我看是过不了,师兄,一休大师来生再见”。说着就拿起地上的断剑要自刎了。
  一休也看到了月光下的身影,于是急忙给拦了下来,“别急,以后有的是时间赎罪”。
  只见僵尸的身后出现了一个人影,漂浮在半空中,盯着下面的僵尸,冰冷的开口道:“茅山欠我一个人情,家乐,菁菁带他们走”。
  家乐和菁菁赶忙从森林里窜了出来,把所有人都给拖走了。
  僵尸根本就没管他们,只是沉重转身,看着月光下的仙子,和漂浮在她周围的两个散发着宝光的葫芦,问道。
  “阁下是谁?”。
  那人扭了扭手腕,开口道:“月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