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二十四章 七个清洁工

  当林云和小妹正准备坐小巴回家的时候。
  “滴滴”,一辆白色面包车在旁边停了下来,排气管打开了驾驶室的车窗问道:“你们俩怎么在这等小巴,饭桶你的新车啦”。
  林云无所谓的说:“早上的车开着感觉不舒服,被我拿来怼消防栓了,现在正准备去再买一辆更好的”。
  车上的五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齐声道:“我去,毫无人性啊,我们还一辆都没买啦”。
  小妹看着目瞪口呆的的五人狠拍了林云一下。
  “别听他瞎说,刚刚遇到了车祸,我们撞消防栓上去了,车坏了”。
  众人这才狠狠地舒了一口气,心里痛快多了。
  “你们去做清洁啊,带上我们啊,反正我们也没事做”。
  说完小妹就拉着林云上了五宝清洁的车,排气管立刻启动车朝着客户家驶去。
  茶壶幸灾乐祸到,“饭桶,你这次逃不了吧”。
  排气管:“嘿嘿,有本事你跳车啊”。
  林云看了看路旁飞速闪过的树木,放弃了跳车的想法。
  兰克司生气的说到:“早上就应该把车给我开,保准没事”。
  凡士林附和到:“没错没错,要是我来开,就算炸弹轰炸,我保证漆都不会掉一块”。
  排气管不屑的说到:“别吹牛了,就你”。
  茶壶这时说到:“早上我去开的话保证没事”。
  六人一齐撇了他一眼。
  林云不屑的说到:“切哎,你去开,我就要为我的车默哀了”。
  卷毛叹了口气说到:“茶壶,不是我们不信任你,你连个摩托车都骑不好,就不要开车了吧”。
  排气管在前面头也不回的说到:“就你那技术,一脚油门下去,引擎就废了,你还想开车,哼哼”。
  兰克司:“没错,茶壶你就放弃开车这个想法吧,对你没坏处的”。
  凡士林:“就你这体积往车上一坐,车就矮了半截,而且你也挤不进驾驶室的”。
  茶壶生气的指着几人:“你们竟然这样子取笑我”。
  小妹安慰茶壶到:“好了,好了,别取笑茶壶了,哪有那么夸张啊”。
  茶壶心里好受多了。
  “就是多烧点油吧了”。
  “哈哈哈哈哈哈”,众人齐声大笑,茶壶差点就找个车缝钻了进去。
  林云补充到:“还要经常换轮胎,压力太大,容易爆胎”。
  众人一怔,然后笑的前仰后倒。
  茶壶恼羞成怒的朝林云扑了过来,“饭桶,我要杀了你”。
  一路的欢声笑语,一行人到达了目的地,一栋豪华的别墅。
  兰克司:“好了,饭桶和茶壶把工具拿一下,我们先进去”。
  林云拿工具时,发现了桶子里面多了个皮箱,没说什么,看着茶壶打算把所有工具都拿上,林云赶紧说到。
  “茶壶,这里是别墅,应该用不到这么多大型工具吧”。
  茶壶想了一下:“哦,好像是啊”。
  然后俩人就拿了一些小工具,林云拖着扫地机一起往别墅走去。
  刚走进去,就被别墅管家说到:“第一,不用的东西别拿进来”,茶壶于是就打算把东西放在楼梯旁边。
  这时管家的声音再次传来:“没有的东西拿出去,摆在门外”。
  林云和茶壶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气到:“我说,你就不能一口气说清楚啊”。
  “没办法了,谁让人家是老板啦”,两人只好乖乖把东西都放在屋外。
  当林云和茶壶拿着马上要用的东西走进了时,管家刚好拿出了烟问道。
  “抽烟吗”,五福星每人拿了一根烟道了声“谢谢”,林云和小妹都不抽烟就没拿。
  等众人准备开始找火机点烟的时候,管家说:“第四,你们抽烟不准点火,我们老爷最讨厌烟灰到处飞了”。
  “好想打他啊”,众人想到,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只好把烟都收了起来。
  这时管家突然眯着眼从卷毛身上捏出了一根头发:“你常掉头发,是不是啊”。
  卷毛连忙回到:“现在已经少很多了”,这笔生意的报酬可不少啊,不能因为这点小事丢了。
  管家严肃地说到:“你最好戴顶帽子,那些头发到处飞其实是很不合卫生的”。
  “第五,我们合约上说明,工作使我满意我才会付钱”。
  兰克司干笑着:“当然了”。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开始工作了”,说完管家就离开了。
  凡士林拿起扫地机的插头,边往插座走去边说:“好了好了,听完了废人说废话,我们可以清理废物了”。
  每人拿着各自工具开始了打扫,林云则一直跟在小妹后面,他不知道干什么啊。
  小妹没好气到:“好了好了,叫你来你不来,现在什么都不会了吧”。
  林云:“老婆大人,教教我吧,晚上随便你了”。
  小妹羞红了脸:“呸,真是的,乱说什么啊,走,我教你擦窗户,靠近花园的窗户都归你擦了”。
  “没问题,madam”
  之后小妹开始林云怎么擦窗户。
  “首先要用湿毛巾把镜子打湿,然后再用玻璃刮刮一遍,如果有污渍就用清洁剂先擦掉,然后再刮一遍”。
  林云:“OK,小意思,很简单吗”。说完转身看着身后大大小小的窗户,“好想有点多啊”。
  小妹捂着嘴笑到:“阿云,你加油啊,边边角角也要擦干净”。
  林云于是就低着头,开始怒怼窗户,嘴里还“洗刷刷,洗刷刷,洗刷刷”,然后不断重播,林云就记得这么一句。
  过了一会,凡士林用扫地机扫完地后,立刻满脸自豪的跑到小妹面前,“小妹有没有需要帮忙的”。
  小妹想了想:“兰克司,还有什么地方没有人扫啊”。
  兰克司坏笑的回到:“只有那个只能清洁,不能使用的厕所还没有人打扫”。
  小妹回头微笑着看着凡士林:“加油”。
  凡士林狠狠的仇视着兰克司,眼里好像在说着:“我要杀了你”。
  但是在小妹期许的眼神下败下阵来。
  凡士林带着熊熊燃烧的怒火冲进了厕所,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
  当众人完工后,兰克司请来了管家,“东西都清洁好了,请验收一下”。
  管家转了一圈,说到:“地面还有头发,而且厕所没有清洁干净,重新打扫”,说完一挥袖子就离开你。
  然后凡士林再次被众人推进了厕所,而卷毛则被扔出了门外。
  剩下5人在屋子里找卷毛落下的头发,当几人再也找不到落发后,再次叫来了管家。
  结果被墙角还有灰尘给再次打发了,几人被折腾的一肚子火气,离开时,如果不是薪水够厚,就可能上演六大壮汉殴打七旬老人的八周刊的头版头条。
  在回去的路上,众人还是一肚子火气,看到前方路口的红灯,排气管停都没停就闯了过去。
  凡士林提醒到:“哎哎哎,你闯红灯啊”。
  排气管不在意:“当没看见”。
  排气管刚立了个flag,林云就看到对面路上窜出来了一个骑警:“排气管,你惨了”。
  排气管奇怪到:“为什么啊”。
  “哇呜,哇呜”的声音代替了林云的回答,只见面包车后面,一个骑警追了上来,然后超到了面包车的前面,打了个手势。
  排气管只好在路边停下了车,然后打开了窗户。
  骑警摘下了墨镜走了过来:“你刚才闯红灯诶”。
  排气管哀求到:“老兄,给次机会吧”。
  骑警站在车窗外回到:“可以给你次机会,不过先把驾照拿出来”。
  排气管嘟着嘴不愿意的拿出了了驾照。
  骑警拿着驾照看了看,趴在玻璃上看了看汽车的牌费和第三者保险资料,心里吐槽了一句:“我靠,这种老古董车都给过了,哪家给过的,我要封了他,竟然还有保险公司愿意保它,真有勇气”。
  茶壶看了一眼骑警,然后赶紧安慰排气管到:“哎哎,我认识他”。
  说完就赶紧下了车,其他人也纷纷跟着下了车。
  车上林云和小妹对视了一眼。
  林云笑着说:“我说的没错吧,他肯定会倒霉的”。
  小妹小手轻轻地拍了他一下:“不要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真是的”。
  然后俩人也跟着下了车。
  听到卷毛对7086说到:“喂,老兄”。
  7086一回头就看到茶壶那硕大的身躯:“哦,原来是你啊,胖子”。
  茶壶开心的说到:“是啊,幸亏是你啊,所以说朋友认识多总归还是有点好处啊”。
  7086无奈却坚定的说到:“那你可就说错了,我的为人是公归公,私归私,下次叫你朋友小心点”。
  茶壶还打算在说情一下:“哎,长官”。
  7086回绝倒:“不用叫长官,我职责所在,实在是爱莫能助”,说完继续开着罚单。
  卷毛生气的说到:“给他抄了,这些警察就会抄别人车牌,抓贼从来就从来没有这么卖力过”。
  7086心酸的说到:“我就是抓贼太卖力,才会这样子的”。
  “这是确实,我和小妹可以作证”,林云和小妹走了过来。
  7086看到俩人笑到:“好巧啊,又碰到二位了”。
  小妹点了点头:“嗯,没错,不过你怎么做起了交通警察了”。
  林云轻拍了下小妹的头:“你个笨蛋,这种没脑子的警察除了做交通警察还能干什么”,说完立刻捂住了嘴,“我去,怎么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看着脸色阴郁的7086,林云立刻说到:“那个,我刚才什么都没说”,说完立刻跑回了车上。
  林云胆战心惊的看着7086,而7086手紧紧抓住笔,然后写坏了好几张纸才把罚单开好。
  7086黑着脸开着警用摩托离开了。
  排气管生气的对林云说到:“你乱说什么话,害得我被多罚了一百块”。
  林云不好意思的说到:“一个没注意,说溜了嘴,对不起对不起”。
  兰克司好奇的问道:“饭桶,你怎么认识他的”。
  小妹嘿嘿的回到:“我们的车,就是因为他抓贼撞坏的”。
  排气管生气的说到:“不就撞坏一辆车吗,有什么严重的,害得我被罚款”。
  卷毛附和到:“对,我要去警务处抗议,怎么能让警察流血又流泪啦”。
  林云为小妹补充道:“不止我们一辆车”。
  兰克司不在意的的说到:“不就五六辆车吗,有必要把人罚到做交通警察吗”,心中想到“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帮他辩护”。
  这时林云来了一句:“如果在后面多加个十,会怎么样啊”。
  排气管一个急刹停了下来,众人摸了摸头,凡士林大声喊到:“五六十辆车”。
  排气管有些同情他的上司:“他怎么还能当警察,正是奇怪”
  兰克司奇怪的说到:“如果抓到了贼,应该没那么严重的,办案的正常开销而已”。
  小妹和林云回想到:“那个,最后抓到那两个抢劫犯的时候,好像没有找到什么赃物啊”。
  卷毛一脸我已看透的说到:“肯定还有同伙,这很正常”。
  说完后,排气管再次启动车往回了。
  车里传来了林云突然想到:“现在的抢劫犯都挺有钱的,开的车比我的都好,是辆跑车哦”。
  车子再次急刹传来了众人的大喊:“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