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六十八章 小妹学武

  林云先下手为强,抢先冲了过去,冲拳直击叶凌的面门,叶凌左手一搭,右手直击林云的腹部,林云发现后,直击变击为扫,狠狠的往她的侧身打了过去,左手也同时攻向叶凌的面门,叶凌左右手攻击了几次林云的腹部之后,直接向后倒退,离开了林云的攻击范围。
  站在离林云几步之外的叶凌,看着没有任何异样的林云,神色一愣,瞬间战意齐开。
  “铁布衫”。
  林云感受了一下受击部位,认真的看了看对手,“很快,而且力量很不错”。
  “砰”,瞬间两人再交起了手,林云自创的散手八式,几乎没有打中过叶凌。
  在林云自身却被击中数十次后,林云惊讶的主动脱离了战局,感受了下自身的情况。
  笑着说道:“以点破面,是个破铁布衫的不错方法,你合格了”。
  然后回头跟赵凌志说道:“这个人,你没唬我,她就是小妹未来的师父了,你的引见费一分都不会少的”。
  赵凌志开心的说道:“那当然”。
  于是林云走到小妹身旁接过了小宝,摸了摸小妹的头说道:“你加油吧,我和小宝去休息室玩了”。
  小妹点了点头,“你小心一点”。
  林云逗着小宝离开了。
  而小妹走向了叶凌,磕头到:“弟子苏珊,拜见师父”。
  叶凌赶紧拉起了小妹,说道:“我看你刚生产不久,暂时就不教你什么招式了,我先教你站个养生桩吧,我当初要是没学会这套桩功,八成就活不到现在了,你要认真学,知道吗”。
  小妹立刻回答到:“没问题,我会认真学的”。
  然后叶凌就把自己最重要的桩功传给了小妹,然后站在一旁指点。
  一看到,站在旁边的赵凌志,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威胁到:“一个月十万块的雇佣费没有问题吧,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赵凌志赶忙回答道:“保证没问题,这两个都是有钱的主,抓住一个你就下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叶凌点了点头,安心的说道:“那就好,我说你老赵最近怎么这么阔啦,原来是傍上大款了”。
  赵凌志从身后的柜子了拿了一瓶药酒,递给了叶凌,说道:“擦擦吧,那个王八犊子的拳头可不是那么好接”。
  叶凌接了过来,看了看瓶身的标签,奇怪道:“这种工厂生产的药酒,能有什么好疗效,你自己的做的呐,别舍不得拿出来”。
  赵凌志说道:“别小看这个药酒,他的疗效可比我自制的好多了,而且这已经是第三款改良版了,效果更好”。
  叶凌吃了一惊,说道:“不会吧,不可能啊”。
  赵凌志生气的指了指后面的休息室,说道:“就是后面那王八羔子厂里生产的,当初他为了给我推销,直接把我给锤的鼻青脸肿,然后逼着我用的”。
  叶凌憋着笑,着看他,惊奇的问道:“被徒弟打的是师父,你还是我知道的第一个”。
  然后叶凌还追问道:“感觉怎么啊”。
  赵凌志想了想,“感觉就是药酒的药效真不错,然后他顺利的把我祖传的药酒配方给抢走了”。
  如果林云知道的话,一定推销到:“林氏药酒,你值得拥有”,然后就会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孙老头给狠狠的打了一顿,“你个王八羔子,把我的医馆当成超市了,随便什么东西都往我这丢”。
  叶凌看了看手里的药酒,把袖子往上卷了卷,露出了乌青的小臂,然后用药酒擦了擦。
  一边擦着一边看向了教室中间的小妹,偶尔出言纠正一下小妹的姿势,站了五分钟后,说道。
  “休息二十分钟,再接着练”。
  小妹松了口气,然后去看了看林云,发现林云正逗着小宝,就安心地坐在林云旁边休息了一下。
  林云还帮她按摩按摩双腿,好好的放松了一下。
  没有后顾之忧的小妹,就继续安心的站桩了,在一上午来来回回的站桩中,小妹终于学会了养生桩的正确站法和运力法门。
  而带小孩的林云则打了个电话。
  “喂,是边缘人吗,我是林云”。
  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猥琐的声音,讨好到:“林老板啊,你的今天可是威名远扬啊,已经有八家武馆要联名挑战你了,你可要小心点”。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小事,找死罢了,问你个事,你知不知道香港现在还有没有真正的道士,我有点事”。
  边缘人想了想,“我认识的都是骗钱的,我找去其他人问问,下午给你消息”。
  林云抱着小林蕾,回到:“好,我要的真的,你敢给我假消息的话,信息费就没有了,知道吗”。
  边缘人保证到:“保证是真的,顾客是上帝吗,马上就去问”。
  说完,边缘人就立刻挂了电话,跑去找人问消息了。
  林云则再打了一个电话给财务,打完之后,就抱着小蕾蕾走了出去,去看练武的小妹了。
  等小妹练完武之后,林云把了把小妹的脉,对叶凌说到:“今天就到这了,明天再练”。
  叶凌惊诧的点了点头,“可以,只要给钱一切好说”。
  林云回到:“茶礼一会就有人送过来了,你稍等一下”。
  说完,林云就带着气喘吁吁的小妹回家了。
  叶凌看着俩人的背影,对赵凌志惊讶的说到:“你这徒弟还会医术啊?了不得啊”。
  赵凌志茫然到:“这个我不是很清楚,我也就教他练练武,其他的我也不是很了解”。
  没过一会,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手提公文包走了进来,对叶凌问到:“你好,请问是叶凌女士吗?”。
  叶凌回到:“是,有什么事吗?”。
  西装男客气的说到:“我是林董的专门财务,是来给你送茶礼的”。
  赵凌志奇怪的说道:“我当初收钱的时候,林云不都是直接给我的吗,怎么现在还专门雇了个财务”。
  财务憋笑的说道:“这是苏董为了限制林董乱花钱专门设立的,林董的支票已经被取消了,现在林董所有大额现金都会经过财务,而且我也只是顺便兼任的,我的主要工作还是监察各公司的财务支出的”。
  然后财务给了叶凌一章十万元的支票,就离开了。
  叶凌紧紧的攥着支票,然后转身就把赵凌志按在地上摩擦,“你个王八犊子,有这种好事不早喊我,那个大个子是不是在收集跌打损伤的药方”。
  赵凌志哭着说道:“关我是什么事,他又没有说要练咏春,而且你想干嘛”。
  叶凌两眼发光的说道:“当然是抱大腿了,这样子我以后就不愁没钱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财政状况”。
  赵凌志说道:“药方你直接打电话联系药酒厂就行了,我有电话,抱大腿的话,你把那个女人教好就行了,林云就是个气管炎,搞定他老婆,你就真的不用担心以后了”。
  叶凌开心说道:“真的吗”。
  赵凌志肯定的点了点头,“真的,他以前还经常中午回去做饭,而且他老婆的公司好像不比他的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