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十一章 卷毛出狱

  第二天一大早,林云和小妹就起了床,然后帮小妹把东西搬回她原来的房间,以防止卷毛回来知道后发飙。
  万一卷毛有个高血压、心脏病什么的话,死在这里就不好了,等等,这样房子不就是小妹的了,嘿嘿。
  小妹回头看着傻笑的林云:“阿云,你傻笑什么”。
  林云把心里的想法刚一说出来,就被小妹的惊涛掌给拍倒在地。
  小妹擦了擦手“一天到晚胡思乱想什么,还不赶紧收拾一下,准备吃饭了,我一会儿还要为中午的大餐准备材料啦”。
  “知道了,知道了,咳咳”,林云“痛苦”揉着遭“重创”的部位回答到。
  “你要再敢装模作样,我会让你死的很难看,快去吃饭,明白了吗”。
  “Yes,madam”,说完林云“嗖”的一下消失,小妹房间的东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多了起来。
  “madam,东西已搬完,请指示”,
  “吆西,去吃饭吧”。
  “Yes,madam”,林云敬了礼,转身正步离开。
  小妹站在后面笑的腰疼。
  随后林云开着面包车出发去接卷毛了,在到达离监狱还有5公里的地方的时候,“砰”“砰”“砰”“砰”的一声接着一声传来。
  林云慢慢刹车后,下车看了看爆掉的轮胎,又看了看其他轮胎。
  “是不是,没气了,不然我为什么看不出来哪个胎爆了”。
  于是打电话叫了个拖车把面包车拖到修理厂,然后修理工告诉林云:“四个轮胎全都爆了,我修车以来第一次看到如此光滑的轮胎,你这车开多久没换胎了”。
  “管他啦,还要多久能换好”,林云表示天知道,只要能开就行,其他无所谓。
  “最少两天,这种老式的轮胎停产了,我要去废品厂好好找找,维修费可都比这车贵,要不不修了吧”。
  “不行,一定要修好,要多少钱”,林云觉得这车开了这么久都没坏,质量一定非常地好,而且开的很顺手,不想换了。
  “好吧,两天后来拿车,1000块”
  还好修理厂离监狱不远,林云跑了三十分钟就到了,跑到监狱门口时发现门前停着一排看起来很贵的车和一群逼格很高的黑衣人。
  “哪个大哥大出狱了”,看到卷毛和四个看起来有点眼熟的面庞站在旁边露出羡慕的眼神。
  林云想到了:“这就是卷毛说的客人啊,那么那就是卖假钞的陈超喽,这么说危险快要来了”。
  看到陈超走后,林云跑了过去
  “卷毛哥,我来接你了”。
  “阿云,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可是等了很长时间了”。
  “没办法,车胎爆了,跑过来迟了”。
  “算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我在牢里认的兄弟,兰克司,排气管,凡士林,还有茶壶”。
  “你们都认识一下,这是我小弟饭桶”。
  茶壶笑了一声到:“我一直以为我的外号已经够难听了,没想到啊,谁起的”
  卷毛大声到:“我起的,你有意见”。
  茶壶连忙摆了摆手:“没有没有,朗朗上口,文采斐然”,寄人篱下没有人权。
  林云这是说到:“我们,快走吧一会就该吃午饭了”,说着走到路边拦车。
  其余四人看了看太阳的位置,转身对卷毛竖起了大拇指:“起的真准”。
  过了十几分钟,一辆小巴都没有停下来,好像没有看到路边挥手的几人。
  兰克司奇怪地说到:“难道现在拦车要用脚拦吗”。
  林云一本正经的说:“没错,这是公交公司新出台的规定,兰克司你去试试,小巴包准停下来”。
  兰克司的说着脸上露出了坏笑:“真的吗,我来试试”。
  然后在下一辆下巴距离还有100来的米的时候突然把旁边幸灾乐祸的林云往前推去,不过因为距离太远,小巴司机早就刹车停了下来。
  林云本来吓了一跳,然后缓过神后,突然往前走了十几米,然后往小巴前面一躺。
  “啊哟啊,我的腿,我的腿断了,今天没个十万八万,你不要想走”,瞬间林云碰神附体,瓷神上身,惨叫一声接着一声,一声比一声凄惨。
  司机被吓的脸都白,心想是不是刚才眼花刹迟了,越想越觉得是,最近熬夜打牌打的太多眼都打花了。
  然后好像车神舒马赫附身,猛地倒车,急转方向,然后猛踩油门,小巴硬是开出了F1赛车的速度骤然消失不见。
  留下一脸懵逼的林云,他只是打算坐个霸王车而已,没必要反应这么激烈吧。
  卷毛,兰克司,排气管,凡士林茶壶五人边拍着手边说到:“厉害,厉害,这是明天公交公司要颁布的新的拦车规定吧”。
  “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要不然真的赶不上午饭了”。林云拍了拍身上的灰说到。
  排气管:“算了,看我的吧”。
  这时一辆小巴驶来,排气管开始吸气,不一会满脸涨红。
  在小巴车驶过时,“砰”的一声从排气管的口中传出,周围5人秒懂,嘘~。
  乘司机下车的时候,6人一个接一个上了车,卷毛在最后跟司机道喜:“老兄,你真幸运,在这里都有六位客人”。
  小巴司机这时才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满脸不爽的回到了驾驶座,看了看后面,只能开车往前走了,卷毛几人兴高采烈的跟监狱道别。
  行驶的路上小巴司机抱怨道:“碰上这批倒霉蛋,真是走运了,没办法了,只能去超级市场买点柚子叶烧水,把车好好洗洗了”。
  卷毛几人虽然有点生气,但也没说什么,毕竟人之常情吗。
  小巴行驶到一个路口等红灯的时候,旁边也驶来一辆小巴,对面的司机说到“老李,晚上打不打牌啊”。
  小巴司机大声的说到:“不要找我了,比大清早碰上尼姑还倒霉”。
  对面说到:“不会吧”。
  “不行你过来看看,保准你一眼看的出,个个脑门上都有个囚字”。
  这是绿灯亮了,后面的车按喇叭催促到,“按什么按,赶着去坐牢啊”。
  事不过三,小巴司机惹恼了几人,眼神交流了一下,兰克司主攻,其他几人侧面照应,来好好教训一下这个司机。
  兰克司起身从司机的仪表盘上刁了只烟放在手里,
  兰克司问卷毛:“卷毛,你当初怎么怎么进去的”。
  卷毛说到:“小事情啦,有一次我搭小巴,有个司机跟我啰啰嗦嗦的,我把他拉下去,随随便便给了他两刀,结果就判了三年”
  凡士林:“我最倒霉的,有个司机瞪了我一眼,我就打瞎他一只眼,判了两年”。
  排气管:“那还是淋硝镪水划算,我淋到那个司机脸上才判了一年半”。
  “那下次我也淋硝镪水算了,这样划算多了”林云一脸认同的说到。
  兰克司问林云:“你怎么进去的去,看起来你年纪不大啊”。
  “有个司机不让我上车,我追了他五条街,然后他少了一条胳膊,一只腿,我就被判了三年半”。
  茶壶这时说到:“我也是用的硝镪水,可是没有你运气好,结果被判了十年”。
  排气管在一旁大声的问到:“你淋他哪里了”。
  茶壶一年平静的说到:“我没淋他,我只是灌他喝下去了而已”。
  小巴司机紧张摸了摸喉咙。
  卷毛:“坐多久到没关系,看到不顺眼的人就要扁,不要和他客气”。
  “对对对”,林云一脸的意动
  兰克司这时来了一句:“不知道到烧掉一辆小巴要判多久哦,司机老兄,有没有火啊”。
  司机紧张的回到没有,然后直接掏出打火机扔到了窗外,刚要松口气,林云幽幽到:“排气管,你的硝镪水在哪卖的”。
  瞬间司机全身一颤,还好兰克司的话救了他。
  “别说了,越说越气,卷毛,到底有没有小巴到你家”。
  “以前没有,现在不知道了”
  “那条路怎么走”。
  司机聚精会神的听着生怕惹恼的大佬们。
  “前面转左”,车辆速度不减漂移左转。
  “然后转右”“直接过水潭”,不一会就到了门口。
  卷毛大喊一声:“就在这里停”,车辆瞬间平稳停住,向车上的几人完美阐释了什么叫“老司机”。
  兰克司准备付钱的时候,司机连忙拒绝到:“四海之内皆兄弟,不用了不用了”。
  当司机准备走的时候,林云趁机扔了个东西进去,司机赶紧加速离开,生怕林云他们往他身上淋硝镪水或是烧他的车。
  兰克司看到林云往车里扔了个东西:“饭桶你扔了什么东西”。
  “没什么,只是张废纸”。
  当司机把这辆凶车直接开回家后,准备用柚子水好好的除邪驱魔的时候,发现了一张卷成团的100元港币,“吓死我了,原来不是什么大佬”
  林云表示:“这是专车接送,以及帮助卷毛他们发泄心中怨气的报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