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五十五章 夺权

  第二天,五福星等人早上起来搬家的时候,就没有看到林云的身影。
  林云一大早就来到了仓库,和众小弟讨论了一下方案,小弟们除了脸色有点难看之外,没有什么异样了。
  讨论完,林云就带着两个人朝何文的地盘出发了,后面的人紧接着上了十来辆租来的面包车跟在了后面。
  林云开着车,问了问后排的俩人一句,“昨天的伤怎么样了,不要紧吧?”。
  两人揉了揉受伤部位,连忙回到:“没事没事,都好的差不多了”。
  林云鄙视地说道:“你们还真是不禁打啊,一拳就趴了”。
  后面的人只有苦笑的说到:“不能和大哥你比啊,谁知道你的拳头会这么重啊”。
  旁边的小弟不停的点了点头,“老大你的拳头,可真够硬的,而且我们打你,你好像都没什么感觉啊”。
  林云不屑的回到:“你们这些人也就知道欺负欺负菜鸡,那里敢跟人硬碰硬啊,能打的现在还都在牢里待着呐”。
  “还有多久才到啊,何文地盘在呐”。
  小弟赶忙回到:“前面不远就是了,那里外国人多,商铺都收美元”。
  林云点了点头:“哦,知道了”。
  一个小时后,车队到达了目的地。一群人都下了车,站在了一起。
  林云对站在旁边的一个小弟使了个眼色。
  小弟点了点头,走到了旁边的一家店铺,一拳捶在了柜台上,喝到:“把何文的手下都叫过来,我们老大找他们有事”。
  店老板吓了一跳,连忙说到:“没问题我马上把人叫过来”。
  然后赶紧拨通了号码,惊慌的说到:“B哥街口这边有人闹事,快过来多带人过来,下次保护费我交双倍”。
  电话里面传来一声男音:“知道了,我会带人过去”,电话里还依稀传来,“都收拾一下东西,跟我一起走,又有人来抢地盘了”。
  林云坐在车子的引擎上面,并且嘴里还叼着根吸管,吸着早上现做的果汁。
  小弟这时跑了过来,报告到:“老大,都搞定了,人马上就到”。
  林云点了点头,“嗯”。
  等了十分钟,一群带着伤的人走了过来。
  林云放下了果汁吩咐到:“你们不要过去,我亲自动手,你们到时候收下尾”。
  小弟们反驳道:“这不行,哪有老大亲自动手,而小弟坐在旁边看的”,“对,没错”,“我们上就行了,老大你看着就行了”。
  林云不屑的说到:“你们上,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猴年马月啊,伤猴对残马,你们是不是要坐着轮椅用拐杖打啊”。
  “可是”,小弟们还要说什么的时候。
  就被林云给厉声打断了,“我不是招小弟来反对我的,知道吗”。
  “是~”,小弟们立刻大声回答到。
  “嗯”,林云脱了外套,从车里抽出了一个一米五长的短木棍,往前走了过去。
  对面拿着狗腿刀的何文小弟刚准备交涉一番就被林云一棍给抽飞了。
  其他人一看,立刻三三两两的朝林云围了过来,大部分人还是在警戒着林云的小弟们。
  林云的小弟们看着他们的举动,不屑的说到:“还有时间看我们,一会恐怕就没这个性质了”。
  另一个也点了点头:“没错,他们是没见过老大火力全开的样子,就二十几个人还敢分兵,摆明就是在找死啊”。
  “嗯~”,其他人也都点了点头。
  当外围的人转身才发现,里面人已经全都趴在了地上昏迷不醒了,剩下的人连忙朝林云砍了过去,不过结果只是地上多了几个物体而已。
  林云打完后,把木棍交给了过来的小弟,接过小弟递过来的毛巾擦了擦手,感慨道:“茶壶的棍法不是盖的,感觉真不错,我要多练练”。
  看着小弟们忙着拖人,林云吩咐到:“地上的武器什么的,都要带着,打扫干净知道吗”。
  众小弟立刻回到:“知道了,老大”。
  “嗯”,然后林云就回到了车上,等了一会。
  领着车队开始了归程,当回到那个仓库后,林云吩咐众人泼醒了昏迷的何文的小弟们。
  看着周围持刀站立的黑衣人,何文的小弟们在中间瑟瑟发抖。
  林云坐在正前方,吸着果汁看着他们问道:“我现在就是你们的老大了,你们谁有意见”。
  下面没有人敢反驳一句,林云接着对着下面蹲的众人问道:“你们现在谁是老大”。
  其中一个健壮的人慢慢的站了起来,“是我,我是大B”。
  林云点了点头:“你负责把他们的身份信息都登记一下,明天交给我”,然后对着周围的人也同样的说到:“你们也一样,阿荣你负责”。
  站在旁边的阿荣立刻回到:“没问题,老大”。
  然后林云看着下面问道:“你们呐”。
  大B看着周围立刻回答到:“没问题”。
  林云点了点头:“好,就这样了,去给他们治一下伤,药酒我带了,阿华你去看看有什么废弃工厂要卖,买下来生产药酒,阿贵你去注册一家安保公司名字叫石盾,阿才,你去找一个训练场买下来”。
  “是”,“是”,“是”。
  然后众人各自散开了,疗伤的疗伤办事的办事去了。
  林云看了看,发现好像没什么事了,“事情办好了,再打电话喊我,知道吗”,说完就走了。
  一看老大走了,大B小声的问到:“我们老大的棍法这么厉害啊”。
  给他擦药酒的人不屑的笑着说到:“昨天,就在这里,三十三个人全被老大一个人给用拳头打趴了,没看到现在我们的脸现在都是白的吗”。
  “嘶~”,何文的小弟都倒吸了一口凉气,然后再也不敢胡思乱想了。
  而林云回家去跪仙人掌了,因为跪洗衣板对他什么没有。
  林云一边全力运用铁布衫的精力来抵挡仙人掌的刺,一边左右晃着来除刺,哀求的说到:“老婆大人再批一笔启动资金吧,不能在我新收的小弟面前丢脸,你说是吧”。
  小妹微笑的说到:“不是,你的马脸不值钱,随便去丢吧”。
  林云看到软的不行,就扑了上去,反正现在家里没人。
  半小时后,小妹终于求饶了,“好,我给你三百万,这是我们的最后一笔钱了,我们俩的今年的终奖全都在里面了,这个月下面的日子我们就连一分钱都没的多了”。
  林云奇怪到:“怎么就这么点,衣服不是在日本卖的很火吗,赚的应该不少才对啊”。
  小妹红着脸冷哼了一句:“还不是某个人夸下了海口,结果一半的利润都发掉了,那些打工的今年的年一定过得很开心”。
  林云想了想:“我好像是说过,明年赶紧取消掉,我马上打电话给徐峰”,然后赶紧往外面跑去。
  小妹拉住了林云:“不用了,已经取消了,而且现在徐峰不管这些事了,他现在只负责管工厂,这些事现在归CEO管”。
  林云奇怪的问到:“我们什么时候有CEO了”。
  小妹鄙视的说到:“你有多长时间没去工厂了”。
  “几个月了吧”,林云想了一下回到。
  小妹捂着头说到:“现在公司把我们俩的公司合并了,成立了母公司叫东方时尚,而徐峰现在负责工厂生产,管理上是新挖来的CEO负责”。
  林云大喊到:“谁决定的,我要开了他,有经过我的同意吗”。
  小妹冷着脸说到:“我决定的,你有什么意见”。
  林云立刻趴到了小妹的身后,轻轻的给她捶着背,讨好的说到:“没意见,怎么可能有意见,老婆大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这不算怕累到你吗”。
  小妹说到:“怕累到我,那好”。
  说着起了床,拿了一封文件扔到了林云面前,命令道:“签了吧”。
  林云好奇的拿起来一看,“股份转让合同”,气愤的指着小妹说到:“你这是要夺权啊,你”。
  然后俩人眼神死死的对峙了起来。
  两分钟后,小妹“哇”的一下哭了起来,吓得林云瞬间就翻到了最后一页签了名。
  然后求饶的说到:“姑奶奶你别哭了行不行,我都签了”。
  小妹捂着眼睛从手指缝里看了一下,继续哭着说到:“还有第八,十五,二十三页也要签”。
  “好好好”,林云无奈的说到,然后都给签了,然后哭丧的说到:“我的章在你那里,你自己盖就可以了吧”。
  小妹一把给抢了过来,翻开看了看,然后给了林云一个法式湿吻,结束后开心的说到:“谢谢老公”。
  林云死死的盯着小妹:“公司都给你了,你就给一个吻就够了”。
  小妹开心的看着合同,不在意的说到:“随你怎么样了”。
  然后林云生气的扑了生气,小妹被折腾的死去活来了半个小时,林云才放过了她。
  林云提了提裤子,不开心的说到“等你生完孩子,你就死定了,哼”。
  小妹喘着气说到:“好啦好啦,老公大人还有什么想说的啊”。
  林云从书桌上翻了一个本子,再拿了一支笔扔给了小妹。
  认真的说到:“都给我记着,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了”。
  小妹点了点头。
  “第一,你的股份绝对不能低于百分之五十”。
  “第二,不要上市”。
  “第三,分股的时候给徐峰分点,他是我们的恩人,而且股份不允许出售,只允许公司回购”。
  第四,质量绝对不能出问题,谁出状况就开除谁,不许偷工减料。
  第五,旧衣服要回收,而且不能重新制造成衣服再出售。
  “第六,新材料和新工艺要花大精力研发,中国的古老技艺和材料也要仔细研究,一定要抓紧申报和保护专利,还有要学习其他国家的技艺,不能故步自封”。
  “第七,公司的法务部门要独立出来,专门成立一家公司,来提供法律服务”。
  “第八,要保护好环境,不要让工厂的废水乱排”。
  “第九,你要拖拖后腿,步子不能迈的太大,公司主营目标是服装,可以发展一下上下游,绝对不要去搞什么房地产那些和公司没关系的东西”。
  “第十,也是重要的一点,你要记仔细了”。
  小妹赶紧点了点头“嗯”。
  林云温柔的轻语到:“绝对不要累到自己,知道吗”。
  小妹抬头眼汪汪的看着林云。
  林云好笑的问道:“要来第三次吗”。
  小妹生气的吼道:“滚,天天就知道发情”。
  然后生气的撕开了枕头,把存折扔到了林云的脸上。
  林云“嗖”的一下消失了。
  小妹温柔的看着笔记本,笑骂到:“大坏蛋”,然后慢慢的把林云的嘱咐的第十条给写了上去。
  痴痴的看了很长时间。
  “他的理想啊,真的好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