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僵尸没有人权

  在孔平啃蜡烛的时候,小林蕾急匆匆跑了过来问答:“好不好吃啊,我也要吃”。
  孔平紧忙摇了摇头,“不好吃,不好吃,赶紧去睡觉”。
  这时,第一茅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小不点,你是孔平的私生子吗,那个妒妇知不知道啊?”
  小林蕾根本就没有理他,直接问孔平到:“是不是西瓜味的”,说着自己就咬了一口。
  没过一会,“哇~,不好吃”,小林蕾瞬间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这时,鬼仆终于从孔平的身体里钻了出来,安慰道:“小祖宗,别哭了,我带你去吃糖葫芦好不好”。
  “嗯”,小林蕾挂着眼泪的说道。
  第一茅问道:“那个小笨蛋是什么人啊,你和王慧新生的,老当益壮啊”。
  孔平喘着粗气的说道:“那是财神,来我家玩的”。
  “哦,孔平,到现在还认不认输啊”,第一茅笑着问道。
  孔平感受了一下自己空无一丝法力身体,认输道:“算你赢了”。
  “哈哈哈哈哈,师兄可以了不用再拦那个疯婆子了”,瞬间第一茅笑着喊道。
  镇子外面,四目立刻停了下来,难为情的说道:“女娃子,我们到此为止,我认输”。
  “哼,我师兄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说完白柔柔就收起了玉剑,直接往诸葛家赶去,四目也追了过去。
  四目边跑还边叹气道:“现在的女娃子啊,脾气真是越来越大了,不会有事的,你别那么担心”。
  不一会儿,白柔柔就赶到了孔平家里,急匆匆的查探了孔平的情况,紧张的问道:“师兄,你没事吧”。
  孔平笑道:“没事,没事,师妹一路赶来辛苦了,先喝杯茶休息一下吧”.
  师妹娇滴滴的说道:“不用了师兄,我还是赶紧帮你画符驱邪吧,要不然你这样子,发生了什么事你也帮不上什么忙,镇外面刚来了给茅山臭道士,把我挡到了现在,要不然我早就来了”。
  四目生气的声音传了过来:“猪师弟,你这就这么看着师兄我被骂啊?你对得起师兄我以前对你的照顾吗”。
  “咳咳咳,我说了很多次了,我现在叫第一茅,我是天下第一的茅山道士,不姓朱,知道吗”,第一茅生气的骂道。
  四目走了进来,直接到了水说道:“是吗,朱师弟,你这话要是让石坚听到,他还不把你皮扒了”。
  第一茅难受的说道:“就知道欺负我,你怎么不敢叫二师兄凤娇啊,就会知道欺负弱小”。
  第一茅顺便还对孔平介绍到:“我师兄四目,赶尸一脉的,特地为了那具铜甲尸来的”。
  孔平紧张到:“四目道兄,那具铜甲尸很邪门的,道兄还是少碰为妙啊,我正打算烧了他”。
  四目喝乐口茶,笑着说道:“不邪门我就不会特意来了,我以我们赶尸派的秘诀与道友交换,道兄不要推辞啊”。
  “没问题,我带你去,法决先给我”,孔平二话没说同意了。
  四目直接把法决扔给了孔平,孔平和白柔柔奇怪的看了四目一眼,然后开始仔细查看法决的真假了。
  第一茅惊讶的说道:“师兄,我们之中就属你最吝啬了,今天怎么这么大方啊,你不怕把老祖们从洞天福地里气出来”。
  “要你管,你知道给屁,这东西马上就不值钱了知道吗,而且那具铜甲尸的赫赫威名谁不知道,一本书能换到他,我赚大了”。
  半个时辰后,孔平放下了书,说道:“道兄,我带你去”,白柔柔赶紧扶着孔平起来了。
  这时,鬼仆扛着一架子新鲜出炉的糖葫芦走了回来,身后跟着一个迈着六亲不认步伐的林蕾,她左手一根,右手一串,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架子的糖葫芦。
  孔平奇怪的问道:“鬼仆,你们大晚上的在哪买的糖葫芦啊”。
  鬼仆理所当然的说道:“去人家家里买的,刚做好的,老爷你要不要尝尝”。
  “我靠,有钱还真是为所欲为啊”,孔平吐槽道。
  没想到,四目一看到小林蕾就眼前一亮,瞬间跑到了小林蕾身旁,把她拎了起来,笑着问道:“还认不认识我啊”。
  小林蕾边舔糖葫芦想着,“咦,是你啊,家乐哥哥来了没有啊”,说完眼睛四处乱漂寻找着人。
  四目生气的说道:“家乐那小子已经先去茅山了,我来这边有点事,你怎么在这啊”。
  小林蕾笑嘻嘻的说道:“山里太无聊啊,所以我出来玩了,这还用问你个大笨蛋”。
  四目瞬间眼镜片炸裂,“我靠,你跟你们家的无良父母是越来越像了”,不过一想到有事相求,还是舔着脸说道:“等会帮叔叔一个忙好不好啊,叔叔买糖给你吃好不好啊”。
  小林蕾想了想,点了点头,“你是家乐哥哥的师父,帮你一下子吧”。
  第一茅笑着说道:“师兄你的脸不行吗,还没你徒弟管用啊,哈哈哈哈哈”。
  “滚”,四目抱起了小林蕾对孔平说道:“我们走吧”。
  孔平好奇的点了点头,引着路问道:“你们认识啊”.
  四目说道:“这认识,小家伙和我徒弟玩了三个月,熟的很,不过那两个人已经抢到了这里,还真是厉害啊”。
  白柔柔奇怪的的问道:“抢什么啊?”。
  孔平没好气的说道:“灵材,我周边的的灵材最近少了很多”。
  四目笑道:“这件事你最好不要管比较好,小心被打啊”。
  白柔柔生气的说道:“谁啊,这么嚣张,师兄我到时候陪你一起去看看”。
  孔平开心的看着师妹,说道:“不用了,王慧算过卦了,一去就是大凶,不能去不能去”。
  “哦,那就算了”,白柔柔晦气的说道。
  没一会儿,众人就到了封鬼库,刚好在门口撞上了王慧三人,孔平担心的问道:“你们今天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出什么事了”。
  王慧一看扶着孔平的白柔柔,气就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一句话都没说。
  小明解释道:“不知道怎么搞的,我们镇的荔枝柴全都卖完了,我们去隔壁镇买的,所以拖到了现在,刚要去找你啊”。
  第一茅憋笑道:“尸不用烧了,跟我们去吧”。
  没一会,一群人围着封住铜甲尸的法阵,而四目则在上面验货,仔细的看了看,感叹道:“哎呦喂,稀有品种啊,道友你以后可别反悔啊”。
  孔平说道:“道兄放心,我不会反悔的,这只尸体现在专门克我,我倒霉倒到了现在,说给你就给你了”。
  四目点了点头,“无所谓,反正我也不会还你的”。
  四目笑嘻嘻的对小明和小花说道:“两位小友,荔枝柴和黑狗血能否卖给在下”。
  小花和小明看向了王慧,王慧点了点头,“卖,道友你要当然卖了,只要能把这具僵尸给搞定,免费送给阁下”。
  “好的好的”,四目把赶紧把荔枝柴给摆好,然后往黑狗血里掺上朱砂,墨汁,极品阴沉木屑,在僵尸的身上刻画起了练尸符咒。
  当整个镇台和僵尸身上都刻满符咒后,四目扔掉了笔,咬破了中指,在僵尸的脑门上刻画起了核心的控尸符,结束后,四目走到了台下休息了一下。
  周围一大堆人,围着四目的炼尸阵仔细的观察了起来,第一茅感叹道:“师兄,你这阵势是不是太大了点,有点华而不实”。
  四目闭着眼睛骂道:“要你管,你个死肥猪”。
  瞬间一大一小两个胖子都怒了,“你说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