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一百零一章 亲情

  当小妹和林云聊了三个小时后,林云开到了目的地。
  刚下车,林云和小妹就被分开拷问了,林云被亲爹,舅舅们,表兄弟再加上小孩子们团团围攻。
  小妹则被丈母娘组刨根问底,小林蕾则不停的被各种人摧残。
  一个小时后,老一辈因为要忙各自的事情就离开了。
  林云和小妹才有机会走到了一起。
  在用各种零食,几部手机把小屁孩们哄得差不多的时候,林云才得以脱身,林云逃跑的时候他最小的表妹还在不断的生气。
  小妹抱着小宝笑着说到:“你还真受小孩子的欢迎啊”。
  林云骄傲的说到:“那当然”。
  几个堂兄弟一直聊天聊到了晚上,晚上负责主持丧事的道士送来了纸林,众人上祭品,一起祭拜了一下。
  就在要开车去镇上宾馆的时候,林云对坐在旁边的小妹说到:“把你的葫芦借我用一下”。
  小妹把系在头发上的小葫芦拿了下来,问道:“怎么了?”。
  林云将葫芦直接扔向了房子,只见葫芦在碰到墙壁的一刹那,直接慢慢的融进了房子里去了。
  这时站在门旁的一道佝偻的背影慢慢浮现了出来,开口说到:“阿云,回来呐,媳妇很好,要好好过日子知道吗”。
  林云笑着回到:“知道了,奶奶,我们明天再说,你跟我妈她们聊聊吧,不是直系亲属的都看不到你的,不用担心我们了”。
  小妹笑着挥了挥手:“奶奶再见”。
  林云奶奶笑着挥了挥手:“再见”。
  林云看着站在门旁熟悉的身影,慢慢的启动车离开了。
  小妹回头看着走到马路中间的身影,安慰道:“别太伤心了,人终归都是要走的”。
  林云不在意的说到:“我当初离开这里的时候就想到了,可是有些人总不希望他们离开,不是吗?”。
  小妹开口说到:“我没有见过外公外婆,我不知道你的感受,你别太伤心了,我想你的爷爷奶奶也不希望你这个样子的”。
  林云点了点头:“我知道,你别太担心了”。
  这时,林云茂密的黑发里又有不少头发慢慢的变白了。
  小妹看了看,说到:“你还是不要再透支法力了,你本来就已经不剩多少了,而且刚才的法术看起来也不简单,你不会想比我早死吧”。
  “就这一次”。
  小妹这次没有再说什么。
  第二天,林云六点钟就起了床,开车到了老家给小妹和小宝拿了两条毛巾,在车上贴上白花后,就与车队一起往县里的火葬场去了。
  取了寄存的骨灰,买好石灰盒后,众人换了一条路返程了。
  在到达目的地林云爷爷坟墓的时候,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众人在小雨中等了一个小时,负责主持安葬仪式的山人还是没到,众人急得直跳脚。
  小妹看了看林云,说到:“要不,你上吧,你不也是个道士吗”。
  林云对旁边的大舅问道:“他还能不能来啊”。
  大舅说到:“他说马上就来,他上午还有一家丧事要办,我昨晚还特地打电话告诉他不要迟到,他怎么搞的”。
  林云看了看盖在雨布下的骨灰盒,慢慢说到:“那我来吧,不能再等了”。
  其他人都奇怪看着林云的大舅,林云的大舅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那麻烦了你,阿云”。
  林云不在意的回到:“应该的”。
  然后走到了墓旁,测了一下方位,和周围的风水,测完后,林云指了指位置,“从这里开始挖吧”。
  其他人都面面相觑,然后林云的大舅和一瘸一拐的小舅俩人一人拿着一把铁锹挖了起来。
  其他人一看,连主人都相信,也只能一起挖了起来。
  当众人按照林云的指示挖好后,林云把稻草和芝麻杆放进了,剑指一指,“嘭”,稻草瞬间冒出了火焰,然后剧烈的燃烧了起来。
  清理好灰烬后,林云按照方位摆放着石材盒,各个表兄弟把一大堆硬币给了林云,林云抓着满手的硬币,法力奋力一震,瞬间所有的硬币都化为了齑粉,林云平整的铺在了底部。
  然后拿出了从香港众多寺庙里掏出来五枚香火铜钱震成齑粉后撒了进去。
  从小姨手里接过骨灰盒后,慢慢的放了进去,然后咬破手指,用灵血给两只麒麟镇墓兽开了光,再放了进去。
  当把东西都摆好后,林云盖上墓盒,瞬间整个石材盒变得浑然一体,表面还散发着流光。
  林云站了起来,说到:“盖土吧”。
  当大舅铲了第一锹土后,林云点了点头,“我就先走了”。
  小妹抱着小宝赶紧跟了上去,扶着林云。
  众人铲着土,表哥问道:“阿云,他没事吧”。
  大舅无奈的回到:“头发白了,早知道就不让他来了”。
  众人默默地担着土,当土堆好后。
  “嗷~”,墓前左右瞬间出现了两只半人高的镇墓兽,把众人给吓了一跳后,然后又消失了。
  众人面面相觑,有人说到:“我死后也要葬这里,风水一定好”。
  “嗯~”,一片赞同之声。
  当众人烧完冥纸稻草后,回到了家中。
  就看到小妹正在煎着药,林母赶紧问道:“阿云没事吧”。
  小妹苦笑着点了点头,“没什么事,过几天就好了”。
  众人看着闭着眼睛坐在床边的林云,大舅直接说到:“你下午烧林就不要去了”。
  “嗯”,其他人也纷纷附和道。
  林云感受了一下自身的情况,点了点头,在喝了小妹熬的药后,就睡了起来。
  下午时候,林云醒了过来,问床旁的小妹道:“几点了,现在怎么样了”。
  小妹回答到:“三点了,大家都在等雨停,不过短时间内好像,停不下来,刚刚还下雪了”。
  林云无奈到:“老天爷不给面子啊”。
  林云将挂在钥匙扣上的太阳葫芦取了下来,用念力操控飞到了房子后面的墓旁。
  然后将融进老宅的,月关葫芦放到了房顶,对小妹说到:“你展示的机会来了”。
  小妹无奈的说到:“我又没法力,怎么发挥它的能力啊”。
  林云说到:“我会提供法力的,你就放心操作吧”。
  “哎~,你啊”,小妹叹了一口气。
  二十分钟,屋里的众人感到了一股寒意,而屋外则飘起了鹅毛大雪,一个小时后,满天的乌云消失一空,小妹则操纵着天空的葫芦落了下来,顺带还把林云的太阳葫给芦收了回来。
  当众人抬着纸林到墓前才发现,茫茫的白地里只有这里是干燥温暖的,道士连忙整了整衣冠,开始全神贯注的主持了起来。
  夜晚,林云写了一封陈情书,烧到了地府,“请求能让林云的爷爷再上来一次”。
  看着灰烬中的“准”,林云松了一口气,“那么多香火冥纸没白烧”。
  不一会,牛头马面押着人,出现在了林云的面前,马面开口道:“这次是判官通融,看在你是最后一个道士的份上才准许的,没有下次了”。
  林云点了点头,带着小妹和小宝在房间里和两位祖辈聊了一个小时才出来。
  走出房门口,看着躲在门外偷听的众人,林云开口道:“明早鸡叫之前,他们都还会在这,之后他们就要走了”。
  在子女的哭啼和父母的责备中,大家度过了一夜,看着出现的牛头马面,林云腰间的葫芦闪烁着不定的红色光芒。
  牛头马面瞬间紧张了起来,武器直指林云,林云腰间的葫芦给他们有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紧张的说到:“你可别乱来啊,地府不会放过你的”。
  小妹紧紧按着林云的手,劝说道:“该走的终归是要走的,你留不住的,而且你的头发都快白光了,不要再动用法力了”。
  林云奶奶也劝说到:“阿云,不用了,当初走的太急,有些事没说,现在都说完了,该走了”。
  林云爷爷说到:“你不要瞎搞,死了就是死了,我们还能再看你们一眼,就已经很满足了”。
  周围的亲戚都充林云摇了摇头,“该放手了”,“嗯”,“够了”。
  林云叹了一口气,然后把手松了下来,把小妹的月光葫芦给取了出来,然后月华化雨浇灌在了众人的身上。
  看着两位祖辈逐渐强壮的灵魂,林云满意的说到:“这是我能为你们做的,最后一件事了”。
  俩人牵着手笑了笑,一起消失在了这个不舍的人间。
  只留下了一句呢喃:“过年的时候,记得早点回来”。
  “呜呜呜呜”,哽咽声再屋子里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