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一章 林云

  林云22岁,是长三角城市中的一员,从大专学校毕业已经1年了,每天重复着同样而乏味工厂工作,为国家的GDP坐着微薄的贡献,收入有时还可以够得上国家的纳税标椎,但是大部分时间都不能为国家做贡献为此他非常伤心。
  2019年11月1日,下午5时00分,林云下班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心想吃了一个礼拜的食堂,该加加餐了。
  林云:“老板,来一份红烧排骨”
  有家餐馆的老板娘:“45块一份”
  林云:“又涨价,都快吃不起了”
  有家餐馆的老板娘:“猪肉涨价了,我也没办法,猪肉已经32块一斤,最近猪瘟闹的严重”。
  林云心想网上新闻最近播报过非洲猪瘟导致大量的生猪感染,各地紧急取封锁、扑杀、无害化处理、消毒等处置措施,这猪又是生病又是扑杀,还不给往外地送,涨价也在情理之中。
  林云:“好吧,来一份打包,不要香菜,以后吃牛肉和羊肉了,反正都差不多价了”
  有家餐馆的老板娘:“好的,小份是吧,等等”
  看了三十分钟的新闻后老板娘把排骨打包好。林云:“打包两份饭”。
  老板娘:“一共48块”
  林云扫支付宝付款后发现老马什么时候改开饭馆了。
  林云:“老板娘你们老板当初怎么通过支付宝实名认证的,马云我去”。
  老板娘:“身份证上的,还能怎么办”。
  林云拿着排骨走在回宿舍的路上,顺便去小区里面的惠民超市准备买瓶水,卖完水后,走在小路上。
  他没有发现他上空突然出现一个黑洞,然后就像呕吐一样吐出了一块小石头正中下方的林云,只听“啊”的一声林云被正中头部,然后被伟大的地球以9.8m/s^2啪的亲在脸上。
  过了一会,当林云晃着头,然后摸了摸后脑勺鼓起的大包。“我去,好疼啊”,然后像想起了什么,瞬间以6.25m/s的家里蹲大学,熬夜系,吃货专业学习三年的身体素质,捡起地上的排骨跑到了20米外。
  林云:“感谢苍天、感谢大地、感谢党和国家、玉皇大帝、王母娘娘、三清、如来、耶稣啊”,然后喝了一包蒙牛优酸乳。大喊一声“我的鸡不是白吃的,三级头盔和蛇皮走位不是盖的,顶多被你击中一次不要想第二次了”,“等等我好想最近一个月都没吃过鸡”。
  林云捡起砸他的石头,又看看周围的楼房,都离他50米朝上,然后走回宿舍,一步三抬头。
  林云公司租的宿舍是回迁房,一共26楼公司租了其中3层,每层20个房间,双人间20平左右,环境还算可以,唯一不好的就是可能存在空中袭击,曾经有一次大风天气导致一面墙体瓷砖全部脱落,砸死了一个老太太,砸伤了一对晚上卖烧饼的夫妻,现场封锁了好几个月,最近才重新粉刷的墙面。还有人从楼上跳下来过。反正东西什么都有可能掉下来。
  回到宿舍后发现没见室友,林云:“二狗子又跑去约妹子去了,有异性,没基友”。
  林云:“哦。对了今天周五,他应该是回家了,回家被催去相亲,好像没什么差别,嘿嘿”。摸了摸头发现已经不是很疼了,就一狠心把土豆烧排骨和两份饭一起给扫光了,然后用毛巾沾凉水敷了一下头,在洗个脚就准备睡觉了,昨晚看小说看到十二点,今天又被砸了狗头,衰到了极点,睡一觉希望可以转个运。
  在林云辗转反侧到10点的时候他放弃了挣扎。起了床,坐在椅子上,他拿出“纪念品”。准备好好好研究一下上帝赐予他的第N份礼物,风啊、雨啊、雪啊、冰雹等。
  林云:“总算给我了一份独一无二的礼物,我就不信还能有一模一样的石头,如果是陨石就好了,说不定还可以卖点钱”。
  “哎,不对如果是陨石我不就被砸死了,再次感谢党和国家”。
  正在这时“纪念品”缓缓的发出了蓝色的微弱光明,林云一惊,立刻拿起了桌上的水果刀准备划破中指。“我去,不带这样的,竟然没破,为了机缘拼了”随后使劲一划。
  当鲜血缓缓的滴在蓝色石头上,蓝色的光芒中渐渐出现了血红色的丝线,当2分钟之后血不流后,血丝只有占据蓝色光团的十分之一。
  林云:“果然有用,我8年的小说不是白看的,看来只能放血了,先下去买盒创口贴再来放血,因为除了血我好像也没什么可以用的,内力、法力、魔力、精神力四大皆空”,说着林云以比飞速块0.1s的速度锁上门,然后10分钟后回到座位上。
  林云:“战利品两件,可乐一瓶,云南白药一盒”。
  林云:“先来瓶可乐压压惊,不对好像不是这个精,算了管他了”。
  再次咬牙割指30分钟,血丝终于充满了整个蓝色光团,蓝红色的光芒不断交织。
  林云苍白着脸:“尽人事,听天命,是我的终究是我的,不是我的终究还是我的”“可惜我的排骨白吃了”。
  当红色与蓝色不断的交融,好似一瞬,也好似永恒,一片紫色的花慢慢的出现在林云的眼前,并且缓缓的印向林云的额头,片刻之后紫色的花出现在他的额头上。
  十分钟后,林云站在镜子前“我去,笼中鸟也不是这个颜色的,算了明天周六在好好研究,哈哈哈,欧神降临了”
  第二天一早林云收拾了一下回家的衣服,和脏的被单准备回家让林云妈用洗衣机洗洗。顺便回家大吃一顿,补补被清空的血槽。
  坐在公交车上,林云梳理了一下从“纪念品”里得到的信息,这块石头是一个黑洞意外的的产物,黑洞吞噬光、生命、物质,传说中黑洞连时间都可以吞噬,而当这个黑洞偶然到达这个世界的边缘时,一块世界壁的碎片被它吞入其中。
  在黑洞的不断吸收下,世界壁的碎片和时间力量的不断融合,来抵御黑洞的吸收,最终形成的这块石头,时空能量的结晶,黑洞再也无法从中夺取一丝能量,就更人体内长了结石一样,不但无用而且还不断的吸收黑洞的能量反补自身,但是黑洞毕竟不是人,于是这块石头悲剧了,被吐了出来,刚好砸中林云。
  林云:“悲剧啊,我的金手指居然是一块结石,不过管他的,人生终于不一样了”。
  当林云研究了两天最终决定“随缘吧,走一步看一步,难道还能比现在差”。
  周日下午回宿舍后,发现室友陈风已经在宿舍了“有车的男人就是不一样,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二狗你妈有没有喊你去相亲啊”。
  陈风:“烦死人的,天天说怎么还没有带女朋友回来,搞得我都不想回去了,又让人给我介绍。唉”。
  林云:“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给我多好,对了我明天去辞职,我们要说拜拜了二狗”。
  陈风:“真的假的,我去你说的话不能信,谁信你谁是傻子”。
  林云:“反正这两个月的公司效益你也看到了,上三天休四天,每个月工资拿到手就三千多,车我反正我是买不起了房子我连首付都出不了还搞个毛啊,辞职决定了”。
  陈风:“小林子你真决定了,你强悍,打算去哪里干,有好工作带上我唉”
  林云:“自己干了,睡觉了,你如果今晚在敢烦我,我明天就把你车胎气放了”。
  陈风:“你变了,现在才9点半你就睡,而且知道怎么放气吗,我会怕你,对了你手指怎么了”。
  林云:“别提了,划伤了”。
  “啪”的一声灯灭“睡觉睡觉别吵我了”林云道。
  第二天林云边拿着包子边吃边往厂里走去,别问为什么不蹭车,不知道多走路对身体好,对于未来其实林云自己也没有想好,不过辞职是肯定的。在人力资源部要了一张离职申请表,到车间里找主管签字。
  主管:“怎么好好的要离职啊,干的不开心啊”。
  林云:“想换份工作,离家近点的,在家周围在找份工作”。
  主管:“你的活他们都会做吧,把活分好了你再走,你活干的蛮好的,要不然年后走吧,拿了年终奖在走”。
  林云想了想来这里一年多了,今年的年终奖去年说砍一半,也就今年的月平均工资,去年刚来就拿了500块,今年最多也就差不多有4000左右,妈的为什么,我来就降工资,砍年终奖,再加上离过年还有两个多月,也就是差不多两个月1万块,算了不要了有舍才有得。
  林云:“不要了,省的到时候更生气”。
  主管:“好吧,把你的活都分了,然后三天内把宿舍退了,刚好现在不忙你就手续办好直接走吧”。
  林云:“谢了”。
  林云走出车间办公室到自己的班组里把自己的东西收拾了一下,“老板们,我要走了我活你门自己分一下,我就不管了,拜拜”
  林云要换一个地方了,这里的人很熟悉他,而且还不能太远,要不然离家太远回去不容易,林云虽然得到了一份机缘,但是有可能会死,这年头,意外无时无刻不在发生,每一秒都会有人死去,有可能下一个就是林云自己死去。
  林云站在新租的房子里,城市郊区,一个带院子的房子,100多平,能用来放放东西,一个月租金2600块“我去,真贵,跟我一个月工资差不多哦,存了一年半,3万7块存款全部的启动资金,要不是买不起房买不起车,谁会拿自己的命去博”。
  “老婆孩子热炕头,机会来了不拼不行,搏一搏单车变比亚迪,省的爸妈为了我这个没有什么出息的孩子辛勤操劳啊,钱果然是个王八蛋”。
  从宿舍打了辆出租车把自己的生活用品给一口气搬到新房子里,打扫打扫卫生,就出去吃个饭,会来稍微整理一下就睡觉了,休息好了才能有精神去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