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游荡在港片世界 > 第四十五章 自投罗网的茶壶

  最后林云也没敢把小妹怎么样啊,谁让她怀孕了哪。
  两败俱伤的俩人,休息了一下后一起走了出去。
  刚一下楼就被五人给团团围住了。
  排气管讨好的说到:“饭桶,我们帮你那么长时间,你是不是应该给点好处犒劳犒劳一下我们”。
  茶壶凡士林和兰克司一起点头道:“没错没错啊,不能让我们白帮忙”。
  卷毛命令道:“饭桶,你以后每天必须给我们每人做三杯鲜榨果汁,知道吗”。
  林云点了点头:“嗯嗯,不知道”。
  兰克司掏出手枪威胁到:“你是不是找死啊,居然敢这么嚣张”。
  凡士林赶紧拦住了兰克司,焦急的说到:“赶紧答应吧,要不然我都就不了你了”。
  茶壶也帮忙劝到:“没错,你就答应吧”。
  排气管也说到:“反正也多花不了你几分钟,你顺便多做点就是了”。
  林云撇了撇嘴:“放开他,我倒要看看他能把我怎样,而且你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要装好人了”。
  凡士林生气的放开了兰克司:“不识好人心啊,你自己找死的,到时候可别怪我们没劝你哦”。
  茶壶也劝到:“不就是几杯果汁吗,饭桶你没必要拿命去拼啊”。
  林云不屑的说到:“老子可是有律师团的男人,他敢拿枪再指我试试看,老子告到他破产”。
  兰克司立刻把枪收起来,赔笑到:“没必要这么认真吧,玩玩而已,当我刚才的话没说”。
  “警局还有事,我先走了,晚饭时候见”,然后兰克司就一溜烟跑走了。
  林云俯视着其他四人,“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没有没有,我们还有事要忙,就先走了,排气管你快去开车,茶壶赶快去把工具带上,凡士林我们去门口等会”,卷毛立刻赶紧摆手说到。
  “好”,然后四散逃逸了。
  “哼,还想跟我斗,你们还差的远啦”,林云得意的说到。
  小妹的脸带着微红,对林云温柔地说到:“你就给他们做点吧,天天喝酒对身体也不好,就当是给他们的报酬了”。
  林云立刻躬身行礼。
  恭谨的说到:“没问题,女王大人”。
  小妹看着弯着腰的林云,好笑的说到:“就知道搞怪,你不是还有事处理吗,怎么还在家里待着”。
  林云想了想:“哦,对啊,那我先走了,你自己小心一点哦”。
  小妹整了整林云的衣服到:“放心吧,我的肚子还没有大到走不动路,你自己路上注意安全”。
  “嗯”。
  在林云离开后,卷毛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笑着说到:“还是小妹你说话好使,饭桶就是个重色轻友的人,枉费我当初对他那么好”。
  卷毛正要絮絮叨叨的时候。
  外面传来了凡士林的呼叫声:“卷毛你怎么还没好啊,你掉厕所去了”。
  卷毛马上高声回到:“好了,我马上出来”。
  然后扭头对小妹叮嘱到:“你自己在家小心点,知道吗”。
  小妹推着卷毛到:“知道了哥,快去吧,外面的人都等着急了”。
  卷毛边走边说到:“我来了”。
  一上车,凡士林就急忙问道:“答应没”。
  卷毛看着几人的眼神,仰着头不屑说到:“那还用说,我和小妹是什么关系,你们就等着晚上回去喝鲜榨果汁吧”。
  顺便还鄙视到:“不就一杯小果汁吗,你们至于吗,还要我特地去找小妹求情”。
  蹭车的兰克司冒了出来说到:“那可不仅仅是一杯果汁,那是我们应得的回报”。
  凡士林也说到:“没错,而且卷毛啊,你上次和我们说饭桶会送我们护肤品的事,我现在怎么感觉你好像是在骗我们啊”。
  卷毛流着冷汗的说到:“怎么可能,不信你们可以找饭桶对峙啊,他肯定说过的”,心里暗道,顶多到时候就说饭桶忘了,反正他一定说过了。
  茶壶吃惊的说到:“不会吧,我还指望着那玩意去泡女孩子,怎么可以是假的”。
  排气管思考了一下,怀疑的说到:“很有可能,饭桶那货可是连一杯果汁都懒得给我们做啊,怎么可能送我们这么贵重的礼物啊”。
  茶壶也想了想,“没错,以饭桶的个性来说,能送我们两百块礼金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送我们什么贵重礼物”。
  “没错”,“嗯”,“有道理”。
  “卷~毛~”,几人盯着卷毛说到。
  卷毛被盯得混身不自在,只好举手投降了,“好吧,那是我乱说的,只是想骗大家努力工作吧了,我是为你们好”。
  “为我们好”,凡士林生气的就要去捶卷毛,不过被兰克司和茶壶给拉住了。
  兰克司惋惜的说到:“算了吧,卷毛也是为我们好”。
  茶壶也说到:“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被坑了,习惯就好,不要再生气了,况且卷毛还给我们晚上准备好了果汁呐”。
  凡士林没办法,只好生气的收回了快要打中卷毛的拳头。
  “没有下次了,这次看在果汁的份上就算了”。
  卷毛保证到:“我发誓,绝对没有下次了”。
  茶壶舔了舔嘴角,“不过说真的,饭桶做的鲜榨果汁还真不错哎,他是怎么做的,我要学学”。
  兰克司不屑的说到:“废话,我们那么多果汁能都白喝了啊,而且饭桶的熬药设备齐全,搞定一份小果汁还不是轻轻松松的”。
  卷毛自信的说到:“你要想学,我可以让饭桶教你,这点能力我还是有的”。
  排气管鄙视的看了他一眼,对着茶壶的说到:“茶壶你直接找饭桶学就行了,他保准教你,你是不是都忘了你是饭桶什么人了啊”。
  茶壶想了想:“我是饭桶什么人啊”。
  一拍脑袋:“对啊,我真笨啊,我教过他武功啊,现在让他教我做个果汁,他没有道理不教我啊”。
  卷毛失望的说到:“嘁,脑子转过来了”。
  凡士林说到:“茶壶你要是学会了,以后天天做给我喝,我也要好好的保养一下,为以后泡妞做做准备”。
  兰克司和排气管也说到:“我们也一样”。
  卷毛也接着说到:“还有我”。
  看了看几人。
  茶壶丧气的说到:“我现在终于知道,饭桶为什么不愿意了做了,太麻烦啊”。
  几人心想,“你这是嫌弃我们了,是不是找抽啊”
  几人厉声喝到:“你说什么”。
  茶壶连忙保证到:“没问题,以后老大们的饮品我全都包了”。
  几人这才舒缓了语气,“这还差不多”。
  另一边林云去工厂和新招的律师们讨论了一下案情,好让律师们能更好的了解一下。
  在众律师信心满满的保证下,林云放心走了。
  “还是因为没有当过老板啊,就这么点小事就把搞得自己心神不宁的,看来还是不够老练啊”。
  “不过谁让本少爷是个年轻的暴发户啊,装不起来什么大尾巴狼,顺其自然吧”。
  去了一趟健身馆,和赵凌志搭了搭手,练了一下武,傍晚的时候就走了。
  临走的时候,赵凌志喊住了林云:“小林啊,明天过来一趟,我把我压箱底的都交给你吧,看你还蛮适合练武的”。
  林云奇怪的说到:“你怎么还有东西啊,是什么啊”。
  赵凌志正色的说到:“洪家铁线拳,正宗家传绝学”。
  林云更奇怪了:“家传武功不是都概不外传吗,你怎么肯教我啊”。
  赵凌志不好意思到:“那个,你教的学费太多了,我都有点不好意思,而且铁线拳也是我爹从其他人那里学的,所以没有什么不能外传的”。
  “没问题,我明天一定准点到,谢了”。
  赵凌志到:“不用谢,你是交了学费的,教你也没什么大不了,毕竟你帮了我很多”。
  林云开心的开着车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