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修仙达人秀 > 第十四章 练出真气

  一连半个多月,李易和孙烨都一直在院子里练功,且有种越练越着迷的趋势。
  每天鸡鸣时分准时起床,打上两遍太极拳活动开身体,接着就是各种拳术的套路练习,早饭后稍作休息,就练习站桩,站桩练的也就是武功二字中那个功字,是最基础也是最核心的东西。
  所谓功夫深不深,就看桩功练得好不好。
  而下午李易就会给孙烨讲解各种拳法中的打法及发力技巧,然后两人对练或是打木人桩,晚饭过后,孙烨在院子里或站桩或练拳,而李易就会在房间里打坐练气。
  其实在国术里,气指的是气血,不是真的有一股气在身体里,但李易却真的感觉丹田里有股气,就像武侠小说里的内力和真气,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这还要从几天前说起。
  自从搬到这套宅子里后,李易就教了孙烨桩功,并且还是形意拳中的三体式,而他则是练的太极混元桩,因为有着梦中一生的记忆,太极混元桩对掌握了诀窍的他来说。入门还是很简单的。
  但经过几天的练习,他就渐渐发觉情况与梦中记忆有了一些不同。
  因为不管是哪一种国术拳法,哪一种桩功,练习之后气血强大的同时,食量也必定会增大,这其实蛮科学的,能量守恒嘛,要不然增强气血的能量哪里来?
  就比如他梦中的那些国术宗师,包括他梦中的自己,在剧烈的搏斗之后,一顿饭就可以吃下一整只羊,当然也可以一个星期不食一粒米,还如常人一般健康有力。
  这就是气血的转换,剧烈搏斗之后,气血消耗过大,当然要通过大量进食来补充转化,而一个星期不进食,消耗的自然也就是气血了。
  李易现在的情况与他梦中记忆的不同之处,也就是在这里,他太极桩功入了门之后,食量并没有增加,起初他并没有在意,因为凡事都有一个循环渐进的过程,不能说桩功一入门,气血立马就增强了吧。
  可是当孙烨经过十来天的练习,三体式渐渐入了门,食量也开始缓慢增加后,他却吃的仍和往常一样多,这就不正常了啊!
  不说站桩练功,就是普通人每天大量运动后,饭量都会增加的,毕竟消耗越大,需要摄取的能量肯定会增多,这是常识更是本能,是每个人都明白的道理。
  但他确实感觉自己的气血增强了不少,最明显的就是力气大了,如果说之前他只有一百五十斤的力气,现在至少有近两百斤的力气了,当然他没仔细计算过,但力气变大了还是能感觉出来的。
  气血增强、力气变大,但饭量没有变化,这很不科学,不符合能量守恒的原则。
  李易苦思了两天,他猜测是不是气血增强、力气变大所需要的能量既然没有从食物中获得,会不会是身体自动从周围的空间中获取了能量?
  毕竟这个世界是真的有武侠小说中的内功的,更别说还有仙师和妖魔鬼怪了,既然能有这些,周围的空间中肯定也就蕴含着某种未知的能量,比如说灵气、天地元气?
  而地球上的空间里没有这种能量,所以国术只能搬运自身的气血之力?
  想到这里,李易不禁为自己的发现感到高兴,可以一看孙烨,又觉得自己想岔了,因为这小子的饭量增加了啊,也就是说他的身体,并没有从周围的空间中获取这种未知的能量。
  这又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人而异?就好像小说中的资质或是灵根什么的?是因为孙烨没有这种资质,所以不能获取这种未知能量,只能从食物中获取能量增强气血?
  带着满脑子疑问,李易不自觉的练了两天三体式,结果这一练,就发现了问题,因为他的食量增加了,也就是说他能获取周围空间中的未知能量,不是因为资质,而是因为桩功!
  其实他之前选择太极混元桩,是因为此桩功入门的时候需要采取站式,但练成了就可以改成坐式或是卧式,是一种比较重意境的桩功,相较于其它桩功而言,B格还是大了那么一丢丢的。
  再说毕竟作为一个当师父的人了,自然得有做师父的气度不是?
  哪知这一想法,居然有了这么大的发现,而且随着他的练习,丹田居然产生了一股气,就像小说里的真气、内力一样!这可把他高兴坏了。
  他是真没想到国术居然能练出真气来的,要知道他梦中的自己,一生都没有练出真气来啊。
  就这还不算,他还发现,虽然三体式不能产生真气,但是在长力气和气血方面,却是比混元桩厉害的多,所以现在他是上午和孙烨一起练三体式,晚上就在房间里打坐练混元桩,通俗的说法就是白天练体,晚上练气。
  至于孙烨嘛,连三体式都还没有练到家,他也暂时不打算教他混元桩,以免他贪多嚼不烂。
  又是一天中午,孙莹儿提着一个大大的食盒,来到了李易这边。
  “姐呀,你可算来了,你老弟肚子都快饿瘪了。”
  院子里,孙烨一见到他姐姐,立马就开始嚎叫了起来,因为练功,他不仅食量变大了,饿的也很快。
  这不,他一脸猴急的接过孙莹儿手中的食盒,就连忙冲向了饭堂,跟饿死鬼投胎似的。
  “师父,快来吃饭啊!”
  “呵呵,这小子!”李易笑了笑,看着因为走路而额头渗出了细密汗珠的孙莹儿,他不禁觉得有些惭愧。
  “孙姑娘,这段时间辛苦你了,麻烦你每天跑来跑去,真是不好意思。”
  “不辛苦的,李大哥。”
  孙莹儿闻言微微一笑,手上却在不经意的揉捏着有些发红的手指,想来提着一个大大的食盒,对于一个弱女子来说还是很吃力的吧。
  “李大哥,你快去吃饭吧,想必你早已经饿了才对,明天,我再来早一些。”
  “好!”
  李易应了一声,便和孙莹儿朝饭堂走去。
  ‘看来得尽快找个烧厨的老妈子了,每天让孙莹儿来回跑三趟也不是一个长久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