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练气万年 > 第22章 破军之阵

  在南方的一处道路上,无数的兵马在赶路。
  一个将领赶到了一处大轿前,单膝跪下,开口说道:“圣上,前线传来战报,在北寒征战的军队,被满被满天黑气所灭亡。”
  那名降临的语气并不像,并不像信任的语气。
  “看来消息没错,北寒帝国真的有了仙的存在……”
  陈北璇喃喃自语。
  “圣上此行,必有所得。”俞永德点了点头。
  陈北璇露出了一个笑容,“加快行军,朕倒是要看看这所谓的仙!”
  “俞永德。”陈北璇呼唤一声,“你先行一步,探查消息!”
  俞永德闻言,开口说道:“领命!”
  另一边,夜枫在不布破军之战后,陷入了沉思。
  他在思考,他的方法真的行得通吗?
  天地灵气,真的有必要用破军之阵向世人证明它的存在吗?
  那样会不会太过于冒险?
  世人都是愚昧的,未必会有人相信天地灵气存在的事实,估计也许只有少一部分人会相信吧。
  “不对…!”
  “这个世界本就是乱的,如果他能更乱,那么人们未必不会相信你能给他们带来希望的天地灵气……”
  夜枫想到了答案,自顾自露出了一个笑容。
  徐裴庶看着莫名其妙陷入沉思的夜枫,有些疑惑,开口问道:“为何突然停住?”
  夜枫思绪回过神来,“我想,我们该停下了……”
  徐裴庶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他不明白,明明行进的好好的,却为何要突然停下来。
  夜枫看出了他的疑虑,继续说道:“战争,可能停不下来了。”
  夜枫说出了自己心里所想的实话,他自己知道,如果想要天地灵气重归于世,那么这场战争,必须会成为一根导火线,很难以停下来。但是为了自己心中的所想,他又不得不发计划进行下去。
  灵气为何会为何会消散,这些都是一个又一个的谜团。
  如今破军之阵已经布下,他就再也没有担心,他能够放心大胆的去做。
  “先上的意思是说,想要参加这一场战争?”林慕开口问道。
  虽然答案已经明了,但是他还想亲口听到夜枫口中说出来的答案。
  “战争,是无可避免的,如今两国交战,已经掀开了一根导火线,很难停下来了……”
  “那么太玄那边,我们不去了?”
  夜枫摇了摇头,“不去了,我们无法躲过这一场战争,但是却能但是却能左右这场战争的胜利,无非就是想要哪边获得胜利罢了。”
  徐裴庶眼睛一亮,夜枫明显也注意到了。
  “放心,这一站路,我会站在北寒这一边。”
  徐裴庶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先生会成为世界的恩人。”
  夜枫,可不是什么世界的恩人,说起来他也不过是一个说起来他也不过是一个自私的人,为了自己的想法,他能够为所欲为随心所欲,哪怕以世间为敌,也在所不辞。
  夜枫,“我已经不我已经布下天地大阵,现在只需心念一动,驻扎在寒渊周围的军团,顷刻之间便会灭亡。”
  徐裴庶拱手说道:“烦请先生,为了天下黎民,启用这破军之阵。”
  夜枫闭上了眼睛,他知道如果他急用这破,如果他急用这破军之争,数以万计的军队将会死,那可是一场杀戮的大因果,虽然如今天道不全,灵气不在,造下如此大的杀戮也并无任何问题,但他却依旧无法下得去手,因为他本身就不因为它本身就不是一个喜好杀戮的人。
  不过眼下的情况却容不得他作出选择,为了自己更为了心中记忆中那个的执念,他也要启用者,破军之阵。
  既然杀心已成便不用再回头,路已经开启,却不能褪去,只能迎难而上一路走到黑,哪怕路途艰险,哪怕前方是刀山火海,深渊地狱,凭借着心中的记忆,他也会闯一闯。
  夜枫伸出双掌,恐于胸口前,天地灵气汇聚成了一抹光盘,光盘之上,便有着万军的虚影……
  “你可知道,如果我把这一通光盘磨灭,这破军之战便会开,也就意味着这数以万计的军队将会由此而亡。”
  徐裴庶沉默不语,他知道自己不能左右夜枫的想法,他本就是自己无法触及的存在,他又有何何能去左右夜枫的想法。
  “来吧,让我看看,天地灵气重归于世间的美好,活了那么久,也是时候,该给自己一个解释。”
  说完后,夜枫就催动天地灵气,融入光盘之中。
  霎那之间光盘便有了动静,只见光盘上的人员,黑气逐渐汇聚在一起,融入了光盘之中。
  另一边无数军营的上方,无数的黑气汇聚在了上面。
  “快看上面那是什么?”
  士兵们震惊的看着上方汇聚而在一团的黑气,他们并不知道死神已经在向他们招手,就差收割他们的人头了。
  接下来一道道的黑一起开始融入到接下来一道道的黑气开始融入到士兵们的身体里面,士兵们的眼睛逐渐变黑,一个又一个的士兵接连倒下。
  仅仅一瞬间,千万的军队就败在了这灵气之下,破军之阵就是如此的强大,一切都在诡异之间。
  如此诡异的天地异象,自然引起了陈北璇的注意力。
  只是距离过远,陈北璇也仅仅只是眉头一皱,便继续赶路。
  直到几天之后直到几天之后,前线传来了一段消息,仅剩的传令兵跌跌撞撞的走到了她的跟前。
  传令兵神志不清,仿佛遇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一直在那里念念叨叨。
  “圣上……都死了,都死了……”
  陈北璇眉头一皱,开口问道:“什么死了?”
  “神灵愤怒了,我们不该进攻北寒的……”
  陈北璇心机阴沉的可怕,即使知道了,自己在北边的军队全部阵亡,但她的表情却依旧很平静。
  在心中思考对策。
  “俞永德本是江湖之人,但也无法应对如此诡异的事情,如若仙的传言是真的……”
  “那么他落到一种很危险的境地,眼下的情况是,我究竟该不该退兵…!”
  “如此诡异的事,就算发再多的兵,也难以解决也难以解决眼下的情况,难道只能放弃了?”
  陈北璇很清楚眼下的情况,他除了退兵,很难再有别的选择。。
  毕竟从前几日天边的那些天边的那些黑气,就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就在这时,有一人走到她跟前,单膝跪下说道:“圣上,前方有一位奇人,身着黑袍,行为诡异,说是要求见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