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机殿 > 第十一章 战志

  离了天藏峰后,宁夜去天集峰转了一圈。
  天集峰是黑白神宫的自由集市,一些中下层弟子多在此地交易所得。
  用灵石买了符笔,符墨和符纸后,宁夜又买了一块十年期的阴沉木,这方回去。
  回到屋子,宁夜开始尝试制符。
  天机门制符,多以驭物为主,炼制巧器,以符驱动。
  而黑白神宫的符则以实战为主。
  相比于法术,符的好处在于消耗少,而且可以同时使用多张,临战运用,别人一个法术使出来,你却一堆符法砸过去,谁优谁劣一目了然。
  而对宁夜来说,符道除了可以合法隐藏实力这个好处外,还有两个好处,一个是赚钱,另一个就是它是机关之道的有力补充。
  可以说符道就是百搭,可为他的以后许多行动提供掩护与助力。
  这刻依法制符,除了一开始因为不熟悉而失败了几张,随着不断的制作,宁夜很快找到感觉。
  当他画到第五张时,一张符箓已然完成。
  看着手中符箓,宁夜满意点点头:“不错,是张八品符。”
  符道分三阶九品,分为天阶,地阶,人阶,每阶又有九种层次之分。
  其中阶是符的品质,品是制符的技术,这些都与法术级别无关。
  人阶符一般适用于普通法术,地阶符适用于那些强大的仙法,天阶符则使用于天地神通。
  品级则决定了符的威力。
  哪怕是一张最普通的九品符,都等同于一名藏象初期弟子释放的同类法术。若品级再高,则威力更强。
  可惜当初宁夜旁骛过多,制符水准也只到八品,再要往上,就需要他继续钻研,却是没老本可啃了。
  宁夜也不急,只是一笔一画的慢慢画符。
  ——————————————
  三日后。
  七杀洞,绝刀谷。
  张烈狂依然站在谷中央,屹立如松。
  张烈狂从来都是能站着就绝不坐着。
  因为坐了,就会比别人矮一截。
  张烈狂容不得自己低人一头,哪怕在这黑白神宫有一大堆比他更强的,张烈狂也绝不在气势上输人。
  他站在那里,气势如刀,刀锋直指宁夜。
  其声若雷:“听晨光说,你入门后选的功法,是阳符经?”
  宁夜低首:“是。”
  “为何?”张烈狂简单的言语中,带着愤怒的风雷。
  “因为弟子想学。”宁夜毫不退缩的回答。
  因为你想学?
  这个回答让郁晨光凌无悦都大吃一惊。
  虽然知道这个小师弟性情有些桀骜,但强硬到如此程度,却还是让他们震惊。
  张烈狂眼中电芒闪现,整片山谷便为之一亮。
  雷霆之怒已然氤氲,张烈狂的声音若从极寒深渊中飘来:“你想学?就因为你想学?”
  “是!”宁夜大声回答:“师尊曾教诲,所钟即所道!弟子想学符道,所以就学了。”
  张烈狂猛握拳,附近一块块大石便迸然碎裂,溅起尘烟万道,条缕烟尘风舞,若大军入境。
  “为何想学?”张烈狂语带风雷。
  “因为符道变化万千,可补七杀之不足。”
  “放屁!”张烈狂大吼,山谷便为之震了震:“七杀刀意,一往无前,瞻前顾后,又怎配称杀刀?符道的确作用良多,却也因此易使得逢战必思左右逢源,利益代价。却不知战之一道,唯勇者胜之。心气若弱,又拿什么去杀?”
  这吼声若有实物,在谷中不断回荡,竟撞的山壁也咣咣作响。
  身处暴风眼中,宁夜依旧淡然:“天下大道万千,不是只有一条路。”
  这话说的张烈狂一愣,他不能说这话是错的,怒道:“当初的试炼战场,你可不是如此表现。”
  宁夜昂首:“那是因为当时弟子没得选择。弟子不是不懂勇者之道的意义,但是弟子更知道,走此道者,九死一生。上天惜命,不可轻言弃之。若天命有绝,无路可退,当起之,战之,杀之,无论生死,一战方休,至死方歇。但若次次如此,回回若是,怕是走不得长远。那舍身舍命之法,当为最后之手段,而非常规之用。”
  这话说的张烈狂一时也是愕然。
  那如刀指天的气势骤然全消,张烈狂竟轻轻笑了起来。
  郁晨光和凌无悦都难得见他笑,皆是愕然。
  张烈狂已道:“说的好!正所谓刚则易折,不利持久。有刚有柔,方相得益彰。这或许就是为什么本门门下凋零,人才难聚的缘故吧……我曾有三十多个师兄弟,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也曾前后收过二十多名弟子,如今也只剩下你们三个。晨光更是因此,干脆弃修七杀之道。惜乎奈何……”
  他看看宁夜:“你说的道理,师傅都明白。但你可知道,纵知如此,为何师傅还要坚持如此?”
  宁夜回答:“因为勇气是可以消磨的。人天性惜命,若是允许刚柔并济,那就怕从此以后,修炼七杀刀之人,便有了退缩不前的借口。每每如此,从此只有柔而没有刚,七杀刀也便不再是七杀刀了。”
  “哈哈哈哈!”张烈狂仰头大笑起来:“说得好!人天性软弱,若给了他退缩的借口,从此遇事龟缩,每逢战事,就会言必称不到最后时刻,未到拼命时机。长此以往,锐气全消,又何来战意,何来杀心?故此,修七杀刀者,只能进,不能退!既如此,你为何还要做此选择?”
  宁夜回答:“因为弟子心中有恨,眼中有敌,刀中有杀,进退之间有分寸……弟子相信,绝不会因为修行符道,而弱了心中战志!”
  “好!”张烈狂发出雷霆大吼:“既如此,我等着,看着。你可以选自己想选的,我也会看着你的表现。若有一日,你的表现不合我意,我便亲手将你毙于掌下,也省得你出去丢了我的人!”
  宁夜拜倒高呼:“定不负师尊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