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机殿 > 第二章 灭门 下

  “爹!”
  望着关闭的大门,辛小叶发出痛苦的呼喊,她想扑出去,却被宁夜死死拽住。
  “放开我!”辛小叶一巴掌拍在宁夜脸上,宁夜也不反抗,挥手间,地面升起大量藤蔓,层层卷卷密密麻麻的卷过来,竟是将她和青临皆绑了起来。
  “木轮甲舞术?”青临怒不可遏:“白羽,你竟然用法术对付我们?”
  宁夜手一挥,那些枝条捆着二人向殿内急走,沉声道:“三大仙门联合来攻,我们出去也没用,必须遵师傅遗命,立刻离开。”
  辛小叶气急:“你还有没有良心?师门遭难,你却想跑?”
  宁夜拖着二人前行:“这是师傅的意思,这偏殿里有一座传送阵,可以突破黑白天地之困,乃我天机门之秘,只有天机棍可以打开。”
  辛小叶和青临愕然,他怎么会知道?
  难道宁夜早知道……
  “是,我早知道天机门会有灭门之祸了,不仅我早知道,师傅也早知道了。”宁夜直接道:“所以提前做了安排,此秘只有我和师傅知道。”
  “怎么会?”辛小叶泪流满面,完全无法理解:“爹要是知道,怎么还会在这里……”
  “因为只知道有危机,不知道是何种危机。”宁夜回答。
  青临却是明白了:“昆仑镜?”
  辛小叶不解:“昆仑镜?千机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青临这才将关于宁夜千机殿的秘密告诉辛小叶,事已至此,却是再没有隐瞒之必要了。
  宁夜已道:“一年前,我的问天术终于小成。那时我用问天术结合昆仑镜,进行了一次卜算……”
  青临心中一凛:“你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宁夜的心一沉。
  他长吸口气,声音低沉若深渊寒风:“我看到了自己晋升华轮,也是在那天,天机门遭遇了灾祸。”
  什么?
  两人至此方恍然大悟。
  怪不得宁夜一直不愿意晋升华轮,原来天机卜算里,宁夜的晋升,便是天机门遭遇大祸之日。
  在那之后,宁夜又卜算过多次,可惜的是一直没能再看到更多的东西。
  天机难测。
  问天之术,永远都只有一次机会。
  你看到了便是看到,看不到便是看不到。
  而即便是看到了,也不代表就能理解。
  宁夜没有看到天机门遭遇的是谁的攻击,甚至连祸事的具体都看不到,他只知自己晋升当日,天地色变,危机降临,然后就一切消失。
  但从那天起,他便再不敢尝试晋升。
  “你为什么不早说?”青临怒问。
  “因为昆仑镜卦象难测,不仅给出灾祸,却也给出生机,是为九死一生局。我将此事告诉师傅,师傅认为事尚有可为,需当寻找那一线生机。过去这一年,我们一直在探寻生机何在。我们以为,只要我不晋升,灾祸就能被推迟,就有时间寻找生机。但现在我和师傅都明白了……有些事,真的是躲不过的。”
  说到这,宁夜也是唏嘘无奈。
  他虽洞悉天机,却无力改变,即便是拖着不晋升,也只是让这一天来的晚了。
  正如师傅所说,天意已定!
  这时宁夜已来到偏殿内部,他径直走到一排书架上,取下一本书,书后露出一个圆孔。
  宁夜将天机棍塞入孔中,那殿墙已自打开,露出一个暗道。
  宁夜拖着二人进入暗道,继续道:“我和师傅直到现在才明白,原来所谓的九死一生,那一线生机指的不是挽回之机,而是我们……”
  九死一生,指得不是一线扭转之机,而是天机门满门,九死一生。
  青临辛小叶听得如坠冰窟。
  “不!不!不!”辛小叶连连摇头:“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能大家都走?为什么只是我们三个?”
  “因为天机门出了叛徒!”宁夜大吼起来,虎目含泪,语声却再次震动二人。
  他们不敢置信的看宁夜,宁夜哽咽道:“你们还没发现吗?敌人选择的时机是如此精准,是在祭祖之时动手,确保了天机门每一个人都在山上。而刚才师傅已经发动了星演神机阵,可是我们的守山大阵却没有启动!”
  青临倒吸一口冷气。
  这就是为什么辛冉子只让他们三人离开的原因。
  因为辛冉子不知道谁是叛徒。
  宁夜肯定不会是,毕竟他是千机殿本主。至于青临也不会是,毕竟他是最早知道千机殿的,要出卖早就出卖了。辛小叶是辛冉子的女儿,作为一个父亲,辛冉子无论如何不能也不会去怀疑。
  除了他们三个,辛冉子不敢再相信任何一个人。
  所以明知道大部分人都是无辜的,辛冉子却只能放弃他们。
  那一刻,他心中想必也是极痛苦的吧?
  或许也是这个原因,让辛冉子放弃了活路。
  他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和门下弟子共赴黄泉。
  青临激动的瑟瑟发抖:“会是谁?会是谁?不应该的,千机殿的秘密只有我们三个知道,不是我,我没有!”
  “我知道你没有。”宁夜正色看青临:“师傅若不信你,就不会救你。其实除你我师傅之外,还有一个人,也知道千机殿的事。”
  “什么?是谁?”青临愕然。
  “大师兄赵龙光。”宁夜回答:“那是一次无意中师傅推演天机,借用我的昆仑镜,却被大师兄撞到了。”
  青临大喊:“不会的,不会是大师兄!”
  “我没说是大师兄出卖我们。”宁夜叹息:“不过大师兄这个人,秉性朴实,不是一个能守住秘密的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可能就露了口风。甚至也不一定是他泄露的秘密,可能是我,可能是你,可能还是师傅……师傅不敢赌,所以,他只能选择一个都不救。”
  对于辛冉子而言,要做那样的选择,显然也是极为痛苦的事吧。
  说到这,宁夜也痛苦的闭上眼睛。
  相比青临,辛小叶明显更加激动。
  她拼命呐喊着:“我不管,放我离开,我要回去,我要和爹在一起!!!”
  宁夜轻声道:“师姐,我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相信我,那真的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
  宁夜无情的话语击破二人心防,让两人身体剧颤,辛小叶更是整个身子都软了。
  宁夜已道:“其实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可怕的是如何更加艰难的活着,可怕的是就算你遭遇了最可怕的困境,甚至你的世界都变了,变成你完全陌生的,不认识的世界,你也要坚强的活下去,可怕的是你找不到人生的目的与意义,却依然要象个人一样的努力活下去……”
  青临吃惊的看宁夜:“你……”
  宁夜松开手:“师兄你不是一直奇怪我的来历吗?”
  青临茫然点头。
  宁夜的来历一直神秘,尽管他说自己失忆了,但是青临和辛冉子都知道他在撒谎。
  他从未失忆过。
  但辛冉子和青临都没有因此为难他,而是对他悉心栽培。
  直到此刻。
  宁夜道:“说出来,你们或许不信,其实我本非此世中人,是千机殿带我来了这里。”
  听到这话,青临辛小叶一起震惊的睁大眼睛。
  宁夜认真道:“这是我最大的秘密,我的本名叫宁夜。”
  对于宁夜用的是白羽假名,青临到不奇怪,毕竟当初辛冉子就指出来过:“所以,你当初跟我说的那些故事,都是真的?”
  宁夜轻轻点头:“我所经历的事远比你们以为的多。我经历过出卖,背叛,更见证过最不可能出现的奇迹。我很感激师门,你们本可以杀死我,直接取走千机殿,但你们没有那么做。无论是师傅还是你们,都是我的恩人,更是我在这个世界唯一信赖牵挂的人。如果我现在死了能救师门,我定不犹豫,可你们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他们不会留下复仇的种子。”
  青临辛小叶一起颤抖无言。
  宁夜继续道:“生活就象是大梦一场,而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无论身处怎样的梦中,都必须保持清醒!现在天机门只剩下你我三人了,只有活下来,才能为师门报仇!”
  说话时他已走出暗道,眼前是一个光波粼粼的法阵。
  这便是传送法阵了。
  宁夜将天机棍插入阵中,开始启动法阵,再将二人拖入阵中,道:“此地有机关,待我们离开之后,就会起爆,黑白神宫短时间内将不会找到我们。”
  “没用的。”青临摇头:“三大顶级仙门,有的是办法可以追索我们。”
  如果可以,他更愿意就这么杀出去,和三大仙门拼个同归于尽。
  宁夜却道:“师傅自有安排。”
  说着已启动阵法,随着刷的一片光波闪过,三人已消失无踪。下一瞬间,整间殿宇已轰然爆起。
  天机山外,回首看着那片爆裂之地,辛冉子脸上露出欣慰笑容,他喃喃道:“未来,就看你的了。”
  说着他放声狂呼:“天地造化为我用!”
  一股浩然之气袭入天空。
  “夺天术?”岳心禅惊呼。
  夺天术不是什么破敌神通,却可遮掩天机,使其他仙门无法以推演之法寻找天机门弟子。
  与此同时,宁夜青临辛小叶已出现在天机山外。
  昆仑镜高悬,已将天机山上发生的一切映入眼中。
  看到夺天术光辉升起的那刻,青临知道宁夜说的没错,辛冉子把一切希望都放在了他们的身上。
  若是现在回去,才是真正辜负了他。
  “爹!”辛小叶再按捺不住,痛哭出声。
  ——————————————
  天边出现第一缕曙光的时候,大火终于燃尽。
  曾经的天机大殿,如今已变成一片瓦砾之地,处处都是残垣断壁,伴随的是尸横遍野的死人。
  低沉的风啸如哭泣,送来悲凉的呼号,婉转出悲悯凄风之音。
  无尽萧瑟下,是一个个鬼面之人,无情的行走在殿堂楼宇之间,用手中的武器或者法术,对着一具具尸体出手,务求不留一个活口。
  一名穿着黑白长袍,画着棋盘的中年儒士站在大殿废墟前。
  在他身边左右,一名穿着赤红大氅的老者,整张脸都是脓包,看起来恶心之极,另一人却头生双角,满身鳞甲,身后还拖着一条链锯长尾,虽作人形,却显非人类,只是眼窝中一片空洞。
  这便是三仙门这次过来的三位主事者,中年儒士是黑白神宫的岳心禅,红袍老者是昊天门炎融老祖,剩下一个便是太阴门无目天妖了。
  一名弟子匆匆跑过来,跪拜道:“报!所有地方都查过了,没有找到千机殿。”
  “一群废物!”一向性烈如火的炎融老祖喝骂道。
  无目天妖倒是笑了起来:“找不到也好,天机门的神物,真要落在我们手上,一则不好分,二则我们也未必能发挥作用。”
  岳心禅点头:“不错,千机殿已经失踪万载,就让它继续失踪下去,也未必不是好事。怕只怕……”
  他停顿了一下,突然道:“弟子人数都查过了?可有遗漏?”
  从岳心禅身后已走出一人来,全身笼罩在黑色烟雾下,看不清面目,恭敬道:“已全部查过,少了三个。”
  “谁?”
  “辛冉子的四弟子青临,她的女儿,八弟子辛小叶和最小的九弟子白羽。”
  “白羽?那个三年前入门的?”
  “是。”
  “好像千机殿也是在三年前找到的吧?”
  “弟子不清楚,辛冉子将此事藏的极深,除了少数几人,无人清楚千机殿一事,弟子也是偶然得知。”
  “青临辛小叶和白羽是知道此事的人吗?”
  “弟子不知。”
  “唉,还真是麻烦啊。”无目天妖叹道:“要不是辛老狗施展夺天术,只需得了他们的贴身之物掐指一算,便知下落。”
  炎融老祖不以为然:“以这老头的夺天术,也不过是能撑五年而已。”
  五年时间,天机门余孽又能做得了什么?
  岳心禅却是长吸口气:“不可大意!查,一定要抓到这三人。”
  无目天妖阴恻恻道:“实在抓不到也没关系,这三人应该还没跑远,既如此,就把这附近的所有人都杀了便是。”
  嗯?
  岳心禅和炎融老祖一起看无目天妖。
  岳心禅道:“无目老弟,咱们可是名门正派啊,这屠杀无辜的事……不太适合吧?”
  无目天妖嘿嘿笑道:“名门正派自然是不能做的,魔门却是可以做的。”
  岳心禅和炎融老祖便一起点头:“正是!”
  岳心禅已道:“既如此,那便动作快些,不能放过一个。否则若让他们跑掉了,就白费了这许多人命了。”
  炎融老祖不屑:“偏就你有这许多无谓慈悲。”
  岳心禅面容平静,满腔正气:“一草一木皆有灵性,何况人乎?吾为正道,自当爱惜生命,岂可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