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机殿 > 序 中

  燕花荡位于天机山南部,这里是水乡之地,溧水河自上而下,滚滚而来,进入燕花荡后,被此地错综复杂的地形分割成众多之流,水流减缓,浇灌了各处土地,也带来了一片丰盛沃土。
  一条小渔船此刻正在河面上缓行,渔网不时撒下。
  旁边的小茶寮里,几个过路的游客正在歇脚喝茶。
  坐在最外面的是名女子,虽是女性,却膀大腰圆,壮硕如牛。最关键的是一边喝茶竟然还一边抠脚,时不时还放到鼻前闻几下,甚是享受的样子,行为与粗鲁男子无异。
  和她坐一起的是个书生和圆脸姑娘。
  那书生摇着折扇,每当那山一般的女汉子把抠脚的手举起时,便用力狠摇几下扇子,许是要将那臭味都扇走。
  圆脸姑娘则托着下巴,发着呆,不知在想些什么。
  旁边座位上,还坐着一个驼背老汉,正自吃着花生,看看碟里的花生不多了,便喊了声:“小二,再来一碟花生,再来壶酒。”
  “好嘞。”小二走出来,却是个年轻小伙子,眉目清秀。
  为那驼背老汉奉上花生与酒,只是动作当真毛手毛脚的很,手一歪,壶中酒竟然洒在老汉身上。
  老汉大怒:“你怎么做事的?”
  那小二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已是拿着手里浑浊的毛巾为他擦掉身上酒渍。
  那驼背佬骂骂咧咧半天,方才息了火气,道:“重新上壶酒来,算你的。”
  “是是。”那小二忙重新去拿酒。
  旁边的圆脸姑娘见了有些生气:“这老头也未免欺人太甚了些。”
  抠脚壮女便嘴一撇:“莫管闲事。”
  旁边的折扇公子便摇头:“所谓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则不得其正,有所恐惧,则不得其正,有所好乐,则不得其正,有所忧患,则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视而不见,听而不闻,食而不知其味。此谓修身在正其心……小师妹,烦事勿扰。”
  圆脸姑娘冷笑:“沈临新,偏就你有这许多酸话。若真是烦事勿扰,那我们这番下山又有何意义?还有,我现在不是小师妹,是八师妹!”
  后面一句,语气尤其的重。
  那折扇公子便嘻嘻一笑:“师妹说的是,是我多言了。”
  “切。”圆脸姑娘便抱起手臂,继续发呆,目光直直的看着湖面。
  湖面上,渔船上的渔民仍在打鱼,一片安静祥和的气氛。
  可就在这时,湖面骤起波澜,一道波浪无风自动,冲天而起,竟形巨浪大潮,向着那渔船压下。
  “来了!”目睹此景,圆脸姑娘非但不慌,反倒兴奋起来。
  波浪滔卷,从湖潮中涌出一只雪白大鱼,看起来甚是美丽,只是张开大口的一刻,却露出森森獠牙。
  乘着风,破着浪,已对着船上渔民咬下。
  站在船首的渔老大也是名壮汉,方面大耳,中庭饱满,一望可知是孔武有力之人,可就算如此,眼见此景,照理也应吓得龟缩。
  他却偏不,眼见那白鱼出现,大笑道:“终于等到你了!”
  说着用力一踩船头,那船猛地下沉了一截,人已凌空飞起,对着那雪白大鱼就是一拳。
  看似普通一拳,轰在那雪白鱼妖身上,同时扬起一道紫色电光,打的那鱼妖发出尖利怪叫。
  那鱼妖立知不好,也不缠战,竟是转身就跑。
  “想跑!”渔船上已又出现一人,却是个白白净净的胖子,仿佛一个富家翁。
  对着湖面一指,就见湖面上波澜狂卷,竟形成一片遮天水幕,那鱼妖本通水性,可是撞在水幕上,竟不得出。
  “逆水阵!”鱼妖已发人语:“你们是天机门的人。”
  “哎呀,让你看出来了,果然你这小妖眼光还是不错的嘛。”那白净胖子笑道,他是天机门六弟子封不停,最擅阵道,这刻一出手,便封住了那鱼妖逃逸之路。
  先前的方面阔耳大汉已大笑着连轰数拳,每一拳都是烈日当空,天雷滚滚:“你这鱼妖为祸乡里,食人无数,今日正是授首之时!”
  鱼妖大惊:“曜日拳,天雷咒,你是辛冉子的大弟子赵龙光!”
  “知道的到不少!”赵龙光拳势越发威猛。
  同时渔船上已又出现一名灰衣男子,扬手打出一道道风索,卷向鱼妖。
  他叫尹天照,天机门中排行老七,最擅困缚之法。
  只是他刚出手困缚,赵龙光却一拳将那些风索轰碎,叫道:“不用你来,我自己对付它,你在旁边掠阵即可。”
  听到这话,茶寮里的圆脸姑娘一捧额头:“大师兄又来了。”
  这圆脸姑娘便是辛冉子的独女辛小叶了,九弟子中排名第八。
  赵龙光最是好战,能单挑的绝不群殴。
  这鱼妖实力虽强,却和他一样,也不过是华轮境界,又何惧之有。
  这刻赵龙光狂暴出手,雷声滚滚,直打的天地变色,连带着附近的百姓也都吓坏了,纷纷寻地躲避。就连那小二和驼背老汉都吓得龟缩在桌下瑟瑟发抖。
  这边赵龙光还在和鱼妖战的起劲,那鱼妖虽然妖力强大,却终究渐渐不敌,眼看赵龙光一拳猛过一拳,心一狠,突地张口吐出一颗血色珠子,那血珠内射出一道血箭,正中赵龙光。
  鱼妖大喜:“中了我的精血箭,看你还不死。”
  没想到赵龙光只是晃了下身体,狞笑道:“你听说过老子的名字,却不知道老子有个外号,叫嗜妖之龙吗?”
  什么?
  这才想起传说中赵龙光好像是天生异血,先天含有妖之血脉,所以最不怕妖毒,本以为是谬传,没想到竟是真的。
  那鱼妖只是呆了一下,就见赵龙光重拳已然轰下,直接将它的脑袋都塌一块,那鱼妖知道已无幸理,凝足所有妖力,血液如利箭暴射赵龙光,最可怕的不是箭威,而是妖血有毒。
  赵龙光却恍若不觉,任由血箭入体,已将这鱼妖彻底轰杀,顺手将妖丹抓入手中,看看瘪了大部分的妖丹,摇头叹息:“可惜,被它消耗太多,终非完美了。”
  说着已乘风破浪,来到岸边。
  “大师兄好厉害!”辛小叶已跑过去:“就知道大师兄一出手,就能解决这鱼妖。我们根本就是多来这一趟,还搞什么三重布置,真真是多余了。”
  没想到这话刚出,赵龙光面色陡变:“闪开!”
  已一把将辛小叶推了出去。
  就见一片黑色液体飞溅而至,冲过辛小叶先前站立之处,落于一棵树上,整棵大树便瞬间枯萎。
  与此同时,那壮硕女和折扇公子已同时出手,打向不远处草丛之中,一条大蛇已从草丛中窜起,也不恋战,却是飞快逃窜,速度快如疾风,壮硕女和折扇公子一时竟追不上。
  就在这时,天边一道剑光骤现,刷的落下,正斩在那大蛇七寸处,一剑两断,大蛇翻滚着喷涂出无数毒液,剑光涤荡,却无一滴鲜血能够碰触到对方。
  待到剑光歇之,才发现那是一名白衣飘飘的持剑男子,却也是难得一见的英俊之人,落下时还极为骚气的甩了一下头。
  “二师兄厉害!”辛小叶已开心的叫起来。
  老三沈临新却不屑的挥动折扇:“卖弄风情。”
  这喜欢卖弄风情的男子叫林雨风,最擅剑道,有个外号叫御风剑,可见其出剑之快。
  这刻林雨风姿态潇洒的走过来:“果然还有一只妖物隐伏在侧,却终究逃不脱我的快剑。”
  “明明是逃不脱小师弟的计算才对。”
  林雨风身边已又出现一人,却是青临。
  这边那抠脚女已从大蛇身上取出一物,乃是此蛇精华凝聚的一颗毒丸。
  随手一抛,却是抛给了旁边的店小二:“喏,这就是你要的东西了。”
  那店小二正是宁夜,接过毒丸,喜笑颜开:“多谢五师姐。”
  抠脚女叫山柔,天机门中排行老五。
  这趟除妖,天机门的九个弟子却是全都来了。
  旁边的驼背老汉吓的瑟瑟发抖,跑到宁夜脚下跪倒:“老汉不知是仙人,先前唐突,还请仙人饶命!”
  宁夜微微一笑:“无妨,不知者不怪。”
  那驼背老汉松口气,便欲离开。
  宁夜却道:“我可没说让你走啊,对我无礼的事,我可以不计较,但是这纵妖害人的事,我可不能放过你啊。”
  驼背老汉一呆,身体猛然僵直了几分,就连天机门其他几人都为一震,同时围了过来。
  回头看宁夜:“小老儿不知仙长在说什么。你们明明是来除妖的,小老儿是人,可不是妖啊。”
  宁夜轻轻摇头:“你可以继续装,但你以为如果只是为了对付这样两只普通的妖物,我天机门至于门下弟子全部出动吗?”
  那老汉面色陡然一变,身体突然直了起来:“天机门真爱多管闲事!”
  随着他身板挺直,背后的驼峰骤然爆裂,从里面竟然冲出无数妖蜂,密密麻麻冲向众人。每一只妖蜂都大如拳头,速度飞快,毒针甚至可破护体真罡。
  这一下变起肘腋,赵龙光等人也措不及防,一时纷纷出手躲避。
  赵龙光天生妖血,不惧妖毒,拳风所到处,妖蜂尽丧;林雨风荡起剑光,将所有妖蜂都阻于剑网之外;沈临新则低叱一声,身边已环绕出一片片奇特的银色符文,那些妖蜂竟不得近身。
  青临则身如柳絮,随风飘动,妖蜂无一可追上他。
  至于老五山柔最是简单,虎吼一声,全身已变成铜皮铁骨,那些可破罡风的毒针,却戳不破她的皮肤。
  封不停放出一个随身法阵,将自己牢牢护住,尹天照身上现出大片风旋,所有妖蜂入了风旋之中,便纷纷被弹飞出去。
  辛小叶手中彩带飘舞,所过之处,妖蜂纷纷坠落,却是直接以攻对攻——她虽然排行老八,但到底是辛冉子的女儿,手中彩带是一件难得的法宝,足以守护自身。
  妖蜂虽猛,却终无法同时对付这么多人。
  但就在这时,八人却同时色变高呼:“师弟!”
  就见宁夜不知何时已落入那驼背汉子手中。
  他的手按在宁夜天灵盖上,桀桀怪笑:“诸位都是天机门好手,以众凌寡,老儿不敌,不过还好,还好,终究还有一个弱的……华轮未满,竟然也敢来惹老夫,却等于是自送弱点啊。”
  这最后一句,却是对宁夜说的。
  天机门九弟子,其他八个都已是华轮境,又以赵龙光林雨风最强,都已是华轮巅峰。
  唯独宁夜最弱,三年修行,藏象巅峰,只差一步即可圆满。
  但藏象境终不过是第一境,又称学徒境,又怎么可能是这同样为华轮巅峰的老头的对手,只是一招便将其制服。
  眼看宁夜落入敌手,众人都是大急。
  辛小叶青临等人已纷纷叫道:“你别杀他,有话好说。”
  “有个屁的好说,你们全都离开,不许留在这儿!”老头已叫道。
  众人毫不犹豫,同时向后退去。
  宁夜却突然道:“有一件事,你搞错了。”
  “什么?”老头一呆,没有反应过来。
  宁夜认真说:“此次除妖卫道,是我师傅交给我的任务,算是我的一次师门考验,所以这不是多管闲事。”
  “那又如何?”老头不解。
  “意思就是……那两个妖,可以由师兄们杀,但你,必须是我来杀。”宁夜认真回答。
  老头被宁夜的说法弄的一愣一愣:“你……你杀我?你师傅是想你死吗?”
  “不是,只是师傅信任我。要知道,打败一个人,或许要靠实力,杀一个人,却未必需要。”宁夜笑嘻嘻道。
  听到这话,老头心中陡然生起一丝不妙感:“你……”
  宁夜已叹气道:“你忘了你喝了我的酒,吃了我的菜吗?”
  老头大骇,突然间发现自己一时竟全身无力。
  宁夜轻飘飘从他掌控中走出来,来到众人身边。
  辛小叶又惊又喜:“原来你早发现他有问题,给他下药了,好小子,有你的。你怎么知道的?”
  宁夜微笑:“妖物食人,对财物却是没有兴趣的。我看过师傅给的所有资料,发现这段时间,凡是被此间妖物所害者,竟然连财货都不见踪影。那时我就知道,此事多半还有人在背后作祟。”
  “你就不怕找错了?”山柔奇怪。
  宁夜摊手:“谁叫他装驼背装的太不象了呢。驼子走路,身体前倾,脚印前重而后轻,这个人却压根不是如此。其实他本可以不留脚印的,只是想装凡人,又装不象。我先前故意打翻酒在他的身上,为他擦拭,察觉他驼峰背后有动静,就知道这驼子是我要找的目标了。”
  “那也要小心弄错人。”赵龙光皱眉,宁夜的分析虽有道理,却依然有找错的可能。
  宁夜笑道:“所以我下的也不是致命毒,只是让他全身无力而已。”
  那驼子恍然大悟,狞笑道:“好,好,有你的。不过就凭这想杀老子,还差得远了!”
  他说着身躯猛然爆开,已化作一片黑烟向四方散去。
  “影遁之术?是魔门的人!”林雨风色变。
  魔门中人穷凶极恶,偏又手段多多,最擅逃逸,这影遁之法,正是他们最拿手的手段之一。就连宁夜所下之药,也没能影响到他的影遁之法。
  众人没想到他还有此手段,竟然眼睁睁的看着他跑掉,纷纷懊恼不已。
  宁夜却叹息:“自作孽,不可活。一……二……三……”
  轰!
  远处天边,骤然升起大片白日光辉,内中又隐有毒烟弥漫,夹杂着的是那驼子疯狂绝望的嘶喊。
  这是?
  众人正自莫名。
  宁夜道:“他不该活捉我的。酒菜里我是没下狠手,但是他活捉我之后,那就不一样了……只是可惜了那颗刚到手的毒丸。”
  最后一句,宁夜颇有几分唏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