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机殿 > 序 下

  “白羽!你这浑小子,有种别跑,老子今天不把你打的三天下不来床就不做这个大师兄了!”
  随着砰的一声震响,天机大殿传来赵龙光那中气十足的愤怒大喊。
  随后是宁夜一路飞奔着冲出天机殿,抱头狂奔,一边跑一边喊:“大师兄饶命,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那个禁制我也就是顺手做着好玩,谁让你手贱……哎呦!”
  屁股上已挨了赵龙光一巴掌,宁夜捂着屁股狂奔,瞬间冲到附近的小林子,消失的没影没踪。
  赵龙光满脸焦黑的冲出来,衣服上处处破洞,身上满是烧灼的痕迹,看样子刚被火焰燎过,烧的到不重,奈何形象着实有损。
  尤其是他最珍爱的胡子,被宁夜一把火给燎了大半,当真是心痛的要命,这刻已发了狠,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
  天空中几名修士正在飞行练剑,为首的辛小叶。
  彩衣飘飘,剑光飞扬,轻灵如燕,御风而行,正自耍的开心,见赵龙光冲出来,眼珠一转,向着地面落去。
  来到赵龙光身边,嘻嘻笑道:“大师兄,你又被小九捉弄了?”
  赵龙光有些气急败坏:“这个坏小子,整天搞些乱七八糟的歪门邪道,不正经修行。还偏要拿同门做试验,你中了他的套,他便说是我自己手贱,真正是气煞老子了。我今天非要替师傅好好修理他一顿不可。”
  “得了吧,每次都是说狠话,真动手的时候,也没见你下多少狠力气。”一个身高体胖的女子从空中落下道,正是山柔。
  赵龙光苦笑道:“五妹你这话说的,大家都是同门,我还真把他往死里教训不成?再说我要真这么做,师傅就得把我往死里揍了。”
  这刻听他这么说,山柔便越发生气:“师傅偏心小九,你也是!”
  “就是就是。”旁边辛小叶也连连点头:“自从小九入了门,爹就只疼他一个,有什么好东西都优先给他,连我都没份了。”
  “何止是他啊,还有四师兄也是。上次从外面弄来一块九环首乌,竟然全给了小师弟一个人。”山柔也在抱怨。
  辛冉子门下九个弟子,只有辛小叶和山柔两个女性,本是最受疼爱的,结果宁夜一来,把她们的风头都抢了,这刻说话都带着醋意。
  赵龙光哈哈一笑:“你们都是做师姐的,何苦计较这些,大家都是同门,应当互敬互爱。”
  山柔便瞪他:“你也好不到哪儿去,上次小九想要墨蛟鳞片,你不还是巴巴跑去,和那墨蛟大战三天,硬是扒了它的鳞片回来。”
  赵龙光一看二女都同仇敌忾了,连忙道:“我这就去找到这小子,亲手揍给你看,今日定不能让他好过了。”
  说着往林中窜了去。
  见他这样,辛小叶和山柔互相看看,同时发了声喊:“大师兄要教训小九了,大家一起把小九揪出来啊!”
  听到这话,空中变呼啦啦又落下几个人,纷纷喊着“我来”,一起向林中冲去。
  对于教训宁夜这个事,却是人人兴奋不已。
  辛小叶冲入林中,看看林中无人,也不在意,直接施了个法诀,指尖掐算,口中喃喃:“天地煌煌,无所遁形,开!”
  眼前已是一片清明。
  妙目四顾,就看到林中一棵小树上,宁夜正躺在树上,翘着腿休息呢。
  “抓到你了!”辛小叶兴奋的冲过去,欺近宁夜身后,出手急抓。
  就听蓬的一声,宁夜消失不见,待之而起的竟是只粉色小猪,从它的屁股后正放出一团粉色烟屁,缭绕着盘旋了辛小叶全身,伴随的是阵阵恶臭袭来。
  辛小叶彻底傻掉了。
  小猪还在迷茫,扭头看看辛小叶,想不通为什么她要挠自己的屁股。
  难道她喜欢闻自己的味道?
  于是它又放了一个,这次直接就是一个七彩玲珑彩虹屁,声色香具备,甚至还自带染色效果。
  辛小叶整个人都挂了彩。
  她呆滞了一下,然后“啊”的尖叫起来:“小九!你混蛋,我和你没完!!!”
  已是嗖的一下飞出,显然是要去清理香尘猪给自己带来的悲惨遭遇了。
  “哈哈哈哈!”
  闻讯而来的师兄们放声大笑,一个个尽是幸灾乐祸的样子。
  赵龙光哼了一声,对着小猪旁边的空处一抓,便从空无处抓出一人来,正是宁夜。
  “臭小子,戏弄了我不够,又戏弄你师姐。”赵龙光怒道。
  “冤枉啊,我怎么会知道谁会来抓我。”宁夜抱屈:“我就是想弄个顶包的,谁知道就让辛师姐中招了呢。”
  “得了吧,你若猜不到她,压根就不会使用香尘猪这种做法。同门九人,就属小叶洞察之术最强。”老三沈临新无情戳穿宁夜的借口。
  封不停好奇的抱起香尘猪,上看下看:“不过小师弟,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将禁制布置在灵兽上,这却太不容易了。”
  禁制之道就是机关之道,与阵法同源,都属于阵道,只是用法迥异,前者需要一定的触发机会,更加简易灵巧,后者则不需要,更加恢弘大气。
  封不停最好阵道,论阵道威力,他比宁夜强了不知多少。
  宁夜则不同,更偏向于机关禁制。他的手法不以威力论,却更加诡秘灵巧,别说赵龙光了,就连辛冉子有时都会被宁夜坑到,可见在隐秘诡诈方面,宁夜的确是走到了极致。
  不过禁制阵法需要一定的运转之理,所以很少有用在活物上的。毕竟灵兽是活的,通常不会配合。
  所以封不停对此也是啧啧称奇。
  沈临新亦赞叹道:“小师弟的手段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难怪上次那假驼子会中招。”
  “可惜还是不够。”宁夜摇头:“按我原来的设想,根本就不需要用到毒丸的。以折光术将日光散种入对方体内,可以做到悄无声息,一旦爆发,就会形成烈日殉爆之效,若能假以手段,还应该可以控制爆裂的时机。如此一来,如果将来要对付某个敌对门派,只需在其中一名弟子身上种下此法,将其送入门派,再适时引动,便可形成天崩地裂的效果。不过日光散太不稳定,需得以法术凝结为日光之种,才能做到无声无息。而要形成天崩地裂的震撼效果,还需要种入的日光之种足够强,要压制这么强大的力量,就需要负面力量进行配合……总之,还有许多需要改进的问题。可惜此法太过恶毒,却是不适合在师兄们身上试验了。”
  宁夜摇头晃脑正说的开心,砰,脑门上却已被赵龙光敲了一下。
  赵龙光厉声道:“整天就想这些旁门左道之事,就是不肯好好修行。看看你,都三年多了,到现在还是藏象境,枉费了师傅给你这么多好处,你就不嫌丢人啊?”
  宁夜被他打的郁闷,摸头苦恼:“说话就说话,不要动不动就敲人脑袋好不好,会敲傻的。再说了,玄道与阵道乃我天机门根本之道,怎么能叫旁门左道呢?我研究禁制,推陈出新,发明月影寒砂,日光殉爆,无灵禁制,有的你们连见都没见过,正是本门第一天才啊。”
  他这话出口,赵龙光也是无言以对。
  这话没错,这些东西,对别的门派可能是左道旁门,对于天机门而言,却是大道正宗。
  只不过你小子整天研究这个,忽略了自身进境,终究不合适啊。
  要知道再好的机关阵法,也还是需要人来驭使的,没有足够的实力,也不可能制出强大的机关法阵。
  赵龙光不擅言词,只能愤怒道:“我不管,总之,再给你两个月,两个月内,无论如何要进行华轮冲境。”
  “不要了吧?”宁夜的脸便苦了起来。
  赵龙光越发恼火,对着宁夜的脑袋狂拍:“让你冲境又不是要害你,你个不求上进的东西,气死老子了。”
  封不停等人则好奇,那月影寒砂和无灵禁制又是什么,不过看赵龙光正在发怒,也不敢问。
  “好了好了。”其他师兄弟已纷纷过来打圆场。
  赵龙光余怒未消:“你们几个也是一样,整天游手好闲,没事好好修行。今天晚课时间加倍!”
  听到这话,众人一起哀嚎。
  山柔气的狂踢宁夜屁股,显然是恼他连累自己,宁夜也只能苦笑道歉。
  “咦?老四老二和老七呢?”赵龙光注意到尹天照没在,问道。
  “二哥在练剑,四哥去喝酒了,老七自然是去看他那个常妹妹去了。”封不停也是个爱道人八卦的。
  “把他们全部叫回来,明日乃是祭祖大典,天机门下,一个都不能少!”赵龙光道。
  “是!”众人齐声应命。
  正好辛小叶这时已洗去香尘猪带来的彩虹屁,杀气腾腾的冲出来:“白羽,我要宰了你!”
  宁夜吓了一跳:“师兄师姐,师弟逃命去也!”
  却是嗖的一下跑了个没影,后面是辛小叶提剑疯狂追杀。
  一众师兄们看得纷纷摇头,唏嘘不已。
  “小师弟还是顽皮了些。”林雨风摇头叹息。
  小师弟为人聪慧是聪慧的,平时也算沉稳,只是不知为何,偏偏就是对修行之事提不起劲,让大家颇有恨铁不成钢的意思
  “就是就是。”这边辛小叶也走过来,看来她终究是没追上宁夜,虽然她修为比宁夜高,实力比宁夜强,却架不住这小子着实鬼得很,又精通各种门道,三转两转的就跑了个没影,气鼓鼓道:“枉我爹还对他那么好,有什么宝贝都给他用。结果呢?他却整天这样吊儿郎当的样子,吃了那么多好东西,就算是香尘猪都该晋升了!”
  香尘小猪哼哼几声,表示你别光说不做。
  这也让大家唏嘘无奈。
  ——————————————————
  夜幕降临的时候,天机门又恢复了往日的祥和宁静。
  天机山的星空,号称是长青界最璀璨的星空。
  每当月隐之时,群星闪耀,丝丝缕缕的星光撒下,照的人光影斑驳,陆离古怪,更颇多神秘之感。
  宁夜悄然走出天机大殿,来到广场上,取出一把幽蓝砂砾撒下。然后又走到一处静室,如法炮制。就这么一路走过来,在天机门各处先后撒下蓝色砂砾,再小心的用沙土掩盖,这才悄悄回房。
  成功了。
  宁夜喜气洋洋,正打算做什么,却看到辛冉子正坐在自己房中,身披八卦袍,手掌天机棍。
  “师傅?”宁夜一呆,心中猛地一跳。
  辛冉子看看他,手一伸:“拿来。”
  宁夜有些不情愿的取出一个袋子,交给辛冉子。
  辛冉子打开看看,心中古怪:“这是何物?”
  宁夜低头道:“弟子自己研究的一种小东西。”
  辛冉子拈起砂砾,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感知不到内中奥秘,有些奇怪:“此物有何用?”
  见他不知,宁夜有些兴奋:“师傅没看出来?”
  辛冉子老脸一沉:“快说。”
  宁夜开心道:“这是月影寒砂,我自己研究的,名字还可以吧。至于作用嘛,是用来配合昆仑镜的。”
  宁夜说着已取出昆仑镜,虚空一划,滔滔不绝道:“师傅,我一直觉得昆仑镜用来测算天机,太过浪费。其实天机缥缈,虚实难测。虽有洞玄之能,却成功率太低了,且天机不可轻泄,实用价值真的不高。但我们可以反过来想,昆仑镜用来看未来,看天意,固然是不好看出来,但用来看过去,看那些已经发生的或者正在发生的,却是很好看出来的。所以,昆仑镜若是用来窥人隐秘,就是绝好的宝物。当然,这里面有个问题,就是我现在实力还低,对那些实力比我强的修士,我看不出来。所以我制作了月影寒砂,我用玄天寒幽草和空灵石结合,再用昆仑镜日日照射,使其产生灵性联系。如此一来,有月影寒砂的地方,我就能看到那里发生的事。不信师傅你看……”
  他说着已发动昆仑镜,就见镜面轮转,天机门各处竟然已纷纷出现在镜面之中。
  宁夜的月影寒砂显然早就在偷偷放了,连几个师兄的房间里都有。
  这刻随着昆仑镜转动,已照出大师兄赵龙光的房间,就见他正在修行。再转,转到二师兄林雨风那里,就见他正对镜欣赏,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边还沉醉其中,手摇纸扇,自言自语:“玉树临风,莫过如此。”
  二师兄林雨风素来自恋,只是没想到他会自恋到如此地步,宁夜看的失笑,注意到辛冉子的脸色已然难看,连忙再转动,这次却是转到七师兄尹天照那里,却看到尹天照房间里竟然还有个女人,两人正热情相拥。
  “咦?这不是山下的常家妹子吗?”宁夜脱口。
  尚未说什么,啪,脑袋上已被辛冉子打了一下:“荒唐,还不停下!”
  宁夜吓了一跳,忙关闭昆仑镜。
  辛冉子已怒道:“天机大道,洞察玄机,岂可用来窥人隐私,此等行为太过下作,为我辈所不齿,你以后莫要再做此等行为,更不许再偷窥你师兄师姐!”
  “哦。”宁夜心中却不以为然。
  曾经的宁夜是个情报分析员。或许是因为出身的缘故,宁夜对于天机大道,洞玄未来一事,其实是很不感冒的。
  在他看来,把昆仑镜用来窥测虚无缥缈的未来根本就是浪费,它的真正用法不是去看未来,而是搜集信息,窥探那些已知的东西。
  知道了过去,有时就等于知道未来。
  只可惜这个世界,修仙者的思维模式太过固化,不仅是辛冉子,在绝大部分修仙者眼中,洞玄未知方为正道。
  思维模式的不同,让宁夜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只能承诺以后不使用昆仑镜去偷窥。
  好在辛冉子也能理解他,这刻辛冉子手一招,昆仑镜已来到他头顶。
  手指快速掐算了几下,头顶高悬之古镜便不断转动,镜面上便现出片片云霾,似有字迹若隐若现,却又看不清楚,更有星光忽明忽暗,难以察觉。
  “果然还是如此吗?”辛冉子也不奇怪,叹声道:“天机不显,生机难料,也难怪你会另辟蹊径,走旁门之道。但此终非根本之计,实在不行,你还是先冲上华轮再说吧。也许到那时,就能知晓一切。”
  听到这话,宁夜也终于认真起来。
  一改先前荒唐模样,宁夜低头答道:“弟子明白师傅的心意,但当日所见,弟子迄今不敢忘怀。在没有找到解决之道前,弟子不敢。”
  辛冉子摇头:“你以为你不晋升,事情就不会来吗?天意注定之事,无论你怎样去努力,终究会发生。”
  宁夜便回答:“弟子明白,只是弟子更相信事在人为,不由天定。”
  辛冉子手一挥,已将那明月般高悬的古镜摘下,送入宁夜体内:“那也需你有足够的实力,方可逆天而行。苟且偷生,终非吾辈之道。”
  宁夜回答:“若退无可退,自当揭竿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