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机殿 > 序 上

  墨洲云林。
  天机山。
  天机山又名倒立峰,只因其上宽而下窄,看起来便如个陀螺屹立于大地之上而得名。
  据说这是因为上古之战时,原本盘旋九天之外的天机山被大能以无边神力一剑斩落所至,随后一头栽落,扎于地面。
  不过也有人说,天机山原本就是如此,理由自然就是那矗立在天机山平顶峰上的天机大殿,若非刻意,又如何建起如此气势恢弘庞大的宫殿群?
  仙人以鬼斧神工之术开山筑宫,逆天而行,颠倒乾坤亦属平常。于是便又有人言,这便是天机门致祸之道,逆天而行,最终遭天谴而坠。
  是非因果已不重要,重要的是山仍在,人仍在,天机门也依然存在。
  平顶峰上,大殿恢弘,宝象万千,华光四射。
  云罄鸣响,若天音徐来,下方是众弟子同颂道经,其声浩荡,气自庄严。
  正是晚课时分,天机门众弟子这刻正修晚课,却见远处天边,一青衣男子飞来,身后还跟了一名白衣少年,立于云团之上,却有些摇摇晃晃,显非修仙中人。
  “四师兄!”
  正在做晚课的辛小叶见到青衣男子,对空打招呼。
  辛小叶生的一张小圆脸,笑起来便如个孩子,虽非绝美,却甚是可爱。
  空中青衣男子见了,对辛小叶竖起手指嘘了一声,辛小叶意识到什么,转头看前方,就见辛冉子脸一沉:“不得聒噪!”
  辛小叶便吐了吐舌头,坐了回去。
  那边青临已带着白衣少年翩然降落到辛冉子身边,施了一礼:“师傅,人带回来了。”
  辛冉子便嗯了一声,起身道:“尔等继续修课,不得喧哗。”
  已是转身回殿中去了,青临带着白衣少年跟随而入。
  见师傅离开,下方弟子们纷纷交头接耳。
  “那白衣是谁啊?”
  “不知道啊。”
  “好像是四师兄带回来的新人。”
  “这么说是新收的弟子了?”
  “恭喜小师妹,从现在起,你不再是最小的了。”
  一众师兄师姐们纷纷向辛小叶道喜,辛小叶便哼了一声:“稀罕!”
  脸上却洋溢着按捺不住的喜悦,显然还是很开心脱离师门最小序列身份的。
  ————————————————
  跟着青临和辛冉子一路进入大殿,宁夜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前面的老头。
  他就是天机门的掌门?
  老头看起来到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样子,听说他已经一百五十岁了,看起来却不过五旬左右,红光满面,就连皱纹都不多见。
  他手里的那根棍子,应当就是天机棍了吧?棍体浑圆,长约丈三,上面刻满了奇妙的符文,每一次顿地,就会有一片金色华轮从地面升起,随后又一闪而逝。
  地板不知是用何种石材制成的,同样布置符文秘咒,敲击时咣咣作响,踏足时却静寂无声。
  整座天机大殿都是用各种宁夜从未见过听过的珍稀石料制成,配以符文密语后,光彩夺目,越发显得神秘高大。
  辛冉子一路穿过大殿,来到后厢的一处静室,这方坐下。
  对青临宁夜道:“坐吧。”
  宁夜还在犹豫,青临说:“师傅赐坐,不必客气。”
  宁夜这便盘腿坐于辛冉子对面,老实说,这坐姿还真有些不习惯。
  辛冉子看看宁夜,眼前的少年年纪不大,但表现不卑不亢,没有一般凡人初上山时的惊慌,也没有少年特有的傲气,到是难得一见的沉着,透着一股不属于这个年纪应有的冷静。
  现在辛冉子有些相信青临所说的话了。
  “你就是白羽?”他说。
  “是,弟子白羽,见过师尊。”宁夜道。
  没想到辛冉子却摇了摇头:“你这话,有些不实,这不是你的本名。”
  宁夜愕然,他知道修仙中人,多有奇特本领,却没想到就连这种事都能察觉,呆愣片刻,道:“弟子以前另有名字,不过前尘之事已是过去,白羽之名,虽是后取,却是我此间使用唯一之名,到也不全是虚假。”
  辛冉子点头:“这是真话。你的来历,确有诡秘之处,我看不透,不过也不奇怪。毕竟你是它带来的……”
  辛冉子说着已伸出手,对着宁夜一点。
  宁夜身体一颤,体内骤然华光大盛,随后一物已从宁夜体内出现。
  那赫然是一座模型大小的古殿,古色古香,只是看起来却破损处处,却又内隐华光,闪烁着无尽神秘光辉色泽,一望可知非是凡物。
  辛冉子明显激动起来:“千机殿……果然是千机殿……”
  尽管早已知道结果,但这刻再见千机殿,辛冉子依然难掩激动心情。
  当年的天机门曾是上古仙门,鼎盛之时更是威震寰宇,万仙臣服。
  然而盛极而衰,为了巩固地位,上穷天道,创不世辉煌,天机门毅然决定举一界之力打造千机神殿。却在千机殿快要完成的时候,遭来万仙围攻,千机殿也在此战中破碎消失,不复存在。
  为了重现天机门荣光,历代掌门一直在努力找回千机殿。
  没想到今日,辛冉子终于见到了它。
  辛冉子试着要将千机殿抓过来,奈何千机殿却不为所动,只是在宁夜身边漂浮。
  宁夜低头道:“此物已认主弟子……”
  他说这话时,心情忐忑,惴惴不安,可说是一生最大的冒险。
  辛冉子看出他心事:“你在担心,怕我杀你夺宝?”
  宁夜一咬牙,直接回答:“是。”
  辛冉子笑问:“既如此,为何当初还要做那般选择?”
  “因为弟子选择相信师傅师兄的为人。”宁夜回答。
  “仙路无情,随意的信任一个人,只能说明你愚蠢。”
  “所以弟子不是随意信任,而是用了一年的时间去了解。”
  “一年时间还是太短。”
  “我也想了解更长时间,奈何天意如此,造化弄人。”
  “也许,是老天都等不得太久,更可能,是老天也想看看你的选择……”辛冉子意味深长道。
  ————————————————
  青临与宁夜的第一次认识,是在一年前。
  那一天,青临正策马奔行,清风拂面,使心中沸腾血气稍减。
  这血气,是他刚刚剿灭云水寨十八悍匪后的一点余韵,心中正自豪情,却见路边一小亭中,一樵夫正在亭中饮酒。
  只是望了一眼那樵夫,青临便感觉其人非比寻常。
  他虽穿着粗布麻衣,衣服却清理的干干净净,最奇怪的留了一头短发,看起来象个和尚,偏又不忌酒肉。
  架子上烤着一只兔子,手里则拿着酒壶。
  酒香四溢,浓郁芬芳。
  香气入鼻,青临不由脱口喊了声“好酒”。
  那樵夫便看看他:“原来是个懂酒的。难得逢一酒友,不若便过来喝一杯吧。”
  青临听他这般说,便下了马,随手一招,那马儿已化作一匹小小木马,落于手中。
  青临托了木马走去,那樵夫也不畏惧,只是睁着清明大眼看他,眸子清亮,全无畏惧。
  青临便道:“你不怕我?”
  樵夫反问:“何惧之有?”
  “我乃修仙之人。”
  仙道无情,仙人也从不是善人,善恶兼而有之。
  然由于仙人天然强大,无律可约,无法可束,便使得人性日衰,骄狂日涨。
  若遇到那善仙到也罢了,若遇到恶仙,一言不合动辄杀人固有之,无需多言直接杀人亦比比皆是。
  正因此,凡人见仙,皆退避不已,少有如樵夫般主动邀请者。
  青临虽自诩品性,却也不奢望凡人见他都会主动热诚,故有此言。
  樵夫便道:“你闻到了酒香,我若不邀请你,你又想喝,岂不是更有了杀我的理由?到不若我主动相邀,或可免死。”
  青临大笑:“话是这么说,但遇仙而不自危者,却是不多。你既有心,那我便不客气了。”
  说着已走过来,拿起樵夫的酒壶,也不嫌他喝过,仰头便倒。
  酒入肝肠,烈意满胸,青临只觉得回味无穷,笑道:“这酒我从未喝过,当是你自家酿的吧?到是好手艺。”
  樵夫也不理会,只是凭栏独坐,眺望远方,口中喃喃:“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尽倾江海里,赠与天下人。”
  青临听的一怔,脱口而出:“好气魄!酒好,诗更好,此诗从未听过,你自己做的?”
  樵夫摇头:“别人做的,却是不敢居功。”
  青临便认真看了樵夫几眼。
  当今之世,世人生存艰难,苦于生计,鲜读诗书。
  这樵夫虽说诗非其所做,但听其言行,观其气度,依然显非常人。
  青临对他来了兴致,便与他把酒论诗,赫然发现此人才学之高,竟是世所罕见,实非一般人,便对其有了几分兴趣。
  喝过酒,吃完肉,撕了他一个兔腿,便自扬长而去。
  三日后,青临再至,却是直接出现在了樵夫家中,一个破落的小木屋。
  带着一只羊。
  樵夫也不问他如何寻到自己,只是拿出早酿好的酒。
  于是一个出酒,一个出肉,两人就此大快朵颐。
  就这样,青临知道樵夫叫白羽,是半年前突然出现在云林的一个凡人。之所以说是突然出现,是因为他说自己醒来便在此地,已忘却先前记忆。
  青临也不追问,酒后再去。
  之后每次青临出行或者归来,都会到樵夫这里,以肉换酒。
  日子长了,交情也便渐渐好了。
  每逢畅饮之时,也会闲聊风月。
  青临会跟对方聊天机门的事,樵夫也会讲述自己经历的一些事。
  让青临感到惊讶的是,宁夜虽然年纪小,经历却多,从他口中道来的故事,有许多根本就是青临闻所未闻。
  这其中有些便是仙人也无法做到,比如什么可以让不同地方的人相互说话交流的网络。
  也有些,则是仙人可以做到的,比如飞天遁地的机关巧器,又或者杀人于无形的远程武器等等。
  大多数时候,青临只把这些当成是对方瞎编的故事,只是宁夜的故事能够自圆其说,到也难得,所以一个说的有趣,一个听的开心,到也相处莫逆。
  青临知道宁夜绝非常人,毕竟一般的乡间凡夫,是很难有这般见识的,便是编故事,也未见有编的如此细致有趣的——更何况他还自称失忆。
  而问题就在于,似乎对方自身也无意隐瞒这点。
  就像是撒了个谎,明知这谎言有破绽,我却不屑去圆。
  偏青临也是个洒脱之人,对方不说,他便也不追问,两人竟因此处于一种无言的默契中。
  一年后。
  一个宁静的清晨。
  宁夜正坐在家里发呆,在他的身前,赫然漂浮着一物,那是一面古朴铜镜,这铜镜古朴庄严,内蕴万千气象,偏又隐而不发,镜中不断闪过各种奇异画面,皆是一闪即逝,无法捉摸。
  忽听轰的一声,一物从天而降,将他的屋顶都砸了个大洞。
  宁夜一怔,才发现竟然是青临。
  他全身浴血,落地的时候还在笑,但在看到那古镜后,却明显怔住:“昆仑镜?”
  昆仑镜乃是千机殿内神物之一。
  千机殿乃天机门穷一界之力打造之无上圣物,内有奥妙无穷,号称千机,囊括天地所有奇秘。其中又有十件神物,各有奇能,昆仑镜便是其中之一。
  此宝在上古传说中,有穿梭时空之能,或许有夸张之处,毕竟时之悖论即便是在此界也是存在的,但是可以穿梭大千之空却是事实。
  也正是此物,将宁夜从原本的世界带到这里。只是那一次穿梭,也让昆仑古镜耗尽万年积攒的所有能量,短时间内已无可能再现时空穿梭之能。
  看到昆仑镜的那一刻,青临一下子全明白了。
  两人就这么四目相对。
  突然间,青临笑了一下。
  他咳了口血,道:“我现在知道……你为什么要和我做朋友了……”
  他虽是修士,却受伤极重,法术无法运用,生机更是渺茫。而在发现了对方如此重要的秘密后,他已不再奢望什么了。
  他平静的看着宁夜,他说:“帮个忙好吗?杀了我后,将我的尸体送到天机门,看在你送我回去的份上,师傅会收你做弟子的。千机殿在你身上,就等于回到了天机门。”
  宁夜缓缓起身,来到他身边。
  他的手边,是一把柴刀。
  只需手起刀落,一切便可解决。
  青临平静的看着他,仿佛是在等待着自己命运的来临。
  他甚至还在笑,那是开心而欣慰的笑。
  他说:“动手吧。”
  他已不奢望宁夜会放过他。
  宁夜缓缓抓起了柴刀,指向青临。
  手在微微颤抖。
  然后他挥刀。
  刷!
  粗砺刀锋划开青临衣物,露出他满身的伤痕。
  他走过去,取出个药篓,开始为青临上药。
  “你……”青临愕然。
  “闭嘴!”宁夜沉声道:“帮个忙,屏息,运气。我虽非仙人,但这治人的法子还是懂些的,只是需你配合……”
  就这样,青临活下来了。
  宁夜照顾了他七天。
  第三天的时候,青临就已经可以使用法术了,但他什么也没做,只是做好一个病人应尽的职责,默默的配合着。
  自始至终,两人都未再交谈。
  七日后,青临伤势痊愈。
  伤愈的那天,青临消失了。
  就这么突然不见,未打一个招呼。
  看着空空的床榻,宁夜叹息着坐了下来。
  那一天,他凝坐好久。
  三日后,青临出现。
  见到宁夜,他说的第一句是:“跟我上山,师傅要见你。”
  ——————————————
  静房之中,辛冉子看着宁夜。
  “如果没有那天的事,你会说出千机殿吗?”他问。
  宁夜轻摇:“我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宁夜很肯定的回答:“人心难测,仙人都做不到的事,我一个凡人也做不到。我不知道别人,甚至也不知道自己。”
  “但你还是决定冒险了。”
  “因为他是我的朋友。”
  辛冉子微笑:“在你心中,朋友比千机殿重要?”
  “是!”宁夜认真回答。
  烛火之下,照耀着宁夜坚毅的脸庞。
  辛冉子颇感满意。
  他修有秘术,能够感知到宁夜语出真诚。
  这让辛冉子也大感满意:“很好,有情有义,亦非无脑之人。当谨慎时便谨慎,当冒险时便冒险,难怪千机殿会择你为主了。”
  辛冉子说着,对着千机殿一指,就见殿中一缕华光闪现,随后是一面古朴铜镜从殿中出现。
  辛冉子唏嘘慨叹:“昆仑镜……”
  似乎是感受到了天机门召唤的缘故,昆仑镜发出清脆鸣动,竟给人几分愉悦之感,镜上更是现出许多奇特的金色字符,于虚空中轮转。
  “问天术!”看到昆仑古镜上的金色字符,辛冉子激动的颤抖起来。
  天机门有九天神术,分别对应了千机殿中的九件重宝,只一件神物无术。
  不过天机门破灭后,九天神术也随之失传。
  如今天机门也只保留了三种神术残篇,问天术就是其中之一。
  依仗着问天术残篇,天机门从上古第一仙门逐渐转化成依靠卜算问卦为主机关巧器为辅的小门派。
  而现在,昆仑古镜上出现的,正是完整的问天神术。
  问天神术是卜算之术,据说修行到极致,可知过去未来。昆仑古镜的时空之能,时之道非是时间穿梭,而是预知。
  完整的问天神术结合昆仑古镜,据说可知未来过去——当然不可能事事皆知,否则上古天机门也不至覆灭。
  可惜,由于昆仑镜认宁夜为主,即便是辛冉子也无法使用昆仑镜进行卜算。但是能得回完整的问天术,辛冉子已然知足。
  看向宁夜的目光更是尽显温暖:“你很好,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第九弟子了。千机殿一事,切记保密,不可让其他人知晓。”
  从这天开始,宁夜正式进入天机门下。
  天机门小门小派,人丁不旺,掌教辛冉子一共有九个徒弟,再加上分支弟子和仆役,整个天机门总数不过百人。
  尽管如此,天机门内到算和睦。
  辛冉子对宁夜极为重视,将其视为天机门未来中兴之人,因此宁夜获得的待遇也极好,有什么天材地宝,都会第一时间想到他。宁夜本资质普通,但在辛冉子这般悉心培养下,却也是进境迅速。
  时光荏苒,转眼便是三年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