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机殿 > 第八章 宁叫万古如长夜

  九大仙门招收弟子,皆有考验期,以防外门奸细混入。考验的内容很多,有实力进展,也有忠诚测试。
  宁夜对此已有准备。
  身份他已经准备好了,无非就是某个小村落的普通子民,受到迫害而导致家破人亡,自身也被大火烧伤,侥幸不死。
  象这样的事,长青界每天都在发生,并不稀奇,而他身上的伤也不可能隐瞒,所以这个谎言虽然简单,却很有用。为此宁夜更是亲自去了一处村落,查了那里所有的情况,这方起行。所以黑白神宫查过也会发现,宁夜不会有任何问题。
  这刻看着宁夜,张烈狂高山般伟岸的身躯突然佝偻了下来,咳了几声,如刀气势顿减。
  宁夜愕然,就见旁边老者已走上前去,轻拍张烈狂的后背。
  拍了几下,张烈狂吐出口浓痰,那痰扑的一下,直入山壁,击出一个凹坑,再看周围,这样的凹坑竟比比皆是。
  “唉。”张烈狂叹了口气,深不可测的逼人目光里,竟流露出一丝无奈。
  旁边的绷带女已对宁夜解释道:“师傅早年练刀过猛,伤了肺腑。”
  宁夜愕然:“以师尊修为,竟然还不能自愈?”
  张烈狂摇头:“若是普通伤,自然早就好了。我这是七杀刀意攻心,只要还在练刀,就注定好不了的。罢了,这么多年,也都习惯了。你们今后也要注意,七杀刀刀锋过甚,杀意纵横,虽是天下一等一的杀戮之刀,却是锋则易折,反伤己身。所以练刀不可过猛。”
  老者与绷带女同时道:“弟子明白。”
  张烈狂屈指一弹,两点金光落入宁夜识海:“一个是我黑白神宫的基础修行功法,共有九层,修成第一层即可为正式入门,修成九层即为藏象巅峰,此为修行之道,虽无战法,却是修为之根本,务需好好修行。另一个是我的杀意心经,为修行七杀刀的总纲。你已获得杀心刀诀,杀心刀为七杀第一杀,杀人诛心,故七杀之刀先从杀心而起。但若无杀意心经相辅,过度使用只会伤己,所以亦需好好修行。总之,先从基础开始吧,以后每月来领灵石丹药即可。有什么事,就找晨光。”
  老者名为郁晨光,是张烈狂的大弟子。
  “哦对了,这里有一袋灵石,是你这次试炼比赛第一名的奖励。”张烈狂手一抬,一袋灵石已飞入宁夜手中。
  所以我果然是第一吗?
  对这个答案,宁夜到不奇怪。
  有修仙三年的基础,有卜算预知的信息基础,拿第一不奇怪,不拿第一才奇怪。
  真正的好消息反是那袋灵石。
  有辛冉子给他的东西,宁夜不缺灵石法宝,虽然为策万全,他把大部分东西都放在了一处隐秘之地,却还是给他们师兄妹三人留下了足够灵石。只是这些东西来路不清,无法轻易取用。
  相比之下,张烈狂的这袋灵石就不同了,是可以公开的。
  交代过后,张烈狂便让宁夜自去了。
  郁晨光已为宁夜找好一处住址,却不是先前的石洞,而是距离此地较远的一处偏僻小院。
  宁夜知道这是故意如此——若他是别门细作,自然会喜欢如此,也好趁机搞些小动作。
  对于黑白神宫而言,不怕你不做,就怕你做的太晚。毕竟实力强的细作,带来的危害也大。
  住下之后,宁夜先心神进入千机殿,监察周边可有监测,很快找到附近几处秘密的监察设施,不过大多普通。
  由于他现在没有修为,仅凭昆仑镜很难检测到更高级的监测手段,但想来只是普通弟子,到也不至于劳动什么大人物亲自出手。
  知道了那些监测点后,宁夜心中大定,便开始修行。因为有过修行经验的缘故,宁夜重修起来格外顺利,
  只是四十天左右的时间,宁夜便已完成第一层心法的修行,再一次的修仙入门。
  遥想当年第一次入境时,宁夜雀跃沸腾,只是现在,心境却已淡了许多。
  至今宁夜还记得,自己当初破境之时,因为无知,甚至还冲到了辛冉子的房间里大呼小叫,结果导致辛冉子正在炼的一炉丹药报废。
  但是辛冉子没有怪责他,反而好生夸奖。
  直到现在,宁夜还能想起辛冉子摸着他的头,做出嘉许的表情。
  可惜,对自己好的人已经不在,如今放眼之处,已皆是仇敌。
  那么张烈狂算不算仇人呢?
  这个念头冒起,宁夜不由打了个激灵。
  果然时移事易,只是两月时间,都没和张烈狂见过几次面,就已经产生如此念头了吗?
  不行,仇人就是仇人,断不可心软。
  本来宁夜还想好生接近张烈狂,让他看重自己,倚为依仗。
  但这刻他却突然意识到,也许自己应当保留和张烈狂的接触,不宜走得太近。
  这对他以后的修行或许不利,却对他的心性有利。
  吾为宁夜!
  宁叫万古如长夜,不使敌魂少一人!
  ————————————————
  太阴门。
  辛小叶坐在水塘边,看着水中倒影。
  倒映出的,是一张狰狞恐怖的脸,一道刀疤更是从眉心贯穿整张脸,一直连到下巴处。这到不是她自己烫伤的,而是入门试炼时,苦战乏力,被对手一刀砍出来的。
  好在容颜本来就已毁,到也不用介意这一刀了。
  “师妹,怎么又坐在这里发呆了。都说了,没事莫要总看自己。”在辛小叶的身后,一名黄脸女子柔声劝慰。她轻声低语:“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总是沉湎过去,又如何放眼未来。”
  辛小叶脸上挤出难看的笑容:“多谢师姐指点。”
  太阴门下,对她好的人不多,眼前的师姐算一个,师傅也可算一个。
  但是与宁夜刹那间的犹豫彷徨不同,辛小叶的复仇之心却无比坚定。
  忘记过去?
  若是真的忘了过去,这父仇又如何得报?
  太阴门,你们上上下下的人,都得死!
  不灭尔门,誓不为人!
  辛小叶在心中发狠。
  ——————————————————
  无天峰。
  一群衣衫褴褛者正在一群修士的监督下卖力的运着矿石。
  噼啪的皮鞭声不断作响,抽打在那些苦力的身上。
  “都快些,别他娘的偷懒!”一名修士愤怒狂哮。
  啪!
  青临背上挨了一鞭。
  他咬着牙,什么也没说,只是继续顽强的行进着。
  昊天门的试炼,他失败了!
  不是败给自己不努力,而是因为竟然被几个有人情关系的挤掉了他的名额。
  这让青临悲愤无比。
  然而青临没有放弃。
  哪怕卖身为奴,他也要进入昊天门,在这门中重新崛起!
  师弟,师妹,等着我,师兄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青临在心中呐喊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