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机殿 > 第三章 决心

  跑!
  不断的跑!
  飞快的跑!
  青临辛小叶宁夜三人夺路狂奔。
  他们甚至不敢上天,只能在地面狂奔。
  每一次辛小叶想回头,却都被宁夜阻止。
  不能回头!
  回头了,就会心软,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想要杀回去!
  辛小叶放声狂哭,宁夜便干脆将她背在背上,再拉着青临跑。
  可就算这样,青临还是跑不动,就像有什么东西在拉扯着他,双腿如灌了铅般的沉重。
  他明明已经解困,实力比宁夜强,速度比宁夜快,却就是这样被宁夜拉着跑的。
  一夜奔行八百里。
  直至以修士之身也跑不动了,三人才无力的瘫倒在杏子林里。
  “师傅……”青临痛苦的闭上眼睛。
  至于辛小叶,她已哭的都要闭过气去了,花容惨淡,一双好看的大眼睛已哭成桃子。
  宁夜看看他们,轻叹了口气,拖着疲惫的身体,去旁边山泉处取了些水过来:“师兄,师姐,喝吧。”
  青临看着那一捧山泉水,突然间一把拍开宁夜的手,对着他的脸就是一拳。
  宁夜被他打的一怔,青临已扑了过来,对着他就是拳打脚踢:“都是你!都是你!要不是你,我天机门也不会灭门!!”
  相比之下,反倒是悲痛至极的辛小叶什么也没做,只是看着宁夜被殴。
  到不是因为她喜欢宁夜,而更多是因为人死心枯,万物皆灰。
  同样是悲伤,青临愤怒,辛小叶心枯,唯有宁夜依然平静。
  面对这殴打,宁夜没有抵抗,只是任由青临施为。
  他说:“若这样能让你好过些,那便做吧。但是记住,你只有这一次发泄的机会。”
  什么?
  青临一怔,手中拳脚也不由停了下来。
  宁夜道:“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为了达到目标,从今天起,你们必须学会抛弃所有的个人情感去考虑问题。”
  “抛弃所有的个人情感?”青临摇摇头,他抓住宁夜的领子,把他推到树上:“你还是不是人?你有没有感情?你说抛弃所有个人情感是什么意思?你想放弃为师傅报仇吗?”
  “恰恰相反。就是因为不如此,就报不了仇。”宁夜看着他说。
  目光平静,青临却读出一种决绝可怕的意味。
  他松开手,后退几步:“你想做什么?”
  宁夜整了整衣领:“昊天门,太阴门,黑白神宫,乃是九洲三鼎,那里面的人,光是师傅这一级别的,就能找出数十上百,更别说岳心禅炎融老祖这等人物,高高在上,若星辰日月遥不可及。要灭掉这样的大门派,可不是义气用事就可以做到的。”
  青临看着他,不说话。
  辛小叶的目光则渐渐燃起一丝亮光。
  枯死的心,被宁夜的话点燃了一点火种。
  宁夜继续道:“要解决这样的大门派,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打入他们的内部,从内部瓦解他们。”
  什么?
  青临不敢置信的看宁夜:“你想投靠敌门?”
  “我说了,这是报仇。”宁夜道:“来的路上我已经想过,这是唯一的方法。”
  青临也渐渐冷静下来:“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故意投靠敌人?”
  宁夜突然一巴掌扇在青临脸上。
  这一掌来的急,来的快,更来的措不掩耳,直接将青临打蒙。
  宁夜已沉声道:“师兄,我敬你是我师兄,对我极好,所以也一直尊重你。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从现在起,你们最好学会动脑子!对师门亲人的爱,不是靠哭嚎送死来表现的,而是靠行动!”
  看着宁夜愤怒的神情,青临有些明白了。
  虽然宁夜的实力比他低,但是这一刻,他更象自己的师兄。
  轻轻抹去眼泪,青临点头:“是我急怒攻心,口不择言,师弟教训的是。那你说,我们到底该怎么做?”
  宁夜手一翻,一物已出现手中。
  那是一座古朴大殿,古色古香,只是看起来却破损处处。
  青临愕然:“千机殿?”
  这就是千机殿。
  也是它,将宁夜带到了这个世界,更引入天机门中。
  宁夜已道:“千机殿的主体在我手中,有了它,我就能与千机殿的碎片感应。但是千机殿的碎片,大多被收在各大仙门手中……”
  青临明白了他的意思:“所以你要潜入仙门,收取碎片?”
  宁夜摇头:“千机殿虽是神物,但当年天机门并没有真正完善它,因此也非无敌,当年可以被打碎,就是明证。仅靠它,是没可能复仇的。但是有了它,我们就可以强大起来,从而在三仙门中获得更高地位,并最终光复天机门。”
  青临摇头:“这可不容易。”
  “我本来就说过,活着,尤其是背负仇恨的活着,比死更艰难。师兄师姐为了师门可以不怕死,那可怕难?”
  听到这话,青临心中悲情大起:“我怕什么?纵是千刀万剐,我也要剁了这些混蛋!”
  就连辛小叶也一下站起:“只要能报仇,怎样都行!”
  亲人已逝,现在支撑她活下去的信念就是复仇!
  “那就好。”宁夜收起千机殿:“三大仙门的人应当已经知道我们逃离的事,现在必然千方百计寻找我们,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让白羽青临和辛小叶这三个人,彻底消失人间。”
  青临道:“我可以幻化……”
  宁夜扬手阻止:“你们的幻化之术,能骗过万法境吗?能骗过无垢境吗?能骗过涅槃境吗?”
  青临无言。
  自然是不能的。
  青临无奈,只觉得自己已是在被师弟牵着鼻子走了,道:“那你有什么办法。”
  “简单。”
  宁夜手一指,一片火焰燃起,长袖再卷,无数树枝投入火焰中,熊熊燃烧,渐渐化成木炭。
  看到那些木炭,青临辛小叶心中凛然,他们突然知道宁夜的方法是什么了,震惊的看宁夜:“你……”
  宁夜冷道:“怎么?为了师门,不惜一死的人,却怕毁容?”
  青临长的一副好皮囊,素来自命风流。
  辛小叶虽非绝美,却也依然算的是好看姑娘,身为女性,更是爱惜容颜。
  他们可以为了师门不惜去死,但是这刻看着那火焰,他们却真的怕了。
  青临颤抖看宁夜:“就没有别的方法?”
  宁夜回答:“天机门肯定出了叛徒,而且不知道是谁,也不知道投靠的哪方。一旦我们混入敌方门派,被对方发现,你们知道那后果的。”
  辛小叶按捺不住的颤抖道:“我们是修行中人,纵然毁了容,也会恢复的。”
  宁夜点头:“我知道,而且我更知道,你我修行天机门心法,就算容貌上瞒了过去,心法也瞒不过去。入门是要进行测试的,你我三人若带功入门,一经测试,必被查出底细。”
  青临震惊看宁夜:“难道你还要……”
  宁夜轻嗯一声:“散功,只有散去所有修为,让天机门的所有一切,都不再存在于我们身上,才能骗过他们,若能做到,就连身形骨骼都需改变。”
  辛小叶大叫起来:“这不可能!你这是让我们多年修为毁于一旦,你知道打落凡尘是什么样的滋味吗?”
  宁夜轻叹:“我说过了,活着……本就比赴死更难!”
  青临辛小叶看着那片篝火,心中一片茫然。
  这一刻他们终于明白,自己这个师弟心中的仇恨到底有多深,更明白了师弟的决绝有多强,明白了自己在他面前,是如何的脆弱。
  散功,毁容!
  为了复仇,就必须不惜一切代价!!!
  望着火堆,辛小叶颤声道:“那将来……我们还有恢复容貌的机会吗?”
  “有啊。”宁夜回答。
  这回答让辛小叶松口气。
  但是下一刻,宁夜的回答又将她打入地狱:“所以无论如何,我们都要避免这一切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