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机殿 > 第一章 灭门 上

  悠扬钟声回荡,云罄鸣响。
  香雾缭绕,云卷于天机大殿的上空。
  今日是天机门的祭祖大典,天机门所有门下云聚一堂,在辛冉子的带领下,对着天机门祖师祭拜。
  天机门自上古以来,曾出过大能无数。
  但如今,他们陨落尘埃,最终只成了天机大殿上的祭星。点点星光在大殿上空环绕,形成一片星海。每一颗繁星,都代表着一位大能,在这大殿之上,汇聚成一片璀璨星空。
  如此众多的祖师大能,以致于连唤名都是一种奢侈。
  辛冉子毕恭毕敬,对空拜了三拜:“天机门第七十一代掌教,辛冉子,率弟子见过列位祖师!愿祖师在天有灵,继续庇佑我天机门……”
  念过祭词后,接下来便是门下师叔以及各弟子轮番祭拜。
  对于天机门来说,这种事每年都要进行,已是一个仪式,所以也未有太多稀罕。
  封不停甚至还用胳膊肘捅捅赵龙光:“师兄,昨日晚课太过辛苦,今日祭典,难得大家相聚,晚课就免了吧?”
  赵龙光却是个死心眼,瞪了他一眼:“整日里就知道偷懒,不许。”
  封不停委屈的闭嘴。
  旁边辛小叶见了失笑,发出笑声,却是被辛冉子听见,怒视了一眼女儿,辛小叶乖巧低头。
  偷眼看宁夜,却发现他正皱眉在想些什么。
  辛小叶奇怪,偷偷问宁夜:“喂,你干什么呢?”
  宁夜指尖掐算,低声回答:“不知为什么,总有种不好的感觉。”
  辛小叶便嘴角一撇:“莫装神棍,你的问天术火候还差得远呢。警告你哦,不许在这大日子上胡说八道,否则小心师姐我揍你!”
  说到问天术,自然是辛冉子最强。她爹都没能发现什么问题,辛小叶不相信宁夜能察觉什么。
  但是宁夜的问天术虽然火候不足,却有昆仑镜,以之推算,能发挥的作用其实比辛冉子还大,这点却是辛小叶不知道的了。
  这刻宁夜反复推算,心中不安感却越来越强。
  此时诸弟子皆已拜过,接下来就是问卜。
  天机门每年祭祖都要问卜,以循天命,同时也是求列祖列宗保佑。
  问天术下,卜卦虽不清晰,却总能指出总体方向,使得天机门每每于危难时刻,依靠问天之引,做出正确选择,正是推算吉凶,防患未然之道。
  这刻辛冉子算筒高举,内中十八根无字天筹摇动,随着不断晃动,依然有奇妙字符映于其上。
  与乡野术士的问卜之道不同,天机门的卜算之法,更见玄妙,这刻算筹滚动,其中一根竟自生起,在空中翻滚,字迹也越来越强,竟然放出红色光辉。
  宁夜心中危机感大升,突然有种感觉,脱口叫了出来:“此筹不可落!”
  什么?
  所有人同时回头望他。
  宁夜继续叫喊:“师傅,此筹不可落!”
  辛冉子却如没听见一般,只是死死盯着筹光,摇头道:“天意已定,落与不落,已无影响。开!”
  随着他的说话,就见那算筹陡然飞起,在空中翻滚着落下,却不及地,只是虚悬于空,当空一个大字映现:
  死!
  殷红如血!
  “不好!”天机门所有人同时叫了起来。
  辛冉子更是面色惨淡:“大劫将至……不,不是将至,是已至!”
  随着他的说话,就听一声狂放大笑若雷鸣响彻天空:“辛冉子,尔之阴谋已然败露,还不速速受死!”
  伴随着这吼声,无边火起,瞬间燎遍整座天机山。
  众人愕然回望,就见天空中已出现一张火焰汇聚的巨脸,正对着下方狞笑,火云大手从天而降,对着天机殿抓下。
  “炎融老祖?”辛冉子惊呼出声,手中天机棍高擎,天机大殿前,那两座仿佛石雕巨兽骤然动起,同时对着天空吞吐出斑斓神光。神光耀空,将整座山峰护住。
  这正是天机门的守护机关兽,相当于无垢境的强大存在。
  但就在此时,空中黑雾漫卷,从黑气中竟然现出千只眼眸,罩向那两只机关兽,竟将其摄住,使其一时动弹不得,在光柱中不断冲击,释放出神光阵阵。
  “无目天妖?”辛冉子心中骇然。
  不仅是因为对手强大,更可怕的是炎融老祖和无目天妖分属两大仙门,昊天门和太阴门,正是长青界两大顶级仙门。
  一念及此,辛冉子已知不好。
  此时天外已飞来无数修士,一个个都戴着恶鬼面具,身上黑袍上绣着的赫然是火焰与骷髅图案。
  这是魔门的标准服饰。
  昊天门与太阴门自然不是魔门,之所以如此,无非是想假托魔门之名行事罢了。
  眼见此景,宁夜已反应过来:“他们要灭门!”
  没有必要再问为何如此了,宁夜知道,肯定是千机殿的事暴露了。
  长青界的仙门是绝不会给天机门重新崛起的机会的。
  辛冉子也已明白这点,大喝一声,已丢出一个木鱼。
  那木鱼乍现,发出一声清脆鸣响,一片梵音震响,罩向冲杀而来的仙门中人,梵音落处,那些仙门中人身躯摇晃,若风中之烛。
  一个儒雅之声却于此时响起:“何苦来由。”
  伴随着这声音,天地骤然变成黑白两色,就连火焰都变成了黑色的,雷霆则化作白光。
  黑白天地间,一枚黑色棋子滴溜溜的飞过来,于是整个时空都仿佛为之冻结。
  万物皆寂。
  黑子落于木鱼上,发出一声清脆鸣响,随后竟片片开裂,伴随着木鱼开裂,整片黑白天地都裂开,却化作棋盘模样,随后是无数黑白棋子飞至……
  “黑白神宫?”辛冉子骇然。
  果然,黑白神宫也来了吗?
  长青界九大仙门,一下来了三个,而黑白神宫更是九大仙门中堪称实力最强的仙门,辛冉子知道,此战已注定无可幸免。
  可是困兽犹斗,辛冉子已发动天机门所有机关阵法。
  下一瞬间,天机大殿已涌射出无数机关,禁制发动,法力轮转,空中现出万千景象,仙鹤,巨犀,彩凤,烈虎,雪豹,龙骧等诸般奇兽,万兽齐喑,法威无边;更有**,华盖,巨伞,玉磬等诸般宝器临空,彩光喷溅,偏又在黑白天地下染成一片乌黑,使得光华黯淡,星月无光。
  辛冉子却是心中又惊。
  “怎么会?”
  他惊,是因为天机门最重要的守山大阵竟然没有发动。
  辛冉子已知不好,高喊道:“所有人都离开这儿,快跑!”
  “还想跑?”天空中那儒雅之声哼道:“此地已被我等封锁,无我允许,何人能逃?辛冉子,交出千机殿,天机门尚可留存。”
  千机殿?这是什么情况?众人莫名。
  辛冉子大叫:“岳心禅,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吗?你们假冒魔门而来,分明就是抱了斩草除根灭我满门的心思!”
  竟然是执子之手岳心禅?
  众人震骇。
  这可是黑白神宫十二天罡之首,执子城主,黑白神宫排名第五的无垢巅峰大能,只他一人便可灭天机门上下所有,何况还有炎融老祖与无目天妖相助。
  火焰升腾,现出一个巨大的火焰头颅,大口开合:“我就说了,这种做法纯属多余。”
  正是那炎融老祖。
  岳心禅人不现,声却至:“我们要骗的本来也不是他。吾等为天下正道,做事总还是要注意些面子的,骗不骗的过去不重要,有个说法就可以了。既然辛冉子你不愿意交出来,那便杀了你后我们自己来找好了。”
  “和他们拼了!”一名天机门老者冲出去,他是辛冉子的师弟,天机门长老之一,这刻冲出去,对着天空打出生命中最强神通,五色轮光涌动,可灌日月。
  然而光辉轮转,火焰升腾,一片炽火焰流冲出,下一刻那天机长老已全身缭绕在火焰之中,发出痛苦哀嚎。
  辛冉子悲愤莫名,知道天机门败局已定,厉声叫喊:“和他们拼了!”
  “拼了!”所有人同时发出呼喊,不顾一切的冲出大殿,对空攻击,即便是螳臂当车,亦当死战。
  宁夜却没有动。
  同样没动的还有青临和辛小叶——他们是被辛冉子抓住了。
  辛冉子道:“你们跟我来。”
  青临辛小叶皆是一呆,还想说什么,辛冉子已快速出手,直接封住二人,带着他们向殿后绕去,反倒是宁夜似早有准备,径直跟随,四人已快速来到一座偏殿前。
  辛冉子将手中天机棍和一个芥子袋塞给宁夜:“从现在起,你就是天机门的掌教。”
  什么?辛小叶不解的看宁夜,再看辛冉子:“爹爹,你……”
  “闭嘴!”辛冉子一指偏殿:“此地有逃生之路,白羽知道该怎么做,现在你们三个立刻从这里离开。”
  说着已将三人推入殿中。
  “爹!”辛小叶大喊,宁夜却一把抱住她,不许她动作,看着辛冉子,一言不发。
  那一刻,辛冉子与宁夜四目相对,师徒俩同时明白对方的心思。
  然后辛冉子惨然一笑:“我终于明白了……不破不立,破而后立,天机门的未来,就靠你了。”
  望着那张已蒙死志的脸,宁夜再按捺不住,泪流满面。
  他跪倒下去:“师傅……”
  “别让我失望。”辛冉子说着,已砰然关上大门。
  他掉头反冲,回到天机大殿上,入目处,是门下弟子正惨遭屠戮。
  辛冉子泣声长呼:“列祖列宗在上,辛冉子无能,忝为掌教,却无力带领天机门重正辉煌,反将天机门带至毁灭。然,弟子从不敢忘祖宗之志,天机门崛起之日,终会再来。今日,我以我血铸生机,他朝,天机门定有卷土重来之日!”
  说着已义无反顾的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