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机殿 > 第十三章 箫公子 上

  宁夜的大计划,自然是颠覆黑白神宫,重振天机门。
  不过这个计划太过庞大,庞大到以他个人之力,一辈子也未必能实现。
  好在一个伟大的计划,通常可以拆解成无数个小计划,对宁夜来说,他要做的就是将这个大计划分解,然后一个一个执行。
  正所谓路虽远行则将至,事虽难做则必成。
  而这第一步计划,就是先找到千机殿残片。
  黑白神宫手中拥有一块千机殿残片,这一点宁夜在天机门的时候就知道,但是放在哪里,宁夜不清楚。
  黑白神宫按级别、辖属,设有数十处库房,具体多少,就连昆仑镜都查不出来。但可以肯定,象千机殿碎片这种神物,就算没有任何实用价值,黑白神宫也不会将其随便安放。
  而以宁夜现在的实力,要查到千机殿碎片下落,几无可能。
  他当然可以等自己强大些再做,但是计划庞大,若是第一步就要等上几十年,那后面的怎么办?
  为了颠覆黑白神宫,宁夜制定了一个百年计划,而找到千机殿碎片的计划,宁夜给自己的时间是两年。
  正因此,他不能等。
  盗库惊蛇,是这个分支计划的第一步。
  接下来宁夜没有再动手,而是继续安心修炼。
  因为库房被盗之物都被取回的缘故,所以库房风波很快过去,只是苦了那些被审讯的弟子,一个个都被好生折磨了一番才被放出。
  这段时间,宁夜悉心炼符,练刀,相比他稳步提升的刀道水准,符道“提升”就明显快了许多。
  一般的制符师需要至少半年时间才能入门,宁夜也不掩饰自己的“天才”,只用了两个月时间,就正式推出他的九品符箓。
  不过九品符箓并没有惊艳市场,反到是把张烈狂给惊了一下——貌似这小子的符道天赋比刀道更好啊。
  这使得张烈狂心中甚不是滋味,也不知是该开心好还是生气好。
  今天和往常一样,宁夜炼制好一批九品符箓后,拿到天集峰去贩卖。
  来往的次数多了,宁夜已经和峰上的一户商铺建立了长期合作的关系,练好的符直接丢给商铺就行,虽然便宜些,却也省了时间。
  这刻交易完成后,宁夜正要离开,却看到外面有人进来。
  陈长风?
  这小子自从上次被宁夜打伤后,回去养了好一段时间伤,如今应当是已经痊愈了,依然是那副装逼模样,身后甚至还多了两个小弟,估摸着是上次教训后找的保镖。
  陈长风显然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宁夜,表情明显愣了一下,随即便变得凶恶起来:“宁夜?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这话说的好没道理,上次战败的明明是你吧?
  宁夜看看他,再看看他身后的小弟倔傲的表情,突然意识到什么,笑道:“你不会是告诉他们,上次的战斗,你只是表面受伤,而我却中了你的暗劲,受伤更重吧?”
  陈长风一呆,没想到自己对小弟的场面话竟然被他猜到了。
  他总算没秀逗到说你怎么知道的,只是看他表情,宁夜也知道他猜的没错,打量打量他,道:“还是第二层?”
  陈长风再滞。
  他被宁夜击败后养了不少时间的伤,修为进度自然停滞,如今依然在第二层未有寸进。
  宁夜微笑:“我也第二层了。”
  靠!
  陈长风气得想骂。
  宁夜却已挤开他:“让,让。”
  自向外去了。
  混蛋!找死!
  陈长风猛拔剑,对着宁夜背后刺去。
  这一次他学了乖,不袭要害,而是对准宁夜后背脊椎刺去,剑势阴鹜,无声无息,若毒蛇吐刺,这一下不会要他的命,但他若不躲,必受重创。
  但就在他出剑的同时,宁夜身上已出现一张符纸,那符纸泛起光华,若水流轻漫,这一剑刺出,竟然被水流带歪,擦着宁夜的腋下刺了过去。
  同时宁夜急退。
  他本是背对陈长风,这一退,正撞入陈长风怀中,然后脑袋向后一扬,已撞在陈长风鼻子上,那一股酸爽之感让陈长风整个人都不好了。
  两名小弟大惊出手,宁夜手中已现出七八张符箓,轰的一下飞出,化作一把把利刃,扑扑扑扎在两人身上,已将两人击飞,不过宁夜后背也被陈长风一记剑指戳中。
  宁夜口中沁出一点血花,双肘同时后击,手肘如刀,打的陈长风痛声大叫,肋下竟现两个血洞。
  无悲一脉,出手阴毒,断筋,裂骨,败血,噬魂,利久战而不利强攻,七杀一脉则重气势,刀出无回,一步一杀,正因此,两脉弟子交手,在实力差不多的情况下,先期占上风的必然是七杀一脉。
  以硬碰硬,陈长风承受不住,失声狂呼。
  不过这小子也有底牌,下一刻已擎出长剑。
  那把他从家中带来的法器,银月剑,对着宁夜刺去,同时两名小弟也再度袭来,对宁夜前后包夹。
  宁夜如今还没有法器,有符无器,再以一对三,除非他用出天机门的手段,否则拖下去必无胜理。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把自己私藏的八品符箓也拿出来糊对手一脸时,一阵奇妙箫声骤然传来。
  箫声悦耳,婉转悠扬,若空谷铃音,沁人心脾,落于耳中,更给人心旷神怡之感。
  宁夜,陈长风,还有那两个小弟的动作竟同时因此慢了下来,就连沸腾战意都为之削减。
  玄音妙术?
  宁夜心惊。
  玄音妙术是一个门类,专指曲乐应敌者,分类众多,有妙风仙音之道,多辅助之功,有雷音贯脑之法,可群起伤敌,亦有天魔之曲,靡靡之音,惑人心神,最是难当。
  不过由于音律先天较柔,不若战法威猛,所以多属后期神通。
  来人能以一曲柔和音律平缓心血,使人静气凝神,就意味着修为绝对高出他们一大截。
  回头再看,却见是一个白衣飘飘的男子手持玉箫走了进来。
  陈长风也算是个帅哥,但是比起眼前之人,立时被拉下一大截,用剑眉星目等一堆美好形容词来描述,却是绝对贴合的。
  最难得的还是此人气质亦佳,温文儒雅,彬彬有礼。
  这刻来到众人身边,他微笑道:“都是一门弟子,何必斗来斗去。违了门规不说,真要伤了人,就更为不美了。”
  陈长风这边自认占着优势,一名小弟看他如此,心中不满:“你他娘的又是谁?”
  那帅哥便微笑道:“在下许彦文。”
  他说这话时带着明显的自信表情,显然不是什么无名之人。
  陈长风觉得有些耳熟,正想着从哪里听过这个名字,那小弟却是个白痴,摇头道:“什么狗屁许彦文,没听说过。”
  许彦文微微一怔:“你不知道我?”
  “不知道啊,怎么了?”小弟挺直脖子回答。
  许彦文轻轻叹口气:“那就不好了……”
  下一刻他面色陡变,一张帅气的脸庞骤然变得狰狞起来:“我操你姥姥!”
  轰!
  玉箫已狠狠砸在那小弟的脑袋上。
  立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