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机殿 > 第七章 入门

  当天边最后一点斜阳落下山峰时,世界陡然变得平静了下来。
  黄沙不卷,风啸不在。
  所有还在冲击的亡灵士兵,突然间同时停下。
  随后呼啦啦一声,幻影士兵化作尘烟消散,就连那些真实存在的亡灵士兵,也纷纷散落回一地骨架。
  片刻的呆滞与宁静后,战场上终于响起欢呼之声。
  “成功了!”
  “我们活下来了!”
  “过关了!!!”
  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不绝于耳,打破了这短暂的平静。
  宁夜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他受了太多的伤,脸上被砍了三刀,胸,腰,腹,还有手臂和腿,皆已中刀。
  不过最惨的还是青脸男的那一锥偷袭,带来的不仅是表面的伤,还有内部的重创,伤口不愈,血流汩汩。
  宁夜感觉自己的血大概都要流干了。
  好惨!
  只是为了拼一个师门,就付出如此代价。
  值得吗?
  当然不值得。
  即便只是成为外门弟子,宁夜也有把握能慢慢上位。
  但他不能这么做。
  他所图太大,大到每一步计划都可能是天堑。
  面对如此艰巨的任务,智谋与武力都不是最重要的。
  决心才是!
  唯有破釜沉舟的勇气,无视一切艰险的决绝,才有希望看到那么一点成功的可能。
  为此,他不会给自己任何退却的理由。
  没有值与不值,只有做与不做。
  欢呼还在继续,直到天空中出现了一众黑白神宫之人,其中小部分是弟子,中央却有五十名真正的仙师。
  这五十名仙师实力高低不等,最低的是华轮境,最高者则是万法境,其中又有五人格外显眼。
  一名白衣男子,面色苍白,手摇竹扇,面带诡异笑容。
  这是五羊公子公孙夜。
  一名彩衣女,手提花篮,立于祥云之上,看起来神态有些慵懒,眼眉中颇多风情。
  观彩娘,原海盐门弟子,因与师傅私通而杀师娘,遭师傅训斥后,灭其师满门后逃离,再出现时,已是黑白神宫的一员。
  一名老者,同样是一脸仁心善貌的样子。
  他叫祝白苍,人称悯苍老人,悯苍老人号称怜悯天下苍生,见不得众生皆苦,好在死人是不用受苦的,所以当他看到苦难者时,便会赐予死亡,解脱痛苦,因其而解除痛苦者,数以万计。
  一个秃头上人,一张大慈大悲的脸,永带慈祥。
  无悲上人,他最爱说的话便是我心本善。
  无悲上人崇尚上天有好生之德,所以从不杀生。对于对手,他不会杀之,而只是废掉对手功力,再断其肢,挖其舌,毁其目,剮其鼻,若有那修仙有成的,便顺带着再毁其元神,最后放任自流,飘然远去。至于之后死活,自有上天裁决,与上人无关了。
  所以从不杀生的无悲上人,与喜欢解除他人痛苦送其解脱的悯苍老人号称黑白神宫两大善人。
  最后还有一人,却是一名充满烈火阳刚之气的劲装男子,生的一双虎目,炯炯有神,站在那里,给人的感觉却是无边杀气冲天而起,明明身上一件兵器也没有,但自身整个人却便如一把刀,锋芒尽显。
  七杀天刀张烈狂,性情刚猛暴烈,战斗勇悍无双,一手七杀灭神刀威力无边。
  这五人,都是万法巅峰的修为,每一个都可以碾压辛冉子那般的一派掌门,而在黑白神宫,象他们这样的存在有三十六个之多,也称四九人魔,地位仅在十二天罡之下。
  也就是说,如这般恐怖之人,在黑白神宫甚至还不入顶流。
  以此五人为首,总计五十名仙师,便是这次获得招收弟子名额之人,
  只要获得这五十人的首肯,便可列入门墙,自然是第一等的待遇。
  次之,则可入神宫,做外门弟子。
  再次,便只能灰溜溜的滚蛋了。
  这刻看到众仙师出现,下方众人纷纷拜倒,唯有宁夜竟依然屹立,这使他如鹤立鸡群,格外显眼。
  “大胆,看见仙师竟敢不拜!”
  五十人之下,几名黑白神宫弟子对着宁夜厉声痛斥。
  “闭嘴。”一个声音已道:“此人苦战透支,力量已竭,全靠一股意志支撑。他若拜,怕是从此就都站不起来了。”
  说话的正是张烈狂。
  杀心刀诀,就是他留下的,是他七杀天刀之一。
  宁夜选此刀,也正是冲了他去的。
  这刻看着宁夜,张烈狂目露欣赏之意:“此子筋骨资质一般,但是七杀天刀不重资质筋骨,更重心志,此子心志悟性均属上佳,正是入我门下的最好人选。”
  说着屈指一弹,一粒丹药已入宁夜口中。
  此丹已入宁夜口中,宁夜便觉得身体一股暖流生起,那些重伤之处开始恢复。
  所以……我终于成功了吗?
  心中泛起一丝欣悦,宁夜眼一闭,已是彻底昏了过去。
  ——————————————
  再度醒来的时候,宁夜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石床上,四周皆是山壁,也没见什么装饰,却是简单至极。
  翻身坐起,发现身上的伤已全面愈合。
  “醒了,醒了!”
  一个尖利声音大叫,抬头看,却是只形象古怪的彩羽鸟儿在大叫,看起来到有些象鹦鹉,只是嘴没有那么弯。
  宁夜知道,这是报喜鸟,一种生来可人言的鸟儿,天性多嘴多舌,常用来传播讯息。
  果然下一刻,宁夜已听到一个声音:“醒了就过来吧。”
  是张烈狂的声音。
  宁夜起身走出石窟,发现左右各有一条通道,一时竟不知该往哪里走。
  宁夜想了想,选了左侧之路过去,走了一段,便看到眼前已是一片别有洞天。
  这里赫然是一座小山谷,只是山谷中什么都没有,唯有无尽的碎石,上面布满了刀砍斧削之纹。
  明明只是空谷,却给人无尽冷冽之感,置身其中,仿佛有万千把刀象自己劈来,若是心志软弱些的,怕是当场就跪了。
  张烈狂正站在谷中,在他身旁还有两人,一人面容苍老如老汉,形象枯槁,还一名却是名女子,只是全身都缠满了灰色绷带,只露出双眼,背后背负了一把奇长曲柄刀,刀身无鞘,同样只以布条裹缠。
  张烈狂背对宁夜,道:“你怎么知道这是正确通道的?”
  宁夜低首回答:“右侧较干,苔生不显,当是通往洞外的。相比之下,左侧湿气重,肃杀之意凛冽,既在山中,师傅当在山腹处,所以弟子向左而来。”
  看不到张烈狂的脸,宁夜不知张烈狂表情如何,只听张烈狂道:“那你又是怎么知道真假亡灵之分的?”
  宁夜继续回答:“假亡灵只是幻象,踩踏黄沙,烟尘不起,一辨可知。”
  张烈狂轻轻笑了起来。
  他转身望宁夜,虽发笑声,但是刀琢斧刻般的脸上却不见半点笑意。
  他说:“你很聪明,我通常不喜欢聪明人。因为和这类人打交道太累。最重要的是,太聪明的人,往往太懂得利用他人,临战时以诡取胜,不以硬拼。我之七杀天刀,临战对决,最重气势。若心思太多,便会弱了气势,反为不美。所以我不喜欢聪明人。”
  宁夜轻声道:“师傅所言极是,不过师傅所言,乃是普遍情况,而这天底下,总免不了有几个例外的。若是一个人会思考,却也敢拼命,相信还是能让师傅喜欢的。”
  张烈狂怔了怔,突然仰头大笑起来:“不错,不错!你之才智,勿需在我面前施展,吾所钟意者,唯勇者而已。尔,可明白了!”
  宁夜跪倒:“弟子明白。”
  张烈狂冷道:“你还不算我的正式弟子,所有通过考核之内门,都有一年考察之期,过了考察之期,你才算真正的入门。”
  “定不让师尊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