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千机殿 > 第四章 测试

  墨洲。
  执子城。
  执子城属墨国国都,地处偏荒,照理是不适合成为国都的,但谁叫黑白神宫总部坐落于此呢?
  当今天下,仙人役凡。
  国家不过是仙人管治凡人的工具,正因此,九洲各国是没什么军队的,只有衙差,真有战事,那也是仙人出面解决。
  对于凡人而言,获得修仙资格就是最大的人生际遇。
  每年春季,黑白神宫会在执子城进行一次弟子选拔,每年只收一百到五百不等,参与者却以十万计。
  时值新一年招生,当宁夜来到此地时,看到的是执子城满满的人群,摩肩擦踵,到处都是来参与选拔的年轻人,眼中充满希冀。毕竟只要能够进入黑白神宫,就可从此一飞冲天。
  因为来人太多的缘故,执子城的客栈都已经住满,好在民间到有不少开放的,执子城的凡人每年就靠这个发一笔小财。
  作为曾经的修士,宁夜倒还不至于缺钱,只是他那张满脸坑坑洼洼红白斑驳的丑脸着实吓坏了不少人,宁夜硬是加了三成价钱,才算找了间还算清净的民宅。
  在杏子林和青临辛小叶分开后,算算已是三个月过去。
  也不知道师兄师姐现在如何了,可入了昊天门太阴门。
  这刻看着镜子里丑陋的自己,宁夜叹了口气,躺在床上,心神微动,人依然在屋内,心神却已出现在一片宽广殿宇前。
  这里就是千机殿了。
  这东西是他当年无意中获得的,那个时候,他还只是一名普通的情报分析员,因为一次出外野游,看到天外有东西降临。本以为是陨石,便追了过去,却不料看到一座恢弘殿宇自天而降,接着他便来到这世界,此殿也随了他一起过来。
  或者说,这里才是它本来之地,只是云游万千世界后,又回到了原本之地,顺带着还多带了个人。
  这刻心神寄于千机殿,宁夜随手一挥,昆仑古镜的玄奥光辉便从殿内升起,无数奇妙符文在空中闪耀,折射出的却是一片光怪陆离的景象。
  虽然修为已失,但是问天术重玄不重法,失去的是修为,而非对问天术的认知,因此宁夜依然可以勉强运用。
  当然,没有修为底子,要想推算什么重要东西却是不可能的。
  好在未来难测,过去可知!
  曾经宁夜的想法,如今终于可以实现了。
  这刻宁夜启动昆仑镜,发动卦象卜算。
  很快昆仑镜上已现出一排字迹,写的正是此次黑白神宫收弟子的考核之法。此非核心之秘,借助昆仑镜,轻松得知。
  “竟然是这样么?”看着上面的考核之法,宁夜陷入沉思之中。
  黑白神宫的选拔之法总体而言还算正常,至少对于宁夜来说过关没问题——他本来就是资质够的,又修行三年,虽然修为尽废,经验仍在,甚至连身体也因此习惯了灵气的滋润,重修起来自然方便许多。
  问题在于最后竟然还有个人选关。
  也就是说哪怕最后过了所有关卡,黑白神宫还会派人亲自选一次。被选中的可有师承,未选中的便是普通外门弟子。
  这个问题就严重了。
  宁夜深知自己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太丑。
  他自毁容颜,满面斑疮,就连身上都没放过。仙人求天道,顺人意,对美好事物皆有追求,便是法术也多五光十色绚烂光华,正所谓仙风道骨是也。
  你弄一个满脸麻子的仙风道骨,委实形象有损啊!
  如果说天资绝艳也就罢了,问题是宁夜的资质也一般。
  资质这东西是看的出来,也就是说哪怕宁夜在选拔中表现的比谁都好,夺得头名,也只能说明你表现不错,资质普通依然是资质普通,作不了伪。
  如此一来,面目丑陋,资质普通,想要获仙师青睐,千难万难。
  那就这么先做一个普通外门弟子,然后一步步爬上去?
  可以是可以,但宁夜不能接受。
  到不是师承有多重要,而是宁夜深知自己未来要走之路有多艰难,注定了无数艰难险隘。他若是连这第一关都要退缩,那以后碰到更大的麻烦怎么办?
  退缩是一种习惯。
  一次放弃,可能就是次次放弃。
  想到这,宁夜心中已升起强烈斗志。
  作为自己的第一个小目标,此事只许成,不许败!
  ————————————————
  三天后。
  九宫山下,挤满了来自四面八方的求仙者。
  十万人云集此地,场面蔚为壮观。
  日正高悬时分,光辉陡暗,天空化成黑白二色,苍穹黯淡,大地白昼,就连天空中的那一轮骄阳都为之无光。
  一名黑白神宫的仙者飞出,手持拂尘,有着一张长脸和一对显眼的招风耳,脚踏玉制棋盘,就这么凌空飞来。
  有熟悉者已低声道:
  “是西风子。”
  “西风子是谁?”
  “这都不知道?西风子仙师可是神宫十二天罡之一,白殿殿主,地位仅次于掌教,三大元老和执子之手岳心禅,与黑殿殿主齐名的无垢境巅峰大能。”
  随着众人的议论纷纷,西风子已然开口说话。
  也不见如何用力,声音已轰传四方:“本次弟子招收很简单,所有选拔者进入前方山谷,待到日落出谷即可,神宫自会根据你们的表现作出判断。”
  说着西风子拂尘一挥,人已消失不见,天地又恢复正常。
  只是在大家面前已出现了一片雾气蔼蔼的山谷。
  这么简单?
  大家互相看看,突地发了声喊,一起向谷内冲去。
  唉,你们不知道,有时候越是简单的事,就越复杂吗?看他们如此心急火燎的样子,宁夜也不着急,就这么悠悠哉哉的跟在后面,最后一名踏入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