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冒牌太子妃 > 第五百九十九章 时光不老,止如初见 完结
第599章时光不老,止如初见
  
  刘玉环错愕惊诧,与他对视:“王爷……”
  “咳!”仗着喝了一杯酒,他叫道:“皇上!臣弟求您赐婚!”
  话音刚落,满殿哗然,就在所有人不明所以然的时候,当朝皇后一声大叫:“本宫看行!皇上,准了吧!”
  “啊?”那一国之君还云里雾里的。
  李徇又拉着刘玉环跪下道:“求皇上赐婚!”
  “准了!准了!”兴奋叫着的仍然是那位皇后娘娘。
  李彻无法,只得笑答:“要准也可以,但也不能你说了算,要问问刘家姑娘的意愿。”
  “玉环,你说。”李徇面带期许的看着身边之人。
  后者心头如小兔乱撞,面颊绯红一片,在座的还有刘家长辈,不免羞赧,却又看到潘宜家带怒的模样,只得一狠心道:“还请皇上成全!”
  李彻虽然一头雾水,倒也成全了一桩好事,于是皆大欢喜。
  “既然皇兄成全了四哥,也请皇兄成全了我和春生吧。”一直没怎么和他们说话的李律也站了起来,他道:“春生于我,不是夫妻,已经胜过夫妻。”
  这一次,李彻想也不想的应了:“好,如此,便好事成双。”
  刘玉瑶也是真心高兴,对她好的人,都有了好的归宿,也让自己心中罪孽得意消弭一些。
  然而李律又道:“过完年,我想跟春生前往南疆封地,还请皇兄成全。”
  看着这个年轻的弟弟,知道他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芥蒂,不过也好,去南疆一段时间也好,这也是他背地里曾经和心腹官员商量过的事情。
  因为他毕竟是乱党的同胞弟弟,保不齐会有人暗中弹劾,另外他自己若再生出谋逆之心,就更加不可收拾。
  “也好,去散散心,想回来随时回来。”
  刘玉瑶也忙道:“等将来有时间了,我跟小宝去找你们玩。”
  “好,随时欢迎三嫂。”李律对她一笑,这笑容看的她心中颇为慰藉。
  灯火煌煌,如彼岸之花,邂逅经年流光,缘起缘灭,聚散离别都自有天定。
  十年后
  “皇兄!皇兄!”年轻的九王爷李征一看到来人就张开臂膀拦住他的去路“皇兄!你要去哪啊!”
  男人一身明黄的朝服还没换下来,不怒自威,他越过面前之人的肩头径直向他身后看去:“你干什么!?让开!还反了不成!拦朕的路?”
  李征嬉皮笑脸的吐吐舌头道:“皇兄!你要去哪!一起呗!”
  “一起你还拦着?”
  后者赶紧收回胳膊,却又转为抱着他的胳膊,半拖半拽道:“皇兄!你下朝了?吃了没!我们去用膳吧!”
  “松手!”
  这少年人高马大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可以被他一手抱在怀中的孩子了,他要真想赖着,怎么也是甩不开的,而他最是拿这孩子没办法,谁让他是自己看着长大的,恍如半个儿子一般呢。
  “不松?那就走吧!”
  说着就大步拖拽着李征往湖边走去,夏日的清晨花间雨露径自吐露芬芳,人人行来都是心旷神怡,然而李彻却是心烦意乱,火气不小。
  “皇兄!你大清早的怎么这么大火气啊?”
  “你不知道?”他反问,却并未停下脚步。
  “我不知道啊皇兄!”
  这皇兄二字叫的更大声了,李彻一声冷哼道:“通风报信?我看你又想去长安殿跪着了!”
  吐舌头,眼看着已经到了湖边假山,他也只能求某人自求多福了。
  假山周围早就围上了一群人,手忙脚乱的将一个十岁的孩子从假山上弄下来,那孩子一边往下爬一边叫道:“母后,母后,父皇来了,父皇来了!”
  “小声点!就说我不在!”
  “那父皇就只骂我一个人了!”
  “你这倒霉孩子!是谁说要来把云雀放回窝里的!就说我不在!”
  “皇上驾到——!”
  “参见皇上。”
  众人齐齐跪下,一身脏乱的孩子往前跑了两步,直接撞入男人怀中,半是撒娇道:“父皇,轩儿好想父皇!”
  “你母后呢?”
  “没看到啊!”小孩子漆黑莹润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很少无辜。
  男人深邃的瞳孔骤然一缩:“你母后呢?”
  后者无措的看向李征,九皇子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示意他自己自求多福。
  “母后在上面!”回头一指假山后头,果断将自家老娘出卖:“母后贪玩!爬山!”
  完了完了完了,这位一国之君的怒火已经足以将整个凤藻宫夷为平地了。
  “刘玉瑶!”
  “呵呵呵呵……”小女人从假山后头露出个脑袋道:“你,你怎么来了啊,你不是在上朝吗?”
  “下来!”负手而立,威严天成。
  后者举手投降:“你别生气,别生气啊,我这就下来,着什么急嘛,我就是起来活动活动,对了,早膳想吃什么?芸豆糕行不行啊?我昨天吃过一次味道还不错。”
  “你越来越能耐了,带着孩子爬高蹦低,一眼看不见就胡闹!”
  “我这不是……”
  “小心点!”男人的怒气转瞬又化为担忧,恨不得自己飞上去接住她。
  “没事,没事。”她摆摆手,找了个落脚的地方,就径直一个旋身飞了下来。
  男人张开臂膀将她抱在怀中,一个重心不稳双双倒地,还滚了好几圈。
  “皇上,娘娘!”众人大惊,乌拉拉的围了上去。
  李承轩也要扑上去,却被李征拉住,挤眉弄眼道:“你还往前伺候,还不躲起来,一会还得罚我俩跪长安殿!”
  “对哦!”小家伙一听,又立刻叛变,拉着九叔的手就跑的飞快。
  刘玉瑶趴在男人的身上,看着这位一国之君被自己压在地上,顿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从他的衣发之上摘下草屑,恍如又回到了那个阳光明媚的春日。
  也是这样,她从墙头跃下,撞入他的怀中,让一向最修边幅的太子殿下滚的一身泥尘,成为别人的笑柄。
  “还笑?!”男人半是生气,半是宠溺的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下次再胡闹,我让你再也笑不出来。”
  “你不会的。”她笃定而笑,在男人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大口:“我饿了!”
  “饿了就去吃饭!”男人将她抱了起来,径直往前殿走去,也不在乎身上脏乱。
  小女人圈着他的脖子巧笑倩兮,看着男人峻拔的侧脸,只觉得时光并不曾老去,他们依旧止如初见。
  (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