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西游之道德天尊 > 第一三九章 好聚好散
    次日,陈萼如约来到显圣真君宫,杨戬和梅山六圣早已严阵以待。
  
      “陈总管倒是稀客呐!”
  
      姚公麟皮笑肉不笑,居高临下注视着陈萼道。
  
      这七人高高在上,陈萼站在下方,渺小如凡人。
  
      不过陈萼看的清楚,梅山六圣的实力大体处于九二到九三真仙之间,如今这种仙人,哪怕他缺乏神通法宝,也是一只手就能捏死。
  
      初九、九二、九三和九四是陈萼的说法,大体对应着天庭的散仙、天仙、金仙及大罗(太乙)金仙,九五对应天尊,五老以上最差都是天尊级别,上九则是大天尊。
  
      据陈萼所知及推测,玉帝、三清、佛来与观音是大天尊的修为。
  
      这种神仙体系的划分不象前世陈萼看仙侠小说中,动辄有十来个,甚至二十多个等级,虽简单明了,但是仙人层级之间的差异也极其巨大。
  
      九三与九四,就有不可逾越的鸿沟。
  
      实力的飞跃,让陈萼根本不怵姚公麟,拱手一笑:“原来是姚太尉,本官受圣上差遣,出门办了趟事,临行前也与真君打了招呼,姚太尉何至于如此怨愤?”
  
      张伯时哼道:“人间天子命你侍奉宫观,你却玩忽职守,致使宫观香火不旺,入不敷出,平白让真君担了恶名,你可知罪?”
  
      陈萼眼神眯了眯,他突然意识到,今日就是场鸿门宴,杨戬一方没有任何解决问题的诚意。
  
      原本他已经准备好了方案,将参照现代企业制度,按照回馈民众信仰的多寡分配供品,几尊大神拿固定配额,其余的草头神多劳多得,不劳不得,推动积极向上的精神,形成内部良性竞争机制。
  
      可是眼见杨戬一方摆出了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显然,已经没有提出的必要了,唯一的出路就是辞职走人。
  
      但姚公麟安上的罪名不能认。
  
      陈萼是仙人,认了罪就是获罪于天,身上会被打上烙印。
  
      “呵~~”
  
      陈萼冷冷一笑:“张太尉只知罪人,不知罪己,陈某断不认同,当初江州的香火供奉远不如长安,也未见真君闹的民怨沸腾,究竟根源,还在于真君赴任江州,只带了数十随从,而来到长安,则把全副家业都搬了过来。
  
      陈某就给真君算一笔帐,江州五十万人左右,可供养数十神氐,而长安的人口不过三百来万,即便是京师富人多,充其量也不过是五六百尊神,可真君把手下全带了过来,几千尊神要吃要喝,真指望长安老百姓是办慈善的?”
  
      “这……”
  
      杨戬哑口无言。
  
      其实他也知道陈萼说的在理,可是盛情难却,都是跟着他的老兄弟,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江州只是一府之地,不去也罢,而长安是大唐的国都,谁不愿意坐镇国都,配享供奉?
  
      当时底下吵的厉害,个个踊跃报名,愿为长安老百姓尽一份心力,杨戬又耳根子软,见不得哀求,听不得好话,只能一窝蜂的带了过来。
  
      康安裕一见杨戬的神色,就知道摇摆了。
  
      这可不行!
  
      梅山六圣虽然是杨戬的麾下,但这么些年相处下来,差不多掌握了杨戬的脾性,以兄弟情份把杨戬给道德绑架了,杨戬逐渐虚化成了被供在上座的一尊神,真正做主的,则是梅山六圣。
  
      这时,康安裕便急拱手道:“此人居心恶毒,我等兄弟欢聚一堂,尊真君为大哥,真君可莫要中了他的离间之计啊!”
  
      “真君,我们几百年的情份了,难道还抵不过此人的挑拨离间?”
  
      “是啊,想当初,我直健年幼之时,被猎人射伤了腿,还是真君收留我,给我疗伤,传我道术武艺,我才有了今日,真君待我,恩重如山,我是没齿难忘啊!”
  
      “哎,试问天下间,谁能如我兄弟般相亲相爱,齐心协力?”
  
      底下诸圣纷纷打起了感情牌,杨戬面色数变,望向陈萼的目光中,带着不善。
  
      张伯时又哼一声:“其实陈总管所说并非全无道理,可真君手下弟兄多,总不能厚此薄彼,你既为总管,自当为宫观开源,增加香火,而你却倒行逆施,居然嫌真君手下人多,简直是可笑。
  
      这总得你若是做不了,那就别做,念在以往的情份上,咱们也不为难你,大家好聚好散!”
  
      陈萼算是看出了个中的门道,杨戬根本做不了主,梅山六圣已经窃据了大权,成了即得利益者,自己说的再多也没用,不禁暗道一声竖子不堪与谋,早晚一日,杨戬会被他的那群老兄弟给害死。
  
      “听太尉的意思,莫非已经有了中意人选?”
  
      陈萼不经意问道。
  
      “哈哈哈哈~~”
  
      直健哈哈大笑:“也不怕陈总管得知,当朝长孙丞相第七子长孙津愿意侍奉真君,你既不尽心,不如趁早退位让贤!”
  
      “哦?”
  
      陈萼目中现出了怪异之色。
  
      长孙家的?
  
      这是赶着架子往死路上凑啊!
  
      难道龙女之事还要重来一遍?
  
      不过陈萼也没有劝说的意思,杨戬等人本就对自己有成见,劝说只会被当成别有居心,只是……苦了杨婵了。
  
      “倒是寻了个好人家!”
  
      陈萼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陈某就不耽搁贵宫观吃香喝辣,明日就向圣上请辞!”
  
      他这话说的也极有技巧,不提宫观给自己按的罪名,也不明面抵斥,只以宫观攀了高枝为由,双方各落里子面子,好聚好散。
  
      杨戬的眼里,有了丝愧色,说到底,是陈萼上奏把他请来的,而且又是陈萼不辞辛劳,奔赴灌江口的深山老林,给他塑了金身,才有了配享人间香火的机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没有陈萼,他还在灌江口天天打猎呢,最起码,陈萼对他有提携并知遇之恩,现在却要过河折桥,让这重兄弟义气的他总觉得自己做了恶人。
  
      “哎~~”
  
      刚刚还对陈萼不满,眼见陈萼真要走了,杨戬优柔寡断的性子犯了,心里生出愧意,叹了口气:“陈状元,我这里的日子也不好过啊,还望你能谅解。”
  
      陈萼拱手笑道:“不管怎么说,公归公,私归私,公事不误私谊,陈某对真君并无成见,只盼真君能守护一方水土,告辞!”
  
      说着,大袖一摆,转身离去。
  
      “此人还算知情识趣!”
  
      “看在真君的面子,也不与他计较了!”
  
      陈萼刚走,梅山六圣就议论纷纷,满脸喜色。
  
      而长孙津已经承诺过,每年的香火银子不少十万两,万一供奉不足,由他长孙家承担,并且会发动关系,让长安的豪强子弟皆来上香进贡。
  
      显然,吃香喝辣的好日子正在招手呢,就差弹冠相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