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下一秒笑靥如花 > 33惊吓

  霍离有些索然无味的吃完饭,就让阿力推着在院子里转了起来,只是刚没转几下。
  霍府的侍卫就匆匆来报,说是有贼人闯进了内院,冲着松鹤院去了。
  霍离听着侍卫的话,眉头不自然的皱了起来,眼里也闪过一丝担忧。
  随后让阿力推着他快步的往那边去了。
  还没到那边远远的,就听到松鹤院里乱成一团的声音。
  阿力推着霍离的脚步不禁快了些。
  等到了院子里,霍离叫了声老太太,也就算是打过招呼了。
  只是一双微凉的眼睛凛冽的扫过周围的人,没有见到自己心里想看到了,眼里不禁闪过一摸担忧。
  “夫人呢?”
  刚还有些躁动不安的人群,听到男人这冰冷的声音,都不自觉的闭了嘴。
  这时老太太身边的一个老嬷嬷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忙张口就叫了起来。
  “哎呀!夫人还在后面的小院里抄书呢!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会不会…………”
  那老嬷嬷说着说着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忙忙的闭上了嘴。
  霍离有些阴冷的眼神落到老太太的脸上,停留了一瞬,随即用眼神冲着阿力示意了这下。
  阿力推着霍离来到院门,身后也跟着一群人,阿力这会儿不用霍离吩咐,抬脚用力踢开了院门,推着霍离就进去了。
  一群人直直的往房间里去。
  进了房间,霍离左右环视了一圈,最后眼神落在敞开着的窗户上,身后的阿力也发现了那边的异常,忙推着霍离来到了窗户边。
  面前的景象让窗户边的几人都吓了一跳,只见外面躺着两个人,一个男的一个自然就是霍离口中的夫人。
  只见另外一个男人头部留出大量的鲜雪,可能是由于时间太长的原因,这会儿差不多快要干涸了,肚子上差着一根簪子,很明显的能看出来这行凶的东西是谁的。
  而相隔几步远的地方,夏晨歌静静的躺在地上,嘴角的血渍已经干了。
  脸上看起来也一派祥和,像是睡着了一般。
  霍离看着面前的这幅样子,不知为何心里狠狠的锥桶了一下,但是也没有时间理清楚,忙让阿力出去看看。
  阿力听到吩咐,翻过窗户,来到男人身边伸出手在鼻尖试探了一下,抬头冲着霍离摇了摇头,脸上也挂上了几分严肃的神色。
  霍离看到这副场景,扶着椅背的手微微握紧了几分,手指的关节由于太用力,微微的泛起了一丝白。
  身后跟着的老太太和李明霞俩人看到这里,不禁回头相互对视了一下,从俩人的眼里都看到了一丝笑意。
  虽然当时老太太是打算让人把夏晨歌的清白给污蔑了就行,
  到时候让她背着骂名离开霍府就是了。
  至于自己找来的这个人那肯定是要灭口的。
  现在看到面前的这副场景,虽然和自己预想中的有些偏差,但也还算是稍微起了点作用的。
  阿力收回手又来到夏晨歌身边,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眼,眼睛禁紧闭,一脸苍白的女人,有些僵硬的蹲下身,迟疑的伸出手来到夏晨歌的鼻尖位置。
  只是一瞬间阿力脸上刚才还紧绷着的表情就瞬间放松了下来,之后回过头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家侯爷。
  “侯爷,夫人没事。”
  霍离刚才看到阿力放在夏晨歌鼻端的手时,觉得自己心跳的声音都不自觉的加快了几拍,现在听到阿力这声没事。
  刚才剧烈跳动的心这才归为了平静。
  忙示意阿力把夏晨歌抱了起来。
  阿力抱起夏晨歌翻回房间里,有些迟疑的看了眼自家侯爷。
  霍离像是没看到他的眼神似的,一双眼睛紧紧的落在夏晨歌的侧脸上。
  “把人给我吧!”
  说出口的话也较平时稍微低沉了些。
  阿力本想开口阻拦,但看到自家侯爷不容置疑的脸色也就闭上了嘴巴。
  等霍离确认过夏晨歌确实只是睡着了之后,一颗心才真真的踏实了下来,随后深深的看了眼睡在自己怀里的女人。
  神色微敛,抬起头一双寒凉的眼睛扫视了身后的人群一眼,说出口的话也瞬间让人背后起了一层薄汗。
  “今天这事到底是个什么原因,我希望有人能给个交代,不然…………这霍府怕是要从新换换血了。”
  霍离说完这话,深深的看了眼老太太,随后收回视线,让阿力推着离开了。
  老太太看着逐渐离开的男人,垂在身侧的手也不自觉的握紧了几分,等到手心传来疼痛这才松开来。
  边上的李明霞,早就被霍离那这话吓得差点哭出来,这会儿正紧紧的扯着老太太的衣袖,一脸后怕的看着她。
  “姑母,你说这事怎么办啊!要是被表哥知道了,按照他的性格咱俩肯定免不得要被他折腾。”
  老太太收回目光,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她一眼。
  “这事反正跟我又没关系,我怕什么。”
  说完这话,就把李明霞拉扯着自己衣袖的手给拉了开来。
  领着一众人就离开了。
  李明霞听到老太太这话,瞬间石化在原地,一脸的不敢置信。
  想不到这种时候老太太竟然是想让自己出来顶罪,李明霞想到这里瞬间就乱了神,也顾不得那些乱七八糟的,提着裙摆就追了出去,远远的还能听到李明霞哭喊着求老太太的声音。
  ……………………………
  霍离微微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在看到唇角的那丝痕迹时,眼里闪过一丝寒芒,但很快恢复了自然。
  阿力推着轮椅都能感觉到周身的寒气,不知不觉的后背都起了一层薄汗。
  幸亏没多长时间就到了院里。
  阿力看了眼自家主人怀里的女人,有些迟疑的伸出了手。
  霍离微微的阖下眼睑,等到怀里的重量消失了这才抬起头来。
  很快的那老大夫就来了。
  给夏晨歌把了脉,又开了些敷用的药,让阿力去让人开药,这才看了眼从刚才进来就一直沉默不语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