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血族必须优雅 > 第2章:血族狩猎守则

  “没想到我们两个倒是挺有缘的,在这居然能遇上,刚刚我都差点不敢认你,你这改变也太大了吧?”何明轩手中拿着烤串,看着江流从醒酒器倒了半杯红酒,动作优雅的品尝了一口,总觉得有些不得劲了。
  “嗯,我也觉得自己的变化挺大的,不过,这变化是好是坏呢?”微微颔首,江流看向何明轩问道。
  “应该算好吧。”想了想,何明轩回答说道。
  “那就好!”江流点了点头,慢悠悠的将烤串从木签上剃了下来。
  夜宵摊上的烧烤,吃得其实江流与何明轩都不自在。
  何明轩想要的是一个陪着自己大口喝冰啤酒,大口撸串的人,然后一起缅怀当年的时光,江流这番模样,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同样的,江流对于夜宵摊这杂噪的环境,也并不自在。
  但是,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倒也完全没有疏离感。
  “对了,江流……”两人该吃的该聊的都完了,正要分别,突然何明轩想起了什么。
  江流询问的目光落在何明轩的身上。
  “听同学群说再过一个月,准备举办一场同学会,大家去坐一坐,你回家去不?”
  “我看过了,我们回家有一趟车次,普快卧铺,晚上上车睡一觉,第二天早上睡醒了抵达,非常方便!”何明轩开口对江流问道。
  “嗯,下个月的事情啊?下个月再说吧!”听的何明轩的话,江流略作迟疑,回答说道。
  两人留下了联系方式之后,各自分开了。
  江流拿着自己的手机软件,想了想,打开了购票的软件看了看。
  何明轩所言的确不错,有一趟普快,睡一晚就能到,的确很方便。
  但是,想了想,江流还是看了看机票。
  嗯,飞机需要转机,有点麻烦。
  但是,江流觉得还是坐飞机最好。
  血族注意事项第二条:不能晒太阳。
  火车睡一觉,第二天白天到了?
  自己下火车的话,不是要被太阳晒死了吗?
  当然,还有最主要的一点,普快火车给人的感觉有点杂噪,飞机相对来说要安静许多,比较符合自己优雅的气度。
  看了看,江流微微摇头,把手机收了起来,然后,走到一旁僻静的垃圾桶旁边,俯下身子,刚刚吃下去的烤串,陆陆续续的呕吐了出来。
  身为血族,进食只能是吸血,偶尔可以喝点红酒。
  虽然可以吃人类的食物,但是,却消化不了,有点类似于饿极了的人吃观音土的感觉,所以,背着没人的时候,最好是吐出来。
  吐了约莫五分钟,好在自己吃得并不多,总算是吐得差不多了。
  “先生,你需要帮助吗?”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
  闻言,江流转过头来看了一眼。
  只见一个女子站在自己的身后,身穿黑色半身裙,上身白衬衫,很标准的办公室女白领的打扮,脚下蹬着一双精致的高跟鞋,将一双腿衬托得笔直而修长。
  女子的手中拿着一张餐纸递送在自己的面前。
  看到这个女子,江流的眼前微微一亮,这是有猎物自己送上门来了?
  “多谢!”微微点头致意,江流的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嘴里道谢。
  却并没有接过对方的餐纸,而是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张精致的手帕,上面还镶着精美的图案,动作优雅的在嘴角边轻轻的擦拭了几下,旋即丢在垃圾桶中。
  一个男子,用丝帕擦嘴,寻常人会给人一种很娘炮的感觉,但是,江流却只是让人觉得气度优雅,非常的自然。
  看着江流优雅的气度,英俊无比的容貌,女子只觉得心跳都快了好几个节拍。
  看看对方擦嘴用的丝帕,再看看自己手中的餐纸,女子只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英俊而优雅,神秘又带着些许邪魅的气质,这样的男性,自己可从来都没遇到过。
  “那,那个,先生,看你样子,似乎病了,要不要去看医生?”将手中的餐纸收了回来,按理说不需要帮助,自己可以离开了,但是,女子心中却不舍,转而问道。
  “嗯,我的身体,的确是有些不太舒服,美丽善良的小姐,你愿意陪我去看看医生吗?”江流开口,发出邀请。
  “刚见面的男子,就答应对方的邀约,是不是不太好?”女子的心中的矜持,告诉她应该拒绝。
  “但是,人家身体不好,我陪人家去看医生,我这是做好事啊!”可是,很快,女子的念头一转,又有了个理由说服自己了。
  “那好吧……”略作沉默,女子点头应道。
  “不会耽误你的事吧?”江流体贴的问道。
  “不会,正好我一天的事情忙完了,回家也是休息而已。”女子摇头应道。
  半个小时后……
  一家宁静的清吧。
  “你不是说身体不舒服,要看医生吗?”女子坐在江流的面前,看着他英俊的面容,笑问道。
  “酒才是治疗的药剂,否则的话,为何那么多人喜欢饮酒呢?不是吗?”嘴角微扬,略显邪魅诡谲,江流反问道。
  “你可真坏,一看就是个风流浪子!”看江流邪魅的笑容,在优雅之中给人一点坏坏的感觉,女子并不反感,反倒觉得非常喜欢。
  “不,我可是个很专一的人!”江流摇头,澄清说道。
  “哼,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气氛暧昧,你来我往的闲聊了几句,女子显然有些不胜酒力,脸上带着几分醉意。
  江流起身,搀扶着女子离开了。
  “对了,小姐,你家在哪?我送你回家吧。”搀扶着女子走出了清吧,江流开口问道。
  寻常男子的话,到了这个地步,自然是该领着女子回自己家去了。
  可是,自己家摆着一口棺材,是想要吓死人吗?
  去酒店,更不合适。
  用身份证登记入宿,出事了的话,立马会有警察找到自己头上。
  所以,猎食,最好是去猎物的家里。
  连问了几遍,女子似乎因为醉意,都没有回答,这让江流有些苦恼了。
  正当江流想着把她带去个没人的偏僻处的时候,迷迷糊糊的,女子给江流报了个地址。
  听到地址,江流也就带着女子,直接到了她家。
  再和女子说了几句话,可是,她却是一句回答都没有了。
  江流摸索着,从女子的包里取出了钥匙,打开了家门。
  只是,打开了家门,江流却并没有搀扶着女子进去,而是停在门口。
  并非是江流不想进去,而是,不能进去!
  站在这门口处,江流总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普通人站在高楼的边沿似的,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会摔得粉身碎骨。
  血族注意事项第六条:未得主人准允,不得进入私人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