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血族必须优雅 > 第3章:女人的酒量取决于男人

  血族被阳光照射的话,就像是烈焰灼烧一般,这是血族的弱点。
  但是,血族的弱点却不只是这点。
  未经准许,不能进入别人私人的房屋,这也是一个弱点。
  尽管江流明知道自己踏足进去,也不会有任何的危险,但是,却就是没办法迈出这一步。
  就像是强烈的心理暗示,亦或者像是某种深藏于血脉中的诅咒似的。
  这女子,已经是烂醉如泥了,根本没办法邀请自己进去吗?
  江流想了想,只能把女子放在门口坐下。
  “你现在这等等,我去帮你叫保安,让他们扶你进去休息!”
  进不去,的确无奈,但是身为一个优雅的血族,总不能把女人随意丢在门口离开吧?所以,江流准备让保安过来,扶女子进去之后,自己再离开。
  只是,就当江流松开手,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突然,女子抬起手来,勾住了江流的脖子。
  嘴唇凑到了江流的耳边,低声呢喃,如同呓语:“之前我说你风流浪子,你反驳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你只是随口说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别浪费时间了,进来喝杯茶吧……”女子开口,对江流发出了邀请。
  闻言,江流嘴角微微一扬。
  搂着女子就进了房屋,腿一勾。
  啪的一声,把房门给带上了。
  “看起来像是个久经风月的浪子,没想到,骨子里倒是个直男……”勾着江流的脖子,女子并没有开灯,黑漆漆的环境,更觉得舒心,低声说道。
  “我还以为你真的喝醉了。”江流也搂着女子的腰身,同样低声揶揄的说道。
  “你不知道,女人的酒量高是取决于男人的吗?”轻轻一笑,或许是因为黑漆漆的环境,亦或者是因为酒精的作用,女子变得大胆了许多,没有了之前的矜持。
  “哦?怎么说?”江流好奇的问道。
  这倒是真的好奇了,女人的酒量高低是取决于男人?这个话自己还真不明白。
  “碰到喜欢的男人,女人一杯就倒;碰到不喜欢的嘛,千杯不醉……”
  “这,完全没毛病!”
  三分钟以后。
  半趴在女子身上的江流,慢慢抬起头来。
  床上的女子脸色苍白,但是面上却露出欢愉的表情,陷入了昏迷之中。
  白皙的脖子上,两个血洞,看起来狰狞而恐怖。
  伸出猩红的舌头,轻轻的在这脖子上舔了几下,很快,脖子上的血洞迅速的结痂。
  然后,江流轻轻的在女子的额头上吻了一下,略微整理一下自己身上有些褶皱的衣服,再轻柔的给女子盖上了被子之后。
  旋即,江流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
  拿出随身的手帕,擦了擦脸上的水珠,同时江流抬头看了一眼洗脸盆前的镜子。
  好吧,镜子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影。
  血族注意事项第五条:尽量避免照镜子。
  因为自己在镜子里面并没有影像,被发现了的话,自己根本解释不清。
  整理好了自己的仪容之后,江流这才离开了女子的家。
  血族的进食,倒是比传说中僵尸要优雅得多了。
  僵尸咬人的时候伴随着痛苦,但是血族咬人的时候,却像是有某种麻醉的效果,能让人沉浸在欢愉之中。
  江流并没有吸尽了对方的血,只是吸食了部分之后便停下来了。
  虽然变成血族已经几个月了,但是,每一次猎食,江流都尽可能的控制自己吸食的量,不会造成生命危险,只是让对方失血昏迷些时间,然后再慢慢调养些日子就行了。
  “果然,血族注意事项第一条,是重中之重,血族必须优雅!”
  “若是不优雅的话,如何能够吸引女人?甚至让女人心甘情愿的带你回家?”
  从女子的家里离开了之后,江流走在路上,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马路上的人都少了很多了。
  血族,是昼伏夜行的,只是,这到了后半夜的话,都没什么人,显得夜晚有些单调无趣了。
  “不过,我身为血族,能活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幸运的吧?”想到夜晚的单调和无趣,江流跟着又闪过这样的想法。
  的确如此,放在改革开放之前,甚至是封建时期,那时候的人几乎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到了夜晚,大家都回家睡觉去了,更显得冷清。
  在这个时代,晚上天黑之后,对于很多人来说,夜生活才刚开始。
  至少凌晨两三点钟以前,城市还是热闹的。
  想到血族和现在这个时代的问题,江流又不可避免的想到了自己血族的身份。
  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血族!?
  完全懵逼的状态啊!
  成为血族几个月了,江流目前还没遇到过其他的血族,所谓的血族注意事项几条,也都是自己吃过亏,自己总结的经验。
  但不管是什么样的传说中,一个人要变成血族的话,至少要被血族初拥吧?
  简单来说,要饮食过一点血族的血,才能变成血族。
  可是,自己活着的时候,似乎没遇到过任何的血族啊,更别说饮下血族的血了。
  那么,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血族呢?
  想了想,依旧一无所获,江流暗自摇了摇头。
  算了,这个问题,最近几个月自己不知道考虑了多少次,也有过多少假设和猜测,但是,却根本没办法印证。
  就当江流走在路上,同时思绪万千,思考着自己问题的时候,一辆汽车从眼前高速驶过,吸引了江流的注意。
  “等等,那辆车,不是楚中天的吗……”看着前面那辆车,江流心中一动。
  想到楚中天,江流的心中怒意和杀意,便止不住的上涨。
  江流可不会忘记,当时自己之所以被毒打致死,就是对方下手的。
  从关系上来说,双方算过命的交情了?
  只是这个命,是杀身之仇的意思。
  这几个月,变成了血族,自己都在尽力的适应血族的身份和生存方式,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也算是勉强懂了些。
  接下来,自己是不是可以着手报仇的事情了?
  想到报仇的事情,江流的眼睛微微眯起来了些许。
  当初自己被楚中天他们毒打致死,然后,把自己埋在土里。
  几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若是自己再出现在他的面前,不知道他又会是什么样的心思呢?
  光是想想,江流都觉得有些期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