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血族必须优雅 > 第1章:血族必须优雅

  夜,已深。
  城市郊外,一处不起眼的小树林。
  已经是半夜了,本就偏僻无比的小树林,更加万籁俱静,只有些许虫鸣和癞蛤蟆的喊叫声。
  一只蚊子,静静的趴在树叶上,等待着猎物的出现。
  在这夜晚,它虽说在等待猎物,但是,一个不小心的话,也会成为别人的猎物。
  蝙蝠,蜘蛛,蜥蜴这些生物,对蚊子而言,都是非常可怕的狩猎者。
  哗啦啦!
  一阵翅膀煽动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只蚊子能看到有一只黑褐色的蝙蝠,从夜空中降了下来,显然已经受伤了,一阵血腥之气从这蝙蝠的身上散发出来。
  闻到血腥的气息,蚊子精神一震,止不住吸血的本能。
  只是,面对蝙蝠这种能猎杀自己的生物,蚊子自然是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很奇异的是,这只受伤的蝙蝠落在地上之后,居然变成了一个身穿燕尾服的男子模样。
  男子的胸口都被洞穿了,能够看到一个前后透亮的大洞,大口大口的血从他的嘴里溢出来。
  “圣,圣血,或许,这,这是最后能救我的东西了……”
  男子从怀中取出来一个造型精美的小瓶子,能够看到里面荡漾着紫色的液体,然后一口灌下,旋即,久久不动,仿佛昏死过去。
  蚊子,微微震动翅膀飞了起来,没什么智商,只有本能的它,面对蝙蝠自然是不敢动。
  但是,化作人形的话,这蚊子却没有什么害怕的。
  直接落在这个人影的嘴唇上,口器直接伸进红紫相间的血液中一吸,饱餐了一顿之后,振翅飞走。
  片刻之后,又是几只蝙蝠飞了过来,同样化作人形。
  只是看着躺在地上的人影,还有已经被喝光了的血瓶,脸色大变。
  “圣血已经被喝下了!这下怎么办?”
  “别管那么多了,快带上他离开,这里是中国境内!”
  “西方的吸血鬼吗?邪恶的生物,来了就别想走了!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对于身后的战斗,这只蚊子自然是不在意的,但是,对于危险的本能却催促着他往远处飞走。
  飞一飞,停一停,最后,这只蚊子最后落在江岸边的一株草叶上停了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阵轰鸣声,还有汽车的灯光打向这里。
  蚊子受惊飞了起来。
  一个男子,满身血污的模样从车内被拖了出来,正在遭受毒打。
  飞了很远,似乎又饿了,盘旋了许久,这蚊子振翅朝着被毒打的男子落了下去。
  尚且还有一丝丝比头发丝还要细的紫红色血迹的口器,再度撕裂了对方的肌肤,刺了进去。
  吸血正满足的时候,突然,男子被打倒在地,这只蚊子被直接压在下面,自然是被压扁了。
  ……
  三个月后。
  夜色渐深,一间很奇怪的公寓,在夜色下显得非常静谧。
  看这间公寓,装修各方面,显得非常的精致,虽然只有约莫五六十个平米大小,但水晶吊灯绽放出柔和的光芒,纤尘不懒;酒架上面,摆放着许多精美的红酒;就连餐桌上的餐具,都是精美的银器,擦拭得闪闪发光。
  但是,这间公寓也非常的奇怪!
  首先,窗户虽然开着,但是,轻薄精美的纱帘下面,还有一层厚厚的布帘,让外面的光线似乎一丝一毫都进不来。
  其次,公寓的卫生间,各种洗浴用品不少,但是,洗漱台前,却连一面镜子都没有。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公寓内,居然没有床,只有一口精美的棺材摆放着。
  看这口棺材,非常的精美,通体由大红酸枝雕刻而成,上面还镶嵌着几颗宝石,错落有致。
  摆放在这公寓中,并没有一种让人阴森恐怖的感觉,相反,和这屋子的装修风格搭配得非常自然。
  木料相互摩擦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口棺材的盖子被慢慢的打开了。
  旋即,一个人影从棺材里面坐了起来。
  从自己的床,不、更准确的来说,从自己的棺材里面出来了之后,江流在卫生间好好的洗漱了一番,更是在浴缸里浸泡了一个舒服的牛奶浴之后,这才起身。
  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红酒,稍微垫了下肚子之后,旋即转身,走出了家门。
  血族注意事项第三条:每周必须饮血最少一次。
  成为血族三个月了,这几个月,江流可以说吃了不少的苦头,所以,江流为了让自己尽快的适应血族的生活,自己给自己定了几条注意事项。
  变成吸血鬼的这些时间内,从最初的难以置信,再到现在,自己已经慢慢的接受了这一点了。
  当初,自己被仇家抓了,被毒打致死,然后仇家随便找了个地方把自己埋了。
  为何江流会知道这些?
  因为等江流复活的时候,自己是从土里面爬了出来的。
  就在之前被毒打的江边。
  想到当初自己复活的时候,江流反射性的摸了摸自己的右手。
  记得当初复活的时候,还是白天,首先,自己的手从土里伸出来的时候。
  当时自己的手重见天日,沐浴在阳光下的时候,那钻心的烫伤,就像是自己把手放进了岩浆中似的。
  尽管时隔几个月了,每每想起,还是觉得自己的手掌隐隐间有些灼伤的刺痛感。
  再想到当时自己全身都埋在土里,等到晚上才安全的从土里爬出来,江流就觉得浑身难受。
  即便是刚刚已经泡过澡了,但此刻却依旧觉得自己浑身上下还有泥土的味道。
  急忙从随身的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小瓶精美的香水,在身上喷了喷,这才觉得好受了不少。
  “嗯,这才对嘛!”
  也不知是否心理作用,喷上了一些香水之后,身上的泥土气息果然消失了。
  行走在夜晚的大街上,江流的目光扫过街道上来来去去的少女,心中暗自的搜寻着今天晚上的猎物。
  不只是江流在关注着这些女子,同样的,大街上来来回回的女子,或多或少的都在偷瞄江流。
  甚至,有几个三五成群的还低声议论起来,对着江流这边指指点点。
  白皙的肌肤,英俊的容貌,更主要是那优雅、神秘且邪魅的气质,让几乎所有的女子,视线都像磁石一般的被吸引了。
  就像是灯光对于飞蛾的诱惑力一般,让人有一种想要靠近的感觉。
  有了!
  搜寻了片刻之后,突然,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脚踏着小皮鞋的少女,引起了江流的注意。
  “嘿,江流?”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道热情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你是?”突然出现在身旁的声音,让江流回过头来,眼前的人影,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
  “何明轩啊,你不记得了?高中的时候,我们可是同桌啊!”江流面前的何明轩,很是热情的模样。
  “哦,想起来了”心下恍然,江流优雅的点了点头。
  “难得遇上了,当然是要好好的坐一坐了!走,我知道前面有一家夜宵摊,味道不错,我们喝酒撸串去!”
  “那个,今天不太方便,下次吧……”听到撸串,江流微微摇了摇头,婉拒了。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又不是女人!难道还有例假不成?走走走,我请客……”熟络且热情的模样,何明轩完全不给江流拒绝的机会。
  盛情难却,这拉拉扯扯的样子,让江流暗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也好,那我们就去吧,你先放手。”
  来到了夜宵摊,何明轩很熟络的叫了一箱啤酒,又跟着要了一百多块钱的烤串。
  江流半个屁股撅坐在椅子上,看了看眼前的桌子,虽然用透明的薄膜桌布盖着,可是,下面的油腻,让江流的眉头微微皱起。
  再看老板,一大把的肉串放在炭火上面烧烤,风吹过,卷起几粒碳灰落在肉串上面,这更让江流觉得难受。
  再看旁边的顾客,有的男子穿着拖鞋,一只脚架在凳子上;也有的男子脱下了衣服,光着膀子大口喝着冰啤酒,唾沫横飞的在和朋友说话。
  “那个,我去一趟洗手间。”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江流只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就像是身上好几条毛毛虫在爬似的,开口对何明轩说道。
  “好,你去吧,先说好,你可别跑了。”何明轩点头应道。
  “放心。”江流微微颔首。
  既然答应了坐下来,必要的承诺,自己还是会遵守的。
  江流转身离开了,约莫过了七八分钟的样子,手提一个精美的箱子回来了。
  轻轻的把箱子放在桌上,江流先是从中取出了一块洁白的餐巾,动作优雅的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然后,取出一瓶红酒,酒杯,醒酒器,银质的餐盘,象牙筷……
  “江,江流,你,你这是……”看着变戏法似的,取出了这么多东西,何明轩瞠目结舌。
  不只是他,原本喧闹的烧烤摊,这个时候也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向了江流。
  “我当然是准备陪你一起用餐啊!”江流的脸上露出了优雅的笑容,富有磁性的声音回应道。
  血族注意事项第一条:血族必须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