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霍少溺宠娇萌妻 > 第624章 垫脚石
“她儿子现在才是她的一切,至于说你?”夏苒苒说,“你觉得等到她的儿子长成人,你这个便宜的拖油瓶女儿,还有立足之地么?”
  
  夏苒苒看着夏梦诗已经显得灰白的面色,也点到为止,不再多说什么,借口就离开了。
  
  夏梦诗看着夏苒苒的背影,竟然无力反驳。
  
  如果是以往,她会强有力为自己的母亲辩驳,可是现在……
  
  发生在她身上的这些事情,让她没有办法违背自己的心说出来向着朱美玲的话来、
  
  赵菲菲和林乔两人虽然也是有请柬,可是却是沾了夏苒苒的光才进来的,没有安排在贵宾席。
  
  贵宾席,只有夏苒苒和霍景深落座了。
  
  夏苒苒坐下,环顾四周,贵宾席安排的果然都是四大家族的人,她有时候还真得不得不佩服朱美玲这个人,会演戏,眼光长远,又势利,却又偏偏善于伪装,否则夏海建也不会被瞒骗的这么团团转了。
  
  夏苒苒的目光忽然一顿,落在了旁边桌上的一个女人。
  
  女人正在侧着脸跟旁边的贵妇聊天,脸上带着恭谨的笑。
  
  或许是她的注视,让女人有所发觉,在抬眸的同时,就撞上了夏苒苒的目光。
  
  景欢的目光忽然一颤,口中的话也顿住了。
  
  一旁的贵妇对于景欢的忽然停顿很不满的皱了皱眉,顺着景欢的目光看过来,看见了霍景深,转过头去,却没有再和景欢说话了,而是和另外一边的另外一个贵妇人说。
  
  “小地方出来的就算是嫁给我儿子成了凤凰,也是一只假凤凰,小家子气的很,上不得台面。”
  
  景欢原本就不太好的面色,更加是短短时间内就变化了几种不同的颜色。
  
  她低着头,只觉得自己无地自容。
  
  自己的婆婆当着这许多人的面说她,特别是当着她昔日好友的面,她手指紧紧地攥住了,扣在了手掌心里,甚至觉得自己的头顶全都是落下的火辣辣的目光,其中就包括有夏苒苒的。
  
  夏苒苒忽然起身,朝着景欢这一桌走了过来。
  
  “这位是顾夫人吧。”
  
  顾夫人抬起头来,瞥了一眼夏苒苒,第一眼就是注意到夏苒苒身上的这一套名牌定制的裙子,不由得眼皮一跳。
  
  这条裙子,她和闺蜜去商场逛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价格昂贵,因为整个华国都仅此一件,她都下不了狠心去买,但是现在面前的这个女人却穿着这样一条裙子,可见身价绝对是不一般。
  
  这么想着,顾夫人就笑了起来,“这位是……”
  
  旁边有一个贵妇人说:“这是霍家的四少奶奶。”
  
  顾夫人直接就站了起来,这时已经彻底是换了另外一张脸孔,“原来是霍四少夫人。”
  
  夏苒苒笑了一下,“顾夫人您不用这么客气,我跟欢欢一样,都是您的晚辈。”
  
  顾夫人有点狐疑的看了夏苒苒一眼,又看了一眼坐在餐桌前面的景欢。
  
  “你跟景欢是……”
  
  “我们是好朋友。”夏苒苒说。
  
  顾夫人眼神有点变化了,“这倒是没听景欢提起过啊。”
  
  夏苒苒笑着说:“这也没什么好说出去的,我们又不是那些长舌妇,喜欢拿着自己的背景力量去吹嘘的人尽皆知的。”
  
  这话说的不光是顾夫人,就连在座的另外几个贵妇人都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了。
  
  这话不就是说的他们么?
  
  简直就是啪啪啪打脸。
  
  夏苒苒笑着说:“我跟欢欢也是有好几个月没见面了,也没有好好地说说话,顾夫人您能不能卖我一个情面?让欢欢去坐我那个桌?也让我们好好地去叙叙旧。”
  
  顾夫人保持着自己脸上优雅的笑,“当然可以。”
  
  她看向景欢:“去吧,跟你好朋友去吧。”
  
  既然顾夫人都这样开口了,景欢就颔首,跟着夏苒苒去坐在了霍景深的同桌。
  
  周围的几桌看见景欢跟着坐在了首位第一桌上,都纷纷咋舌。
  
  要知道,夏家这次宴请的里面包括的是整个上流圈子的名门贵族,就算是上流圈子,也是分成三六九等的,从桌子的分布就可以看得出来。ァ新ヤ~~1~<></>
  
  “本来还觉得景家的这个私生女,也不过就是这样,现在竟然能攀上霍家啊。”
  
  “这下顾家也要对这个儿媳妇儿了另眼相看了吧。”
  
  “要顾家另眼相看有什么用,也要看顾少的意思啊。”
  
  “顾少?听说前一段时间又包了一个?”
  
  “那前段那个传闻说怀孕的呢?”
  
  “不知道,谁知道是不是销声匿迹了。”
  
  几个人的话,丝毫都没有避讳着景欢。
  
  景欢听着,心中越来越往下沉。
  
  她平时听到过的话,比这些难听的多了去了,但是她却还是要保持着微笑去对待。
  
  夏苒苒让景欢坐在自己的另外一侧,侧眸看着她脸上十分浓厚的妆容。
  
  妆容很精致,能遮掩她苍白的面色,却无法遮掩住她眼神中的憔悴。
  
  夏苒苒也没提她的婚姻生活,只是弹起来了景欢的工作和自己的工作。
  
  工作和感情生活可以很好地分割开来,两人也说了不少的话。
  
  可是夏苒苒都已经能察觉到。
  
  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和景欢之间,已经多了一层透明的隔膜,这一层隔膜,隔绝两人无法再走进一步,也无法像是他和方颂琪一样,能肆无忌惮的开玩笑,说心里话,甚至是在深夜的时候挤在同一张床上枕头上吐槽着自己的男人。
  
  再也回不去了。
  
  等到宾客全部落座之后,满月宴开始了。
  
  有服务生过来请夏苒苒和霍景深去看一眼夏家的小少爷,夏苒苒以身体不适给推了。天才一秒记住噺バ壹中文m.x/8/1/z/w.c/o/m/
  
  对方也不好只请霍景深,就离开了。
  
  夏苒苒冷笑着看着那人的背影。
  
  她怎么能猜不到,朱美玲就是想要借着这件事情将夏渠跟霍景深联系在一起,进一步跟霍家联系到一起,帮他的儿子找霍家这样一个坚实的后盾。
  
  这是朱美玲自己心里打的如意算盘。
  
  她偏偏不让朱美玲如意。
  
  朱美玲见请了两次都不见霍景深来,就知道是夏苒苒推脱了,心中也不由得是很气。
  
  她看着襁褓中自己的儿子,心头一阵阵的拱起一阵火气。
  
  “这个夏苒苒,真的是坏事!”
  
  梁晋走过来,俯身伸出来修长的手指逗了逗婴儿车中的小孩,“何必这么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