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最强师尊很逆天 > 114:年少轻狂

  呵呵,那么下一秒,龙跃广场之中,立刻就会引起渲染大波的震动与躁动。
  并且,从此以后,青州大比也都不用再举办了!!
  其实他们殊不知,叶宇从头到尾都是在扮猪吃老虎。
  就这四位核心弟子也想对他不利,开什么玩笑啊!
  呵呵,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此刻,叶宇清秀干净的面容,从容的表现让那四位核心弟子,心里都感到了万分的吃惊不已。
  要是一般的一介散修见到他们四位核心弟子,哪一个不是恭恭敬敬,毕恭毕敬的。
  可是他们四人眼前的这位黑袍少年,满脸的淡漠与冰冷,眼神之中没有半点的波澜起伏。
  更加让他们四人感到吃惊的还是,眼前的这位黑袍少年,无意之间随意所散发出来的气势。
  顿时,令他们的心里,竟然忍不住的升起了一丝不得不低头与下跪之感。
  这种感觉,让他们实在是太吃惊了。
  明明只是一位看似没有任何修为境界的帅气散修,却让他们四位有着一种,是在面对高高在上的尊贵上位者一样。
  这种奇怪的感觉,简直非常的荒谬,而又可笑至极!
  “呵,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缥缈门核心弟子眼神之中,带着一抹不屑的神色看向叶宇,旋即笑容很冷的询问道。
  “叶宇。”
  这时,叶宇双眼微眯,只留出大概一道缝之间的距离。
  可是从他的双眼之中,却迸发出一道锋利如刀刃一般的嘶芒,旋即迅速与缥缈门核心弟子的双眼对视而去。
  啧啧,区区的一个小辈天才而已。
  想要从个人的气势之上压制住叶宇,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
  叶宇是谁,叶宇可是见过大世面的王者。
  缥缈门核心弟子的眼神只是自欺欺人的强者,而此刻叶宇的眼神才是真正的王之蔑视!
  就他们这四位核心弟子,跟叶宇相比,他们还真的是差远了呢。
  从古至今,叶宇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少年,如果你现在乖乖退下去的话,那么我可以直接让你进缥缈门,甚至成为缥缈门内门精英弟子。”
  缥缈门核心弟子微微咧嘴,旋即轻尘一笑。
  “呵呵,不好意思,我不稀罕。”
  话音刚落之际,叶宇便是一步跨出,旋即直接迈上了第一百个石阶。
  这时,他已经踏上了登天梯的顶端之上。
  并且,此刻的他,已经和那四位核心弟子相对而立,肩并着肩,站到了同一个高度的位置。
  轰!
  顿时,这一刻,缥缈门核心弟子的脸色突然大变。
  瞬间,一股毫不掩饰的怒气,迅速从他的体内迸射而出。
  此刻,他的眼中直接射出两道寒芒,犹如实质一样,异常骇人!
  只见,一旁的幻影楼核心弟子,更是直接显露出来了一股嗜血的杀意!
  他们四位核心弟子眼前的这位,如此胆大妄为的黑袍少年,很明显无疑是当着龙跃广场之上这么多修士的面,直接扫了他们四人的颜面。
  此刻,叶宇的所作之举,直接让他们颜面扫地。
  可以说,叶宇这是在狠狠地抽打着他们的双脸。
  而且,还是照着出血的程度,狠狠地去抽打!
  不过,相反知音阁核心弟子却只是一脸的风情妩媚,着实有些吸引男人们好色的目光。
  就连轻尘派核心弟子和幻影楼核心弟子,都时不时的朝着知音阁核心弟子曼妙多姿的玉体上,投去色眯眯的目光。
  并且,还时不时的伴随着阵阵啧啧,吞咽着令人作呕的口水声音。
  这时,这位知音阁核心弟子小仙女的一双媚眼,在叶宇的身上不断的来回打量。
  好似,一副很感兴趣的样子。
  至于颜面什么的这种东西,在她这里可不值什么钱。
  此刻,整个龙跃广场上面的那些修士们,一时间也全部都炸开了锅。
  他们真的是不敢相信,这位黑袍少年真的迈出了最后一步。
  并且,现在也真的已经和四位核心弟子,并肩站到了一起。
  “嘶,天呐,这样太不可思议了吧,他真的走到了登天梯的顶端!”
  “是的,青州大比举办了这么多年,这真的还是头一次有人,可以踏上这登天梯的顶峰。”
  “这名黑袍少年到底从哪冒出来的,他到底叫什么名字啊!”
  “呼,我毫不夸张的跟你们讲,我现在很佩服他,他不但有实力,而且还很有勇气啊,最关键的是人长得也很帅气,面容清秀干净,我一个男人都很喜欢他。”
  “妈了个巴子的,你这个基佬,别跟老娘抢男人!”
  “你有本事抢男人,没本事出来呀?!”
  “奇迹呀,这真的是一个奇迹呀,这位黑袍少年在今天,竟然创造出了一个全新的奇迹!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奇迹!”
  “这是青州大比头一次出现他们四大门派之外的修士,拿下的第一,同时也是头一次有人登上了这登天梯的顶端,并且与那四位核心弟子同肩而站在一起。”
  “嗯,是的,今年这次的青州大比,我真的是没有白来,我想这黑袍少年的名字,必定会记入青州大比的史册之中,然后名留青史,千古留名不止!”
  “哎呀,此刻登天梯顶端之上的气氛,好像有点不对呀。这位黑袍少年登上了最后一个石阶,居然胆敢和四位核心弟子同肩站在了一起,这简直就是在横扫四位核心弟子的脸面啊!”
  “哎呦我去,真的耶,你们看见了么,那缥缈门核心弟子的脸上极其难堪,并且其脸上,似乎还带有一丝杀意之色。”
  “嗯,是的,这黑袍少年真的是太年少轻狂,太过于任性了,真的是太不会做人做事了。”。
  “唉,虽然他创造出来了奇迹,但同时也得罪了四位核心弟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即便今后破例加入进四大门派之中,然后成为内门精英弟子,恐怕以后在其门派之内也不好混。”
  “唉,是的,要是他刚才后退几步的话,说不定现在还能抱上四位核心弟子的大腿,然后再慢慢的猥琐发育,也不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