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二十一章:以谋制人以德服人

  所有人都等着下文,包括房梁上的哪位也充满了好奇。
  “征兵使何在?”陈尘突然开口。
  今夕不同往日,三国会盟时陈尘还是个草民,征兵使曾对他有过极为恶劣的态度。
  如今陈尘已是当朝太宰,为官者心思谨慎,即便一件已经被陈尘忘却的事,在征兵使心里却无法消弭,昨夜担忧至今。
  听陈尘一声叫喊,更是吓得两腿发软,扑趴跪地:“大...大人,臣在!”
  “上次我献上国策至今,征兵在册的新兵有多少人啊?”
  征兵使早已吓得心肝发颤,即便于德目光警示着他也未敢又半分隐瞒。
  “报大人,至今不足十日,各地大小城池民众踊跃参军,新生力量已有三十万有余!”
  “这么多?这些人都疯了吗?不要钱还卖命?”
  于德身后的党羽官员小声议论。
  陈尘却冷笑了声,这数字他一点也不意外,之前靠军饷征兵无钱自然无人,现在国策变动没钱也得当兵,地方小官有了这个由头,必然要强行征兵填充政绩。
  “哈哈哈,太宰果然是我黎国之幸,有了三十万大军,黎国军力国力可就在雾国之上了!”呼延宏志听到这个消息心之振奋,暗叹陈尘的国策确实管用!
  番恒也是面露笑容,军力强劲,打起仗来,他这个大将军也能轻松些。
  唯有陈尘摇头反驳。
  “三十万大军可还不够!要想做到必胜,需得按臣之策略,虚实相顾,先将这三十万大军派遣至黎国塘沽关,原地待命,加以操练!”
  “三十万新生军需得操练才能上阵,这是事实,但为何要开赴塘沽关,难道要从西线进军雾国,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番恒不解,对于战线战事,大殿上没人比他更熟悉。
  黎雾两国争夺的战略要地是富庶的东线边境,且临近雾国国都,若是破关,即可一马冲向雾国之都。
  塘沽关在西线边境,也是黎雾风三国交界之处,从此处进军雾国,将要面临西线险要的地势,必是要吃大亏。
  “将军误会了,既制定的是国力消耗方针,必然不会轻易开战,此计名为亮剑!”
  “请太宰大人详解!”
  番恒一生以打败兵祖弟子为目标,凡是碰见从未听闻的兵法谋略都极为虚心求学,所以才能一路走上大将军的位置。
  “将军回答几个问题,一切疑难自解!”陈尘拂袖道来。
  “先生请问!”
  “若是敌国之力突然强于我国,却又陈兵边远之地并不进攻,该当如何?”
  “自然抓住这个机会,努力壮大自国兵力!”
  “壮大多少是为界限?”
  “壮大到能于敌国相抗衡!”
  “不错,这便是虚谋诛心之计!”陈尘点头,露出满意笑容,回身向国主禀报。
  “在塘沽关亮剑,其意便给雾国足以承受的压力以及发展空间,将其引上军力竞争之路。黎国有农耕之法,国情大好,足以支撑军力隔空较量所产生的消耗,雾国则是不然,在这场没有刀枪相触的比试中,只待其国力渐渐消亡即可!”
  “太宰大人的农耕之法虽然高明,但不是不可模仿,若是雾国效仿之,又该如何?”
  于德看似问出了这个计划最大的漏洞。
  “众所皆知农耕之法是用改良的农具和牛耕来开辟荒土,雾国欠缺冶铁之矿,就连兵甲冶炼的来源都是依靠雾风两国私下的商贾交易!”
  说到这里,陈尘嘴角绽放笑容:“破坏两国商道往来,不仅能控制铁矿流入雾国,还会影响雾国民生,这便是实谋之计,臣会亲自前往风国来完成这一计划!”
  “此言可真!”呼延宏志起身间满目睁圆,深入敌国可不单单是魄力,还有对本国视死如归的忠心!
  “此计出于臣,且事关黎国存亡,臣不放心交给任何人,自当亲自前往,无问生死!”
  陈尘跪地拱手,眼眶隐有红润,忠肝义胆被他演绎的淋漓尽致!
  “这....不可!”呼延宏志想要答应,却不能当下答应,还要饰演出一副珍惜下属的挽留。
  陈尘看透其意,心中冷笑,眼神却是决然:“国主今日也看到了,臣虽有太宰之名,座下百官却无一人敬重,此次风国之行,只盼归来时众位大人能放下成见!”
  若说为国之无私,必有人质疑陈尘的目的,但要是为证明自己,大家都会以为是陈尘热血之龄太过冲动。
  全场人心之走向,已然尽握陈尘之手。
  呼延国主亦是如此,当即故作龙威大怒,猛拍在椅座扶手之上:“陈大人是黎国太宰,更将是黎国流传万世的名臣,乃真正的百官之首,我看谁敢不敬!”
  于德吓得身躯猛颤,没想到陈尘竟然用这等近乎于自杀式的手段来博得呼延宏志看重。
  他知道大势已去,轰然跪地:“请国主降罪,太宰大人如此赤城之心,竟遭下官一再质问,万死难辞!”
  “哼!寡人敬你为太傅,却不是你以下犯上的理由,还不给陈大人请罪!”
  呼延宏志冷嗤一声。
  于德跪在地上也不敢起身,就这么转向陈尘拱腰:“下官知罪,求太宰大人责罚!”
  陈尘看了他一眼,直接无视,绕过于德,走向呼延宏志:“等军力竞争之法实施完毕,臣自会踏上风国,为国主解忧!”
  呼延宏志也不敢演的太过分,接着这话忙应了下来:“新兵之事番恒将军自会协助太宰,至于风国之行不必急迫,寡人要大摆宴席,让万民参拜为太宰送行!”
  “国主不可!”陈尘连忙否决。
  “有何不妥?”呼延宏志疑惑。
  “宴席自然要摆,但不能是为了臣,而是为三十万新军将领,还要敲锣打鼓欢庆七日,他们将面临长久的荒芜边境生涯,臣又算的了什么呢!”
  此言一出。
  门外兵士有心思细腻者落下泪水。
  平日里一个小吏都能对他们呼喝来去,陈尘位居太宰竟然牵挂他们的生活太苦。
  天下五圣人他们没见过,但今日起陈尘就是他们心中的圣人!
  运筹帷幄能以谋制人,以身作则能以德服人!
  恐怕只有房顶上的哪位知道他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