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十里诡谷 > 第十章:美食亦有伯乐

  “宁公子?”呼延凝雪面带疑惑,不请自来实属无礼,即便完颜宁说的话是站在她这边的,可也没给她留下什么好感。
  陈尘和长孙婄钰二人连忙起身施礼:“宁公子!”
  完颜宁回礼,接着走到陈尘当面:“公主乃黎国公主,杀一个庶民你也要阻拦,即便是丞相也是僭越了礼规!”
  陈尘读经济史,对礼规不懂,对异世的礼规更不懂。
  但他明白经济学一个最简单的道理,那就是“租”!
  简而言之就是他虽然身份地位还是庶民,但在呼延国主心中的地位,足以支撑他犯点小错而不受责罚,所以当下便起身回应了宁公子。
  “公子质疑我的丞相之位,是在质疑呼延国主的金口玉言吗?”
  “你的狡辩之术在那日会盟本公子就见识过了,蛇鼠之辈,我不屑与你争端,今天想保住此人性命,就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完颜宁知道陈尘口术厉害,这次也学乖了,避其长处,直接挥手命令下人:“一个粗民也敢得罪公主,死罪难逃!”
  “是!”庄国一个雄壮将士立刻拱手接令,一只手攥住店家衣领将其拎在空中,打算直接从窗边扔下去。
  另一个兵士更是拔出铜剑,警惕的看着陈尘,也不知是恐吓还是真打算下杀手。
  剑锋当面,完颜宁又是一国公子,身份比他只高不低,陈尘反抗唯有一死,只能将目光投向正主呼延公主:“公主,此人非但不能杀,还得重赏!”
  庄国将士已经走到了窗边,眼看人就要被扔下去了。
  “等等!”呼延凝雪抬手说话了。
  也不是她同情或被说服了。
  只是久居深宫,生活乏味极了,突然碰见陈尘这么为庶民请命的新奇景儿,一时起了好奇心。
  “此人深谙蛊惑之道,公主可要小心!”完颜宁皱眉警语。
  “谢宁公子提醒,不过我想听听此人言明正理,若是无法说服我,就请公子将他一起扔下去吧。”
  呼延凝雪说话时长孙婄钰的手明显抖了一下,这个细节也落在了呼延凝雪眼中。
  她的嘴角立刻扬起一丝笑容,继而道:“宁公子也不必担忧父王问责,到时自有我来解释!”
  “乐意效劳!”完颜宁咧笑开口,这才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
  长孙婄钰脸色瞬间煞白:“不行,他可是呼延国主的座上宾!”
  呼延凝雪一路刁难都未得逞,没想到在这关头试探出了长孙婄钰的弱点,自然不会放过,当即笑道:“父王对我自幼宠爱,黎国人人皆知,陈尘不过是有些虚才,在父王心中如何与我比较?”
  “这...”长孙婄钰落了下风,有心相救,又不知如何开口。
  倒是陈尘本人毫无慌乱,甚至笑着摇头:“无妨,若是我不能让公主信服,杀了便是!”
  店家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乱世间人命如敝履,特别是他这种底层人,本以为陈尘就是一时心起替他说了句话,发展至今甚至要搭上性命了还不松口。
  陈尘的身形在他眼中已如神明般高大。
  “好,先生既然有这魄力,那我也答应你,若是能说服我,店家便不用死!”
  呼延凝雪此刻的心中其实已经打定了主意,陈尘必须死!
  因为她要看长孙婄钰难受!
  全场人冷笑,一个人为之揪心,陈尘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重新端起了那盆海味百宝羹。
  “公主以为这是粗鄙之食,不堪入目?”
  呼延凝雪没见过,也没吃过,哪里知道这是什么食物,不过话可是长孙婄钰说的,她只需回头看着长孙婄钰故作疑问道:“是吗?”
  “是...是!”长孙婄钰想说不是,从而避免陈尘这一灾,但话已出口,而且这等海味确实是粗鄙之食,随手抓个路人一问便知。
  “那请问公主,粗鄙之食,珍稀之食,如何界定?”陈尘开口胸有成竹,一步步按照自己的思路去引导。
  “珍稀之食值万贯,粗鄙之食弃之路旁也无人问津!”
  呼延凝雪未加思量就回答了,这问题过于简单。
  陈尘笑着点头:“正如公主所言,贵重之物即为珍稀,那这店家就更不该死了!”
  “为何?”
  “因为这海味就是贵重之物!”
  “噗!”完颜宁不忍而笑,接着仰头畅笑:“北荒之地是有多么贫穷,海边随手捡来的海味也能称之为贵重?”
  呼延凝雪也显温怒:“我以为先生能说出什么正理,难不成想要强辩?”
  “非也!”陈尘摇着头,将海味百宝羹放于鼻间轻嗅:“这海味之前虽廉价,但碰见了我便要光照万千,不仅会成为贵重之物,还将是天下贵族桌上喜乐之食,不用多久便值万贯!”
  “你是自比为这海味的伯乐吗?”完颜宁笑了,讥讽之意更甚!
  “伯乐?”陈尘略有吃惊,没想到这异世也有伯乐。
  “哼!果然是擅蛊惑,若要等你说的诺言兑现,是十年百年亦或是万年啊?如此诡辩就想蒙混而过?”
  呼延凝雪冷嗤一声,以为陈尘是想用无限期的未来,从而强行诡辩。
  却不想陈尘摇了摇头:“不出两日,海味必为国都贵族每日之食,每餐必食,有价而无市!”
  “若你做不到呢?”呼延凝雪看着一旁紧张无比的长孙婄钰,心中已有喜色。
  两天时间她还是等得起的,而且她也不信陈尘两天能做到这匪夷所思的事,到时定要当着长孙婄钰的面将陈尘以正法处置。
  “做不到我与这位店家一同被处死!”陈尘说的坚定,还看了眼店家。
  扑通~
  将士松开了手,店家扑趴在地下,浑身颤抖,却仍要仰头对视陈尘:“小人的命以后就是大人的,出生入死在所不辞!”
  “懂得感恩,还不错!”陈尘微笑着扶起了店家,他可不是为了找个人帮他出生入死。
  “两日之约,我等着!”呼延凝雪这句话完全是看着长孙婄钰的眼睛说的,其意已非常明显。
  待呼延凝雪和完颜宁一同离开。
  “先生,你实在是冲动了!”长孙婄钰深叹了一口气,扫视四周无外人,皱眉道:“我们立即离开黎国,还有一线生机!”